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一十一章 摄魂草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那黑影比夜色还要浓稠,遮天蔽日,就像一座真正的山峦,然而它并不是没有生机的死物,反而蠢蠢欲动,带着种让人畏惧的森冷气息。张修齐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一张黄符已经脱手而出,向着那团黑影击去,然而阴影的移动速度比想象的还要迅捷,只是一眨眼,两人就彻底被黑暗吞没。</p>

    魏**本就没料到这个,眼前已经漆黑一片,就连头顶的led灯都无法发出分毫光芒,他立刻伸手握住了颈间的骨链,向后退了一步,目不能视,情况不明,首先要确保的就是牢牢跟在齐哥身边。然而只是一步,他背上的寒毛全都竖起来了,站在他身边的人消失了,就连气息和心跳声都无影无踪。</p>

    “齐哥!”魏阳猛然转过身,向后看去。可是身后又哪里有人在,整个世界都变得漆黑一片,只剩下他孤身一人站在这冰冷死寂之中。</p>

    符箓并没有产生应有的效果,张修齐牙关一紧,一口真涎液已经喷在了手中的随侯剑上,手臂奋力一挥,横斩而下!不论是煞气还是阴气,在这柄杀生刃面前都不堪一击,只听嗤啦一声轻响,就像划破了厚厚的帆布一样,那片黑暗应声被短剑剖开!</p>

    心头微微一松,张修齐的目光就向身侧投去,想看看身边人是否安好,然而这一望,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冻了起来,只见原先站在那里的身影消失不见,树林依旧,星光依旧,偏偏没了魏阳的身影。他的手猛然颤抖了一下,旋即七枚铜钱脱手而出,这一定是什么障眼法,没有什么阴煞邪物能够把一个大活人抹杀殆尽,一定是障眼法!</p>

    果不其然,当铜钱楔入地面时,一阵微不可查的涟漪凭空而生,面前的景象发生了一些细微变化,就像揭开了一层透明的薄膜似得,变得更为真实自然,而这改变并未让张修齐放松半分,他的视线凝在了脚边,在距离他不到五米的草地上,一滩暗红渗入了泥土之中。</p>

    那是血迹的颜色。</p>

    张修齐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没有半分迟疑,沿着那血迹飞也似的追了过去,心脏在胸腔里砰砰跳动,他告诉自己,前后只有几分钟的事情,魏阳不会有事,他的骨阵还带在身上,他应该……</p>

    张修齐猛然顿住了脚步,他停的太快,连膝盖都生出隐隐痛楚,汗水已经顺着额头滑落,但是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浑身上下就像被抽空了一般。只见在不远的一颗大树下,横卧着一具躯体,黑发散乱的盖在额前,掩住了那双曾经灵动的眸子,嘴唇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脸上带着几道抓出来的血痕,然而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那人腹部剖开的巨大口子,像是把他从中劈成了两半。血水就像一汪深潭,把那条身影牢牢裹住,拉向了冥府的怀抱。</p>

    那不是一个能留下性命的伤口。</p>

    在内心深处,张修齐知道这个,然而他的脚步未曾停下,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他并不想相信,也不想承认,只想再次抓起那人的手,把他从死亡的渊薮中拖出。如同劲松一般的肩膀垮了下来,张修齐向那具冰凉的躯体伸出了手……</p>

    魏阳深深吸了口气,他的双手还在颤抖,可是理智已经回笼,虽然不知道遇上的是什么情况,但是他清楚张修齐的本领,也坚信对方不可能在一个呼吸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定是面前这片黑暗有古怪。自己刚才大意了,猛然回头肯定已经熄灭了肩上的一盏魂火,如果再冒然行事,他的处境就很难说了。</p>

    现在的最关键问题是破除眼前这片黑暗,魏阳看向自己的手心,那里应该捏着骨阵,可是连半点光都没有发出,他又伸手摸了摸头顶,led灯的热度还在,像是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持着运行,可是偏偏他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巫血的复苏让他拥有了能够洞穿阴阳的眼睛,如果连这双眼都无法看透黑暗,还有什么能呢?</p>

    等等,魏阳突然反应了过来。不对,伸手不见五指是可能发生的,却不应该是在这种山林之中,别说是天上的星月,就是乌龟老爷背上那白光,也不是随便什么都能隔断的。他头上的灯其实还是亮着的,只不过自己没法看到而已。</p>

    有什么隔绝了他的视线!</p>

    魏阳猛然醒悟过来,那东西并不希望他看到,那么夺走他的视力岂不是更为简单?只要他看不到面前的世界,找不到齐哥的身影,紧绷的精神就会垮掉,就会被这片阴影征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手里的骨阵,究竟还在发光吗?</p>

    毫不迟疑,魏阳一口咬破了舌尖,把真涎液喷在了巫骨之上,双眼则目不转睛的看向手掌,渐渐地,一道光划破了眼前的黑暗,自掌心溢出,单薄,却又执拗的银光。</p>

    骨阵没事!魏阳心中一喜,立刻高高举起了手,随着这动作,那光就像把周遭的黑暗都点燃了一样,发出了嘶嘶轻响,不到半分钟,星月回来了,草地回来了,茂密的树林也悄然回归,他甚至还看到了乌龟老爷那摇摇晃晃的身影,以及它背上的一点银光,黑暗褪去了!</p>

    齐哥呢?魏阳的目光刷的一下扫过周遭,一眼就看到那条背对着他的身影,张修齐不知何时走到了十几米外的一棵大树前,此时正颤抖着身躯,慢慢弯下腰去,就像要抓住什么东西。</p>

    魏阳心头陡然一紧,高声叫道:“齐哥!住手!”</p>

    他太了解张修齐了,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了什么东西,那人都不会抛下他独自离开,如果他眼前能被蒙上一片黑暗,那么齐哥眼前看到的又会是什么呢?</p>

    喊出声的同时,一枚五雷正心符也抛了出去,这种符箓对于邪祟有用,同时也是一种正心神的妙法,只听轰隆一声雷鸣,张修齐的身形一顿,骤然抬过头来!</p>

    “阳阳……”张修齐不可置信的看着远处站着的身影,他明明看到魏阳已经躺在了树下,没了呼吸,怎么又在那边出现了呢?</p>

    然而只是一晃神,他的身形忽地一僵,飞速向后跃去,就在跳起的那一瞬间,一条细细长长的藤蔓从草洞中弹出,差点勾到了他的脚踝,张修齐脸色顿时大变,手中短剑一转,直接用剑锋削了出去!</p>

    只听啪的一声,某种韧而脆的东西断裂了,张修齐已经落在地上,蹬蹬倒退两步,冲魏阳喊道:“别过来!”</p>

    随着这声喊叫,一枚镇魂钉从他手中飞了出去,哚的一声钉入了那个不深的草洞里,随即一张符箓落在了草丛之上,只是一息,黄符就烧了起来,草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惊恐的嘶嘶蠕动,却已经逃不出火苗的包裹,短短半分钟,那片草地就烧成了一地黑灰。</p>

    “怎么回事?”眼看火焰熄灭了,魏阳才慢慢走了过来。刚才那一幕宛如兔起鹘落,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p>

    张修齐却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冷声说道:“是摄魂草。”</p>

    一种专门惑人心智,猎食活人的妖异植被,任何人碰到了摄魂草都会不由自主见到自己最为畏惧或是期盼的东西,在混沌之中被那草勾引过去,吞噬入腹。由于只生长在水边,也就成了不少水鬼、溺伥传说的元凶。不过因为十分适合入药,这种草一度被旁门左道之人视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为至宝,早在元代之后就消亡了,谁能想到竟然会在这片林子里碰上。这附近可没有水潭啊!</p>

    发觉握住自己腕上的那只手还在微微发抖,魏阳轻轻拍了拍张修齐的手臂:“不管这玩意是什么,能安全解决就好。齐哥,我没事的。乌龟老爷都快跑没影了,咱们还是快点追上去吧。”</p>

    这话明显是为了分散注意力,张修齐抑制不住的颤抖终于慢慢停了下来,冲魏阳点了点头:“我们走。”</p>

    那只握着他手臂的手,始终没有放开的意思。魏阳轻轻一笑,也不挣扎,跟着他向远处那个光点走去。</p>

    这边,乌龟老爷爬的更起劲了,好像根本没注意到两个人类半路上遇到了麻烦,只是七扭八歪的朝着前面山谷方向爬去,大概又跋涉了十来分钟,它终于停在了一个土坑之前,伸长脖子往坑里看了一眼,它并没有往下跳的意思,反而一扭一扭爬到了魏阳身边,冲他“啊”的叫了一声。</p>

    “东西就在这里?”似乎明白了乌龟老爷的意思,魏阳扭过头道,“齐哥,我们挖开看看吧!”</p>

    张修齐点了点头,并没有用手里的随侯剑,反而又从腰间抽出了把短刀,了面前的泥土里。这边的土质很是松软,轻轻一下就能没入半把匕首,他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坑底就露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龟甲。</p>

    “卧槽,怎么这么大的壳子,难不成真是玄武?”魏阳吃了一惊,养龟的时间太长,他对龟甲实在是熟悉到不行,这土坑下面埋着的分明只是半片裙边甲,乌龟的甲片是有定数的,而且往往在32块至64块之间,因此才会被作为原始的占卜工具。任何一只乌龟的裙边甲都不会少于19之数,而眼前这半枚裙边甲就有手掌大小,那么这只乌龟该有多大?除了传说中的神兽玄武,他还真想象不出有什么乌龟能长到这样恐怖的尺寸。</p>

    张修齐却捡起了那枚龟甲,用手轻轻拂过凹陷处铭刻的篆字,低声说道:“这不是玄武,是蜃龙。”</p>

    “什么?”魏阳没听明白。</p>

    “海市蜃楼听说过吧?”张修齐开口解释道,“真正能够造出幻景,吞吐蜃楼的,并非是传说中的蜃蛤,而是一支龙种,也就是所谓的蜃龙。只不过因为这种蜃龙背身龟甲,才让一些人讹传为了蚌类。古时捡到蜃龙褪去的壳子,就能造出蜃器,由于它的致幻作用,这种东西一直都被巫家垄断,是一种祭天用的祭器。恐怕刚才那株摄魂草就是因为这枚蜃器,才会长在树林里。”</p>

    在癸水位埋上一枚蜃器,自然能够让附近生出无尽的水阴,又因为水能生木,才让摄魂草有了气候,再加之孙云鹤布下的阵法,这枚蜃器也就发挥出了最大功效,如果不是乌龟老爷带路,恐怕没谁能摸到这处藏宝所在。</p>

    听到这解释,魏阳微微一怔,突然明白过来。刚才自己失明恐怕也跟巫家血统有关联,所以自己见到的根本不是幻象,而是一片彻底的黑暗,只因蜃器的摄魂术对他根本没什么作用。</p>

    不管怎么说,东西好歹也算到手了,看了眼彻底打蔫的乌龟老爷,魏阳舒了口气:“既然找到了东西,快联系一下曾先生吧,也不知道他们那边情况如何了。”</p>

    张修齐却皱起了眉头,刚刚事态危急,他根本就忘了定时通话这事儿,现在早就过去半个小时了,舅舅那边怎么没传来任何消息?没有半丝迟疑,他立刻打开了通话按钮,呼叫起来,可是三五分钟过去了,对面依旧并没人接听,只有沙沙的忙音传了过来。</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