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二十一章 阴阳不侵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从韩国回来之后,孙乘风就过的很不快活,那蠢蛋儿子大半个月硬是一单生意都没接,反而天天泡在电脑前乐不思蜀,美其名曰惊吓后遗症,徐娘半老的小凤也闹起了幺蛾子,叫着嚷着非要整容,结果丰胸拉皮隆鼻一套下来就花了十来万,虽然比自己这套高档“护理”便宜,却也让孙大师荷包大瘪,心痛如绞。不过这些败家子儿们都还是其次,最让他坐立不安的,就是自家手下爱将翘班这档子事了!

    明明有大单到手,一向见钱眼开、从不放过任何赚钱机会的魏阳魏大助理,竟然放鸽子不上工了!这尼玛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小子真准备拉出去单干?!这两年界水斋接的大部分单子可都是由他经手,更别提之前跟那个张小天师搞得几次大买卖,如果魏阳真要甩手走人,界水斋也就别想在晋省混下去了,架子摆太高简直是把自己放火上烤,想想就心里发虚。然而再怎么忐忑不安,孙乘风也不敢来硬的蹬鼻子上脸,整天摆着个晚娘脸,像是谁都欠他五百万似的死样子,白瞎了那花大价钱开的眼角和光鉴可照的陶瓷新牙了。

    不过再怎么纠结,上门的单子也不能推掉,因此狠了狠心,咬了咬牙,孙大师还是穿上了自己最体面的行头,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前去赴会。

    这其实是个由省内最大开发集团水瑞荣光的董事长凌淼组织的酒会,看看这奇葩的名字,就不难猜这位董事长五行缺水,而且有个很相信风水一说的长辈在。上行下效,凌董本人也是个风水爱好者,凭着自己的财大气粗硬是在省内风水圈打出了一个财神名号,只是钱多未必人傻,这位凌董可跟那些没上过学的老粗们不一样,讲究的是“坐而论道”、“立竿见影”,属于那种见不着“功效”绝不上钩的老狐狸。

    对于这种高级别的冤大头,孙神棍原本压根就没资格染指,然而建筑集团的常老总跟凌董十分相熟,极力推荐了界水斋过去,这还要托魏阳在朝阳小区布那个风水局的福,据说常老总后来事业颇为顺风顺水,更觉得界水斋深不可测,一来二去,也就给了孙乘风这老东西可乘之机。

    就算不能拿下单子,好歹能混个脸熟,抱着这么个小心思,孙乘风准时来到了会场,然而真正到了地方,他才发觉自己想得太过天真,酒会是不假,但是这漫山遍野的同行是怎么回事?光是他打过交道的神棍就有四个之多,还有天德文化那帮狗东西,哗啦啦也来了一群,难不成这位凌董是开风水界座谈会的?

    要知道风水圈子怎么也是个高端的“文化圈”,那些旧社会的仙儿们都被冠以“大师”称谓,再粗俗的老板也不敢像招投标一样请一堆人挑来捡去竞争上岗,这么搞下来,名声都要臭了,还有谁肯为他批卦算命?可是这货偏偏就敢这么干,这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吧?

    然而再怎么别扭,来都已经来了,也不可能转头就走,孙乘风打点精神两手一背,就跟个得道高人一样在场子里转悠了起来,酒会算是半自助的,除了酒水还有不少点心、冷食,看着一碟碟三文鱼、鹅肝、鱼子酱之类的好东西,他干咽了不少口水,却也不敢大咧咧拿来吃,反而矜持的端了一杯清茶,装模作样喝了起来。

    茶过三旬,肚里都开始叽里咕噜闹饥荒时,前方终于传来一阵骚动,凌董出现在会场正中。这人年龄也不小了,怕有五十上下,虽然身材已经发福,却依旧一副西装革履的洋味儿派头,只不过打扮时髦,他说话的语气却没有太多咄咄逼人的味道,反而清了清嗓子,用一种带着歉意的口吻说道:“让大家久等了,这次鄙人请晋省各位大师前来,并不是想要哗众取宠,而是前一段得了个东西,想请诸位大师验看一下。”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说完,他也不废话,冲身边站着的助理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推进来了一个盖着红布的小车,在大厅正中放妥,小心翼翼的揭开了幕布。只见里面摆着个红木托盘,托盘上则是一块黑色的石块,只有婴儿拳头大小,也不知是什么材料的,看起来像是块黑曜石,不过如果真是黑曜石,凌董也不会拿出来抽风。既然弄这么大阵仗,显然是个稀罕物才对。

    然而鉴宝恐怕只是引子,这东西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凌董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巴巴找来这么多人,闹这么大派场的酒会。一想到这里,人老成精的孙乘风就打了退堂鼓,九成九尖盘的事情,他这个神棍还是不要凑趣了。显然这么想的不止一个,在场一大半“大师”眼神都开始游移,看起来是想趁机溜号了,孙乘风一捻颔下飘然长须,已经迈开步伐,不动声色的往侧门开溜,谁料没走出几步,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他:“咦,这不是界水斋的孙大师吗?怎么只你一个人来了?”

    擦,常总居然也来了!孙乘风心底暗骂,却立刻停住了脚,一副神态自然的表情答道:“原来是常总,呵呵,小魏和小张还有工作要忙,我这个老骨头就来凑个热闹。”

    “哪里的话,孙大师你太谦虚了!”常总压根没有察觉这老神棍外厉内荏的本来面貌,连忙做了个请的姿势,“这次我可是跟凌董力荐界水斋来着,所谓名师出高徒,既然两位小大师都有那样的本事,孙大师您的本领自然可想而知,还请千万别推辞!”

    台子撑的太高,孙神棍现在是下都下不来了,硬撑着淡淡一笑:“术业有专攻,这种鉴别的事情我也吃不太准,不要耽误了凌董的大事。”

    “先来看看,看看再说!”常总哪肯听他推脱,热情洋溢的带着人往内场走去。

    这次可是骑虎难下了,常总说大不大也是个人物,孙乘风哪敢直接落他面子,立刻摆足了架势,施施然跟着对方往会场内圈走去。现在这边也围了一圈人,同样是玩腥盘的,谨慎些的自然早早就准备开溜,然则胆儿肥的也很是不少,骗子嘛,总是不怕事大,天花乱坠张口就来,因此也有人凑过来开始试探,想要在凌董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凌董显然也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估计也十分清楚这些神棍的手腕花招,面带笑容的站在一旁,看起来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实则表情纹丝不动,根本看不出他对谁的说法更有兴趣,只是偶尔会扭头跟身边站着的一位身材瘦削佝偻的老者说些什么。

    这时,孙乘风才发现站在凌董身边的竟然是天德文化的创始人郭大师,这家伙既然已经请了姓郭的,又何必闹这些幺蛾子呢?

    还没等他腹诽完,一旁的常总就已经笑着跟凌董打了个招呼:“三水,看我请谁来了!”

    能叫的这么热乎肯定是熟人啊,凌董立刻露出了笑脸,伸手迎了上来:“这就是界水斋的孙大师对吧?久仰大名啊!老常经常在我耳边提你们界水斋的大名,实在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孙乘风矜持轻轻一握手,露出对着镜子练了无数小时的风轻云淡牌笑容:“凌董客气了,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哈哈,太谦虚了。”凌董笑着扭头冲身后的郭宏图介绍道,“郭大师,这位就是界水斋的孙大师……”

    还没等他说完,郭宏图已经摆了摆手:“凌董,这位孙先生我认识,也见识过界水斋的能耐,既然有他们在,也就无需我多事了。”

    此话一出,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在场几人都愣了一下,常总顿时露出了尴尬神色,他这才想起当初白峦大师跟界水斋结下的梁子,没想到打了小的,老的居然也出来撑腰。孙神棍更是冷汗狂冒,他是知道魏阳跟姓郭的这伙人有过纠葛,可是那时有张小天师撑腰啊,现在自己孤家寡人,还碰上了这么个情况,对方估计是要下狠手拆台子了吧!

    然而背上都快湿透了,孙乘风脸上依旧没什么变化,只是淡淡一笑:“郭大师过誉了,小辈们只是偶尔碰了运气,上不得台面。”

    一个是干瘪瘦弱的老头,一个是仙风道骨的大师,两人这卖相一对比,旁边那些人心里就有些偏向了,郭宏图显然也清楚这些,更是仔细查过界水斋的老底,知道他们新加入的那位小张大师才是关键所在,不由冷笑一声,伸手冲桌上那块黑石头一比:“说什么都是虚的,孙先生不妨先看看这东西,也省得凌董浪费时间。”

    这话一竿子就把老神棍支到了在场所有风水师的对立面,不少目光就已经飘了过来,孙乘风心中暗道不好,然而现在躲都没法躲了,因此他只是微微皱了下眉,故作沉吟了片刻,才开口说道:“甄别本来就不是我的专长,不过既然凌董开口了,我只好勉为其难试上一试,只是还要做些准备,如果凌董不介意的话,能否找一间安静点的房间,等我净过手之后稍稍测试一下?”

    这话根本就不是答郭宏图的,郭大师脸色顿时一沉,看起来有些发火的样子,凌董却立刻点头:“那就麻烦孙大师了。”

    刚刚根本就没说话靠谱的人,连郭大师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靠他显然没有十足把握,既然这人敢跟郭大师对阵,想来本事也不会差。不愧是大集团掌舵人,凌董这决断来的可十足干脆,马上叫来助理,让他带孙大师净手。

    “那就烦劳几位稍等片刻了。”孙乘风冲凌董和常总微微一笑,又轻轻瞥了郭宏图一眼,才在助理的引领下向着外面的洗手间走去。

    对待这种大师,当然不可能随便找个公共洗手间凑合,那人也十分有眼色,专门带着孙乘风到了一个vip套房,请大师做准备工作,孙乘风也不跟他客气,直接走进了房间,把门一关,一溜烟的钻进了厕所,从兜里摸出电话就拨起号来。

    一直响了两通,那边才有人接起电话,一个略带慵懒的声音传来:“孙叔,大清早的,干嘛呢?”

    “祖宗嗳!”孙乘风声音里都快带上哭腔了,“这都快十点了,你怎么还没起床!出大事了,我被天德姓郭那狗东西堵在死路上了,看在咱界水斋的名头上,你要拉兄弟我一把啊!”

    这尼玛已经语无伦次了,对面沉默了几秒,轻咳一声:“孙叔,不至于吧,出什么事了?”

    “水瑞的凌董你知道吧?这货寻摸来了个石头,黑色,拳头大小,长得跟黑曜石、煤精差不离,办了个大会来请人鉴宝,我忒么怎么可能知道那是啥玩意!结果就被姓郭的架在了梁子上……卧槽,你到底怎么得罪那姓郭的了?为了白峦那小子,至于吗?!”

    “咳,也不全是因为白峦……”电话里传来一声嘀咕,随即就说道,“你等等,我让齐哥跟你说一下。”

    电话显然被换了个手,不一会儿,传来另一道平淡的声音:“黑色的石头有几种,长鬯拘魂,魇木控魂,鬼阴木养魂,还有一种叫阳魓的神物,比较难得,阴阳不侵。”

    “这么多种?!”孙神棍不由咋舌,“那我忒么怎么区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