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零二章 现在还不是时候。”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点完餐,魏阳倒是没急着回书房,而是悄没声的跑到了阳台,开了窗蹲那儿吹风去了。..其实今天碰上的这堆事,哪样都够他消化一阵的,不论是梦里那个史诗级大片一样的法阵,还是藏在画中的灵窍图,亦或者当年王村事件的真相,和那个会用阴毒阵法的仇家……如果有人一天内经历了这么多,估计脑袋都有炸裂的倾向。</p>

    可是出乎意料的,魏阳却觉得心情比想象中的还要平静,或者说,在很久之前,他其实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记起了父母的死因,也知道了齐哥的身世,还有那位宁肯花费二十年光阴也要找到凶手的曾先生,最后走到这步简直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比起豁出性命去找人报仇,他其实更害怕被人遗忘,被人抛下。冒险这种事情,也要看是跟谁在一起,想想这两个月自己经历的一切,简直就跟做了一场大梦一样。</p>

    现在确定了明确的目标,也搞定了他家小天师,甚至连曾先生这家长路线也莫名其妙通了关,魏阳反而觉得有些失重起来,像是理不清自己所处的位置,也分辨不出是激动还是紧迫,带来一种类似恍惚的浮飘感。这感觉不太好受,让头脑发晕,也逼得他不得不过来喘口气,稳定一下情绪。</p>

    正蹲在哪儿发呆,旁边突然传来哗啦一声响动,魏阳扭头一看,只见睡了大半天的乌龟老爷正慢吞吞的踩着水盆里的假山,准备往外爬,似乎是想起床吃饭了。看到老爷那副悠闲模样,魏阳笑出了声,紧接着又想起了某些要命的事情,赶紧巴巴的凑了过去,陪笑道:“老爷,估计过段时间您老还要陪我出个差,这次咱们可有件大单……”</p>

    大到可能赔上命的单子。当时他一心只是想让曾先生答应下来,直接就把老爷给卖了,但是现在想想,到时候就算对付不了那伙人,也能让老爷自己跑路,怎么说也是放归山林了,总不是什么坏事。</p>

    伸手摸了摸老爷背上的壳子,魏阳露出丝苦笑:“也不知道您老到底是看中了我哪点,就这么赖着不走了。不过这次咱们要去的地方真的挺危险,万一出什么事儿,您老也不用管我,直接走就行了……”</p>

    乌龟老爷似乎察觉饲主情绪有些不对,绿豆大的眼睛瞪了老半晌,才张嘴在魏阳手背上轻轻啃了口,还“啊”的叫了一声,也不知是教训人还是单纯的安慰,魏阳顿时被逗乐了,伸手点了点它的脑壳:“您老还担心起来了?没事,咱这是什么心理素质,好着呢!”</p>

    伸了个懒腰,他不再逗乌龟了,站起身来。是啊,这样不上不下哪是个事,还是要来点实在的才好。摸了摸下唇那个快要褪去的齿痕,他露出了个笑容。</p>

    剩下这半天,曾先生似乎没了出门的意思,跟小天师一起待在书房里继续筹备符箓法器。吃完饭后,魏阳也乖乖前去报道,打打下手,顺便在小天师画符的间隙听他补一下课。不过还在静养期,他能做的实在也不是很多。就这么从天明干到了天黑,魏阳把桌上的符箓认了大半,还帮曾先生清点了带回来的东西,得了条檀木珠串,据说里面附带某任全真派掌教留下的避煞符,可以在阴煞之气浓郁的地方任意通行。</p>

    还有之前从老家带回来的鬼阴木也派上了用场。这种寄魂木向来是制作替身偶人的绝佳材料,放在古代恐怕只有王孙贵族级别的人物才能用起,而现在,那个碎掉的狐狸雕像被切开做成了三片小小的人偶,用指尖精血混合写有四柱八字的符灰点睛开穴,再装进绘有替身符的布袋子里,就成了一个上好的替身偶人。</p>

    “这东西千万别离身。”盯着魏阳做好一切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曾静轩还特意叮嘱了一句,“虽然没有龙虎山符玉厉害,但是替身偶也是能替原主挡一次灾的,关键时刻可是能救命的东西。”</p>

    魏阳能听出曾先生话里的郑重,也肃然点了点头,把布袋子挂在了脖子上,又看了一眼还在伏案画符的小天师,他略带歉意的冲曾先生笑了笑:“曾先生,忙了这么一天,我实在是熬不住了,要不今天就先到这里,我先去睡觉,明天看恢复的情况如何,再来考虑用巫血入符的事情。”</p>

    巫血入符一直也是几人关注的焦点,只是魏阳恢复的实在是慢了些,害怕再对他的身体产生什么不良影响,才不敢骤然尝试。曾静轩看了眼坐在一旁画符的外甥,点了点头:“早些休息也好,明天你俩都要跟我出门一趟,拿些东西回来。”</p>

    不再瞒着自己,这办事效率果真提高了不少,魏阳笑着点了点头:“我晓得的,曾先生您请放心。”</p>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张修齐,没再出声打搅,就这么走出了房间。</p>

    然而魏阳刚刚离开,曾静轩就开口说道:“小齐,巫血入符总是少不了的,与其担心这个,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增加符法的力量,咱们没有太多时间可以耽搁了。”</p>

    张修齐没有回话,直接把面前那张画废的符纸团成一团,扔在了纸篓里。对于魏阳的巫家血脉,他其实从未真正接受过,那东西太难控制,也容易带来麻烦,他并不希望魏阳经常使用这些如同定时炸弹的力量。可惜,现在的他还不够强,远远不到足以保护那人的地步……</p>

    看着外甥皱起的眉头,曾静轩轻轻叹了口气,一下午时间,这俩小家伙终于恢复了正常,不再那么别扭的藏来躲去,但是蕴藏在二人间的暗潮依旧没能彻底解决。巫血的事情横亘在两人之间,既是助力,也是隐患。如果张修齐是个更冷血一点的孩子,说不定还不会这么挂在心上,只可惜,他不是那样的人。</p>

    沉默了片刻,曾静轩终于开口说道:“我们面对的可是害死了你父亲的那伙人,小齐,你的天赋和道术已经超过了你父亲全盛时的水准,但是阅历和经验方面却差的太多,如果你不能冷静下来,那么我们几个都会陷入更大的危险之中。别妄想把一切都背在肩上,还有我和阿阳在,你要学会相信我们,信任到可以把脊背交付。”</p>

    张修齐轻轻合了一下眼,他明白舅舅想说的究竟是什么,可是在心底深处,总是有什么东西不断抓挠,让他生出了焦灼。父亲离去的背影一直在心间闪动,也许他并没有真正接受带上魏阳这个选择,不是因为压力,而是因为恐惧。一种他刚刚懂得的,发自内心的恐惧。</p>

    “别想那么多了,把这两张符画完,你也去睡吧。”曾静轩直接吩咐道,牛角尖这种东西,总是越钻越无法摆脱,与其让小齐一个人发愁,不如跟魏阳说一下,让他想法子解决,别的不说,那小神棍在这方面的确还是挺有天赋的,更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条件”。</p>

    张修齐点了点头,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继续画起符来。半个小时后,他扔下了笔,终于完成了手头这批阴鬼符。三尸虫本就是极为难得的材料,当然也能给符箓增加更大威力,只是画完了这些,下来就要轮到另一些了。</p>

    握了下拳,张修齐压住了心底的烦躁,对曾静轩说道:“舅舅,我先去休息了。”</p>

    曾静轩没有说什么,冲他轻轻摆了下手,就继续研磨手里的东西去了。张修齐也不废话,推开了书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房门,向外面的卫生间走去,准备洗漱一下就去睡觉。然而当走进卫生间时,他微微皱了一下眉,估计魏阳在睡前洗了个澡,这间小屋里现在还有些残存的水汽和淡淡的沐浴露味道,由于这些天两人睡觉的时间相差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站在湿气腾腾的卫生间里。</p>

    张修齐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一种刻入肌肤的记忆浮上了心头,他不由微微一凛,直接走到盥洗池旁接了一蓬冷水拍在脸上,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稳住了心神,张修齐飞快的洗漱完毕,想了想,又换上了自己常穿的睡衣,才关上卫生间的顶灯,走进了隔壁卧室。</p>

    此刻卧室已经一片漆黑,就连外面的阳台门都关的严严实实,床上那道身影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轮廓。张修齐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床边,在另一边躺下,轻轻吸了口气,一股淡而清爽的沐浴液味道就钻入了鼻腔。不由自主的,他想转过身去,强迫自己无视这些,然而在他有所动作之前,一只干燥温暖的手穿过了薄被,直接揽在了他的腰上。</p>

    张修齐的肩膀猛然绷紧,然而那只手臂的主人没有给他躲开的机会,温暖的躯体凑了过来,紧紧的贴在了他身上。那身体,是赤裸的。</p>

    “齐哥,今天睡得挺早嘛。”带着笑的低语传入了耳中,没想到枕边人是在装睡,张修齐的心跳猛然加速,一把攥住了想往他睡衣下滑的那只手。然而更为炙热的嘴唇已经贴在了他颈上,用舌尖轻轻舔了舔他的脖颈。</p>

    “我想了大半天,总觉得空口无凭,还是要盖个章才行。”魏阳显然是有所准备的,被握住的手并没有挣扎,而是就近搔了搔对方的腹部,那里的肌肉已经完全收紧,硬的就像块石头,还有是那种微微冒汗的石头。他轻笑了出来。</p>

    “魏阳,你……”张修齐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他周身都在发热,可是张不怎么安分的嘴还在执拗的煽风点火,他的手臂正在微微发抖,心跳已经超出了正常的限度。</p>

    “我怎么了?别这样?”湿滑的舌尖舔过耳背敏感的肌肤,轻轻咬在了他的耳垂上。</p>

    张修齐发出了低沉的喘息,再也没法无法忍耐,一个翻身把那人压在了身下。在黑夜中,他的眼睛也亮着光,带着某种类似欲火的东西。魏阳微微弹动了一下身体,发现有些挣不开对方的控制,这可跟之前那个乖乖听话的小天师完全不同,他不再容易被诱骗,也不再敢于坦率的表达自己,反而学会了把自己包裹在某些伪装之下,只可惜,这些伪装对于一个职业骗子而言,还是太过粗劣。</p>

    就像现在。</p>

    魏阳轻笑出声,一条腿挣脱了束缚,微微曲起,顶在了一个物件上面:“我还以为会多花些功夫呢?齐哥,你这样子真的不像是‘不喜欢’。”</p>

    张修齐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费尽全力才控制住了自己想要闪开——或是凑上去——的冲动,他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p>

    “那什么时候是呢?”魏阳平静的反问了一句,“等我们回来?你有十足的把握吗?”</p>

    张修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根本无法回答。于是魏阳又笑了,笑着支起了身体,在那近在咫尺的唇上落下一吻:“所以我想的很明白,没有什么比把握现在更加重要。齐哥,我喜欢你,也想要你,不是等某个平安归来的时刻,而是现在,此时此刻。我需要得到一些东西,一些让自己安下心来的东西。”</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