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一十四章 巫骨的力量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按道理说,魏阳开慧目也有一段时间了,别说是寻常鬼怪,就连煞神、阴兵这样的邪物都迎面撞上过,此时根本不该为了区区几个鬼影大惊小怪。就爱上网。。可是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不是普普通通的鬼影。</p>

    身穿睡裙的女人双手半抱,低垂着头颅,然而□在外的手腕、脖颈都呈现出一种艳丽的樱桃红色,就像把脂粉涂遍了周身;咧着嘴傻笑的男人没了半边的脑壳,红红白白的液体顺着鼻翼淌落,几乎要滴进嘴里;面容凶横的胖大婶脖子上拉出一道长长的血口,污血已经浸透衣襟;面色青白的小孩蹒跚走着,肚子鼓胀的如同怀胎十月;还有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两眼外凸,长长的舌头耷拉在唇边。</p>

    这些一眼就能看出死法的凶鬼,面容却都栩栩如生,或是欢喜,或是发怒,或是愁苦,就像自导自演着一副众生图,在这样僻静幽深的山林中,被青白的雾色包裹,看起来鬼气森森,又妖异非常。</p>

    发现魏阳面色不对,张修齐立刻开口问道:“什么样的鬼影?你看到了什么?”</p>

    虽然也开了天眼,但是张修齐眼中只有几团阴煞之气,浓稠阴沉,并不能分辨出原来面貌,这是道术和巫血的天然差异,非人力可以弥补。</p>

    “男女老幼,一共五个人,每个的死法都不一样,他们脸上还带着表情……就像是活着一样!”魏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然而那群鬼影却飘忽不定,几百米的距离,一闪就能跨过,像极了鬼片里那种闪烁不定的鬼影。</p>

    张修齐面色也是一沉,符纸已经脱手而出:“五丧阵!”</p>

    道门历经两千载,多少传承都在历史更迭中变了味道,出现的禁阵数不胜数,然而即便如此,论起丧心病狂,五丧阵也能排到前十之列。它的禁忌并不只因阵力凶残,更是因为成阵的材料太过特殊。</p>

    刚产下婴孩的妇人,刚功成名就的男子,刚丧别爹娘的孩童,刚失去子女的孤老,还有克亲命硬艰难撑过半生的五绝之人,用这些枉死之人的冤魂为基,拘在杨、桑、柳、槐、桂五种阴气充盈的木雕里,就构成了这五丧阵。</p>

    所有厉鬼可怕之处都在于其“执”的深浅,也就是所谓的怨气,而这些人正好处于人生的拐点,不论是喜怒哀乐都满溢到了顶点,却突然死于非命,刚刚获得或是失去的东西一经催化就会变成截然相反的情绪,使其生出“过执”的怨煞,变为极凶极戾的丧鬼。只不过寻找这样的冤魂并不容易,能布出这样阵法的降师,十有**会亲自下手行凶的。因而这样的五丧阵,也就笼罩上了一层极为禁忌的色彩。</p>

    而且这片山林之中,明显还叠加了其他阵法,就像跟在黑影身遭的青白雾气,显然就是阴煞之力化作的煞雾,一个五丧阵就已经可怕到了顶点,更勿论叠上其他阵法!</p>

    张修齐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明白阵法来由,引龙破煞符就已经掷了出去,可是阵力却不是区区一组符箓能够抵挡的,只听“咔嚓”一声,三张黄符应声而碎,那个低着头的女鬼抬起了头,惨白的眸子里亮出两点血痕。</p>

    魏阳的手此刻倒是不再抖动了,手指在出鞘的三棱军刀上一抹,鲜血直接迸出,洒落在面前的符纸之上,就算猜不出五丧阵究竟是个什么来头,他也知道这玩意比之前见过的鸣童和孽鬼要厉害太多!随着符箓激发燃起的火苗,他手里攥着的骨阵开始发出淡淡银光。</p>

    似乎被这光线激怒,五条鬼影齐齐一闪,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一下出现在两人身遭,漆黑的头发、尖利的钩爪,粘滑的长舌、暴起的獠牙一起像他们击来,却又嗡的一声被弹飞了出去。阴气猛然暴涨,一道雪灿的银光划破了天地。</p>

    鬼嚎声骤然提高了几个音阶,简直达到了能震碎玻璃的地步,魏阳鼻子里立刻溅出血来,可是握着骨阵的手指却没有松开半分。张修齐手里的随侯剑挥的更急了一些,配合符法想要分散几只丧鬼,逐一击破,然而只是缠斗片刻,他就觉出不对,这五丧阵像是有人在操控一样!</p>

    一刀劈开小鬼的头颅,抽身之际张修齐飞快抬头向林中望去,只见蒙蒙白雾之后,一个身影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那是个身着黑色唐装的老者,头发已经全白了,脸上褶子却不是很多,看起来精气饱满,神采奕奕,然而那双眼睛里却透着股惹人厌恶的味道,像是轻蔑,也像是贪婪。那老者并没有看向张修齐,而是用两只眼睛紧紧锁在了魏阳身上。</p>

    “骨阵。竟然是骨阵。”他的声音并不算大,却传得很远,就像直接在两人耳边开口一样,“你没用魂法,居然也能激发巫骨的力量……”</p>

    嗤的一声,张修齐撕裂了刚刚扎好的绷带,左腕的鲜血洒在了几团黑雾之上,那几只丧鬼发出凄厉惨叫,如同被烈焰烧着一样。他不能容忍有人这么盯着魏阳,用这种垂涎的目光!</p>

    魏阳却从衣袋里抽出了张黄符,用鲜血一抹,银白色的闪电就向那老头劈去,五雷正心符没法直接攻击人类,但是他身处的位置阴气浓稠的几乎像一锅粥,正是攻击的好目标。</p>

    然而那人只是轻轻弹出了一枚死玉,直劈而下的闪电立时转变了方向,咔嚓一声把玉石打成齑粉,一声鬼啸从那个“粉红女人”嘴里传出,她张牙舞爪向魏阳扑去。</p>

    “子母煞!”张修齐轻喝一声,一张阴鬼符破空而出!这是用三尸虫粉入炼的独特符箓,可以瞬间隔绝阴阳,消除执妄,应对这种冤煞的最是管用,他原本还准备留做突然袭击呢,但是谁能想到,那人竟然连这个女人的孩子都没放过,也被做成了鬼咒,孩子被雷法击中,那女鬼自然不肯放过施法的魏阳。</p>

    这次的符箓倒是相当管用。看到一瞬间被击退的女鬼,罗锦终于把目光放在了张修齐身上,矜持的笑了笑:“原来是龙虎山的朋友,看来我那个孙师弟也是交代在你们手里了。本领的确不错,只是你们不该闯进山来。尤其是,不该带一个身居巫血的人过来。”</p>

    他的眼力很毒,只是看了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明白魏阳到底是怎么催动巫骨的,更发现了他手里的巫骨有一枚来自孙念恩遗失的那枚,也是师父从未离身的宝贝。巫骨的骨阵向来都是成组成套的,只要拿到这套骨阵,还怕师父不会给他奖励吗?也许再续二十年性命也不成问题。</p>

    如今他已经不缺荣华富贵,也不缺道行神通,唯有寿数是道无法越过的天堑,越是使用这些力量,就越无法把握自己的性命。能为他延寿的,只有师父……</p>

    罗锦动了,不再摆出那副气定神闲的姿态,他从里衣内抽出了一张血符,咬破了手指,慎之又慎的引血点睛,这符才是外山连环阵的阵符,只要催动了这个阵符,方圆一里内的所有小阵都会被激发,届时五丧阵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一举干掉这两个毛头小子。</p>

    还有那个拥有巫血的小子,他的魂魄将成为自家的囊中之物。罗锦那张老脸上露出了阴森可怖的笑容,手上轻轻一翻,符纸飘上了半空。</p>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如同牵动了无形的绳索,整座山林都颤栗起来,煞气如同漩涡般溢出,翻滚激荡,就连身侧那些青白的雾气都沸腾了。五只丧鬼就像发了疯一般开始攻击,赤红的鲜血飞溅。罗锦满意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眼睁睁看着两人被鬼爪撕碎,歇斯里地的尖叫回荡在山岭之中。</p>

    对付这样的小辈,太轻松了。</p>

    太轻松了……</p>

    正在此刻,他的眼底突然闪过一道黑影,还没察觉那是什么,面前的局面突然发生了巨变,只见那“娇艳”的女鬼骤然转过头来,一双白森森的眼眸盯了过来,罗锦心中一突,还没反应过来,那女鬼就笑了,露出了一排尖利的牙齿。</p>

    怎么回事?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脚边就窜起了一个东西,那是个婴孩一般的小鬼,头大身小,浑身漆黑,那小鬼悄无声息的窜上了他的膝头,尖利的鬼爪抠入了他的膝盖骨内。</p>

    罗锦惨叫一声,劈手把那小鬼打了下去。怎么可能?它刚刚不是被五雷轰散了吗?怎么可能还活着!然而这一下已经晚了,那女鬼尖啸着向他扑来,嫣红的手掌带出腥臭的恶风,罗锦哪敢怠慢,口诀一掐,想要控制五丧阵的阵局,可是那五只丧鬼像是失去了控制,哪里还肯听他命令!罗锦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一把抓住了飘在空中的连环阵符,倒转符身,刷刷画下另一道血印,随着这动作,大阵的阵力似乎也转了个方向,想要把那五只恶鬼撕得粉身碎骨,然而当符力真正开始运行之时,罗锦突然一僵,看向自己的膝盖,那里不是应该已经被小鬼挖了出来,怎么连半点血迹都没呢……</p>

    一个激灵,罗锦拔出短刀插在了自己大腿上,真正的剧痛传来,他眼前又恢复了正常,阵符尚且攥在自己手中,大阵也没有真正发动,反而有一道绿光一闪而逝,遁入了地面上一块黑乎乎的龟甲之内。这是什么?怎么能让他看到如此逼真的幻象……</p>

    罗锦还没反应过来,张修齐就跨前一步,在身前大阵里楔入了最后一根镇钉,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天破声在山林中回荡,五只丧鬼被阵力冲的七扭八歪,彻底被分散开来。罗锦的反应也着实不慢,明白自己着了道,他也不再纠结到底是怎么回事,伸手往腿上一摸,沾上鲜血就想启动大阵,然而正在这时,魏阳高声喊道:“动手吧!”</p>

    罗锦一惊,难道他们还有第三个人在?不可能,这一定是缓兵之计!再也不敢停留半分,他飞快绘出血引,把纸符抛向半空,可是就在这时,远处另一声天破声响起,五丧阵的人偶被什么东西毁掉了!</p>

    纸符亦然脱手,连环阵被彻底激发,可是五丧阵却被劈坏了阵眼,只是一瞬,阴风就倒卷而来,五个面容各异的鬼物尖笑着冲罗锦冲来。没有防备,他瞬间被那中年妇人掀翻在地,随即长长的舌头插入了他的耳鼓之中。</p>

    “啊!!!!”</p>

    这是一声真正的惨叫。作为禁阵,五丧阵的反噬也和其他阵法大相径庭,主阵者遭遇的并非只是阵力的反噬,也会引来几只丧鬼噬主,他们都死于这人手下,一旦脱开了禁锢,其凶戾残暴,可想而知。</p>

    魏阳脸色发白的看着眼前景象,张修齐手下却没有半分停顿,引龙破煞大阵的最后一环已经完成,九张符箓同时溢出光芒!</p>

    一声如同雷鸣的天破声响起,那几只失去控制的丧鬼统统被阵力摧垮,再也凝不成实体,一阵山风刮过,青白的雾气,黝黑的鬼气,统统消散不见。</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