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八十六章 攻击性法术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也许。”曾静轩想了想,弯腰把罗盘摆在了乌龟背上。</p>

    只是这么一放,老爷立刻开心起来,背上的太衍真诀竟然直接隐入龟壳中,与此同时,罗盘里的磁针开始无视磁场作用,慢悠悠的在天池里转了一整圈,最后定在了准星之处。等罗盘彻底平静下来后,乌龟老爷就这么稳稳的背着罗盘,跟碑林里那些成年累月驮碑的赑屃一样,抻着脖子大摇大摆的爬开了。</p>

    曾静轩不由赞道:“龟背上的太衍真诀能隔离一切外界干扰,等于是增幅了外盘的力量,由这只龟驮着罗盘,也许能发挥比常人更大的威力。”</p>

    厉害是真厉害,不过这德行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看着老爷那副趾高气扬的尊容,魏阳真想装作不认识这只龟。然而曾静轩却没有管这些,直接冲他说道:“我们开始准备巫血入符吧。阿阳,你准备一下,我们先从简单的符箓开始。”</p>

    听到这话,魏阳立刻严肃了起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慢慢学习画符,可能是天赋着实不错,简单的清心符、安宅符都已经能像模似样了。但是巫血入符可跟之前的概念完全不同,没人能预测巫血对于符箓究竟会起到增幅还是变质的效果,所以试符也要慎之又慎,毕竟都是指尖精血,也不可能无限制的测试下去。</p>

    张修齐的表情比他还要严肃一些,直接开口说道:“舅舅,让我先来吧,用巫血代替精血画符,或者最后点窍,这样安全一些。”</p>

    有些符是需要精血做引的,就是说在画符时把鲜血混入朱砂之中,用这样的材料来作画,而点窍则是发动符箓时的最后步骤,只有个别威力强大的符箓才会用到。然而不论是做引还是点窍,都是用画符者自己的鲜血为上,否则气韵不匹配,轻则符箓不成,重则还会影响到画符、用符者本人,还是存在一定危险的。</p>

    曾静轩自然也知道这里的隐患,然而看着面前没有丝毫退缩意思的外甥,他终究还是点了点头:“也好。”</p>

    这里面的细微区别已经算是符箓界的高端内容了,魏阳自然搞不明白,乖乖跟在两人身后进了书房。走到书桌前,张修齐在砚盒里倒入了一蓬调好的朱砂,又递给了魏阳一个塑料小方块,说道:“用这个,两滴就好。”</p>

    接过来一看,魏阳才发觉这玩意竟然是个无痛采血针,也不知道齐哥是什么时候学会了用这么高科技的东西,轻笑一声,他用针尖刺破了手指,挤出了两滴血滴在朱砂之中。</p>

    张修齐看了一眼他指尖殷红的小点,什么也没说,坐了下来,开始画符。他画得符箓也不算简单,足足过了七八分钟才画完,在提起笔那一刻,曾静轩已经出声说道:“可以用。”</p>

    的确,这张符箓没有任何问题,张修齐放下了笔,沉声说道:“巫血引气极快,下笔比往常还要顺畅,不存任何凝滞,也许还有些稳定心神的效果。”</p>

    画符需要集中精力,这个谁都懂,但是能做到的却永远都是少数,如果巫血能够稳定心神,那么画起符来应该也能事半功倍,而且最重要的是,不需要损耗自己的精血,这对任何道门中人,都是一件好事。</p>

    张修齐的面色却不怎么好看,又从桌上拿起了一张符,走到了魏阳身边,伸手说道:“再给我一些血。”</p>

    针眼虽然不大,却也尚未彻底凝结,魏阳又挤了挤手指,凑出了一滴血来:“这样够吗?”</p>

    张修齐直接用指尖在那滴血上一抹,反手划在了符纸上。只听嗤的一声轻响,符箓无火自燃,窗外轰隆一声,凭空炸开一声雷响。这是五雷正心符,对于那些阴丧恶鬼最为有效,也是龙虎山看家符篆之一,只是这发动的速度,简直要比自己来用还要强上一些了。</p>

    魏阳不清楚这些细节,但是脸上已经露出了点喜色:“这是能用吧?遇到紧急情况,给我几张符箓直接就可以用了!”</p>

    这巫血简直就是通用子弹嘛,任何枪支都能装配,不能更方便了!好像用的不是自己的血一样,魏阳美滋滋的想到。一旁张修齐却看了舅舅一眼,目光中带出了一抹焦躁,曾静轩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自家这外甥在想什么,巫家血脉从来都是好材料,只是谁能料到会好到如此程度。</p>

    想了想,曾静轩开口:“既然入符没什么问题,下来就要阿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自己画些符箓了,骨阵乃是三才构架,你练习的符箓最好也选用三才相关的那些,我想了很久,也许当年孙云鹤想出的法子就是已殄文为符,激发巫骨的效用,才能以平常人的身份使用巫骨。如今时间不算很多,能准备多少就准备多少吧。”</p>

    这是个十足的权宜之计,魏阳点了点头,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我觉得巫骨可能不止一种激发手法,就像我在梦里看到的,孙云鹤哪次都没有用符箓做引,而是直接操控骨阵。还有医院里那两位降术师,他们也没有使用符箓啊,而是用了鸣童之类的东西。难不成寄魂的法术能够让巫骨的力量更大?”</p>

    听到这话,张修齐的脸色先变了,厉声说道:“寄魂不行,伤害太大,他们用的是邪法,你不能用!”</p>

    像是料到了小天师的反应,魏**本没有理他,扭头直接看向了曾先生。曾静轩迟疑了片刻,最终也摇了摇头:“情况不同,不可冒然行事,还是先用符箓试试看吧,稳扎稳打更好。”</p>

    魏阳看了眼两人的脸色,也不再坚持,笑着点了点头:“好吧,都听专业人士的。”</p>

    曾静轩似乎舒了口气,不再废话,直接说道:“三才之中,‘天’最强,‘地’其次,‘人’才是最末一位,然而阵眼却也放在‘人’上,因此修习三才,也必须从这里开始。加上阴阳变数,三才可分八种阵势,小齐,你先画一张三官引灵符,让阿阳看看……”</p>

    说着,三个人一个教、一个画、一个学,开始忙碌起来,然而魏阳看着面前的舅甥俩,却把一件事牢牢记在了心底。‘人’为阵眼,骨阵之中的‘人’道,正是那枚可以寄存生魂的巫骨。</p>

    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应该还有一个大招可用吧……</p>

    一辆豪华大巴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车内满满昏昏欲睡的乘客,午后三点,就连车载电视都关了好久,车身微微摇晃,阳光也催人困倦,对于这枯燥行程而言,除了睡觉似乎也没什么可干的了。冰@火!..</p>

    后排靠窗的位置,有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年轻人还醒着,正目不转睛的看向窗外,不知是在看景还是在发呆。坐在他身边的是两位年龄有些差别,但是同样极为英俊,会让人不由自主多看两眼的男人。其中年长些的那个正闭目靠在椅背上,似乎陷入假寐,而年轻些的那个突然睁开了眼睛,伸手握住了身旁人的手掌。</p>

    这动作十分轻微,但是一下唤回了对方的注意力,那个带着眼镜的年轻人扭过头,冲他微微一笑,小声说道:“齐哥,睡醒了?”</p>

    张修齐没有作答,只是点了点头,望来的眼神中带着些忧虑,握着他的手又攥紧了些。魏阳轻声一笑,解释道:“就快到地方了,我想看一下那边的山区。”</p>

    没错,他们已经快到目的地了。今天一大早,三人就坐上了大巴,直接启程前往岘山,只是出乎意料的,曾先生没有选择铁路或是飞机,而是直接订了一家旅游社,搭乘对方的大巴。不过想来也可以理解,他们大包小包带着的东西可有不少是违禁品,还带着乌龟老爷那么大一只龟,不如走这种不用盘查的旅游大巴来得省心,而且沿途7、8个小时也能在车上休息,以备夜间进山。</p>

    然而准备的再怎么妥当,心中的忐忑总是少不了的,两天时间,魏阳只成功画出了五种符,能够使骨阵产生反应的更是只有区区两种,而且依旧还是以防御为主,没法主动攻击。这可跟骨阵在梦里展现出来的力量差的太远了,但是时间不等人,与其继续在这上面耗费功夫,还不如放弃攻击,专心把力量用在防守之上,毕竟因为天魂缺失,无法按照具体情况处理问题,张修齐从小学习的就是攻击性法术,也算是互补了。</p>

    只是这舅甥俩知足了,魏阳却总是有些隐隐的焦虑,仅仅是不拖后腿可不是他的目标。然而这样的情绪总不好表露在外,因此在答话时,他的笑容又变得跟往常没什么区别了。</p>

    “看出山势有什么不凡之处了吗?”另一边,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不知何时曾静轩也睁开了眼睛,看了过来。</p>

    魏阳一怔,不由自主又瞅了远处的山峦一眼,有点犹豫的答道:“山势起伏不定,妖矫活泼,像是生龙,但是此处紧靠汉水,水势过旺,恐怕不是玉带缠腰,而是水漫金山了。还有我刚刚这么看过去,总觉得山势里有些阴气过重,似乎不好。”</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