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一十八章 阴气暴涨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没了金光地震,天雷血月等等,山林之中再次变得安静下来,就连树叶的沙沙轻响都消失不见,连风都停滞了下来。在这样的静谧中,姚炜的动作就显得有些吵人了,不过他本人却没有什么自觉,挣扎着布好防御用的四象小阵,又爬回曾静轩身边,轻轻吁了口气。</p>

    现在他俩彻底成了老弱病残,自己还算好那么一点点,轩哥可是连动动手指都困难了,禁法不愧是禁法,能留下条命都是平日积德行善的结果,也不亏自己拆散了那么多对怨偶……一边胡思乱想,他一边凑了过去,小心翼翼把人捞到了腿上抱着,这么个吃豆腐的举动放在平时怕是早就被人踹飞了,不过现在处于非常时期,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姚大胡子哪肯撒手。</p>

    重新把人抱在了怀里,偷眼看了看曾静轩微闭的眼帘,姚炜干咳一声,拿起地上的对讲机,准备再通话联系一下,其实从小齐那边走过来,根本花不了太多功夫,然而刚刚那么场大战,所有人都拼了命,他们这些练家子尚且如此,魏阳那小子恐怕更不济了吧?都有伤在身,又是在这种山林里,慢点就慢点吧,只要不出事就好。</p>

    这时就显出对讲机的重要来了,曾静轩虽然说话很少,但是姚炜确时不时都要没话找话一番,缓和气氛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让双方都安下心来,不至于再出什么问题。然而刚刚按下通话键,一阵寒意骤然袭来,身旁的四象阵瞬间裂成几块,阴气暴涨!</p>

    怎么回事?姚炜惊得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然而那席卷而来的阴气却没有爆发,只是牢牢笼罩在两人身遭,一个平淡中略显倨傲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一个激发了窍穴,一个燃尽了内丹,都是废物。早知道应该去那边看看……”</p>

    一个男人的身影从远方徐徐走来,黑暗之中,他那身素白衣衫显得尤为飘逸,也透出一点阴森鬼意。</p>

    姚炜可顾不得那么多,抓起一个就扔了出去,现在他根本使不出什么像样的道法了,唯有这些工具能派上点用场。可是大阵都已经破了,那边怎么还有人能活下来!</p>

    □□飞在半空,还没接近那人,就“啵”的一声碎裂开来,一枚铜钱穿透了瓶身,直接把瓶子打爆在半空,没能伤到人,瓶子溢出的火光却照亮了那人的面容,那是个模样相当不错的男人,儒雅端方,身姿挺拔,唇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有种不由自主想要亲近的温和,然而那双眼睛却破坏了一切,在□□明亮的火光照耀下,显出几分轻蔑,几分嘲弄。</p>

    像是也看清了来人的面孔,曾静轩身体突然一震,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魂灯已经灭了!他,我亲手埋了他!”</p>

    没想到怀中之人会如此冲动,姚炜唬了一跳,然而他的反应并不算慢,一把拉住了曾静轩,把他往身后掩去,虽然手脚酸软,浑身乏力,根本都用不上什么法术,他也不容有人伤害轩哥!</p>

    不知何时捞起了放在一边的电击棒,姚炜面上露出一丝狠色,毫不迟疑冲了上去!</p>

    之前放血似乎有些多,又走了老半天山路,魏阳已经两腿发软,只剩下喘气的份了,踉踉跄跄跟在张修齐身后,他挣扎着往集合地走去。也因为他这个累赘,硬生生把一个短途旅程拉长了数倍,要不是齐哥也累的够呛,否则说不好直接就把人背上开路了。</p>

    慢归慢,这一路上走得却颇为安稳,还有姚炜那家伙时不时发来的讯号,这几公里山路也不算太难捱,然而眼看就要抵达驻地,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一声闷哼,连句囫囵话都没有留下就变成了沙沙忙音。张修齐眼神一暗,拔腿就朝前跑去。</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魏阳是经历过阴气干扰的,一瞬间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莫名出现这么浓重的阴气,一定是曾先生他们那边有了什么危险状况!顾不得自己开始抽筋的小腿,他也咬牙跑了起来,原本只埋到脚踝的杂草此刻成了绊脚的累赘,努力支撑着自己不要摔倒,他绕过了最后一片树丛,却险些撞在了张修齐背上,不知为何,小天师此刻竟然停下了,就跟傻了一样矗立在那里,魏阳不敢怠慢,立刻向营地看去。</p>

    这一看,他背上的冷汗都下来了。只见姚炜倒卧在一旁的草丛里,面孔朝下,深红色的血液染红了草地,生死不知,而曾先生则被一个男人掐着脖子,五官淌出鲜红的血水,沾染在了对方雪白的衣襟上。这分明是紧急到不能在紧急的情况,齐哥怎么会傻在这里呢?</p>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个掐着曾先生脖子的男人松开了手,一双黑亮到古怪的眸子向两人看来,如同被那目光震到,张修齐竟然不由自主往前走了一步,连肩膀都颤抖了起来。然而颓然倒在地上的曾静轩嘴唇突然动了动,一句细不可闻的声音在两人耳畔回荡。</p>

    “他不是……小齐,他不是……”</p>

    不是什么?魏阳并没有反应过来,身旁却传来一个颤抖的声音。</p>

    第一次,魏阳的反应如此神速,见鬼一样的看向那个神态潇洒的男人,这人是谁?小齐的父亲?他不是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吗?</p>

    那男人嘴角一挑,露出了一抹笑容:“这两个还像点样子。你就是当年逃走的那个小鬼吗?我还以为你死在了禁地里呢,没想到缺了魂也能活到现在,至于你身边那小子……”</p>

    说着,他的目光扫向了魏阳身上,微微一停,突然就绽放出了光芒:“你带着的是骨阵?我的骨阵?怎么找到的,难不成最初激发骨阵的,就是你……”</p>

    最后几个字出口,那人的目光彻底变了,不再是略带矜持的傲慢,而成了一种混杂着贪婪的恶念,透着刺骨的寒意!</p>

    像是被这目光震到,张修齐猛然回过了神,紧紧攥住了手里的随侯剑柄,那不会是父亲!他不可能用这样的眼神看待任何人!然而这副面孔,这具身体,的确属于父亲,二十年未曾有一丝变化……有人,夺了父亲的躯壳!</p>

    一瞬间,怒火像是沸腾了,张修齐二话不说冲了上去,没有花巧,没有虚招,手中的短剑凭空一划,一道符咒已经亮起!这是龙虎山独有的震魂符,能够对付大部分邪灵冲体,他要把那道抢占了父亲躯壳的恶魂彻底斩灭!</p>

    然而对面那男人只是嘴角一挑,还颇有余暇的说了一句:“龙虎山的道法,可惜另一个,比你更好。”</p>

    随着这句话,一枚细小的骨节弹了出去,正正撞在了符箓之上,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符力还未彻底成型就被炸了个粉碎,被法术反噬,张修齐的身形只是那么一顿,那人就已经来到了他身前,一张血符贴在了他的脑门之上。</p>

    连闪避都没能闪开,张修齐脑中嗡的一声巨响,双腿已经砸落在地,刚刚回归的三魂七魄都开始躁动,似乎要被额前的符纸逼出体外!这是他当年遇到过的符箓,拘魂符,这是当年那个害了父亲的人!</p>

    不知从哪儿来得力量,他艰难的伸手抓住了那张血符,符纸在掌心燃烧起来,带着让人发狂的痛楚,可是他不能就此倒下,他要杀了这人,要为父亲报仇,还有阳阳他不能!</p>

    “啊啊!”一声变了调的嚎叫冲出喉腔,他把那张符撕了下来,似乎也撕掉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自己的一半魂魄,看着挣扎着想要起身的青年,那人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另一张血符,狠狠向张修齐顶心拍去!</p>

    然而这一下却没成功,有人拦住了他。不知何时,魏阳手里的骨阵又亮了,带着金灿灿的光芒,那光来的如此强大,直接让那张血符燃烧了起来,那人微微一愣,松手扔掉了符箓,再次向魏阳看来。</p>

    “果真,巫家的血统!”他舔了舔嘴唇,毫不掩饰自己的渴求,“相传当年,孙云鹤就是吃了一个姜巫,才能永生不死,造出这样的阵法,我不吃你,只要借你的身体用用就行。百年不死,法力通神,变成那些愚民口中的神仙……”</p>

    魏阳的脸色白里透青,在骨阵散发的金光中显得憔悴不堪,可是他还是讥讽的挑起唇角:“千年王八万年龟,不知你是哪个品种,我是个活人,没兴趣当个老妖精!”</p>

    被骂成乌龟王八,那人却不生气,指尖一弹,几枚死玉滚落在魏阳脚边,玉石落地的瞬间,阴风呼啸而起,几只厉鬼窜了出来,直扑魏阳胸前的骨阵。作为巫家至宝,骨阵绝不是这几个鬼物能够牵制的,然而当金光明灭,绞杀那些厉鬼时,男人的脚步已经迈开了,十来米的距离,只是几步,他就来到了魏阳身前,伸出左手,一直未曾用过,带着雪白手套的左手。</p>

    “好东西,让你用可惜了。”他的手轻轻一抬,就钻入了金光之中,向着魏阳的额头按去。</p>

    那动作实在称不上快,反而就像慢镜头一样,带着一种电影特效似的失真感,然而魏阳却根本无法躲开,如同冰块一样的手掌贴上了他的额头,有什么东西如同尖刺一样扎了进来,他鼻中发出一声闷哼,想要咬破舌尖,喷出一点真涎液,可是别说是牙关,就连指尖都无法抬起半分。被侵入的违和感从脑中传来,他觉得自己正在被从身体里挤出,说不上是疼痛还是灼烤的感觉煎熬着他的神魂。</p>

    这就是所谓的夺舍吗?魏阳的身躯微微颤抖了起来,他的左手还牢牢抓着骨阵,可是从骨截中溢出的金光正在变淡,似乎下一个瞬间就要随风飘散。他没办法抵抗这人,他不是曾先生,不是齐哥,不懂得任何能够称之为道法的东西,在这个占据了张天师躯壳的怪物面前,他没有任何反击之力,他的神魂将会被彻底驱赶,被人夺走肉身。</p>

    他的神魂……</p>

    莫名间,魏阳突然想到了进山前曾先生说过的话,真正驱动巫骨,可能需要寄魂法术,把魂魄附在骨阵之中。他想过万不得已的时候,用这样的法术,还认真思索过,怎么才能做到所谓的“寄魂”,而现在,他的魂魄即将被驱出体外。</p>

    一个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笑容在唇边闪现,魏阳的眼神一空,不再抵抗。那男人笑了出来:“这就对了,小东西,这可是数不尽的寿命”</p>

    那光线像是烈焰,像是浓酸,嗤拉一声,他手上带着的手套就化作了飞灰,露出下面惨白的皮肤,可是那并不是人类的皮肤,而是高度仿真的树脂义肢,上面铭刻的阵符瞬息就灼烤干净,接着是他的手臂,男人发出了一声惨叫,想要抽身逃走,可是此时此刻又哪里还来得及!</p>

    红色的光芒照亮了他的周身,如同跗骨之蛆粘了上来,从他的五官七窍之中钻入,惨叫声越来越响,瘆得人浑身都要打起颤来,不知嚎了多久,那声音戛然而止,像是失去了控制,男人仰天倒了下去,微微抽搐的指尖很快停止了颤动,再也没有半分人气。</p>

    红光熄灭了。魏阳的两眼依旧无神,没了那人的桎梏,他的身躯似乎也没了支撑,软软瘫倒在地。</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