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八十二章 背影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每五年就有一次。”曾静轩答的干脆,“可能是他们找到的灵窍质量不够理想,也可能是之前犯下的冤孽实在太重,需要更多的灵窍来转嫁冤煞,他们每五年就要找到一处灵窍进行夺灵,已此维持自己的生命。但是夺灵的动静确实不小,需要筹备的法器和材料也相当复杂,根据这个,我才慢慢摸到了他们的行踪。”</p>

    说着,他伸手过来,刷刷两下把笔记本翻到了某一页上,点了点上面一张照片:“这人名叫罗锦,于二十年前现身,擅长降术,尤其是跟神魂有关的降术,一直是某些达官贵人的座上宾,承接一些见不得光的案子。”</p>

    照片上是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看起来起码有七十岁了,面容清癯,但是神态中却有些违和的东西,没什么仙风道骨,反而有些阴毒。魏阳皱了皱眉:“这就是当年施法的人?那伙人的头目?”</p>

    曾静轩摇了摇头:“不是,这人应该是那家伙的弟子,而且是那种掌管外务的实权人物,至于他的师父,没人见过真面目,罗锦本人宣称他家师尊已经年过百岁,继承的是清末云峰寺的道统。但是这话骗骗外人还行,云峰寺早在鸦片战争中就已经飞灰烟灭,哪可能还有传人。更别提云峰寺本来就是众阁一脉道统,根本不可能跟孙云鹤搭上任何关系。”</p>

    “他说自己是众阁派传人?”魏阳突然插嘴问道,“众阁不是个修仙门派吗?难道这才是他的目的所在?”</p>

    众阁派可以说是道门最讲究“修道”的一支,长生不老,得道成仙才是他们的追求所在,也因为这个,在某些阶层里,众阁派的真修相当受欢迎。记得当初那个姓许的就说他师父是什么“万宗真身”,能够“长生不老”,想来这也是他们鼓吹的目的之一吧。</p>

    “不是目的,只是掩饰。”曾静轩冷冷答道,“孙云鹤那套就是已灵气换寿数,如果那人真的学到了他的传承,的确可以做到‘长生不老’,只不过是用外力来换取寿命罢了。所以他才必须每五年就出山一次,亲自寻找灵窍,为自己延命。”</p>

    “现在又到了那个五年之期。”这下魏阳全懂了,为什么曾先生和齐哥会紧锣密鼓的筹备,又为什么拿到了孙云鹤留下的灵窍图,他们会如此的激动。</p>

    曾静轩点了点头:“不错,图里有那处灵窍的记载,就在岘山紫盖峰的一个支脉中。”</p>

    岘山紫盖峰也是传说中的十大洞天之一,里面有一两处灵窍绝对不算奇怪,更重要的是孙云鹤的堪舆图的确在岘山留下了一笔。</p>

    魏阳了然的点了点头:“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呢?”</p>

    “这种夺灵阵应该都是月盈时发动的,之前我探听到的消息是他们月晦时就会入山,只要赶在大阵发动抵达哪里就行了。”</p>

    难怪前两天曾先生会那么肯定对方会在医院动手,恐怕也是害怕耽误入山吧。而现在已经是月初了,那伙人估计早就进山布阵,不知何时就会动手。虽然岘山距离晋省也不算太远,但是留给他们的时间恐怕也不会太多了。</p>

    然而魏阳脸上没有露出什么为难的神色,反而看起来精神一震:“那这几天,我恐怕就要再多学一些东西了,还有巫血入药的事情,是不是也要早作尝试。”</p>

    张修齐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不行!你的精气并未彻底恢复,还要修养!”</p>

    魏阳一咧嘴,刚想说什么,曾静轩已经挥了挥手:“小齐这点没说错,既然你要跟去,还是需要再静养几天才行。现在我们还在准备符箓和法器,并不急于一时。”</p>

    魏阳转了转眼珠:“那需要其他支援吗?比如联系一下孙厅长,靠他的资源查一查罗锦现在的下落……”</p>

    “也不行。”曾静轩断然摇头,“他们也是拥有上层路线的人,万一详查,说不好还会打草惊蛇。这个不用担心,我之前拜托了一位朋友,让他帮忙盯着,如果有消息,会尽快联系我的。”</p>

    看来虽然没有找到可以一起除魔帮手,曾先生的交际面也不算窄来着。魏阳纠结的摩挲了一下手里的本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那我看着总行了吧?估计要补课的东西还不少,让我先接触一下这方面的事情好了。”</p>

    曾静轩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意:“也好,小齐这几天需要劳逸结合,这任务就交给你了。”</p>

    也不知所谓的“任务”究竟是什么,魏阳偷瞥了一眼板着脸的小天师,肚里不由又有些高兴起来,这次他是真被两人接纳了进来,不会再被甩开抛下,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好吗?</p>

    嘿嘿一笑,魏阳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行了,你们先忙,我去点个餐,做好后勤工作吧。”</p>

    说完他也不等两人回话,拿起那个笔记本就走出了房间。看着对方的背影,曾静轩突然扭过了头,问了一句:“舍不得了?”</p>

    舍不得抛下他不管,舍不得放开手让他溜走。张修齐听懂了这些言下之意,他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握起了拳头。</p>

    看着外甥这副模样,曾静轩叹了口气,忍不住又叮嘱道:“大战在即,你们还是要注意一下,别耽误了正事。”</p>

    他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张修齐有些发红的嘴唇,注意到舅舅的目光,小天师难得有点尴尬,抿了抿嘴:“我会好好教他的。”</p>

    他想要的可不是这个答案,不过……这样也好。轻轻叹了口气,曾静轩转过这个话题,开口说道:“我又拿回来了些东西,过来看看吧……”</p>

    点完餐,魏阳倒是没急着回书房,而是悄没声的跑到了阳台,开了窗蹲那儿吹风去了。..其实今天碰上的这堆事,哪样都够他消化一阵的,不论是梦里那个史诗级大片一样的法阵,还是藏在画中的灵窍图,亦或者当年王村事件的真相,和那个会用阴毒阵法的仇家……如果有人一天内经历了这么多,估计脑袋都有炸裂的倾向。</p>

    可是出乎意料的,魏阳却觉得心情比想象中的还要平静,或者说,在很久之前,他其实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记起了父母的死因,也知道了齐哥的身世,还有那位宁肯花费二十年光阴也要找到凶手的曾先生,最后走到这步简直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比起豁出性命去找人报仇,他其实更害怕被人遗忘,被人抛下。冒险这种事情,也要看是跟谁在一起,想想这两个月自己经历的一切,简直就跟做了一场大梦一样。</p>

    现在确定了明确的目标,也搞定了他家小天师,甚至连曾先生这家长路线也莫名其妙通了关,魏阳反而觉得有些失重起来,像是理不清自己所处的位置,也分辨不出是激动还是紧迫,带来一种类似恍惚的浮飘感。这感觉不太好受,让头脑发晕,也逼得他不得不过来喘口气,稳定一下情绪。</p>

    正蹲在哪儿发呆,旁边突然传来哗啦一声响动,魏阳扭头一看,只见睡了大半天的乌龟老爷正慢吞吞的踩着水盆里的假山,准备往外爬,似乎是想起床吃饭了。看到老爷那副悠闲模样,魏阳笑出了声,紧接着又想起了某些要命的事情,赶紧巴巴的凑了过去,陪笑道:“老爷,估计过段时间您老还要陪我出个差,这次咱们可有件大单……”</p>

    大到可能赔上命的单子。当时他一心只是想让曾先生答应下来,直接就把老爷给卖了,但是现在想想,到时候就算对付不了那伙人,也能让老爷自己跑路,怎么说也是放归山林了,总不是什么坏事。</p>

    伸手摸了摸老爷背上的壳子,魏阳露出丝苦笑:“也不知道您老到底是看中了我哪点,就这么赖着不走了。不过这次咱们要去的地方真的挺危险,万一出什么事儿,您老也不用管我,直接走就行了……”</p>

    乌龟老爷似乎察觉饲主情绪有些不对,绿豆大的眼睛瞪了老半晌,才张嘴在魏阳手背上轻轻啃了口,还“啊”的叫了一声,也不知是教训人还是单纯的安慰,魏阳顿时被逗乐了,伸手点了点它的脑壳:“您老还担心起来了?没事,咱这是什么心理素质,好着呢!”</p>

    伸了个懒腰,他不再逗乌龟了,站起身来。是啊,这样不上不下哪是个事,还是要来点实在的才好。摸了摸下唇那个快要褪去的齿痕,他露出了个笑容。</p>

    剩下这半天,曾先生似乎没了出门的意思,跟小天师一起待在书房里继续筹备符箓法器。吃完饭后,魏阳也乖乖前去报道,打打下手,顺便在小天师画符的间隙听他补一下课。不过还在静养期,他能做的实在也不是很多。就这么从天明干到了天黑,魏阳把桌上的符箓认了大半,还帮曾先生清点了带回来的东西,得了条檀木珠串,据说里面附带某任全真派掌教留下的避煞符,可以在阴煞之气浓郁的地方任意通行。</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