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九十章 梦境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冷汗顿时下来了,姚炜一个箭步窜到登山包前,翻开包袱一阵‘乱’翻,把几样东西拿在了手里,他想要去救那两人!然而还没等他准备妥当,四象阵又是一阵颤动,北方壬水的玄武雕像“咔啪”一声碎成了两半,这一下姚炜立刻僵住了,这动静不是远处传来的,危险,而且是难以抵挡的危险,就在身边!</p>

    可是这是正阳位啊!什么妖邪能够到正阳位作‘乱’?姚炜缓缓站起身来,牢牢握住了捏在手中的电击棍,一打简易□□就在脚边,虽然道法不怎么管用,他还是准备了一些备用的工具。</p>

    只听不远处,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像是一个人拨开了密林,由远及近。那人的速度很快,快到不像是在走路,更像是长虫滑行,不到半分钟,一条黑黢黢的东西就出现在了面前。姚炜睁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那人,那已经不算是个真正的“人”了,干瘪的尸体脱去了所有水分,就像一具皮包骨头的焦尸,然而尸身上摆着的却不是颗人头,而是一个足有碗口粗细的大蛇脑袋,三角形的黑‘色’蛇头随着尸身走动轻轻摇摆,绿油油的眸子中闪出贪婪和‘阴’森。</p>

    那是只蛇胄,一只夺了正阳位出土的干尸身躯的蛇胄。看着那步态古怪,犹若滑行的身影,姚炜咬紧了牙关,一只手探进怀中,想要再掏出点什么,然而蛇胄不像其他人胄,它已然张开了嘴,一团腥臭乌黑的气体喷了出来!</p>

    这里可是山坳,总共也没几步路可退,眼看避无可避,姚炜牙根一咬,就想直接冲出黑雾包围,然而还没动作,他就愣住了,只见地上已经破损的四象阵闪出了一团白光,把黑气全部隔绝在外。</p>

    这绝不可能啊!</p>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刚刚还缩在一旁睡觉的乌龟不知何时爬了出来,正趴在壬水位,顶替了那尊破损的玄武木雕,只是这惰懒家伙看起来比自己的木阵要强太多了,红褐‘色’的背甲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些黑‘色’的纹路,而那白光,正是从龟背上冒出。</p>

    蛇胄最可怕的就是它的毒液和煞雾,只要能防住这两样,还是有一战的机会!姚炜咧开了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p>

    月色突然明亮起来,魏阳发现自己走在一条林间小径上,说是小径,其实更像野兽踩踏出来的通道,蜿蜒崎岖,还有些蹄印造成的坑凹。..m.乐文移动网此处已经距离山下的村落相当遥远,是连猎户都不常深入的深山,因此也看不到任何可以称之为人迹的东西。</p>

    他的脚步十分稳健,并没有受足下道路的影响,长长的野草拂过衣衫下摆,发出一些沙沙响动,带出几分悠然,如若闲庭信步。正在这时,前方突然燃起火光,那光是青绿色的,焰心微微收缩,随风摇曳,在绿油油光影下,一列兵士正缓步前行,手持长枪,身披战甲,看起来军容整肃,可是他们青白的面容却隐隐绰绰,似乎被磷火覆盖,一双双空洞的眼眸中透出暗红杀机。</p>

    这是一队过路阴兵,早已分不清是谁家人马留下的遗迹,荒野遇煞,还是这么一队鬼兵,怎么说也算得上骇人听闻,刺骨的阴风舔舐着肌肤,可是他的呼吸没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分毫变化,只是径自走了过去,不存退让,也无闪避。随着他的步伐,那些鬼物们开始颤抖起来,嘶鸣的战马,怒吼的喊杀在这一刻全然销声匿迹,如同点点泡影,泯灭在细微的脚步声中。</p>

    他旁若无人的穿过了那列鬼兵,毁灭了那列鬼兵,继续向着林间深处走去。几乎是一瞬间,魏阳觉出了丝熟悉感,似乎这片密林,这条小径他曾经走过,可是足下的脚步并未被这点疑虑桎梏,反而加快了一些,踏着月色前行。</p>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下了脚步,面前是一道山脊,在朝阳的山坳处,有一块形貌奇特的大石,如同横生的枝杈一样向外突起,其下形成了一个长十来米,宽三五米的空地。这是正阳位,不知为何,魏阳心里浮上个小小念头,随着这念头兴起,他走到了岩壁边,单膝跪下,抽出一把短刀,插入了其下坚硬的泥土里。</p>

    不一会儿,一个浅坑出现在面前,他自怀中一摸,掏出了样东西,轻轻置入坑中。随着这动作,一道淡淡金光出现,如同呼应一般,天空之中又有两道金光一闪而逝。待所有异象消失后,他伸手盖上了封土,把那坑变回原样。</p>

    “千年之后,应无大碍。”</p>

    一个声音响起,那并不是他的声音。身体一震,魏阳猛然惊醒,睡袋暖的要命,汗水已经浸湿了衣衫,刚才他是不是又梦到了什么,梦里那人是……孙云鹤?</p>

    然而还未搞清楚那个梦境的意义,一声嘶嘶吼叫传来,这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魏阳猛然惊醒,拉开睡袋跳了出来,一副让他毕生难忘的景象出现在面前。</p>

    只见据他十几米远的地方,两条身影正在缠斗,一个是他今天才认识的大胡子向导,另一个则是个蛇首人身的怪物,长长的颈子足有碗口粗细,三角形的蛇头伸缩蠕动,獠牙超过三寸,黑色的涎液顺着蛇信垂落在地,而在颈子之下,是一具宛若焦尸的躯体,□的腰背上,青色的鳞片若隐若现。</p>

    这东西是蛇胄!魏阳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时他才发觉姚炜似乎落了下风,一条膀子别扭的垂在身侧,明显已经受了伤,另一只手上攥着的棍子刚刚被蛇胄抽飞,连带整个人都栽倒在地。不过那蛇胄显然也没能讨到好来,两道长长的裂痕穿过脊背,几乎要把它从中剖成两段,一群手指长短的豆鼠正在它身上疯狂乱窜,让它发狂也似的甩着双手,想要把那些灵魅统统绞杀。</p>

    他该做点什么!冷汗顺着脊背滑落,然而魏阳已经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符,飞快划破手指,在上面擦过一道血痕,一瞬间,那符纸就烧了起来,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金色闪电直直劈在了蛇胄头上,这可是正宗的五雷正心符,由张修齐所画,再经他的巫血激发,虽然是克制阴鬼用的,但是面对这只蛇胄,应该也有些效果!</p>

    那的确是有效的。只听嘶的一声尖叫,蛇胄身形一晃,扭过了头来,那颗蛇头顶上就像被豁开了口子,露出一些白花花的东西,像是被激怒了,它那双猩红的眸子透出瘆人凶光,再也不管倒在一旁的姚炜,身形一窜,猛然向魏阳扑去!</p>

    这怪物的动作太快,十几米距离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几乎一跃而至,魏阳大惊之下根本来不及躲闪,硕大的蛇头已经近在咫尺,连那长长獠牙上沾染的粘液都清晰可见,然而突然之间,一道白光挡在了蛇胄之前,就像撞上了一堵坚壁,它发出惨厉嚎叫,滚倒在地。</p>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魏阳还没反应过来,脚边就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爬动声,只见乌龟老爷吭哧吭哧飞快朝蛇胄爬去,那速度简直都不像只乌龟了!蛇胄像是也感觉到了危险,四肢猛然抽搐一下,腔子一伸一缩,蛇头似乎要破体而出。</p>

    魏阳顿时大喊一声:“它想逃!”</p>

    就像那只黄胄一样,在紧要关头脱壳而出。然而乌龟老爷已经飞奔到了蛇怪身边,吭哧一口就咬在了那具焦尸的脚趾上,只是这么一口,那蛇胄就是一阵乱颤,黑色的蛇头挣扎起来,像是被人咬住了尾巴再也无法脱身。而这时,姚炜也冲了上来,手中的短棍已经变作一把短刀,嗤的一声切入了蛇胄长长的颈子里,一股腥臭的粘液溅出,那截断掉的蛇颈还在地上抖动了片刻,才终于没了声息。</p>

    姚炜没能闪过粘液,此刻正在慌手慌脚的脱掉被污的衣服,那粘液简直就跟浓硫酸一样,不一会儿就把衣服烧的破破烂烂。魏阳吞了口唾液,走到了蛇胄脚边,小心翼翼蹲下|身,看向挂在那儿的乌龟老爷,只见它老人家慢慢松开了口,身上的白光已经消失不见,圆乎乎的脑袋晃个不停,嘴巴还张的老大,就像吃了什么十分恶心的东西,想要吐出来一样。</p>

    别说,没几秒钟,它真的吐出了一块粘哒哒的东西,像是终于消停了,它气哼哼的一转身,飞快朝山壁边爬去,直接凑到了刚刚卧着睡觉的地方,把头一探,啃起地上那几颗孤零零的红色小草来。</p>

    看来这乌龟是没什么大碍,魏阳赶紧走到了姚炜身边,紧张的问道:“姚大哥,你没事吧?”</p>

    姚炜这时已经脱的打赤膊了,残破的衣服正在地上嘶嘶作响,被烧出了几个大洞。他也不管那些衣物,单手扶着肩膀,用力一扭,只听咔的一声轻响,显然是脱臼的肩膀被装回了原位,这一下可疼得不轻,他一呲牙,咽下了闷哼,挤出句话:“我没事,轩哥那边可能不太好,咱们要过去支援一下。”</p>

    说着,他快步走回了登山包旁,从里面翻出件外套穿在身上,随后又拿出了几样东西,转身就朝外走去。听到齐哥他们有危险,魏阳心中也是一紧,然而刚才的梦境突然又浮上了心头,他扭头看向正在啃草的乌龟老爷,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声叫道:“等等!”</p>

    那声音实在是响亮,姚炜脚下一停,厉声问道:“怎么了?”</p>

    魏阳皱紧了眉头,已经快步走到了那几颗草旁边,开口说道:“我刚才梦到了这个地方,这下面像是埋着什么东西,很重要的东西……”</p>

    “什么?”姚炜听得一愣,什么梦不梦的,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然而看到正在啃草的乌龟老爷,他终于想起了这只龟刚才表现出的不凡之处,那几根草明明只是正阳位会生出的野草,为什么能引起乌龟的注意,难不成这里还真有古怪?</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