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零九章 “ 幻镜 ”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这是什么?”魏阳看着坑里躺着的东西有些发愣。.</p>

    就在刚刚他把匕首插入泥土那一刻,地下居然闪出了一阵金光,随即他手里的三棱军刀应声而断,也亏得姚炜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才没被光线照在身上。然而两人还在惊疑不定,老爷已经蹭蹭爬了过去,在那金光闪烁的范围内刨了起来,知道自家这只乌龟本事大得很,魏阳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又凑了过去,不一会儿便把那块地面彻底挖开,露出了其下掩埋的东西。</p>

    只见面前的浅坑里躺着一面铜镜,镜面直直朝上,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那打磨过的镜面依旧光洁照人,能够映出两人身影,然而只是一面普通镜子的话,怎么可能出现这效果?它甚至都不是阳燧啊。</p>

    心里惊疑不定,一旁趴着的乌龟老爷已经不耐烦的“啊”了一声,伸爪拍了拍镜面,这动作吓了姚炜一跳,刚才那动静明显是法器作用,这位大爷怎么敢伸爪就上?刚想抱走乌龟,魏阳已经伸手下去,捞起了那面镜子。</p>

    “草,阿阳,这东西可能不对啊!”姚炜顿时急了,这一人一龟真是不让人省心,这么邪门的东西是空手就能拿的吗?</p>

    魏阳却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没事,老爷让捡就肯定不会出问题。姚哥,你看这镜子背后……”</p>

    看魏阳取了镜子,乌龟老爷满意的哼了一声,扭过屁股又大摇大摆去吃刚才剩下的几株红草了,姚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从魏阳手中接过了铜镜,跟普通的铜镜不同,这面镜子的背后雕刻的并非各种神兽、虫鸟花纹,而是一个文王八卦图,在铜柄附近还隐隐刻着两个篆字,姚炜用手仔细摸了摸才分辨出来,那应该是……朱雀?</p>

    姚大胡子的脸色突然变了,冲到登山包前,摸出了一个强光手电,毫不迟疑的把光柱打在了镜面上,说来也怪,被那光线一照,对面的岩壁上居然投射出镜子背面的花纹影像,而且在那文王八卦图正中,还多出了一只展翅欲飞的朱雀图样。</p>

    “这是幻镜?”魏阳吃了一惊,这种镜子在《古镜记》、《梦溪笔谈》等书中都有记载,相传是西汉留下的一种奇特工艺,当光线照在镜面上时,与之相对的墙上会反映出镜子背面的花纹,故而被称之为“幻镜”,也是极为罕见的宝贝。</p>

    姚炜却轻哼了一声:“不是普通幻镜,这玩意名叫文王玄鸟镜,相传是全真一脉传下来的宝贝,道门虽有记载,但是已经消失了将近千年,没想到居然被人埋在了这里!见鬼,难不成这个正阳位不是天生天长的,而是被法器改造出来的?”</p>

    想到这点,姚炜顿时反应过来,这面镜子本来就是至阳之物,又有镇地气、改天机的效用,把这么一面镜子埋在适合的地方,当然可以吸纳天阳之威,生出离火,成为一处正阳位。那蛇胄应该也跟这阵法有所联系,只是不知道是布阵人做出的护卫,还是意外生出的妖邪。能把全真至宝埋在这么个山沟里,也足见那人的手笔之大。</p>

    这应该就是孙云鹤干得!魏阳也反应了过来,自己是又梦到了孙云鹤布阵时的场景,刚才那道金光应该就是阵法发动时的表象,不过孙云鹤为什么会在岘山灵窍旁做下这样的手脚?而且他在梦中看到的似乎是三道金光,另外两道又在哪里?</p>

    姚炜可没他想的那么多,一把攥住了铜镜:“这东西的阳气比上品阳燧还要厉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正好带去帮他们一把!咦,不对!那边的阴气怎么突然散了?”</p>

    再怎么说,姚炜也是个有灵视天赋的家伙,一眼就看出刚才曾静轩他们离去的方向,阴气居然消散一空,可是刚刚还危在旦夕,怎么突然就转好了?</p>

    就这么犹豫的一时半刻,树林里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跑动声,姚炜神色一凛,举起了刚刚掉在地上的电击棒,准备迎战,魏阳却直接叫出声来:“齐哥!”</p>

    没错,跑过来的正是张修齐本人。发现营地里的两人没事,他身形一滞,顿时放缓了脚步,饶是身法强悍,大半夜里穿过这么一片未曾开发的山岭也耗尽了他浑身气力,脚步一停,额头的汗珠立刻滚落。</p>

    魏阳眼神却是一黯,几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小天师的手臂:“你受伤了!”</p>

    这么一路跑过来,被随侯剑划破的刀痕还未止血,正滴滴答答往下落去,进山这才几个小时,就弄得这副狼狈模样,魏阳二话不说,拖着人往旅行包那边走去,准备处理伤口,那边姚炜却挪开了视线,犹豫了片刻,快步往张修齐来的方向走去,果不其然,没走出多远,就看曾静轩缓步从林中走了出来。</p>

    姚炜立刻问道:“你们碰上麻烦了?受伤了吗?”</p>

    “有人布了个魇木阵,花费了些力气。你们这边是怎么回事?”曾静轩没有绕弯的意思,直接问出口来。</p>

    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姚炜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这是用了真涎液吧?不过舌头上的伤一时半会也好不了,还是正事比较要紧,毫不迟疑,他递出了捏在手心的铜镜:“这是魏阳刚才从那边挖出来的,应该是文王玄鸟镜,似乎有人在这里布过大阵。”</p>

    “什么?”这可出乎了曾静轩的预料,他直接接过镜子,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就快步朝魏阳走去,“阿阳,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p>

    包扎好了张修齐手臂上的伤口,魏阳终于放下心来,认认真真把刚才的梦境重述了一遍,还包括听到的那句话。</p>

    曾静轩听完就皱起了眉头:“你梦到了孙云鹤在这边布阵?难不成是他知道了这处灵窍会发生变化,才专门布下的阵势,可是这阵不像是个邪门的阵法啊……”</p>

    更别提那句‘千年之后,应无大碍’,看看埋下的法器,这分明是个稳定地气的阵法,如果大阵正常发挥,应该能阻止灵窍转化才对。然而孙云鹤真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突然就转性了?</p>

    姚炜却皱了皱眉:“你是说那个叫孙云鹤的家伙布置了阵法,想阻止灵窍转化?那这阵法为什么会失效呢,难不成是那伙人搞出的名堂?”</p>

    曾静轩轻轻摇了摇头:“情况可能正好相反,是这个阵先失去了作用,然后灵窍才发生质变,被那伙人发现,至于阵法失效的原因……”</p>

    他看了远处的山林一眼,轻轻一叹:“估计是旅游开发造成的吧。”</p>

    在座的没有笨蛋,立刻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要知道风水气运最怕的就是环境变化,世上从不会有一成不变的吉穴,山会崩塌、水会断流,一场地震就能彻底改变地貌,因而再怎样的龙脉也保不住一个王朝永生不灭,才会有三百年江山一改的变迁,这也就是风水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里所说的“时运”。</p>

    放在这个大阵里也是相同,不管孙云鹤花了多大功夫,又改变了多少地气,当施工队开进山区进行旅游开发后,这些就都成了水月镜花。当他布下的大阵被破之后,一直压抑着的灵窍就自然生出变化,并且在几年间出现了阴阳反转,又无意中被那伙人发现,加以利用。如此一来,才会出现这样古怪的情况。</p>

    听到曾静轩的解释,魏阳不由沉吟了片刻:“但是孙云鹤布阵用的东西应该还在吧?就像这里埋着的玄鸟镜?如果这个镜子出土就能克制那边的魇木阵,挖出其他两件东西,是否能破坏这个夺灵大阵呢?”</p>

    “应该可以。”曾静轩答得十分肯定,“刚才那么一下,对方很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想要巧取或者埋伏根本不可能了,如今之计,只有硬上!”</p>

    而想要硬上,也是要有本钱的,就他们四个,对上个魇木阵、蛇胄都能人人挂彩,更别提碰上那种精通降术的老怪物,唯有拿到孙云鹤留下的宝贝,才可能有一拼之力。</p>

    “那剩下两样东西在哪儿?阿阳你梦到了吗?”姚炜追问了一句。</p>

    魏阳摇了摇头:“没有,只看到了两道金光,像是在正北和正西方位。”</p>

    曾静轩和姚炜对视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分头去找了……”</p>

    突然一阵心悸,罗锦从梦中惊醒过来,拴在手腕上的链子竟然已经断了,这是魇木阵被破的征兆啊!</p>

    大吃一惊,他立刻爬了起来,想要去师父那边通报一声,谁知刚刚走出帐篷,就看到一道身影立在营地正中,不由叫道:“师父,您也发现了?外山似乎有情况!”</p>

    “我知道。”被他称作师父的那人轻笑一声,“没料到还有能破了魇木阵的人,也不知是不是杀了你那几个师弟的家伙。”</p>

    说的是自己几位徒弟的死,那人的声音里却没有什么悲伤和怒意,反而显得饶有兴趣,罗锦脊背上不由划过一阵寒意,像是兔死狐悲,不过这念头很快就消散不见,他毕竟还活着,而且能够参与这次夺灵,就是下一个十年的保障,师父待他不薄,就算心生幽怨,也不该是他这个活下来的人。</p>

    那人却没有在意罗锦的想法,只是淡淡说道:“既然来了,你就带人去招呼他们一下吧,大计当前,不能让这些蚊蝇坏了咱们的大事。”</p>

    罗锦立刻点头:“我明白,师父您请放心,我一定尽快处理掉这些人。”</p>

    说完,他飞快转过身去,向着另几个帐篷跑去,身法之快,完全不像是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看着自己这个大徒弟的背影,那人笑了笑,负手向着不远处的空地踱去。在这片空地不远处,有一个不大的湖泊,明明是初夏季节,那湖水上却像是结了一层薄冰,看不清湖面下的情形。</p>

    他站在湖边静静的看了看湖水,又抬头望了下天色,虽然还不到月盈之日,但是筹备已经妥当,不管罗锦能否真正除掉那些人,他都该动法了,以免夜长梦多,这毕竟是一处阴阳逆转的灵窍,百年难得。</p>

    再等两个时辰吧。冷冷一笑,那人不再逗留,迈步向营地方向走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