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八十章 夺灵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那声音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像是仇恨,也像是快慰。魏阳吞了口唾液,刚想开口问一下情况,曾静轩就抬起了头:“听小齐说,你这次又碰上意外状况了,看到了什么?”</p>

    魏阳的反应很快,立刻答道:“似乎是孙云鹤开启灵窍时的场面,不过那次他失败了。”</p>

    再怎么迟钝,他如今也想明白自己当时看到的究竟是什么了。那块阳魓封着的应该也是一处灵窍吧,或者反过来想想,也许孙云鹤那么多年来针对灵窍,就是为了想出克制阳魓的办法,打开通往幽冥的道路。如果真得让他得逞了,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麻烦。</p>

    听魏阳提及阳魓,曾静轩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用阳魓封住的天坑?难不成传说是真的……”</p>

    看到魏阳不解的目光,他轻轻叹了口气,解释道:“据说在唐初,川渝地区发生了许多异象,后来经由道门高人探查,才发现了‘地漏’的存在,也就是你所说的那个通往幽冥的天坑。后来茅山、众阁和宿土派几位高人齐心协力,才把那地漏彻底封印,为了避免意外,事发地点被隐藏了起来,几派典籍里都没记录。我听说过这事还是因为三僚村和宿土派渊源很深,没想到孙云鹤竟然找到了那里,还想一举摧毁封印。这人实在是……”</p>

    曾静轩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转过了话题:“我看着图上标注了大小十余处灵窍,唯有一处没有任何注解,难不成就是天坑所在?他没想过再去那里吗?”</p>

    这也是最让人困惑的一点,孙云鹤制作的这副灵窍图堪称详细,每一处都标明了地气流向、阵眼方位等特性,只要清楚了这些东西,配合阵法夺灵可以说易如反掌。灵窍虽然不是一种活物,但是它天生天长,的确有消亡和再生的可能,因此夺灵也不是夺取灵窍的所有力量,只是暂时化天威为己用,或者把自身的天罚转介于灵窍之中。留下堪舆图,就是为了下次夺灵做好准备。</p>

    既然天坑如此凶险,孙云鹤又在那里折戟沉沙,以他的心思手段,更应该详细标注,以备下次使用,然而图里却并没有留下任何信息,似乎画到一半就戛然而止,难免让人摸不着头脑。</p>

    魏阳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曾先生,当初孙云鹤的那本手稿还在吗?”</p>

    曾静轩立刻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骤然起身:“我去看看!”</p>

    不管是谁把这幅灵窍图封在画中,当初它都是藏在孙云鹤的手稿里才对,而会把这样的一幅图藏在书里的,除了孙云鹤本人,还会是谁呢?</p>

    曾静轩起身去拿手稿,魏阳却趁机走到了沙发前,在张修齐对面坐下,轻咳了一声,意有所指的摸了摸唇角。</p>

    刚才亲的太激烈,两人的嘴唇都有些发红,魏阳下唇上还有个浅浅的齿印未曾褪去,也是曾先生专注于灵窍图,才没发现他这模样不对。然而曾先生没看到,张修齐却看得一清二楚,他的面容微不可察的僵了一下,似乎也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唇,但是终究还是忍了下了,只是目光严肃的瞪了过来。</p>

    那眼神里明明白白是说“现在不是时候!”,魏阳露齿一笑,回了他个“那等会儿再谈”的眼风过去。</p>

    张修齐还想说什么,曾静轩已经拿着手稿快步走了出来:“阿阳,你来看看。”</p>

    一听这话,魏阳就知道曾先生找到了什么,立刻起身接过了手稿,只见封底的夹层已经被彻底撕开,在内侧有两行潦草的血书,可能是书写者心情太过激愤,字迹也显得凌乱不堪。</p>

    血债血偿,倾族以换。</p>

    仅仅八个字,时间过得太久,血字已经被氧化,色泽赤黑,劲透纸背,透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癫狂杀意。魏阳还飘在半空的心立刻沉了下来,他想起了在梦中看到的那个白发男人,那个可以用阵法抹杀一个庄园,可以灭掉三族上千条人命的家伙。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报仇吗?为了那个名叫姜圻的大巫……</p>

    骨链冰凉凉的挂在颈间,就像一幅沉重的枷锁,魏阳放下了书卷,叹了口气:“曾先生,我觉得孙云鹤可能没有想过再去天坑,他只是……放弃了。”</p>

    在那场斗法中,孙云鹤被骨阵里残余的力量唤醒,重新找回了理智,因此不再去寻找灵窍,不再设法为自己延命,只是接受了事实,一个让人心如死灰的事实。所以他才会选择把誓言连同地图一起封上,掩埋在这卷手稿之下,至少从在写这份手稿的时候,他过得应该相当快乐。</p>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看到这副图时,会梦到那场可怕的斗法,那应该就是图中所绘的最后一个灵窍,一个留了白、没有任何记录的空穴。</p>

    慢慢整理着思绪,魏阳轻声说道:“孙云鹤的仇已经报了,却找不回那位姜巫的魂魄,甚至可能赔了骨阵之中的残魂,在最后一刻,他清醒了过来,也放弃了所有,销声匿迹。”</p>

    这本该是个出人意料的答案,但是曾静轩脸上没有太多讶色,反而像是能听懂魏阳藏在话中的含义,冷冷一笑:“他放弃了,学了他道法的那些徒子徒孙可没放弃。”</p>

    只是夺灵阵的威力,就足够那些心智不坚的败类走上歧途,没人知道孙云鹤是否收了徒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那两种逆天改命的道术都传了下来,甚至有人做出了修改,变成了更简单,也更阴毒的法门。</p>

    魏阳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问道:“曾先生,你们要对付的,就是学了孙云鹤道法的人吗?当初害了我父母,还有齐哥父亲的,是不是也是那伙人。”</p>

    曾静轩显然没有料到魏阳会直接这么问,反射性的看了张修齐一眼,然而当看清张修齐脸上的表情后,他轻轻叹了口气:“是。”</p>

    “那你当初追查的,以及想要夺取姚老手上书籍的,是不是也是那伙人。”魏阳紧接着问了下去。</p>

    “是。”</p><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那现在,你是不是找到了他们的踪迹,这群人的目标是不是也是一处灵窍?”魏阳的话一刻不停,简直一口气把人逼到了死角。</p>

    曾静轩看了他一眼,开口问道:“你都知道了?”</p>

    “猜到的。”魏阳冲坐在一边的张修齐笑了笑,“天天跟齐哥在一起,这些也不难猜。”</p>

    曾静轩可没有理会这种调侃的意思,他沉吟了片刻,最终开口:“你猜的都没错。一个月前,我找到了他们的踪迹,甚至打听到了一些十分有用的消息,但是不小心走漏了行踪,才会被他们穷追不舍。没想刚刚回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不但除掉了那人手下的几员大将,还找回了小齐的天魂。”</p>

    “所以你们就想化被动为主动了?”魏阳微微皱起了眉头,“其实我一直搞不懂,既然这群人危害性这么大,为什么不找其他人帮忙呢?龙虎山或者三僚村不至于只剩下你们两个了吧?”</p>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曾静轩眼里透出了些冷意,“小齐在龙虎山的身份有些尴尬,他父亲本来就是旁嗣,又跟三僚村缔结了姻亲,一直都让本家那些废物看不顺眼。当年为了帮小齐试炼,他又坏了祖上传下的规矩,身死道消,结果“损毁禁地”的罪名就落在了他头上,即便他们知道是有人从中作梗,也没有去寻找真凶的意思。还是小齐本身天赋太好,又有三僚村血统,否则肯不肯帮小齐固魂都是两说。”</p>

    “至于其他门派。”曾静轩摇了摇头,“会真本事的总是少数,肯出来帮忙的更是屈指可数,这年头道门已经凋零,公敌之说也就成了过眼烟云,自扫门前雪才是各大派的行事法则。谁又肯为别家的事情,搭上自家仅有的几根独苗呢?”</p>

    科学昌明,社会发展,带来的好处自然数不胜数,却也让这些旧时代的门宗进入了末法时代。灵窍吉穴建起了高楼别墅,佛道圣地成了风景旅游区,四通八达的交通线更是把气运搅得一团麻,想要在这个世道修行,本就是件困难无比的事情,肯入世降妖除祟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高人了,帮陌生人追踪宿敌,消灭大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别说是其他门派,就是在三僚村本宗里,他也很难找到可以豁出性命帮忙的人。</p>

    但是敌人不会停下来等他准备。可以说这次已经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了,夺灵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如果能趁夺灵的时候横插一刀,轻则会让对方元气大损,重则直接反噬身亡都有可能,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而这想法,恰恰也是张修齐的。</p>

    看着面前神色肃然的舅甥俩,魏阳心中那股子被抛弃的憋屈变淡了,反而生出了些难以形容的感觉,像是无奈,也像是怜惜。也许只有曾先生这样看起来圆滑世故,内里却执拗顽固的家伙,才会教出齐哥这样一窍不通的呆子。他们本来也可以放手的,复仇真得就能如此重要吗?这可是一千年后的现代社会,早就不是孙云鹤所在的时代了,可是他们还是选择了把余生搭在里面,不只是为了报仇,也是为了让那群败类彻底伏诛。</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