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零四章 两家的血脉混合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运了一堆东西回家,刚进门就遭到了围堵,这几天一直装聋作哑睡大觉的乌龟老爷不知发了什么神经,突然直奔曾静轩去了,一口咬在了对方笔挺的裤管上,两只前爪还有抱住狠挠的倾向,魏阳顿时大窘,把拎在手里的旅行包往张修齐怀中一塞,就想冲上去拽走老爷。..</p>

    曾静轩却虚拦了一下:“别慌,它可能是知道有宝贝来了。”</p>

    说着,曾静轩弯腰把手里捧着的两个木盒平放在了地上,说来也奇了,这一放,乌龟老爷的注意力顿时转了个方向,也不咬人了,转身就朝木盒爬去,嗅嗅这个闻闻那个,还伸爪在其中一个盒子上拍了一拍,朝魏阳“啊”的喊了一声。</p>

    魏阳肯定是听不懂的,曾静轩却微微一笑:“是个识货的。”</p>

    说着,他打开了那只木盒,只见里面放着一只古拙无比的罗盘,不像其他盘子那样花哨,这枚罗盘的内盘只有三层,外盘甚至连天心十道都没有,完全就是一块铁疙瘩,还是浑圆模样,不像普通罗盘讲究天圆地方。魏阳也算是吃风水饭长大的,当然晓得正经风水罗盘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这东西根本就不是“杨盘”或是“赖盘”,怎么可能是三僚村那些著姓传家的宝贝。</p>

    然而看到这罗盘,乌龟老爷却像是高兴了起来,伸长了脖子就往盒子里探去,它的动作实在太快,魏**本就没来得及阻拦,当乌龟的脑袋触到罗盘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罗盘外盘和龟背上竟然亮起了光,一圈隐隐的符文闪现,俨然就是两幅近乎对影的太衍真诀!</p>

    这下就连曾静轩都吃了一惊,也顾不上那股光芒,直接把罗盘捧出了盒子,又仔仔细细打量了乌龟半晌,才轻叹一声:“没想到。阿阳,你祖上有习风水的吗?”</p>

    魏阳嘴巴都快合不拢了,他也算见过老爷发威,但是龟背上这么完整的太衍图还是第一次见到,更别说还能跟那罗盘起化学反应。愣了半天,他想起来回答:“有,有的。我爷爷虽然是个金点先生,但是祖辈里应该有懂风水的,不论是老宅还是祖坟都修得很不错,齐哥也见过。”</p>

    曾静轩并没有跟外甥确认的意思,直接说道:“这枚罗盘乃是赖公早年用过的东西,虽然是风水罗盘,但是并没有杨盘的七十二龙盘和赖盘的二十八宿天星五行,只有天地人三层,也算是个‘小三才’格局,不过赖家后来走上了相术一道,这盘子又太过奇怪,用的也就少了,除非大灾大祸根本不会拿出来,被赖家称之为救命盘。”</p>

    之前赖云怡给他算过数次命,但是每次都是大凶而终,直到最后一次才变成了前途未卜,可能因为这个,她才取出了这枚罗盘,希望能用这救命盘帮他渡过难关。谁知竟然歪打正着,碰上了这么个奇物。</p>

    轻笑着摇了摇头,他继续说道:“而这救命盘之所以如此奇特,也是有传说的,据说是当年赖公在游历的时候遇到了一位高人,才有了如此想法,作出这么个古怪东西。后来赖公改进了‘杨盘’,创出自家的‘赖盘’,这罗盘就收入了祖祠,很少用了。如此看来,这只乌龟的主人,说不好就是赖公当年碰到的高人。”</p>

    “那跟我家祖上有什么关系?而且我小时候也没见到过乌龟老爷啊。”魏阳睁大了眼睛,就他爷爷那些个老辣的江湖手段,真的很难想象祖上出过什么不掺水的高人,更别提乌龟老爷这个半道上捡来的古怪家伙。</p>

    曾静轩微微一笑:“龟本身就是一种灵力极盛的生物,一旦认主就会世代守护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主人身边,这乌龟背上的太衍图总不会是自然长出来的,它肯待在你这水泥屋里,为的也不会是几条小虾。而且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的巫家血脉为何会突然复苏,毕竟能制出太衍真诀的人,也不会是凡俗之辈,两家的血脉混合,自然就生出了变化。”</p>

    “原来我祖上还这么讲究,难不成乌龟老爷是看我太不成器,才会冒出来吗?”这话里虽然带着调侃味道,但是也不乏自嘲。魏阳从没想过自己这么个没爹没娘的孩子,突然就隔代遗传出了这么牛气的血统,简直可以称得上一个恶意的玩笑了。</p>

    不过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立刻振作了起来,笑着说道:“那乌龟老爷碰上这个救命盘,是不是也能帮上大忙了?”</p>

    “也许。”曾静轩想了想,弯腰把罗盘摆在了乌龟背上。</p>

    只是这么一放,老爷立刻开心起来,背上的太衍真诀竟然直接隐入龟壳中,与此同时,罗盘里的磁针开始无视磁场作用,慢悠悠的在天池里转了一整圈,最后定在了准星之处。等罗盘彻底平静下来后,乌龟老爷就这么稳稳的背着罗盘,跟碑林里那些成年累月驮碑的赑屃一样,抻着脖子大摇大摆的爬开了。</p>

    曾静轩不由赞道:“龟背上的太衍真诀能隔离一切外界干扰,等于是增幅了外盘的力量,由这只龟驮着罗盘,也许能发挥比常人更大的威力。”</p>

    厉害是真厉害,不过这德行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看着老爷那副趾高气扬的尊容,魏阳真想装作不认识这只龟。然而曾静轩却没有管这些,直接冲他说道:“我们开始准备巫血入符吧。阿阳,你准备一下,我们先从简单的符箓开始。”</p>

    听到这话,魏阳立刻严肃了起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慢慢学习画符,可能是天赋着实不错,简单的清心符、安宅符都已经能像模似样了。但是巫血入符可跟之前的概念完全不同,没人能预测巫血对于符箓究竟会起到增幅还是变质的效果,所以试符也要慎之又慎,毕竟都是指尖精血,也不可能无限制的测试下去。</p>

    张修齐的表情比他还要严肃一些,直接开口说道:“舅舅,让我先来吧,用巫血代替精血画符,或者最后点窍,这样安全一些。”</p>

    有些符是需要精血做引的,就是说在画符时把鲜血混入朱砂之中,用这样的材料来作画,而点窍则是发动符箓时的最后步骤,只有个别威力强大的符箓才会用到。然而不论是做引还是点窍,都是用画符者自己的鲜血为上,否则气韵不匹配,轻则符箓不成,重则还会影响到画符、用符者本人,还是存在一定危险的。</p>

    曾静轩自然也知道这里的隐患,然而看着面前没有丝毫退缩意思的外甥,他终究还是点了点头:“也好。”</p>

    这里面的细微区别已经算是符箓界的高端内容了,魏阳自然搞不明白,乖乖跟在两人身后进了书房。走到书桌前,张修齐在砚盒里倒入了一蓬调好的朱砂,又递给了魏阳一个塑料小方块,说道:“用这个,两滴就好。”</p>

    接过来一看,魏阳才发觉这玩意竟然是个无痛采血针,也不知道齐哥是什么时候学会了用这么高科技的东西,轻笑一声,他用针尖刺破了手指,挤出了两滴血滴在朱砂之中。</p>

    张修齐看了一眼他指尖殷红的小点,什么也没说,坐了下来,开始画符。他画得符箓也不算简单,足足过了七八分钟才画完,在提起笔那一刻,曾静轩已经出声说道:“可以用。”</p>

    &n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的确,这张符箓没有任何问题,张修齐放下了笔,沉声说道:“巫血引气极快,下笔比往常还要顺畅,不存任何凝滞,也许还有些稳定心神的效果。”</p>

    画符需要集中精力,这个谁都懂,但是能做到的却永远都是少数,如果巫血能够稳定心神,那么画起符来应该也能事半功倍,而且最重要的是,不需要损耗自己的精血,这对任何道门中人,都是一件好事。</p>

    张修齐的面色却不怎么好看,又从桌上拿起了一张符,走到了魏阳身边,伸手说道:“再给我一些血。”</p>

    针眼虽然不大,却也尚未彻底凝结,魏阳又挤了挤手指,凑出了一滴血来:“这样够吗?”</p>

    张修齐直接用指尖在那滴血上一抹,反手划在了符纸上。只听嗤的一声轻响,符箓无火自燃,窗外轰隆一声,凭空炸开一声雷响。这是五雷正心符,对于那些阴丧恶鬼最为有效,也是龙虎山看家符篆之一,只是这发动的速度,简直要比自己来用还要强上一些了。</p>

    魏阳不清楚这些细节,但是脸上已经露出了点喜色:“这是能用吧?遇到紧急情况,给我几张符箓直接就可以用了!”</p>

    这巫血简直就是通用子弹嘛,任何枪支都能装配,不能更方便了!好像用的不是自己的血一样,魏阳美滋滋的想到。一旁张修齐却看了舅舅一眼,目光中带出了一抹焦躁,曾静轩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自家这外甥在想什么,巫家血脉从来都是好材料,只是谁能料到会好到如此程度。</p>

    想了想,曾静轩开口:“既然入符没什么问题,下来就要阿阳你自己画些符箓了,骨阵乃是三才构架,你练习的符箓最好也选用三才相关的那些,我想了很久,也许当年孙云鹤想出的法子就是已殄文为符,激发巫骨的效用,才能以平常人的身份使用巫骨。如今时间不算很多,能准备多少就准备多少吧。”</p>

    这是个十足的权宜之计,魏阳点了点头,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我觉得巫骨可能不止一种激发手法,就像我在梦里看到的,孙云鹤哪次都没有用符箓做引,而是直接操控骨阵。还有医院里那两位降术师,他们也没有使用符箓啊,而是用了鸣童之类的东西。难不成寄魂的法术能够让巫骨的力量更大?”</p>

    听到这话,张修齐的脸色先变了,厉声说道:“寄魂不行,伤害太大,他们用的是邪法,你不能用!”</p>

    像是料到了小天师的反应,魏**本没有理他,扭头直接看向了曾先生。曾静轩迟疑了片刻,最终也摇了摇头:“情况不同,不可冒然行事,还是先用符箓试试看吧,稳扎稳打更好。”</p>

    魏阳看了眼两人的脸色,也不再坚持,笑着点了点头:“好吧,都听专业人士的。”</p>

    曾静轩似乎舒了口气,不再废话,直接说道:“三才之中,‘天’最强,‘地’其次,‘人’才是最末一位,然而阵眼却也放在‘人’上,因此修习三才,也必须从这里开始。加上阴阳变数,三才可分八种阵势,小齐,你先画一张三官引灵符,让阿阳看看……”</p>

    说着,三个人一个教、一个画、一个学,开始忙碌起来,然而魏阳看着面前的舅甥俩,却把一件事牢牢记在了心底。‘人’为阵眼,骨阵之中的‘人’道,正是那枚可以寄存生魂的巫骨。</p>

    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应该还有一个大招可用吧……</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