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一十二章 暴殄天物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从山里走到景区这边没有花太大功夫,路上也还算顺利,然而真到了观景瀑布前,却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问题。</p>

    跟其他景区的做法一致,这边的瀑布也修成了简陋的“水帘洞”,崖壁上布置出水口,安装人工瀑布,下面则修成了个七八米宽的大池子和一个半开放式的山洞,可能是因为之前出的几次事故,水潭边还有一道防护栏,阻止游客攀爬过去照相。大半夜的,上面的人工瀑布早就停水了,整个水潭一片漆黑,只有夜露坠入水潭的滴答响声。</p>

    一切都平平无奇,然而曾静轩手里的罗盘却开始颤动,磁针直直指向水潭正中,盘相却是投针,轻巧的针尖在天池中半沉半浮,凶吉不定。庚金位的阵局显然已经被开发商破坏殆尽,但是那个宝贝还没出土,反而被水潭掩住了踪迹。</p>

    “东西竟然在水池子里。”望着眼前那不算深也不算浅的水潭,曾静轩皱起了眉头。</p>

    水本来就属阴,就算是风景区的人工水池也算不上安全,更别提之前发生过的事故,万一这附近再冒出个邪祟,下水简直就是自寻死路。</p>

    探头看了下不算太浑浊的水池,姚炜轻笑了一声:“难怪会在这附近出问题,得了,我下去看看吧。”</p>

    说着他就开始脱外套,看起来像是想要下水,曾静轩不由一把拉住了他:“太危险!”</p>

    “那也总比你下去好。”姚炜毫不客气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下水是个什么德行。”</p>

    曾静轩是真不会水,听到这话就是微微一僵,但是抓着对方的手并没有松开,姚炜挑了挑眉,表情正经了一些:“我是说真的,反正这水池子又不深,真要出什么问题,你的道术也比我强太多了,在岸上总归更好施展。别忘了你那个好外甥还在山沟沟里等人呢,现在也不是拖延的时候。”</p>

    这话正戳在了曾静轩的软肋上,一想到张修齐,他脸上就多出了几分踯躅,姚炜趁热打铁道:“而且之前出的两次事故都只是游客被划破了小腿,连致残都没有,更没出过人命,不论池子里有什么,总不会是太凶的东西,你放心,怎么说我也是崂山一脉的,自保还是能行的。”</p>

    又迟疑了一阵,曾静轩终于松开了手,沉声说道:“一切小心为上,不要逞强,真找不到咱们再想别的办法。”</p>

    这话听得姚大胡子眼睛都眯起来了,嘿嘿一笑:“放心好了,我可舍不得扔下你。”</p>

    这句调笑可有些出格了,然而曾静轩难得没有反驳,只是走到了一旁布起防御阵势来,姚炜搓了搓胡子,猜不透他是听习惯了还是真有些松动,不过再怎么有想法,现在也不是时候。回过神来,他飞快脱掉了外套和登山靴,又伸进衣袋里掏出一把东西,挂在脖子上,这才翻过栏杆,往池中走去。</p>

    初夏的山中气温算不得高,池水更是冰冷,只是赤脚踩进池子里,姚炜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估计这池子修得也有段时间了,池底长出一层滑滑黏黏的青苔,还有大小不一的鹅卵石作为装饰,很不好走,他伸平双手努力保持着平衡,一点一点向刚刚曾静轩指过的方向走去。在他胸前,五只形态不一,由桃木雕成的小鬼木像发出了微微的光芒,这玩意名叫五鬼镇运锁,也是崂山派的看家本领之一,只要不是极为凶恶的邪煞,这五鬼会帮他扛过最少一击。</p>

    在头顶的led灯和胸前隐隐白光的映衬下,姚炜缓缓走到了池子正中,可能是害怕游客出危险,这潭池水并不很深,只埋到胸前。站在那儿,姚炜先用脚在附近探了一遍,修这种水池,肯定是要做防水处理的,因此就算下面布满了泥沙卵石,看起来自然天成,池底依旧是人工开凿,还专门铺上了一层防水布。他踢开了附近的石块,又用脚心在地面上踩了一圈,最终在一个微微凸起的地方停了下来。只是光脚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寒气从脚心窜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跟普通的地面差别不小。</p>

    姚炜抽出了插在腰间的匕首,冲岸上喊道:“这下面可能有古怪,我挖挖看!”说完,也不等回答,他就一个猛子扎了下去。</p>

    站在池边,曾静轩握紧了拳头,死死盯着池中心泛起的涟漪,姚炜的动作其实不算大,然而这样一头扎进水里,反而让人放心不下。哗哗的水声替代了原先的寂静,还有些深色的泥沙翻腾了上来,曾静轩在心底默默数着秒,简直绷紧了浑身所有神经。</p>

    半分钟过去了,然后是一分钟、一分半、两分钟……一直等了将近三分钟,水底那人依旧没有浮起来,曾静轩不由踏前了一步,高声叫道:“姚炜!”</p>

    回答他的依旧是一片水声,曾静轩的面色彻底变了,纵身一跃跳进了栏杆中,就想冲进水里把人捞出来,然而当脚刚刚接触到水面时,只听哗啦一声,有条身影从水里冒了出来。</p>

    姚炜一抹脸上的水,高声答道:“我没事!刚刚挖到了个东西,不过有点深,再等一下就好!你站那儿别动!”</p>

    曾静轩悬起的心脏顿时落了下来,然而还没等抽脚离开,池边突然传来“咚咚”几声轻响,就像有什么不大的东西坠入了水中,如果是普通地方,这声音可能还不会引来注意,然而此时此刻,却由不得人大意,两人的视线一起投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然而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姚炜只觉得头皮都要炸起来了!</p>

    只见水帘洞内部的岩壁上,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小虫子,说是虫子,长相却有怪异的很,圆圆的身体上长出了至少四对长腿,前头还有一双跟青蛙类似的蹼爪,脸孔正面竟然有三只细小的眼睛,就像变了异的蜘蛛一样。那群东西如今正在成群结队的往水里跳去,看起来像是要向姚炜扑去。</p>

    这尼玛不是厌物吗!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大堆?姚炜顿时在心里骂了起来,但是他的动作不停,一个猛子又扎回了水中,手上一用力,拔出了埋在土中的那块大石头,又用匕首狠狠挖了起来,他要找的东西就在下面,这时可不能前功尽弃!</p>

    曾静轩当然也认出了那群东西,心里咯噔就是一下,这群小怪物名叫厌物,乃是一种个头小、危害性也不高的精怪,就像传说中的“虚耗”一样,最擅长的就是做一些偷鸡摸狗、捣乱败兴的勾当,估计是把这片水潭当成家了,因而误入的游客才会被它们使手段割伤,驱赶出水潭。由于没什么阴煞之气,连他们都没发现这群家伙的存在。</p>

    然而这些小厌物从来都是胆小怕事,他们两个又不是没有法力的普通游客,它们怎么现在突然成群结队冒了出来,还想去袭击姚炜呢?</p>

    容不得多想,曾静轩立刻沿着原路跑了回去,刚刚布下的阵法还在岸上,对付一队阴兵都绰绰有余,更别提几只厌物。只是他跑的快,那群小厌物游动的速度也不慢,飞也似的窜到了池心!</p>

    只听哗啦一声水响,姚炜从潭中冒出头来,他的手臂、肩头、甚至头顶都爬满了那群可恶的小东西,尖利的爪子已经抠入了肉中,五鬼镇运锁防的是阴煞,却没法抵挡这种精怪,在水中动作又不利索,就连打都不太方便,他也不敢停留,一手挥动着匕首开道,另一手紧紧钻成拳头,呲牙咧嘴的向岸边游去。</p>

    这时曾静轩已经来到了刚刚布好的阵前,一张黄符就拍在了阵中,只听嗤拉一声裂锦之声,符纸碎成了两半,那阵竟然没能发动成功,估计也是这些小厌物在作怪,曾静轩毫不迟疑割开了手心,一蓬热血洒在了阵眼的鸡喉之上,这还不够,他又从怀里掏出了刚刚拿到的文王玄鸟镜,把镜子楔入阵心!</p>

    这镜子可是镇在离火位千年的宝贝,只是往阵心一放,一道天光立刻投入了镜中,随即,耀眼光华闪现,天下万物相生相克,这炎火一出,那群小厌物就叽哇一阵乱叫,隐隐有四散的倾向,曾静轩不敢迟疑,反身又冲入了水潭之中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手中的短剑毫不停歇,把离得近的厌物全部劈砍成了两段,伸手一把拉住了姚炜的手臂,狠狠把他拽出了水面!</p>

    一出水,那些小厌物像是再也不敢跟上,轻轻一阵乱颤,就又嗖嗖跑开,消失的无影无踪。姚炜啪在岸上喘着粗气,身上已经多出无数道血痕,就连那把大胡子都被揪掉了不少,变得坑坑洼洼起来。然而他也不顾身上的伤痛,一翻身,把紧紧攥起的拳头抵在了曾静轩面前。</p>

    “这玩意应该就是庚金位的宝贝了。”虽然满脸都是血印子,姚炜还是露出了点笑容,摊开了手掌,只见掌心躺着一枚不是很大的铜质卧虎像,这东西在古代也是有专有称呼的,名唤“虎符”,乃是帝王制约将领的调兵信物,只是有唐一代,为了避讳,才把虎符换做鱼符或是龟符,后来渐渐被铜牌替代。这样一枚古香古色的虎符,至少应该是两汉之前的东西才对。</p>

    然而这么个不论是当文物还是当法器都相当贵重的玩意,曾静轩却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盯着姚炜问道:“你还好吗?厌物身上也有些邪气,要不先处理一下……”</p>

    姚炜挑了挑眉,露出了个笑容,捏着虎符的手一翻,把东西塞在了曾静轩手中,顺手在他手背上摸了一把:“物理攻击挡不住,这附魔攻击还是能防的,轩哥你别担心,咱家五鬼锁也不是白给的。”</p>

    手上的动作太过轻佻,曾静轩立刻就回过了神,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接过了那枚虎符,轻轻抚了抚上面“甲兵之符,右才王,左才武安”的错金铭文,叹了口气:“这东西,恐怕是武安君留下的,难怪这么一座山林里,竟然会聚集了如此多的阴兵。”</p>

    武安君,换一个名字估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正是奠定了大秦王朝一统天下基业的杀神白起,因为长平一战坑杀了四十万招兵,他身上带的杀伐之气可谓举世无双。虎符这种东西,向来都是帝王调兵遣将的信物,白起后来自刎身亡,虎符理应也该销毁,谁能想到竟然还有半枚留存于世。</p>

    而这半枚虎符,也正是镇压地气,统帅阴兵鬼将的法宝,任是什么鬼族,也只能在杀神面前俯首,它其中蕴含的锐金之气又恰恰与阵法相合,导致历代在山下阵亡的兵士魂魄都被虎符聚拢了起来,成为大阵的附属。直到景区开发,大阵被破,虎符又被掩埋在了水下,那群鬼兵才没有节制,被魇木阵掳走。</p>

    也难怪那群胆小如鼠的厌物们胆敢扑上来争抢,这么个宝贝,足够它们为之拼命了。</p>

    “这虎符是白起的东西?”刚才虽然拿在手里,但是姚炜还真没机会仔细查看,听曾静轩这么一说,不由也挑了挑眉,“茅山那个孙道长可够大手笔了,不知道小齐那边找到的是什么,有了这么三件宝贝,还怕干不过一个降术师吗?”</p>

    听姚炜这么一说,曾静轩刷的一下站起了身,快步向一旁扔着的对讲机走去,刚才挖宝对付厌物,不知道已经过去多久了,他竟然忘了跟小齐通话!然而打开对讲机呼唤了好几遍,对面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回。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曾静轩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低声说道:“我们要赶紧回去了,情况不对!”</p>

    站在破损的魇木阵前,罗锦的脸色十分难看,只见地里埋着的阴匦肚子上被剖开了一个大洞,露出里面泛着腐臭气息的内脏,这可是他们专门找来的保镖,不论是四柱八字还是杀气体魄都刚刚好的材料,现在就算想要再找都来不及了。更别提那根被烧成了焦炭的魇木,千载难逢的宝贝就这么被毁掉,简直是暴殄天物。</p>

    然而再怎么生气,正事也是要干的。罗锦蹲下了身,用指尖在地上一抹,沾起了一点血来,冷哼一声,他就地布下了一个魂阵,把地上那蓬鲜血圈在其中,过了没两分钟,阵内泛出一阵红光,有什么东西冲了出去。他看了看那红光指向的方向,对身边几人说道:“你们留在这里,看看附近还有没有人在,我去会会这家伙……”</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