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夺灵阵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又或者,让他们做出这种选择的,是那个他已经记不太清楚面容的张天师……</p>

    魏阳没有把这些表露出来,只是淡淡一笑:“那看来你们很需要帮手喽?这种灵窍图也很有用处吧。”</p>

    当然有用,对于夺灵者而言,这是一张注解详细的说明图,可是让他们事半功倍达成目标。然而对于曾静轩,也未尝不是一种助力,毕竟阵法都有生门死门之说,对灵窍的了解越多,也就越容易找出对方阵局的破绽,这张灵窍图,恐怕比一两个帮手还要重要。</p>

    这话可以算是明知故问,魏阳也没等对方回答,直接说道:“有了这么一张图,又有能跟图产生化学反应的骨阵,加我一个,应该也能帮上点儿忙。哦,对了,还能附赠只带着太衍真诀的乌龟,买一送一了,不考虑一下吗?”</p>

    他的语气带着点轻松,不像是申请参加可能会丧命的冒险,反而像是推销产品,一直没有开口的张修齐忍不住又想说些什么,然而曾静轩抬手拦下,认真的对魏阳说道:“这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我们也不能保证能够平平安安回来,对你来说,这太冒险了。”</p>

    魏阳轻笑了一声:“曾先生,这话齐哥已经跟我说过了,但是平心而论,它真跟我没有关系吗?不论是当年在王村毁了那个邪门阵法,还是后来除掉的那几个降术师,这事都已经跟我扯不清关系了,更别提还有骨阵和巫血这两种稀罕物,可以说就算不为了你们,我也该为了自己考虑一下,难道不去帮忙,还等着人家找上门来吗?”</p>

    这话很难反驳,曾静轩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但是巫骨的用法,我们并不太清楚,也不知道它会对人产生什么样的不良影响,你用这东西,其实就像是走在冻结的河面之上,不知何时可能就会栽下水去。”</p>

    “除非不想渡河,否则怕这个也没意义,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你们溜过冰去跑得没影没踪?”这次是魏阳发现了小天师想说什么,直接伸手拦下,冲他笑了笑,“齐哥,我梦到过孙云鹤,不止一次的梦到他。虽然不清楚那人跟姜家的大巫是什么关系,但是我很清楚他残存下来的悔恨和痛苦,如果可能的话,我想他也是希望能够那位姜巫同生共死的,好过孤零零的留在世上,心碎发狂。”</p>

    也许在骨阵上附着了一些孙云鹤残存下来的魂魄,才会让他看到当年那些景象?魏阳也说不太清楚,但是经验教训总是懂的,如果现在眼睁睁看着齐哥走人,他恐怕毕生都无法安睡了。</p>

    这话让张修齐僵住了,看着外甥那副神情,曾静轩眉头突然一皱,扭头仔细的打量了一眼魏阳,像是发现了一些之前没有在意的东西。小神棍这次倒也不尴尬了,目光坦然的望了回来,带着点不避不让的坚决。</p>

    两者的视线一对,曾静轩先收回了目光,伸手拍了拍外甥的膝盖,他站起身来:“这事情有些复杂,我跟你详细交代一下吧。”</p>

    他话里没加称谓,但是魏阳心领神会的也站起了身,跟在他背后向书房走去。相反张修齐则还僵在那里,似乎有些跟不上事情发展的节奏。</p>

    有些事情他其实一直不愿去想,但是万一自己和舅舅没能除掉那些人,他们会不会再次找到魏阳,并且对他动手呢?一个拥有巫骨的巫家子弟,会遭遇到怎样的对待。一想到这种可能,张修齐的心就扭了起来,就像两边巨力再不停的拉锯拔河,带着让人绞痛的滋味。如果真要面对这个,恐怕还是让他在身边好些……</p>

    只是僵了十来秒,张修齐终究还是站起了身,向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走去。</p>

    跟在曾静轩身后走进了书房,魏阳打眼一看就觉出不对,只是小半天没进来,书房里又多出了不少东西,除了桌上堆放的符纸和乱七八糟的药剂外,还有一个巨大的旅行包斜靠在小床边,似乎还没整理完毕,只有几个木匣零零散散的放在床上,估计是曾先生今早刚带回来的东西。..</p>

    注意到了魏阳的目光,曾静轩淡淡摆了下手:“有些是我寄存在朋友那边的,有些则是换来的家伙,都是这次要带的东西,等会儿我看看有没有适合的,也给你几件。”</p>

    不用看就知道这些应该都是相当厉害的法器,可是在曾先生嘴里却像是一堆大白菜似得,听得魏阳直咋舌,然而对方却没有在这上面浪费时间的意思,直接从床边拿起个本子,递在了魏阳手中。</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是我整理出来的资料,你可以看看。”曾静轩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沉稳,不再有半点波澜。</p>

    递到魏阳手里的是一个牛皮笔记本,相当有分量,也很有些年头了,可能是使用的频率太高,上面的封皮都磨损了,魏阳打开本子大略翻了一下,发现里面都是些剪报、笔记和照片,时间跨度也相当大,其中有些报纸和黑白照看起来还是民国时期的东西,也不知做这玩意花费了多大的精力。</p>

    曾静轩并没等他看完的意思,直接开口说道:“大概十年前,罗浮山内峰出现了一次泥石流坍塌,附近的古庙被彻底损毁,当时政府正要开发罗浮山旅游区,有位老板就想在那边新建一个生态旅馆,邀请我前去勘察地气。然而到了那里,我才发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导致泥石流爆发的是古庙周遭的植被离奇枯萎,整整两公里内,连棵草都没活下来。这必然是一种法术,而我之前也见过类似的情形,只不过没那么大规模罢了。”</p>

    魏阳看了一眼刚刚走进书房的张修齐,试探着问到:“难道龙虎山那个禁地里也出现了类似情况吗?”</p>

    “不错。”曾静轩没有避讳,直接答道,“龙虎山禁地只有张氏本宗可以进入,但是这些年我总会去禁地附近转转,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总算功夫没有白花,两三年后,禁地附近的树木大面积枯萎,要知道灵窍附近都是有特殊地貌环境的,树木更是生长了千百年之久,别说是病虫灾害,就是天灾也未必能让那些树全部凋零。然而天灾不能,地动却能。这也是风水界的一个常识,如果以外力改变了地脉的走势,夺取了灵窍的地气,那么周遭的环境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也是直到那时,我才想明白了一件事,害死我姐夫的人可能并不是只为了杀他,恐怕更多是为了龙虎山那处灵窍。只是为何之前道门从未传出过类似的事情?夺灵阵已经失传了上千年,怎么可能突然就冒了出来。想来想去,我发现自己想错了一点,他们最开始用的可能不是真正的夺灵阵,而是一种威力没那么大的变体,旨在抢夺那些更加唾手可得的地气和生气。”</p>

    听到这里,魏阳心中咯噔一声,脱口而出:“当年的王村!他们是想夺走王村的地气?”</p>

    “很有可能。”曾静轩冷笑了一声,“想明白这点后,我开始顺着这条线索追查,又发现了几桩相似的案子,其中一起还发生在□□时期,一个村落出现了慢性疾病,所有住在村子里的人在先后五年中全部去世,离开村子的人也没活过四十五岁,这在当时那个饥荒时代看起来不算太特殊,但是如果是人为,就是另一个概念了。”</p>

    曾静轩的话语十分平淡,然而魏阳却听得毛骨悚然,当年布在王村的竟然是这么阴邪的阵法?如果没有被自己手里的骨阵破坏,难不成王村也要落得个绝户的下场?</p>

    “这样做,难道不怕天谴吗?”不由自主吐出了心底压着的话,魏阳记得孙云鹤可没这样使用夺灵阵,就算梦里那场屠庄事件,他也没有掠取地气,只是杀人而已。</p>

    “他怕的。”另一边,张修齐冷冷接口,“人命才是道法的底线,这样肆无忌惮的掠取地气,带来的冤煞之力也不会小,所以他才想到了利用拘魂阵。”</p>

    龙虎山禁地是一处全然阴质的灵窍,也只有张家才会利用这种灵窍锤炼子嗣,研习鬼道。如果把拘魂阵用在黄泉路上,就会造成群鬼暴动,引发灵窍不稳,这时候就能把冤煞之气转介到灵窍之中。只不过开启灵窍需要张家的血裔,所以那家伙才会在试炼之中进行偷袭。</p>

    “他的夺灵阵并不是完整版,又被父亲拼死拦下,禁地虽然遭受了很大损伤,但是灵窍并未损毁,只是拘魂阵的余威险些打碎了我的生魂,阴差阳错,才让我那枚天魂寄魂于骨阵之中。”张修齐的目光中带出了戾气,声音冷冽的就像冰碴子一样。</p>

    曾静轩接口补充道:“因为夺灵失败,那人应该也受了不小的伤,但是他从姐夫手里抢走了那截骨阵,不知用了什么秘法,不到几年就恢复了全盛时的力量,甚至远远超出之前的本领,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会用夺灵阵了。罗浮山是早年葛洪仙翁的道场,虽然灵气匮乏,又断了传承,但是那座古庙附近的确有一处残存的灵窍,也不知他用什么方法找到了那里,施展了夺灵法。这也就成了我第一次发现他们的契机。”</p>

    魏阳立刻抓到了关键:“除了罗浮山之外,那伙人还在别的地方夺灵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