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九十一章 布阵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咬了咬牙,他快步走了回来,拔出了一把三棱军刀,递给了魏阳:“别耽误时间,既然梦到了,来挖挖看?”</p>

    想起梦中那几道金光,魏阳终于一咬牙,轻轻挪开了乌龟老爷,把军刀插入了松软的泥土中……</p>

    惊雷声从远处传来,张修齐悚然一惊,差点扭过头去,已他的本事自然能听出那是五雷正心符的响声,而能够使用这种龙虎山符箓的,除了他自己外,就只有魏阳的巫血能够激发了。那边难不成出了什么岔子?怎么会用到五雷正心符!</p>

    只是微微分神,锋利的鬼爪立刻划破了他的手臂,张修齐闷哼一声,反手弹出三枚铜钱,染过精血的铜子立刻钻入了那鬼将的身躯,虽然只是阴魂,但是这阳钱还是让它发出一声嚎叫,瞬间消失在空气中。</p>

    然而干掉了一只鬼物,面前却还有一大堆,这鬼阵简直除之不尽,就连他和舅舅联手都只能勉强站稳阵脚,阵眼的魇木显然不像料想的那么简单,就连天星之力都无法撼动,此时此刻,他们又怎会不知,这阵法恐怕是跟夺灵大阵有所关联的,正因为不是孤阵,才愈发的难以对付。</p>

    难不成自己就要被耗死在这里?一股寒意窜上脊背,他们的确可以勉力支撑,但是魏阳那边又会如何呢?姚炜可不会什么正经的道法!</p>

    猛然后退一步,张修齐一刀划开了左腕,鲜血溅出,随着那蓬热血,三枚符箓爆出银光,只听轰隆一声,天破声炸响,他却没有停下,高声喊道:“舅舅!”</p>

    曾静轩闻到了那股浓重的血腥味道,甚至可以看到鲜血溅在了魇木上的痕迹,这是叠阵之法,他明白自家这个外甥也要拼命了。牙关咬的死紧,曾静轩手上动作不停,鸡喉已经全部楔入七关,那柄短刀则狠狠插进了身下的泥土中,那里是阴匦的丹田方位,只要天星之力能够冲入阴匦体窍,就能彻底打散那狂暴的怨灵。</p>

    这是最直接也最简便的方法,只要天星带来的阳气能够再多出一份!</p>

    然而乌云掩月,也遮住了群星,从天而降的几道银链并不算明亮,斑斑点点汇聚在他手中的短刀之上,刀锋之下,一股黑气隐隐溢出,顺着刀刃向上蔓延,眼看就要触到星力,如果让它击溃了天星大阵……曾静轩牙关一合,一口真涎液再次喷出,却是朝着手上的短刃喷去,如果这也不能激发阳气,那么就只有爆阳一途!</p>

    正在这时,远方突然闪起一道金光,随着金光腾起,天上的乌云哗啦一下散了开去,曾静轩手中的匕首一沉,切入了阴匦腹腔,几道璀璨的银光随着那短刃一起冲了进去,只听“咔嚓”一声,含在阴匦口中的魇木应声而碎!</p>

    魇阵破了!</p>

    围绕在空地周围的阴兵鬼将们同时都是一滞,那混沌凶残的眼眸中,暗红色的光泽淡了下来,随即它们的身影也淡了,就像被一阵清风卷过,尽数消失在夜色之中。</p>

    阵破了!曾静轩脚下一软,差点坐在地上,然而张修齐已经迈开了脚步,朝着那金光亮起的地方拔足狂奔。曾静轩只是愣了一下,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刻也站起身来。是啊,那方向不正是扎营的正阳位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p>

    “这是什么?”魏阳看着坑里躺着的东西有些发愣。.</p>

    就在刚刚他把匕首插入泥土那一刻,地下居然闪出了一阵金光,随即他手里的三棱军刀应声而断,也亏得姚炜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才没被光线照在身上。然而两人还在惊疑不定,老爷已经蹭蹭爬了过去,在那金光闪烁的范围内刨了起来,知道自家这只乌龟本事大得很,魏阳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又凑了过去,不一会儿便把那块地面彻底挖开,露出了其下掩埋的东西。</p>

    只见面前的浅坑里躺着一面铜镜,镜面直直朝上,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那打磨过的镜面依旧光洁照人,能够映出两人身影,然而只是一面普通镜子的话,怎么可能出现这效果?它甚至都不是阳燧啊。</p>

    心里惊疑不定,一旁趴着的乌龟老爷已经不耐烦的“啊”了一声,伸爪拍了拍镜面,这动作吓了姚炜一跳,刚才那动静明显是法器作用,这位大爷怎么敢伸爪就上?刚想抱走乌龟,魏阳已经伸手下去,捞起了那面镜子。</p>

    “草,阿阳,这东西可能不对啊!”姚炜顿时急了,这一人一龟真是不让人省心,这么邪门的东西是空手就能拿的吗?</p>

    魏阳却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没事,老爷让捡就肯定不会出问题。姚哥,你看这镜子背后……”</p>

    看魏阳取了镜子,乌龟老爷满意的哼了一声,扭过屁股又大摇大摆去吃刚才剩下的几株红草了,姚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从魏阳手中接过了铜镜,跟普通的铜镜不同,这面镜子的背后雕刻的并非各种神兽、虫鸟花纹,而是一个文王八卦图,在铜柄附近还隐隐刻着两个篆字,姚炜用手仔细摸了摸才分辨出来,那应该是……朱雀?</p>

    姚大胡子的脸色突然变了,冲到登山包前,摸出了一个强光手电,毫不迟疑的把光柱打在了镜面上,说来也怪,被那光线一照,对面的岩壁上居然投射出镜子背面的花纹影像,而且在那文王八卦图正中,还多出了一只展翅欲飞的朱雀图样。</p>

    “这是幻镜?”魏阳吃了一惊,这种镜子在《古镜记》、《梦溪笔谈》等书中都有记载,相传是西汉留下的一种奇特工艺,当光线照在镜面上时,与之相对的墙上会反映出镜子背面的花纹,故而被称之为“幻镜”,也是极为罕见的宝贝。</p>

    姚炜却轻哼了一声:“不是普通幻镜,这玩意名叫文王玄鸟镜,相传是全真一脉传下来的宝贝,道门虽有记载,但是已经消失了将近千年,没想到居然被人埋在了这里!见鬼,难不成这个正阳位不是天生天长的,而是被法器改造出来的?”</p>

    想到这点,姚炜顿时反应过来,这面镜子本来就是至阳之物,又有镇地气、改天机的效用,把这么一面镜子埋在适合的地方,当然可以吸纳天阳之威,生出离火,成为一处正阳位。那蛇胄应该也跟这阵法有所联系,只是不知道是布阵人做出的护卫,还是意外生出的妖邪。能把全真至宝埋在这么个山沟里,也足见那人的手笔之大。</p>

    这应该就是孙云鹤干得!魏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阳也反应了过来,自己是又梦到了孙云鹤布阵时的场景,刚才那道金光应该就是阵法发动时的表象,不过孙云鹤为什么会在岘山灵窍旁做下这样的手脚?而且他在梦中看到的似乎是三道金光,另外两道又在哪里?</p>

    姚炜可没他想的那么多,一把攥住了铜镜:“这东西的阳气比上品阳燧还要厉害,正好带去帮他们一把!咦,不对!那边的阴气怎么突然散了?”</p>

    再怎么说,姚炜也是个有灵视天赋的家伙,一眼就看出刚才曾静轩他们离去的方向,阴气居然消散一空,可是刚刚还危在旦夕,怎么突然就转好了?</p>

    就这么犹豫的一时半刻,树林里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跑动声,姚炜神色一凛,举起了刚刚掉在地上的电击棒,准备迎战,魏阳却直接叫出声来:“齐哥!”</p>

    没错,跑过来的正是张修齐本人。发现营地里的两人没事,他身形一滞,顿时放缓了脚步,饶是身法强悍,大半夜里穿过这么一片未曾开发的山岭也耗尽了他浑身气力,脚步一停,额头的汗珠立刻滚落。</p>

    魏阳眼神却是一黯,几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小天师的手臂:“你受伤了!”</p>

    这么一路跑过来,被随侯剑划破的刀痕还未止血,正滴滴答答往下落去,进山这才几个小时,就弄得这副狼狈模样,魏阳二话不说,拖着人往旅行包那边走去,准备处理伤口,那边姚炜却挪开了视线,犹豫了片刻,快步往张修齐来的方向走去,果不其然,没走出多远,就看曾静轩缓步从林中走了出来。</p>

    姚炜立刻问道:“你们碰上麻烦了?受伤了吗?”</p>

    “有人布了个魇木阵,花费了些力气。你们这边是怎么回事?”曾静轩没有绕弯的意思,直接问出口来。</p>

    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姚炜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这是用了真涎液吧?不过舌头上的伤一时半会也好不了,还是正事比较要紧,毫不迟疑,他递出了捏在手心的铜镜:“这是魏阳刚才从那边挖出来的,应该是文王玄鸟镜,似乎有人在这里布过大阵。”</p>

    “什么?”这可出乎了曾静轩的预料,他直接接过镜子,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就快步朝魏阳走去,“阿阳,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p>

    包扎好了张修齐手臂上的伤口,魏阳终于放下心来,认认真真把刚才的梦境重述了一遍,还包括听到的那句话。</p>

    曾静轩听完就皱起了眉头:“你梦到了孙云鹤在这边布阵?难不成是他知道了这处灵窍会发生变化,才专门布下的阵势,可是这阵不像是个邪门的阵法啊……”</p>

    更别提那句‘千年之后,应无大碍’,看看埋下的法器,这分明是个稳定地气的阵法,如果大阵正常发挥,应该能阻止灵窍转化才对。然而孙云鹤真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突然就转性了?</p>

    姚炜却皱了皱眉:“你是说那个叫孙云鹤的家伙布置了阵法,想阻止灵窍转化?那这阵法为什么会失效呢,难不成是那伙人搞出的名堂?”</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