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二百九十六章 血迹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听姚炜这么一说,曾静轩刷的一下站起了身,快步向一旁扔着的对讲机走去,刚才挖宝对付厌物,不知道已经过去多久了,他竟然忘了跟小齐通话!然而打开对讲机呼唤了好几遍,对面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回。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曾静轩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低声说道:“我们要赶紧回去了,情况不对!”</p>

    站在破损的魇木阵前,罗锦的脸色十分难看,只见地里埋着的阴匦肚子上被剖开了一个大洞,露出里面泛着腐臭气息的内脏,这可是他们专门找来的保镖,不论是四柱八字还是杀气体魄都刚刚好的材料,现在就算想要再找都来不及了。更别提那根被烧成了焦炭的魇木,千载难逢的宝贝就这么被毁掉,简直是暴殄天物。</p>

    然而再怎么生气,正事也是要干的。罗锦蹲下了身,用指尖在地上一抹,沾起了一点血来,冷哼一声,他就地布下了一个魂阵,把地上那蓬鲜血圈在其中,过了没两分钟,阵内泛出一阵红光,有什么东西冲了出去。他看了看那红光指向的方向,对身边几人说道:“你们留在这里,看看附近还有没有人在,我去会会这家伙……”</p>

    ...</p>

    联系不到人,张修齐的面色立刻就变了:“舅舅那边情况不对!”</p>

    魏阳却摇了摇头:“我看未必,齐哥,对讲机上的gps屏有点不对,说不定是机器本身的信号受到了干扰。”</p>

    这时张修齐才发现对讲机的电子屏正一闪一闪,就像花了屏一样,魏阳直接拿过了对讲机看了半晌,又抬头瞅了眼天上的星星,终于开口说道:“这对讲机使用的是无线电波段,gps却是卫星定位,现在咱们还在山上,附近没有什么遮蔽物,卫星信号相当不错,gps本身并没有出现问题,但是电子屏幕却闪烁不停,我觉得很可能是受到了某种电磁或是磁场干扰,就像鬼片里出现的那种情况。”</p>

    张修齐是真不太清楚卫星定位之类的东西,但是对于阴气干扰还是很了解的,在阴气过于浓重的地方,非但电灯、电话这类电子设备会受到干扰,就连指南针都有失效的可能,因此大凡需要施法的人都不会携带太多现代化设备,而是用最基础的天星辨位、烛火照明,有时候连罗盘都不会用到。</p>

    然而明白过来这一点,他的面色也没有好上多少,反而沉声道:“埋藏三样法器的地方都是特意选出的位置,根本就没多少阴气,就算有也被法器镇压,癸水位尚且如此,更不用提肃杀的庚金位。那这些能隔断通讯的阴气是哪里来的?”</p>

    魏阳的反应何其之快,立刻警醒起来:“你是说,那群降术师出动了?”</p>

    张修齐的目光看向来处,冷冷道:“那个魇木阵应该跟夺灵大阵融为了一体,阵法被破,对方自然能够感应到。他们很可能已经开始行动了。”</p>

    为了维系夺灵大阵,这片山林里的阵法肯定不止一个,也只有其他阵法发动,才会产生这么浓郁的阴气。也就是说,敌人很可能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踪。</p>

    魏阳心里咯噔一声,连忙问道:“那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怎么办?我们是沿着原路返回去找曾先生,还是依照计划往灵窍方向前进。”</p>

    没了通讯设备,两边的行动就不好协调了,这可是危险重重的深山,容不得半点马虎。</p>

    “先回去!”张修齐答的十分果断,“那群人总数不会太多,既然分兵来找咱们,夺灵阵方面留下的人肯定就会减少,逐一消灭反而更有把握些。而且舅舅那边还不知道情况如何,不能冒然往内山里闯。”</p>

    如果是之前失了魂的小天师,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比之前要沉稳多了,魏阳轻笑一声,利落答道:“都听齐哥你的。”</p>

    说着,魏阳转身抱起了乌龟老爷,有点担心的问道:“老爷,你还能撑得住吗?”</p>

    估计是刚才又要闯阵又要对抗蜃龙,乌龟老爷的状态不是很好,被抱起来也不挣扎,反而四爪垂在身侧,整只龟都显得蔫搭搭的,有气没力的看了饲主一眼,它轻轻哼了一声,把脑袋缩进了龟壳里。</p>

    看老爷似乎没什么大碍,魏阳稍稍放下心来,也没收起乌龟背上的罗盘,就这么捧着乌龟走到了张修齐身边:“至少还有一个罗盘能用,齐哥,咱们开路吧。”</p>

    张修齐点了点头,稍稍辨认了一下来路的方向,带着魏阳向西南方快步走去。</p>

    曾静轩的语速非常快,声音里都带出了些微不可查的颤抖,姚炜却一把拉住了他,放缓声音说道:“轩哥,你别着急,深山里通话不畅的原因太多了,不一定是小齐那边出了问题。找人是一定要找,但是准备也要提前做好才行。”</p>

    曾静轩眉头一皱,像是也想起了什么:“你说那群人可能出手了?”</p>

    “可能。”姚炜答得干脆,“你都说那个魇木阵跟大阵有所关联,把这么个阵眼破坏了,还不许他们找上一找吗?咱们离开那边也有一个半小时了,这么长时间,也许他们早就找到了地方,并且在周围设伏,所以回程的路上才更要小心为上。”</p>

    他们这边距离魇木阵显然更近一些,如果冒然冲过去,很有可能一头就扎入了对方的埋伏圈中。曾静轩这时也冷静了下来,仔细思索了片刻,突然冷哼一声:“既然都是用阴兵,他们能摆出魇木阵,咱们自然也能用虎符摆出其他阵势!”</p>

    姚炜顿时笑了:“英雄所见略同。咱俩擅长的本来就不是以力破法的门道,能把杀生刃用到出神入化,也只有小齐那样的龙虎山天师才行。既然如此,不如直接把手头的东西都用起来,摆阵设伏,难道咱们就不会吗?”</p>

    三僚村最擅长的就是风水大阵,而崂山派的小道术冠绝天下,如今有虎符和玄鸟镜在手,难不成还怕了那些杂毛吗?</p>

    也不顾自己身上的血道道了,姚炜嘿嘿一笑,从湿漉漉的裤兜里摸出了一把豆子洒在了地上,这次变出的却不是老鼠,而是几只小小麻雀,扑棱着翅膀直接飞了出去,看那几只鸟远远飞走,姚炜冲曾静轩眨了眨眼睛:“走吧,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去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漆黑的月夜中,一条身影在林间穿行,他的速度飞快,快到根本不像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当经过一颗枝叶繁茂的樟树时,他骤然停下了脚步,从怀里掏出一枚暗褐色的木偶,放在了树下的浅坑内。</p>

    这已经是他第五次停下了,每一次顿足都会放下这样一枚人偶,随即刺破指尖,在木偶的额心点上血痕,五尊人偶分别有杨木、桑木、柳木、槐木和桂木雕刻而成,乃是崂山五鬼术的一种变体,然而崂山的五鬼最多也就能做一些搬运、取财的勾当,而他这个五丧阵可就不同了。</p>

    随着最后一个木偶放下,一团青气从小小的人偶中溢出,渐渐由青转黑,变做一副狰狞鬼面。随着鬼影现身,青白的雾气从后方蔓延开来,像是一张扯不开的纱幕,把周遭的山林笼罩在了其中。</p>

    看着面前的阵法变化,罗锦冷笑了一声。不管来的是谁,有多少人,能够破除魇木阵就证明了他们本领着实不俗,放着这么个隐患在身边,当然不是个事儿,只是这次他们进山,除了主持夺灵阵的三位师弟,只有几个刚入门的徒孙和两个从越南请来的降头师,至于那些个保镖,早就已经血祭了,还真没闲暇人手,因此师父才会派他来看看。只要有他在,那群人自然就翻不出掌心。</p>

    不过也亏得这伙人防备不足,破坏了魇木阵后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离开了,连留下的痕迹都没抹除,才让他有机会使用魂煞术。如今那道血影应该已经找到原主了吧,不知能让他受多大的伤?不过就算那人能扛下来,还有后手等着他们呢。</p>

    又朝刚刚血影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罗锦放缓了脚步,施施然把手一背,走进了那团青白的雾气之中。</p>

    回程可比来时顺畅多了,然而张修齐和魏阳的脚步都不算快,反而保持了一种相对谨慎的速度,明知道前面可能有埋伏,还不管不顾的往前冲,那就不是勇气和魄力,而是莽撞了。</p>

    果不其然,越往前行,山林中的雾气就越发浓稠,似乎有人打开了阴气阀门,把那些积攒了千年的鬼魅统统放出来了一样,刚刚还平稳的罗盘指针也变得有些摇晃起来,可能是没了乌龟老爷的太衍真诀加持,连赖公留下的罗盘都受了影响。</p>

    正在这时,张修齐脚步突然一滞,猛地咬紧了牙关,似乎胸前遭到了一记重锤,魏阳心头一紧,立刻赶了上去,低声问道:“齐哥,你没事吧?”</p>

    “没事。”张修齐咬紧了牙关,“刚刚有人用了追魂阵,估计是找到了我留下的血迹,以血为引,下了降咒。不太厉害,但是我要挡一下才行。”</p>

    说着,他手上不停,飞快掷出九枚铜钱,九乃数之极,铜钱更是洪武大钱,还沾有赤血,挡住一般的邪煞已然不在话下。然而他手上的动作刚刚停下,一道血影就从远处飞来,那影子快得简直就像离弦之箭,嗖的一声就撞在了阵前,刚刚布下的防护力极高的阵法竟然应声而碎,九枚铜钱齐齐崩飞!</p>

    那血影其势不减,朝着张修齐面门径自扑来!</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