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七十六章 梦里发生了什么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那像是一条残存的魂魄。不知为什么,他的脑袋里多出了些东西,一些本不该知道的东西。然而在这阴森的卧房中,这种感觉非但没有任何惊喜,反而可怕的要命。看着这鸡犬不留的庄子,看着这惨死还要抽魂的尸身,魏阳只觉得脑袋都要从中裂开,再也抑制不住,他挣扎起来,想要逃离这具躯体的束缚,然而这时他手上拿着的骨阵却突然放出了光芒,白森森的光线照亮了室内的一切。</p>

    魏阳愣住了,只见在他不远处的地方,摆着一面小小的铜镜,光洁的镜面已经起了雾,可是依旧照出了一个人影,一个看起来容貌年轻,却长满枯槁白发的男人。魏阳正想看的更仔细些,谁知那人的眼睛也落在了铜镜上,像是发现了他的存在,那人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在空中虚点了一下……</p>

    啪的一声脆响,张修齐手中画着的符再次炸开,然而他看都没看那张符,反而豁然起身向着一旁的小床冲去。就在刚刚,魏阳的身躯突然开始颤抖起来,连鼻腔都渗出一道淡红的血水,明明只是在睡觉,怎么会突然产生这样的变故?</p>

    心底深处升起一阵混杂着恐惧的惊慌感,张修齐冲了过去,直接拍出了一张清心符,然而黄符还没有碰到对方的额头就爆碎开来,这可是清心符,最平正中和,没有人会产生不良反应的清心符!</p>

    随着符篆爆碎,这时张修齐才发现魏阳挂在脖子上的骨阵闪烁出了莹莹白光,他只是愣了一下,就毫不迟疑抓的向那根皮绳抓去,啪的一声,绳子断裂开来,几截骨阵摔落在地。魏阳身体轻轻一颤,睁开了眼睛。</p>

    骤然从梦境中惊醒,就看到了面前站着的小天师,还是一副连冰山脸都裂掉了的模样,魏阳难得有些发傻,过了几秒才开口叫了声齐哥,正想问问他站在床边是有什么事,对方已经开口问道:“你做梦了?”</p>

    “啊?”那个梦境顿时浮上脑海,魏阳纠结的皱了皱眉,“别说,我还真做了个噩梦,感觉有些怪怪的。”</p>

    “梦里发生了什么?跟巫骨有没有关系?”听到噩梦两字,张修齐的脸色更差了,眼中燃起了点像是怒气的东西。</p>

    没料到对方猜得这么准,魏阳不自觉的眨了眨眼:“是跟它有点关系,我梦到了有人用这个骨阵杀了很多人,应该是古时候的事情吧。难道我做梦的时候说什么了?”</p>

    实在想不出齐哥为何会这么火大,魏阳小心翼翼的追问了句,然而张修齐什么都没说,只是弯腰捡起了地上掉落的骨阵,收在了兜里,冷冷开口:“我给舅舅打电话,你先在这儿待着。”</p>

    说完这句话,他的眉峰一皱,伸手在魏阳的唇上一抹,转身就走出门去。那根手指有些冰冷,还混合着朱砂和药材的味道,带着粗粝茧子的指腹擦过鼻端的肌肤时,魏阳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要知道这已经是几天来他们最亲昵的接触了,齐哥失忆之后似乎刻意的跟他拉开了距离,还有曾先生在一旁盯着,简直要把人憋出个好歹。</p>

    今天怎么突然变样了?傻了半天,魏阳才想起伸手往鼻子下摸了摸,结果抬手一看,发现指尖还沾着点没有擦净的血水,齐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刚刚是帮他擦鼻血的?然而魏阳还是忍不住扯开了嘴角,这动作简直就跟条件反射没两样嘛,算是自己长久以来训练的不错?</p>

    傻乐了半天,他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聪明劲儿,想起鼻血的来源,难不成他做梦时流了鼻血?还有脖子上挂的骨阵也被张修齐没收了,估计是发生了什么他不清楚的事情,这么想来,梦到的东西恐怕真有些古怪了,难道骨阵是这么邪门的东西?</p>

    心中有些忐忑,魏阳从床上爬了起来,因为有人叮嘱,也没乱跑,乖乖坐在床上等着,没过几分钟,张修齐又走回来了,看到魏阳时直接说道:“舅舅半小时后回来,要问问你详细情况。”说完他也不等魏阳回答,又坐回了桌前,继续绘制符箓。</p>

    看到对方这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魏阳皱了皱眉,突然察觉到有哪里不对了,就算是当初缺了天魂的时候,必须天天画固魂符的时候,小天师也没有这么勤奋过,要知道那可是正经的道教符箓,耗费精力不说,有些甚至还要用到精血,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一天几百张量产的东西。可是看着桌上的成品,少说也有十来张了,他睡过去了才多久,两三个小时画出一打真符?别说是这种纹路看起来就很高端的货色,就是最基础的清心符、安神符都不该这么持久作战吧?</p>

    既然已经解决了最大的问题,齐哥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难不成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心中有了疑惑,魏阳却并没有表现出来,显然齐哥现在没有跟他交谈的兴趣,与其在这边碰壁,不如回头问问曾先生再说。</p>

    就这样,一个人画符,一个人在旁边发呆,乌龟老爷专门来串了次门,被魏阳好声好气“劝”了回去,足足过了快一个小时,曾静轩才从外面赶了回来。</p>

    “你梦到有人使用骨阵?还灭了一个庄子?仔细说给我听。”都没坐下来喘口气,曾静轩直接开门见山,神情十分的严肃。</p>

    明白这事跟自己的干系也不小,魏阳不敢怠慢,连忙把梦到的那些一点一滴的说了出来,按理说梦的内容醒来多半都会变得七零八落,可是魏阳这次非但没忘,反而把一些细节记得更清楚了。</p>

    简单描述过事情经过后,他又补充了两句:“布阵用的鸡喉起码有十四五根,死玉有九枚,而且我总觉得那是一个大阵的收尾。还有他们穿的衣服,我对文物也有些研究,那些人的服饰和建筑带些唐宋过渡时期的风格,城墙也失修的厉害,恐怕还在战乱年代。”</p>

    曾静轩轻叹了一口气:“那不是鸡喉,是鸮刺,一般是用夜鸮的翅骨制成,听你形容的长度,估计是极难猎取的巨型雕鸮。阵分阴阳,用鸡喉就是阳阵,破邪祟用,用鸮刺则是阴阵,能够提升煞气,沟通鬼路。”</p>

    听到这解释,魏阳不由皱起了眉头,用的是鸡喉还是鸮刺根本就不是梦境的重点,曾先生这是在避开关键内容吗?脑子灵光一闪,魏阳脱口而出:“您知道这件事?”</p>

    不论是提起阵势未完,还是服饰的年代,曾静轩都没有表现出半点诧异,这不是因为他对这些细节不敏感,而是因为他早就听说过这样的事情。</p>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苦笑一声,曾静轩也不再隐瞒,开口说道:“那不是个庄园,而是一家道场,算是江西冷家分支,这事在当年影响也很广,正是因为此案,孙云鹤才被视作道门公敌。”</p>

    “那是孙云鹤做的?”魏阳不由诧异的睁大了眼睛,“这骨阵曾经落在他手里过?可是那本手稿里根本没有提过啊,他不是还在遗憾不能使出巫骨的全部力量嘛。”</p>

    “那本手稿的成稿时间太早,估计当时孙云鹤还没叛出茅山,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扑朔迷离,根本没有人知道详情。但是这次血案的确让道门上下震惊,更让人恐怖的是,他不是只做了这么一起,而是在十年内把江西冷家、淮阴崔家、上岭杜家三族统统绞杀,没有留下半点香火。那可是上千条人命啊。”</p>

    魏阳背上立刻就见了汗,他可没想到骨阵还有这样一任主人,更没想到还用它杀过这么多人。难怪鸣童在它面前就跟只小鸡崽子一样,根本没有还手之力。</p>

    然而曾静轩想得却比他还远:“如果这东西孙云鹤用过,那么把骨阵分开恐怕也有原因在里面。除了这个梦之外,你还梦到过什么奇特的事情?”</p>

    魏阳啊了一声:“别说,当初对付那只狐狸的时候,我也曾看到过一些场面,有个男人把那只狐仙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狐狸说要保他们‘姜家’,才让那人收了它。”</p>

    “姜家……那个收取狐妖的人用了骨阵吗?”曾静轩立刻追问一句。</p>

    魏阳摇了摇头:“没有骨阵,他只是用了一滴指尖血。”</p>

    曾静轩露出了果不其然的表情,叹了口气:“当初巫家血统分为几脉,姜、姚两支是最纯正的巫脉,剩下还有祁、任、吕等几家分支,只不过朝代更迭,这些巫脉渐渐就没有传承,有些血脉比较浓厚的也都转去了道门,或是依靠天赋请神请仙,做些神汉神婆的生意。但是元代之前,还是有大巫记载的,孙云鹤就曾跟一位姜巫交往过密,这事也跟他反出茅山有相当密切的关系。”</p>

    说着,他别有深意的看了魏阳一眼:“如果骨阵是某位姜巫留下的,而你是那人的直系子孙的话,那么不论孙云鹤在这套骨阵上做了什么手脚,应该都不会伤到你才对。”</p>

    魏阳听出了些弦外之音:“你是说,这套骨阵里,可能有孙云鹤亲自留下的印记?”</p>

    “很可能,而且是三枚齐聚,才会激发的印记。”这次曾先生说的更肯定了,“所以骨阵你还是要随身带着,而且不论梦到了什么,都要记下来,说不好就有跟骨阵的用途有密切关系。”</p>

    没想到做梦还能做出这样的奇遇,魏阳都快要暗自咋舌了,然而这样的经历虽然不讨人喜欢,他却并不很排斥,当初那位孙道长有个大巫在身边,就成了一代宗师(虽然不算好人),那么自己如果能用巫骨,齐哥会不会也能得到些好处呢?</p>

    想到这里,他突然一转话锋:“对了,曾先生,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处理?我看这两天忙得厉害啊。”</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