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一十六章 拼死一搏的时候了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这时候再按四象位布局,一是来不及,另一者也是大阵已经被破过一次,再用同样的阵法很可能无法生效,而偏星阵用的不是四象相生,而是五行相克的原理,正巧他们手中拿着的是虎符和玄鸟镜,金火相克生出煞力,再用蜃龙作为中介,这就不是当初的压制灵窍,而成了牵制乃至摧毁灵窍转变的方法了。风险是不小,但是总归是一个法子。</p>

    “没错,事到临头,只能拼了。小齐,你们尽快动身……”曾静轩的话未说完,身形突然一僵,直勾勾的看向天际,只见原本被乌云遮蔽的月亮露出了形迹,那不是一轮银白明月,而是带着不祥征兆的血月。</p>

    随着血月临空,整座大山都静了下来,连微风都不再吹拂,静得如同一座坟场,然而只是几秒的功夫,那死一般的静谧被撕裂了,让人颤栗的地动从脚下传来。</p>

    曾静轩面色大变:“他们开阵了!”离十五月盈还有两天,更不用提刚刚来了不少人巡山,连罗锦这样的核心人物都离开了外山,怎么可能如此突兀就发动阵法呢?然而再怎么惊诧,这时也容不得犹豫了,在这让人惊惧的地动中,曾静轩冲着对讲机断喝一声:“快去!我先挡一下!”</p>

    说完这话,他也不等张修齐答复,扔下对讲机就开始布起阵来。姚炜的面色变得铁青,一双眼睛牢牢锁在曾静轩身上:“你要用禁法?”</p>

    道门中其实也是有禁法的,就是利用一些特殊手段激发法器或是阵力,之所以称之为“禁法”,正是因为这些手段对于人体的损害太大,一旦动用后果不堪设想,非但法器可能因之损毁,有时就连施法者本人都会死于非命,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不允许动用的。然而现在,面前这人显然是准备搏命了!</p>

    曾静轩并没有回答,手上连一秒都没停下,一个复杂无比的铜钱大阵已经渐渐成型,看去像是个后天八卦阵,显然是为文王玄鸟镜预备的。眼瞅说什么都没用了,姚炜也不废话,从怀里掏出七枚木雕,按照七星位摆好,一咬舌尖,喷出七口真涎液,随着血液浸染,那几枚木雕开始发出毫光,他干脆利落的坐了下来,手指掐诀,那毫光顿时凝结成链,包裹在两人身周。</p>

    随着这动作,一直持续不休的地动感竟然消失了,就像被帷幕隔绝在外,曾静轩的动作一滞,低声喝道:“姚炜!”</p>

    手指掐诀,姚大胡子看了他一眼,淡淡答道:“崂山也不是没有禁法,我给你守阵,速战速决。”</p>

    说完这话,他就闭上了双眼,开始唱咒。崂山一派发源自全真龙门派,讲究的是天人合一,法自然,内外皆修,因而大部分传人都是有内丹的,区别只是内丹是否凝结或是力量大小。而姚炜面前摆的这个七星阵,就是借北斗之力催转内丹的法门,只要他的阵法不破,就能隔绝夺灵大阵对于曾静轩的影响,既是屏障,也是拱卫。</p>

    只是这样的阵法,搏的也是自家性命。</p>

    曾静轩的嘴唇微微抖动了一下,再次低头飞速布起阵来,大阵正中,那枚玄鸟镜开始发出金色光芒。</p>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当对讲机里传来忙音时,张修齐毫不犹豫的转身就向西北方跑去,一公里,就算是这种崎岖山路估计三五分钟也能赶到,加上布阵也花不到一刻钟,然而现在,他还有这么一刻钟吗?</p>

    在他身后,魏阳稍稍愣了一下,立刻抄起乌龟老爷,一路狂奔跟了上去。比起张修齐的身法,他的速度显然慢了不止一拍,等气喘吁吁跑到时,张修齐已经开始布阵,身上所有的阴鬼符都被贴在了蜃器周遭,这是隔绝阴阳,也是在动阵之前掩盖蜃龙的气息,如今龙脉已成,灵窍正在转化,万一两龙提前相遇,恐怕还要惹来麻烦!</p>

    只是几分钟,魏阳已经跑的头晕眼花,从进山到现在都有七八个小时了,就算体力再怎么旺盛,此刻也是强弩之末,他可不像这几位练家子,再怎么努力也榨不出半分力道了。然而气还没喘匀,他就挣扎着走了过去,开口问道:“齐哥,这阵法,需要我的血吗?”</p>

    如果用巫血激发,会不会让蜃器的功效发挥到最大?魏阳不太清楚,但是他必须试试看。张修齐布阵的手指微微一滞,却没有犹豫:“要!”</p>

    这是对方第一次开口索要巫血,魏阳立刻明白情况到底有多紧急,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腰间的□□,他抬手就想往腕子上割,张修齐立刻拦了下来,飞快说道:“等等,我先布好阵势。”</p>

    巫血虽然好用,但是动阵也需要把握时机,张修齐没时间详细解释,魏阳却也没有坚持,就这么手握刀柄,静静站在他身边,等待着对方下令。还没等他布好阵,远方,一道璀璨的金光已经冲天而起,张修齐心中一凛,知道这是舅舅那边已经布置好了阵法,只要等第二道金光燃起时,就是拼死一搏的时候了!</p>

    嗖嗖几声,杏黄小旗已经楔入阵中,他刷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张黄符握在掌心,用力一咬指尖,用精血勾出了一个血红的符号,这还不算完,他飞快冲魏阳说道:“真涎液!”</p>

    牙关一紧,魏阳毫不迟疑立刻咬破了舌尖,张修齐用那根滴血的手指在他唇上一探,就把混合着两人血迹的手指按在了符窍之上,那张符燃烧了起来。</p>

    内山传来的震动愈发强烈,身边所有的树木都在颤抖,绿色的枝条开始枯萎,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出大地的束缚,挣扎着想要颠覆一切!那道金色的光芒都变得暗淡了许多,几乎奄奄一息,这时,第二道金光也出现了!</p>

    看到那道光芒,张修齐断喝一声:“快!”</p>

    刀锋切入了手腕,那感觉不像是疼痛,反而火辣麻木,血液顺着手腕滴落在了乌黑的蜃龙甲上,没有一滴滑落在地,反而被那龟甲尽数吞噬,魏阳只觉得眼前一花,张修齐已然单膝跪地,把手中的随侯剑插入了泥土之中,随着这动作,地面上所有符纸都烧了起来,那杏黄色的小旗却没有被火焰烧着,反而随着热浪遥遥升起。</p>

    在这片诡异的火焰中,有一道虚影从蜃器中窜出,似龙似龟,绚丽的银光自眼前炸开,随着这道光芒,远方那两道摇摇欲坠的金光开始壮大,相呼相应,宛若凤啼龙吟的怒吼声在山林间回荡。</p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当第一道金光出现时,站在水潭边上的人微微皱了一下眉。他知道这次来的几个本领不小,连罗锦都无法撄其锋芒,但是他没料到这群人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法器。在他面前,本来已经裂开的湖面竟然微微瑟缩了一下,似乎那湖水里的东西不愿脱出禁锢。只是箭在弦上,他又如何容得人破坏。</p>

    一张符箓飞了出去,湖水旁,所有的磷火同时一颤,轰的一声炸碎开来,随着爆炸蒸腾起的气浪,那些已经失血过多的阵桩摇晃了起来,就像瞬间被抽干了一样,变得枯萎干涸,就连惨白的皮肤都变得焦黄,与此同时,他们面前摆着的骷髅却开始变白来,闪现出生机盎然的光泽,那空洞的眼窝中也仿若有了灵气,像是有什么自那白森森的骨架中生出。</p>

    “去吧!”一声轻喝,三道幽影窜了出去,直奔金光亮起的方向,这是拘魂术的另一种用法,用生魂唤煞鬼,不管那金光是何等法器,都还是要由人来操控的。</p>

    曾静轩身形一震,又一根金针刺入了窍穴之中,人体有奇经八脉十二正经,能够激发潜力的大穴也有九处,可是再怎么厉害的阵师,也不可能同时洞开这九处穴位,他已经破开了三处,而这,是第四处了。</p>

    随着这根金针入体,面前的玄鸟镜又亮了一分,隐藏在镜内的朱雀已经彻底浮现,在金光中翻滚挣扎,像是要脱出牢笼,振翅九霄!在它对面,则是杀机腾腾的庚金虎符,血气已然彻底掩盖那冰冷金黄的卧虎,凝沉的杀气在周遭横冲直撞,只差一线就能激发阵力,只差那么一线……</p>

    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唯有朱雀彻底显形,才能放这只猛虎出笼!可是想要控制住这阴兵之主,让金火相克,却又不至厮杀,又何其艰难。曾静轩圆睁的双目中,已经隐隐溢出了血水,他的视线却没有挪动半分,依旧紧紧盯着面前的青铜镜面。</p>

    正在这时,身旁的姚炜突然发出一声闷哼,像是身体遭到了重锤攻击,猛然一晃,身前摆放的七尊木偶咔的一声碎了大半,一蓬鲜血狂喷而出。有什么东西来了!曾静轩知道这是对方动手了,想要彻底击垮他正在布置的阵法,可是生死之间,又如何能退。</p>

    没法援手,甚至连站起身都不能,曾静轩狠狠一咬牙,伸手摸出了一块死玉,指尖一弹,把玉弹出了姚炜掌控的阵法之外。说来也怪,那玉看起来相当结实,但是在落地的一瞬间,却突然裂成了两半,一阵黑风从其中卷出。那是几百年前元代妖僧臧钦刺巴普仅剩的魂魄,然而只是这点残魂,也有着让人望而生畏的阴煞之气!</p>

    四道亡魂撞在了一处,狂风在身遭咆哮,曾静轩又抽出了一根细针,这次,就连他的鼻腔也渗出了鲜血,可是他连看都没看一眼,抬起手腕,在虎符上轻轻一按。</p>

    虎啸山林,凤翔九天!</p>

    第二道金光腾起,曾静轩挂在脖子上的替身符啪的一声碎成了两半。</p>

    然而当这道金光点亮之时,在他充斥血雾的双眼中,看到了第三道金光燃起。大阵成型!</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