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九十四章 德行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魏阳猛然醒悟过来,那东西并不希望他看到,那么夺走他的视力岂不是更为简单?只要他看不到面前的世界,找不到齐哥的身影,紧绷的精神就会垮掉,就会被这片阴影征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手里的骨阵,究竟还在发光吗?</p>

    毫不迟疑,魏阳一口咬破了舌尖,把真涎液喷在了巫骨之上,双眼则目不转睛的看向手掌,渐渐地,一道光划破了眼前的黑暗,自掌心溢出,单薄,却又执拗的银光。</p>

    骨阵没事!魏阳心中一喜,立刻高高举起了手,随着这动作,那光就像把周遭的黑暗都点燃了一样,发出了嘶嘶轻响,不到半分钟,星月回来了,草地回来了,茂密的树林也悄然回归,他甚至还看到了乌龟老爷那摇摇晃晃的身影,以及它背上的一点银光,黑暗褪去了!</p>

    齐哥呢?魏阳的目光刷的一下扫过周遭,一眼就看到那条背对着他的身影,张修齐不知何时走到了十几米外的一棵大树前,此时正颤抖着身躯,慢慢弯下腰去,就像要抓住什么东西。</p>

    魏阳心头陡然一紧,高声叫道:“齐哥!住手!”</p>

    他太了解张修齐了,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了什么东西,那人都不会抛下他独自离开,如果他眼前能被蒙上一片黑暗,那么齐哥眼前看到的又会是什么呢?</p>

    喊出声的同时,一枚五雷正心符也抛了出去,这种符箓对于邪祟有用,同时也是一种正心神的妙法,只听轰隆一声雷鸣,张修齐的身形一顿,骤然抬过头来!</p>

    “阳阳……”张修齐不可置信的看着远处站着的身影,他明明看到魏阳已经躺在了树下,没了呼吸,怎么又在那边出现了呢?</p>

    然而只是一晃神,他的身形忽地一僵,飞速向后跃去,就在跳起的那一瞬间,一条细细长长的藤蔓从草洞中弹出,差点勾到了他的脚踝,张修齐脸色顿时大变,手中短剑一转,直接用剑锋削了出去!</p>

    只听啪的一声,某种韧而脆的东西断裂了,张修齐已经落在地上,蹬蹬倒退两步,冲魏阳喊道:“别过来!”</p>

    随着这声喊叫,一枚镇魂钉从他手中飞了出去,哚的一声钉入了那个不深的草洞里,随即一张符箓落在了草丛之上,只是一息,黄符就烧了起来,草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惊恐的嘶嘶蠕动,却已经逃不出火苗的包裹,短短半分钟,那片草地就烧成了一地黑灰。</p>

    “怎么回事?”眼看火焰熄灭了,魏阳才慢慢走了过来。刚才那一幕宛如兔起鹘落,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p>

    张修齐却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冷声说道:“是摄魂草。”</p>

    一种专门惑人心智,猎食活人的妖异植被,任何人碰到了摄魂草都会不由自主见到自己最为畏惧或是期盼的东西,在混沌之中被那草勾引过去,吞噬入腹。由于只生长在水边,也就成了不少水鬼、溺伥传说的元凶。不过因为十分适合入药,这种草一度被旁门左道之人视为至宝,早在元代之后就消亡了,谁能想到竟然会在这片林子里碰上。这附近可没有水潭啊!</p>

    发觉握住自己腕上的那只手还在微微发抖,魏阳轻轻拍了拍张修齐的手臂:“不管这玩意是什么,能安全解决就好。齐哥,我没事的。乌龟老爷都快跑没影了,咱们还是快点追上去吧。”</p>

    这话明显是为了分散注意力,张修齐抑制不住的颤抖终于慢慢停了下来,冲魏阳点了点头:“我们走。”</p>

    那只握着他手臂的手,始终没有放开的意思。魏阳轻轻一笑,也不挣扎,跟着他向远处那个光点走去。</p>

    这边,乌龟老爷爬的更起劲了,好像根本没注意到两个人类半路上遇到了麻烦,只是七扭八歪的朝着前面山谷方向爬去,大概又跋涉了十来分钟,它终于停在了一个土坑之前,伸长脖子往坑里看了一眼,它并没有往下跳的意思,反而一扭一扭爬到了魏阳身边,冲他“啊”的叫了一声。</p>

    “东西就在这里?”似乎明白了乌龟老爷的意思,魏阳扭过头道,“齐哥,我们挖开看看吧!”</p>

    张修齐点了点头,并没有用手里的随侯剑,反而又从腰间抽出了把短刀,□□了面前的泥土里。这边的土质很是松软,轻轻一下就能没入半把匕首,他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坑底就露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龟甲。</p&g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t;

    “卧槽,怎么这么大的壳子,难不成真是玄武?”魏阳吃了一惊,养龟的时间太长,他对龟甲实在是熟悉到不行,这土坑下面埋着的分明只是半片裙边甲,乌龟的甲片是有定数的,而且往往在32块至64块之间,因此才会被作为原始的占卜工具。任何一只乌龟的裙边甲都不会少于19之数,而眼前这半枚裙边甲就有手掌大小,那么这只乌龟该有多大?除了传说中的神兽玄武,他还真想象不出有什么乌龟能长到这样恐怖的尺寸。</p>

    张修齐却捡起了那枚龟甲,用手轻轻拂过凹陷处铭刻的篆字,低声说道:“这不是玄武,是蜃龙。”</p>

    “什么?”魏阳没听明白。</p>

    “海市蜃楼听说过吧?”张修齐开口解释道,“真正能够造出幻景,吞吐蜃楼的,并非是传说中的蜃蛤,而是一支龙种,也就是所谓的蜃龙。只不过因为这种蜃龙背身龟甲,才让一些人讹传为了蚌类。古时捡到蜃龙褪去的壳子,就能造出蜃器,由于它的致幻作用,这种东西一直都被巫家垄断,是一种祭天用的祭器。恐怕刚才那株摄魂草就是因为这枚蜃器,才会长在树林里。”</p>

    在癸水位埋上一枚蜃器,自然能够让附近生出无尽的水阴,又因为水能生木,才让摄魂草有了气候,再加之孙云鹤布下的阵法,这枚蜃器也就发挥出了最大功效,如果不是乌龟老爷带路,恐怕没谁能摸到这处藏宝所在。</p>

    听到这解释,魏阳微微一怔,突然明白过来。刚才自己失明恐怕也跟巫家血统有关联,所以自己见到的根本不是幻象,而是一片彻底的黑暗,只因蜃器的摄魂术对他根本没什么作用。</p>

    不管怎么说,东西好歹也算到手了,看了眼彻底打蔫的乌龟老爷,魏阳舒了口气:“既然找到了东西,快联系一下曾先生吧,也不知道他们那边情况如何了。”</p>

    张修齐却皱起了眉头,刚刚事态危急,他根本就忘了定时通话这事儿,现在早就过去半个小时了,舅舅那边怎么没传来任何消息?没有半丝迟疑,他立刻打开了通话按钮,呼叫起来,可是三五分钟过去了,对面依旧并没人接听,只有沙沙的忙音传了过来。</p>

    从山里走到景区这边没有花太大功夫,路上也还算顺利,然而真到了观景瀑布前,却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问题。</p>

    跟其他景区的做法一致,这边的瀑布也修成了简陋的“水帘洞”,崖壁上布置出水口,安装人工瀑布,下面则修成了个七八米宽的大池子和一个半开放式的山洞,可能是因为之前出的几次事故,水潭边还有一道防护栏,阻止游客攀爬过去照相。大半夜的,上面的人工瀑布早就停水了,整个水潭一片漆黑,只有夜露坠入水潭的滴答响声。</p>

    一切都平平无奇,然而曾静轩手里的罗盘却开始颤动,磁针直直指向水潭正中,盘相却是投针,轻巧的针尖在天池中半沉半浮,凶吉不定。庚金位的阵局显然已经被开发商破坏殆尽,但是那个宝贝还没出土,反而被水潭掩住了踪迹。</p>

    “东西竟然在水池子里。”望着眼前那不算深也不算浅的水潭,曾静轩皱起了眉头。</p>

    水本来就属阴,就算是风景区的人工水池也算不上安全,更别提之前发生过的事故,万一这附近再冒出个邪祟,下水简直就是自寻死路。</p>

    探头看了下不算太浑浊的水池,姚炜轻笑了一声:“难怪会在这附近出问题,得了,我下去看看吧。”</p>

    说着他就开始脱外套,看起来像是想要下水,曾静轩不由一把拉住了他:“太危险!”</p>

    “那也总比你下去好。”姚炜毫不客气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下水是个什么德行。”</p>

    曾静轩是真不会水,听到这话就是微微一僵,但是抓着对方的手并没有松开,姚炜挑了挑眉,表情正经了一些:“我是说真的,反正这水池子又不深,真要出什么问题,你的道术也比我强太多了,在岸上总归更好施展。别忘了你那个好外甥还在山沟沟里等人呢,现在也不是拖延的时候。”</p>

    这话正戳在了曾静轩的软肋上,一想到张修齐,他脸上就多出了几分踯躅,姚炜趁热打铁道:“而且之前出的两次事故都只是游客被划破了小腿,连致残都没有,更没出过人命,不论池子里有什么,总不会是太凶的东西,你放心,怎么说我也是崂山一脉的,自保还是能行的。”</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