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二十章 一枚戒指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你是姚炜?”这下,魏阳才真正反应了过来,这家伙竟然是那个看起来就一副跟踪狂模样的姚大胡子?这尼玛形象也差太远了吧!</p>

    姚炜却并不在意,嘿嘿一笑:“没办法,咱这长相跟业务实在不搭,为了让客户放心,只能牺牲小我了。”</p>

    是啊,这哪是私家侦探的长相,拉出去不被当成破坏家庭的第三者才有鬼了,任谁都不敢委托这样的人来调查自己的婚姻**吧?</p>

    呆了有几秒,魏阳嗤的一声笑出了声:“看来姚哥你是真爱私家侦探这一行了。”</p>

    长这么副模样,又身具崂山道法,居然靠偷窥□□为生,这货的品味也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媲美的。姚炜却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道:“干一行爱一行嘛,是说你也昏了小两天了,情况如何?”</p>

    已经过去两天了吗?魏阳转动了一下僵硬无比的脖子,感受了一下四肢百骸的现况,开口说道:“似乎没啥问题了。齐哥和曾先生呢?”</p>

    “那俩恢复的都不错,这两天还经常去太平间探亲,我看好着呢。”姚炜的声音里带着点莫名其妙的酸味。</p>

    魏阳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那个“探亲”是什么意思,估计是说齐哥的父亲吧?一想到这里,他又有些忐忑起来:“张天师的躯壳夺回来了?那个附体的妖怪消失了?”</p>

    “嗯,据说是被你干掉了,我那时还晕着,也没亲眼见到。对了,那个夺舍的家伙,我们也查到来历了,像是清末扬州蒲家的人,也算是个名气颇大的散修,还帮孙殿英发过定东陵——就是那个老佛爷的墓——后来名气太大,连累了家里,蒲家也就败落了,只是没想到这人祖上竟然跟孙云鹤有些关系,还能从那个乱世一直活到现在,啧啧,实在是人老成精……”</p>

    似乎憋了一肚子话,姚炜也不客气,嘚吧嘚的说开了,魏阳却听得有些心不在焉,原来那家伙真的□□掉了,估计还是骨阵在关键时刻发挥了效用,可是他明明都被孙道长赶了出来啊,难不成是孙云鹤自己上了?</p>

    想到这里,他左手虎口的位置突然又痛了起来,低头一看,魏阳才发现之前虎口上长出的鲜红小痣竟然消失不见了,从拿到第一枚骨阵开始长出来的东西,竟然就这么没了踪影,而那三枚巫骨此刻正静静的挂在颈间,就像平淡无奇的装饰品一样。</p>

    这是完成了使命?孙云鹤的魂魄还在吗?正想着,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了,像是刮进一阵风似得,张修齐从外面冲了进来,直直跑到了魏阳的病床边,那张冰块脸都露出了几分难以自抑的激动。</p>

    “齐哥,我刚刚醒的。”魏阳轻轻一笑,握住了对方有些颤抖的手臂,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了过来。</p>

    张修齐反手攥住了他的手腕:“你还好吗?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p>

    “好着呢,就是躺的有些乏,估计‘活动活动’就好了。”魏阳眨了眨眼,把“活动”二字说出了几分没羞没臊的暧昧。</p>

    隔壁床位立刻传来一声牙痛似的啧啧声,姚炜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你们继续,别管我,我去下面转一圈,活动活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lt;/p>

    说是不用管,这人的动静真不算小,边走还边吸溜凉气,也不知是真痛还是在那儿装模作样,然而那俩小家伙半点都没有理他的意思,害得姚炜倍感挫折的溜达了出去,摸了摸自己光溜溜没了胡子的下巴,他眼珠一转,现在太平间应该没人了吧?他就不信邪,自己这个大活人还拼不过一个死人,重重的哼了一声,没了胡子的姚大胡子拔腿就往电梯旁走去。</p>

    屋里,甜腻粉红的气氛却没持续多久,魏阳已经问到了正题:“那个夺舍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父亲……”</p>

    “二十年前,他在王村布下了一个小型的夺灵阵,想要夺取王村的生气,然而无意间被你破坏了,阵力反噬受了重伤,因此才会打起龙虎山禁地的主意。我们在试炼途中遭遇伏击,父亲为了保护我,孤身跟他拼命去了。只是没想到,那人在夺舍之后,还砍断了父亲的一条手臂,跟地上的残躯混在一起,伪装成了父亲的尸体……”</p>

    说到这里,张修齐的面色已经很不好看了,魏阳安抚似的摸了摸他的手背,柔声问道:“现在已经解决了那家伙,也找回了伯父的遗体,总归是件好事。你们有什么打算呢?”</p>

    舅甥俩都呆在太平间,显然也不是单纯为了追悼默哀吧?张修齐犹豫了一下,果真开口说道:“我们准备把父亲的遗体运回家,重新安葬,和母亲葬在一起。”</p>

    “什么时候走?我估计缓缓就动身……”说着说着魏阳突然停了下来,抿了抿嘴,“你不想带我回去?”</p>

    他太了解张修齐了,一眼就看出对方犹豫的到底是什么。果不其然,张修齐沉默了片刻才点了点头:“龙虎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我们也要回去一趟,我不能带你回去。”</p>

    这个不能,究竟是“没办法”,还是“不想”的意思呢?魏阳双眼紧盯着那站得笔挺的身影,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害怕我的巫血被人发现?”</p>

    张修齐抿紧了嘴唇,没有回答。他从小在龙虎山长大,那个祖庭并不像普通人想象的那么安逸出尘,反而有些让人料想不到的复杂,他的确不想带魏阳回到那个地方,更不愿他的身世被其他人察觉。</p>

    魏阳看着沉默无语的小天师,最终轻轻叹了口气:“我懂了,处理完事情,你会回来吗?”</p>

    “会。”张修齐答的斩钉截铁。</p>

    魏阳露出了个笑脸:“那就行了,到时候我会在家等你的,我们的家……”</p>

    一个吻封在了他唇上,带着一些温柔和歉意,还有更多的呵护和渴求,封住了其他言语。</p>

    曾静轩看在面前那具冰凉的尸体,轻轻阖了下眼,这几天,他来看过姐夫很多很多次,然而现在,是离开的时候了。</p>

    手指颤抖了一下,他缓缓从左手无名指上褪下了一枚戒指,犹豫了片刻,轻轻带在了那具尸体仅剩的右手上,就是这枚戒指,让他误会了长达二十年时间,也是这枚戒指,让他在这伤痛中耽溺了整整二十年,而现在,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p>

    还带有一丝温度的戒面接触到那手指时,骤然就变得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冰冷了起来,然而曾静轩没有停顿,把那枚戒指带了回去,轻轻在戒面上摸了一下,他小声说道:“姐夫,这是姐姐给你的戒指,我会把你葬回去的,跟姐姐一起。”</p>

    这是愧疚,也是歉意,更是经历了时间长河,残存下来的那些情绪。看着面前冰凉的容颜,曾静轩阖上了眼睛,把那滴快要涌出的泪水重新拢了回去。伸手正要盖起尸布时,太平间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咳,轩哥,我看小齐上去了,下来陪陪你……”</p>

    那声音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不知是多了酸味还是多了涩味,但是在酸涩之外,也有那么一点逞强似的坚持,曾静轩手上一顿,盖上了布单,轻轻把尸体推回了冷柜之中,不再犹豫,大步向外走去。</p>

    门外那人显然吃了一惊:“轩哥,你要走了?”</p>

    “谁让你下床的?”曾静轩没有搭理这些废话,直接问道。</p>

    “咳,我这不是好差不多了……唉,轩哥你等等,我走不了那么快!”</p>

    两天之后,魏阳就回到了晋省的老巢,孤身一人,还带着只乌龟。</p>

    是说出了山林之后,老爷看起来就有些病怏怏的,背上的壳子七扭八歪的翘起了一大片,吓了他一大跳。后来听专家说,这是乌龟要换壳的征兆,哪里想的到老爷都这么一把岁数了,还有换壳一说,不过确定龟本身没有大碍,他才放心了下来,这两天也不往公司里跑了,天天就守在家里,好食好水的伺候老爷,才把这位龟大爷伺候的顺了毛,也不天天追着人咬了。</p>

    听孙宅男说,孙乘风那老东西也从韩国回来了,整形手术做得不赖,还开了眼角做成了丹凤眼,也不知是臭的哪门子美,天天就催他上工,魏阳理都没带理的,就巴巴守在家里,顺便学了好几个菜色,翻来覆去做个不停,跟家庭主妇也相去不远了,似乎只有干些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才能安下心来,不去想那些让自己担忧的问题。</p>

    就这样,五天转瞬而逝。这天他照例收拾完房间,拿着个小棉棒给老爷的壳子上药,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门铃声。魏阳噌的一下就从凳子上窜了起来,飞奔过去拉开了房门,这次不是门卫、不是快递,站在门口的,是那个他做梦都会梦到的人,一身风尘仆仆,还背着个大旅行包,就像刚刚下了火车的旅人。</p>

    魏阳咧开了嘴角:“齐哥,你回来了!”</p>

    看着面前喜形于色的年轻人,张修齐面上露出了个微小的笑容:“我回来了。”</p>

    “不走了?”</p>

    “不走了。”</p>

    一问一答,尘埃落定。</p>

    一只手慢悠悠的伸了出来,把人从屋外拉进了屋里,包裹落地的声音,门扉合拢的响动,还有微不可查的,亲吻的粘腻碰触。</p>

    被人伺候了一半就撂在了那里,乌龟老爷气哼哼的看了门口啃成一团的两个人类,头颅高傲的一昂,大摇大摆往阳台爬去,那边还有点剩下的虾肉,它还等着加餐吃呢!</p>

    窗外,阳光明媚。</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