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零七章 桩子似乎不对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天色突然变得黯淡起来,似乎连月光都被树影吞噬,头顶灯的光线也变得影影绰绰,再也敌不过那片浓密的黑暗。曾静轩缓步走在这片密林中,视线却没放在面前崎岖的林间小径上,而是专注的看着手里的罗盘。

    只见天池正中,鲜红的磁针微微颤抖,形成了一个大约十五度的狭窄摆幅,在摇摆的过程中,针头直直下沉,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引力吸住。这两种反应都是大凶之兆,磁针摇摆谓之搪针,说明古物妖邪存在,可能会生出大祸,而针尖下垂则是典型的沉针,代表着枉死‘阴’煞。这盘子是历家传下来的,虽然比不得自己原先那枚用的顺手,但是就威力而言绝对不相上下,也只有这样的宝贝,才能在阴气如此浓郁的情况下显‘露’出一丝反应。

    然而面对这样的大凶盘相,曾静轩的脚步也未曾停留。刚才一路走来,他和张修齐都已经发现了情况不对,这里是古战场不错,因灵窍转变出现大量‘阴’兵也是应有之义,但是这些‘阴’兵绝对不该出现得如此有层次,就像是被人‘操’控了一样,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阴兵过境,而是用这些亡魂来布阵了。

    这样的布局,姚炜是不可能察觉的,一者是他晚上进山的次数不多,另一者也是他的灵视起了重大作用,提前规避了很多危险,自然也就无法察觉‘阴’兵的状况不对。但是对更专业的曾静轩和张修齐则不同,如此明显的人为痕迹,根本瞒不过两人。

    有了这个认知,两人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能够影响这么大面积的‘阴’兵,肯定也是个相当厉害的阵法,甚至可能是夺灵大阵的某处阵眼,如果就这么绕开了,说不好斗法时会发生什么变故,因此他们才必须提前找到这个暗阵,查清它的根底,等到明日天亮了,再想办法直接破阵。

    不过由于只是探查,曾静轩并没有带上姚炜或者魏阳,没了拖后‘腿’的两个,他们走起路来便轻松了很多,阵法和身法齐齐上阵,还有罗盘指向,很快就绕过了那片‘阴’兵出没的地带。

    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曾静轩脚下突然一顿,停在了一棵大树下,他身后跟着的张修齐踏前一步,轻声说道:“舅舅,前面那个桩子似乎不对。”

    在两人正前方,一片空地中有一个不太明显的桩子,远看并不算粗,堪堪比杯口略大些,连根埋在土里,高出地面的部分大概半尺有余,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估计会跟旁边那些杂草‘混’作一团。

    然而就这么个平平无奇的桩子,却让两人都提高了警惕,曾静轩手中的罗盘已经不再动弹,磁针就跟坏了一样直直指向那里,偶尔还有些颤动,就像瑟瑟发抖。他沉‘吟’了片刻,把罗盘收入怀中,冲张修齐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这个“看看”可不是直接走过去。听到这话,张修齐也不迟疑,从怀里拿出三杆小旗和一张符箓,把旗子呈三角形□□地里,手上一抬,符箓就飞进了旗子正中,只听“嗤”的一声轻响,那张符纸瞬间就烧成一抹黑灰,三柄小旗同时一震,泛出一点青‘色’光芒。

    这是道‘门’里极为基础的窥天阵,一般用于测试前路是否危险,如果旗杆断裂就不能再往前行,基本每个‘门’派都会使用。但是龙虎山结合自家符箓又做出了改进,不但可以预测凶吉,还能控制周遭‘阴’阳之力,达到一个短暂的平衡,方便施法者上前查看,只要阵旗不倒就不会出现危险。

    眼看阵法发挥了效用,两人不再迟疑,快步走了上去。远处还看不太真切,等来到了近前,曾静轩才发现那个桩子其实并不是木头的,‘色’泽黝黑,非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非‘玉’,又隐隐透出一些幽光,看起来就像一截墨晶一样,只是墨晶绝不会有这么大的块头,更不可能如此暴殄天物的做成这副模样。难不成这东西是……‘阴’沉木?

    情况未名,是不能直接上手验看的,曾静轩暂时也分辨不出这东西的材料,但是如果这玩意真是一块‘阴’沉木,甚至是鬼‘阴’木的话,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这种阵法往往不是拔出阵眼就能解决的,还要拆除‘阴’气的根源才行,这根木桩上连一个‘花’纹都没有,显然是把吸纳‘阴’气的阵符布置在了别处,只要掘开附近的封土,总能有所发现。

    然而这样也是有危险系数的,如果是那些敏感的阵法,只要触碰到了阵符,立刻就会发生反噬,到时逃恐怕都来不及,但是如果不勘察清楚,又是一个大大的隐患,谁知这阵法会不会跟夺灵大阵有所联系,明天白天再过来查看,恐怕就耽误时间了。

    到底是查还是不查?曾静轩有那么一瞬的迟疑,身旁张修齐却已经半蹲了下来,沉声喊道:“舅舅,看这边!”

    曾静轩的目光立刻投了过去,只见木桩前方不到三寸的地方有一块凸起,黑‘色’的浮土并没有盖好,‘露’出了埋在土下的东西,那是……一撮头发。

    浑身一个‘激’灵,曾静轩立刻察觉木桩之下埋的是什么,那应该是个新死之人,平躺在浅坑内,嘴巴大张,口中楔入了这个黑‘色’木桩。活人浅埋,幽柱钉喉,曾静轩的面‘色’立刻就白了,这难不成是具‘阴’匦?那上面这个桩子就不可能是‘阴’沉木了,而是块魇木!

    传说中有种木头曾经沉入黄泉,浸泡过忘川之水,当这种木材出现在阳世时,就会‘混’‘乱’恶鬼的神智,使其忘却自己原本的目的,就像陷入梦魇一般。因此这种木材也被道‘门’称之为魇木,是极少数可以干预‘阴’丧之物行动的宝贝。古代也有由魇木催生的阵法,‘阴’匦就是其中之一。

    把一个健康的成年男子活埋在土里,用魇木为桩,‘插’入其喉间,使其三魂七魄尽数被封存体内,因为死法极为痛苦,这人的亡魂就会误以为自己尚未死去,挣扎不休,如此以来‘阴’丧之气催发魇木的力量,能使其发挥最大效用。有着‘阴’匦魇木作为阵眼,在周遭补上阵图,驱使被魇木‘蒙’蔽的‘阴’兵在阵图内游‘荡’,只要阵眼不坏,这就是一群天然的护卫,不会放过任何路过的生灵。

    如此大的手笔,如此狠的手段,不难看出他们要对付的敌人有多厉害。曾静轩当机立断:“咱们先去找阵图,破坏了阵图,魇木的效果就会大大减损,等到白天应该能轻易拔除桩子。”

    这个魇阵不能不破,但是晚上根本没法动手,因为阵力本身就包含外面游‘荡’的几百‘阴’兵,冒然行事只会让那些‘阴’兵出现‘骚’动,到时候难缠还是其次,惊扰到敌人就糟糕了。

    张修齐也知道轻重,毫不迟疑的站起身,想要向外走去,然而正在这时,不远处的三杆小旗突然同时发出“啪”的一声轻响,旗子拦腰折断!

    一阵‘阴’风呼啸而过,随着那声响动,远处的空地上突然亮起了一盏青灯,灯影之下,一张白森森的面孔出现在二人面前,那是个头戴兜鍪,身着细鳞甲的兵士,虽然满身血污,甲破剑折,却依旧比之前看到的所有‘阴’兵都要森冷威严,就像一位统领众鬼的将军。那双骷髅也似的瞳孔凝视着两人,渐渐泛出血红杀意。

    随即,第二盏、第三盏……无数鬼火烧了起来,战马嘶鸣、剑戟相撞,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压过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阴’风呼啸,带着如同幽冥的哭嚎,这群鬼兵动了起来,向着两人而来!

    这个魇阵,是有防护的!

    一把符纸飞了出去,张修齐一个箭步窜上前去,手中的随侯剑已经哚的一声‘插’入了泥土之中,而站在他身边的曾静轩却调转视线,看向面前的‘阴’匦魇木,这些‘阴’兵是杀不尽、除不完的,如果想要活命,就只有拼死破阵了!

    再也不顾隐藏形迹,他手中不知怎地显出了几枚‘鸡’喉,只听哚哚几声,‘鸡’喉钉入七关,月‘色’被掩,天星却可以借力,他要引天星,打散‘阴’匦里锁闭的亡魂!

    身后,‘阴’阳之气相撞,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天破声,曾静轩咬破了舌尖,一口真涎液喷在了魇木之上……

    山坳之中,连风都不见了踪影,这里是正阳位的风水宝地,任何‘阴’煞都无法侵袭,也是夜间山林中最为安全的地方之一。然而姚炜倚着山崖,目光炯炯望向面前那片无边的黑暗,并没有想要入睡的意思。

    他睡不着,不是因为山中太过恐怖,而是因为曾静轩那家伙还在外面冒险。他知道三次大凶的占卜,怎么可能放心那人外出。只不过自己的道术实在有限,做个向导还算称职,真正斗法、布阵时,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可叹他这个崂山道术的传人,竟然比不过一个三僚村的风水先生。姚炜暗暗咬紧了牙关,等到这次回去,他也要好好研究一下家里的道书才是!

    然而正咬牙切齿暗自运气,面前摆着的四枚小小木块同时震了一下,姚炜蹭的一声坐直了身体,目不转睛的望向那几块木雕,这可是他的看家本领四象阵,能够预测大部分‘阴’气‘波’动,怎么可能突然出现这么大的动静?轩哥那边出事了?

    冷汗顿时下来了,姚炜一个箭步窜到登山包前,翻开包袱一阵‘乱’翻,把几样东西拿在了手里,他想要去救那两人!然而还没等他准备妥当,四象阵又是一阵颤动,北方壬水的玄武雕像“咔啪”一声碎成了两半,这一下姚炜立刻僵住了,这动静不是远处传来的,危险,而且是难以抵挡的危险,就在身边!

    可是这是正阳位啊!什么妖邪能够到正阳位作‘乱’?姚炜缓缓站起身来,牢牢握住了捏在手中的电击棍,一打简易□□就在脚边,虽然道法不怎么管用,他还是准备了一些备用的工具。

    只听不远处,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像是一个人拨开了密林,由远及近。那人的速度很快,快到不像是在走路,更像是长虫滑行,不到半分钟,一条黑黢黢的东西就出现在了面前。姚炜睁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那人,那已经不算是个真正的“人”了,干瘪的尸体脱去了所有水分,就像一具皮包骨头的焦尸,然而尸身上摆着的却不是颗人头,而是一个足有碗口粗细的大蛇脑袋,三角形的黑‘色’蛇头随着尸身走动轻轻摇摆,绿油油的眸子中闪出贪婪和‘阴’森。

    那是只蛇胄,一只夺了正阳位出土的干尸身躯的蛇胄。看着那步态古怪,犹若滑行的身影,姚炜咬紧了牙关,一只手探进怀中,想要再掏出点什么,然而蛇胄不像其他人胄,它已然张开了嘴,一团腥臭乌黑的气体喷了出来!

    这里可是山坳,总共也没几步路可退,眼看避无可避,姚炜牙根一咬,就想直接冲出黑雾包围,然而还没动作,他就愣住了,只见地上已经破损的四象阵闪出了一团白光,把黑气全部隔绝在外。

    这绝不可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