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变作了飞灰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不是立派。他研究出了一种阵法,可以汲取灵窍的力量,为自己消灾增寿。”</p>

    张修齐的声音极冷,像是一道凛冽的冰焰,寒冷又炽烈,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魏阳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半天没有答话,像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p>

    深深吸了口气,张修齐才继续说道:“孙云鹤是个疯子,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夺灵法和拘魂阵是他毕生最厉害的两种法门。只是在他练成拘魂阵后,不知为何突然就销声匿迹,再也未曾出现。有人说他是夺灵失败而亡,也有人说他是遭了天谴,回天乏术,身死道消。在他死后,这两种术法也随之一并消逝。”</p>

    “然而现在,有人学会了这些?”魏阳说出了张修齐没有说的那部分,“也许不是直系传承,但是有人学会了他的法术,还想找回这幅灵窍图,就是去抓姚老的那伙人?”</p>

    张修齐没有回答,魏阳也不在意,轻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开起车来。市区一共也没多大地方,不一会儿车就开进了朝阳小区,然而在地下车库停好车后,他并没有打开车门,反而咔的一声轻响,直接落锁。张修齐眉头一皱,看了过来。</p>

    魏阳却没有扭过头,而是有些出神的看着面前的方向盘,过了有那么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其实夺灵法,二十年前就有人用过了吧?是在王村?还是在龙虎山禁地里?曾先生想找的一直都是那伙人,他找了他们二十年了。”</p>

    话音一顿,魏阳放开了方向盘,慢慢扭过了头:“现在,你们是不是找到他们了?或者知道了什么消息?这段时间调药画符,就是为了备战,你要跟曾先生一起去对付那伙人,而且……”他的声音里带出了些苦涩,“……你根本就没打算告诉我这件事。”</p>

    刚刚见到那张图时,魏阳还握着张修齐的手,然而在听到“灵窍”二字后,张修齐的手指猛然收紧,握得他指骨都有些发痛。张修齐是知道灵窍一事的,而且这东西对他而言十分的重要。</p>

    因此魏阳问了,旁敲侧击,一点点拼出了事情的轮廓,曾先生二十年来只是为了找回齐哥的天魂吗?也许未必。那个在丢魂时就嫉恶如仇,恨不得斩灭一切妖邪的小天师,会因为找回天魂就放弃这些吗?恐怕也未必。</p>

    他们是要去报仇的。他们并没有必胜的把握。</p>

    所以,他才会被抛下。</p>

    魏阳终于弄懂了那种刻意的冷漠因何而来,也猜到了齐哥究竟瞒下了什么。可是这样的结果,他无法接受!</p>

    目光中闪出了些怒火,魏阳直视着面前那个男人,一字一句说道:“再怎么说,我也算是当初的受害人之一吧?而且这事从始至终都跟我有着分不开的联系,就算你们不需要我,也应该用得到骨阵,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就一点也不想告诉我?如果我没有猜到,是不是哪天睡醒,你们就彻底消失不见,再也不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出现在我面前?”</p>

    面对这一句句诘问,张修齐绷紧了肩背,似乎想凭这抵挡魏阳的怒火,然而等对方全部说完之后,他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开口说道:“你不能去。”</p>

    四个字,毫无转圜余地。</p>

    看着对方严肃到近乎僵硬的表情,魏阳差点都气笑了:“因为我不会法术?拖了你们的后腿?别忘了,我有巫血,能够操控骨阵,那可是孙云鹤当年都引为杀手锏的利器!”</p>

    然而张修齐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他的眼中也闪出了一丝隐隐的怒火:“你不能再用巫骨了,它可以被巫血催发,但是用得不止是你的精力、元气,更是性命!它会害你丧命的!”</p>

    这个答案根本不在魏阳的预料之中,他愣了一下,才渐渐明白这话里的意思。那个被他当成是护身法宝的东西,会害他丧命?不对,那分明是巫家传下来的法器,如果后人根本没法使用,又何苦做出巫骨呢?还是说,要使用巫骨,必须有某种特殊的法门……</p>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魏阳突然摇了摇头:“那如果我不去呢?你会回来吗?平平安安回到这里,而不是跟那些家伙同归于尽,你能做到吗?”</p>

    张修齐没有答话。于是,魏阳笑了。</p>

    “既然你做不到,那么抱歉,恕我也没法做到。你害怕我死在他们手里,怕得宁愿装作忘了我,忘记这两个月发生的一切,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安安稳稳度过余生?可是你错了……”</p>

    那一瞬间,魏阳想起了那个萎顿在地身影,想起了那枯槁的白发和光洁的手指,想起了个杀掉了无数人,甚至想要打开幽冥鬼道,只为了一人魂魄的男人。他没有和那位姜巫一起死去,但是他还算活着吗?也许已经不算了,那人早就疯了,因愤怒和孤独发狂。</p>

    当人失去了所有,是否活着,就不再是件重要的事情。</p>

    唇边绽出了一点笑容,魏阳突然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张修齐的衣领,把他拖向自己,也把自己拖向了他。再狭窄的车厢前座,两人紧紧贴在了一起。</p>

    一个吻,落在了那抿紧的唇上。</p>

    张修齐没能躲开,以他的身手,别说是被“偷袭”,就算不小心让人得手,也有千百种方法可以甩开,然而他一样都没能使出来,就那么被魏阳扎扎实实拖进了这个吻里。</p>

    于是,那只手摸到了想要去摸的东西。魏阳喉腔中溢出声低沉的轻笑,挣扎着拔出了自己的舌头,低声说道:“齐哥,你长大了。”</p>

    那调侃的声音里带着股诱|惑的味道,张修齐的喉结猛烈一滚,俯身咬住对方微微上翘的嘴唇,然而还没来得及深入,一声高亢的喇叭声突然在车窗外炸响。魂简直都要被吓飞了,魏阳狼狈的抽出身看了眼后视镜,才发现自己把车停得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太靠外了,挡住了来往车辆,估计是后面有车要出小区,才鸣笛警示。</p>

    烦躁的扒了下头发,他重新打燃了发动机,把车往里挪了挪,然而等那辆车好不容易开出去时,坐在一旁的小天师似乎已经找回了神智,一把推开车门,向外走去。</p>

    刚才那个热吻简直就跟白日梦似得,然而残留在舌尖、指尖的触感却骗不了人,魏阳轻笑一声,只要他家小天师在乎他,会对他产生“性”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先拐了人吃干抹净,再走一下家长路线,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最近曾先生的态度似乎软化了不少,难保是不是知道了张修齐那股子别扭心理,这可就不是他这边单方的诱拐,而是真正的两情相悦了。</p>

    把那四个字在心里过了遍,魏阳只觉得心都飘了起来,带着抑制不住的笑容下了车,也朝楼上走去。</p>

    然而等推开门时,他愣了一下,屋里不止张修齐一人,曾先生竟然也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跟外甥说着什么,看到魏阳进门,他抬头打了个招呼:“阿阳,你们找到的那幅图呢?拿来我看看。”</p>

    这时魏阳才想起了,在离开周氏工作室时,齐哥就已经打过电话了,估计也是灵窍图事关重大,曾先生才会这么快赶了回来。刚刚还在想“家长路线”,现在看到家长就坐在面前,魏阳立刻有些心虚起来,不论是他还是齐哥,都是一副“偷情”完毕的模样,连掩饰都没来得及做,这只老狐狸会不会看出些什么?</p>

    然而心里再怎么七上八下,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这些的时候,赶紧从怀里掏出绢图,递了过去。曾静轩二话不说,打开图就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手臂突然颤抖了起来,开口说道:“难怪他们会花那么大力气找那本手稿……”</p>

    那里没有试探、没有纠结,没有任何可以称之为犹豫的东西,只有让人心跳加速的急切。抓着他衣领的手收得太紧,指节抵住了喉结,用力到让人呼吸困难,然而当湿滑的舌尖触到唇瓣,如同一条活鱼般叩门而入时,张修齐只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崩断了,一切在他脑海中徘徊的,挣扎的东西都变作了飞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骨髓里燃起的,足以让人丧失理智的燥热。</p>

    只是僵持了那么一秒,他伸出手扣在了魏阳脑后,狠狠地回吻了过去!</p>

    这反馈来得太过突然,升温的速度又让人全无准备,魏阳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老练的***变得不成章法,被对方卷入了让人迷失方向的激流中。舌尖拉扯着舌尖,津|液在口腔中交换,渐渐地,热吻变成了种角力,让人热血沸腾,呼吸困难……然而这些还不够!</p>

    魏阳空着的那只手有了动作,悄无声息爬上了张修齐的膝头,五指顺着他光滑的裤面向上摸去,在那只手下,肌肉一寸寸绷紧,似乎有什么扰乱了那人坚不可摧的意志力,让他连鼻息都粗重起来,然而他并没有避开,反而侧了侧身,像是要把自己送到那只灵巧的手下。</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