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二十三章 墓藤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灵视刚有警兆,人就已经落水,这当然不会是简单的失足,而是刚刚让鱼群骚动的东西出手了,姚炜哪里还敢犹豫,拔腿就朝前冲去,幸亏鱼塘不是很深,只要曾静轩能抵挡一会儿,他应该就能找到邪祟的根源。

    然而想是这么想,几步冲到池边后,姚炜立刻发现情况不对,这毫无章法的挣扎哪里像跟邪祟缠斗的样子,分明是溺水了!姓曾的不是属仙鹤的吗,见鬼的怎么不会水?!没时间细想,姚炜一个猛子扎进池中!

    本来就是养鱼的鱼塘,清澈度可想而知,一头冲进满含腥味的青绿色池水中,姚炜只觉得眼前一暗,视线立马变得模糊起来,那个挣扎的身影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三米的地方,姿势有些别扭,像是被缠住了腿,在他正下方,一团黑影张牙舞爪蠕动着,宛如狰狞活物。

    辨明情况,姚炜双腿一蹬冲了过去,从背后贴上,双手环在曾静轩胸前,这个动作立刻引来了对方的反击,也不知是面对怪物紧张过度,还是溺水者的自然反应,他的手臂挥舞起来,毫无防备之下,姚炜脸上重重挨了一肘,痛得牙都龇起来了,却依旧没有松手,用力一托,把对方的脑袋托出了水面。

    用手撑着曾静轩的下颌,姚炜在他耳边飞快说道:“深呼吸,别乱动,我下去帮你解开。”

    可能是呼吸到了空气,曾静轩显然冷静了些,手臂不再无意识乱摆,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姚炜立刻松开手,向水下窜去。这时他已经看清了缠在曾静轩腿上的到底是什么,那是条黑色的藤蔓,窄而韧,大概手指粗细,光溜溜如同绳索,伸手一扯,那玩意非但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又从下方伸出了两条枝蔓,像是要把姚炜也一起拖下去。

    这尼玛还真有意识!根本不清楚这东西的来历,姚炜手上一翻,摸出了随身带着的瑞士军刀,随手沿着指尖一划,刀刃沾血,用力向下砍去。不管这东西是啥,肯定都是阴邪之物,所以才会用溺毙法,而不是在人身上钻几个血窟窿出来,水下虽然没法使用道法,但是人血中拥有的阳气还是有一拼之力。

    果不其然,刀刃加身,那藤子一抖,松开了曾静轩的小腿,却仍不死心,想要再次缠上两人,姚炜却已经撒出一把黄豆,化成一堆游鱼缠住了对方,伸手撑住曾静轩的肩膀,奋力向岸边游去。几米的距离,三下五除二就爬到了岸上,姚炜一用力,把曾静轩也带了上来,伸手在对方后背一拍,只听“咔”的一声,曾静轩口中立刻喷出一滩污水,猛烈咳嗽了起来。

    眼看脱离了险境,姚炜却不敢怠慢,水下的豆鱼已经被绞杀干净,他伸手在岸边的旅行包里一摸,一枚小小的阳燧镜就握在了手中,这也是崂山道法里常用到的东西,一般是用来聚焦日光,补足阳气,然而此时此刻,却是攻击的利器!

    随着手上的动作,初升的晨光通过镜面折射在了水塘之上,已经伸出水面的藤蔓像是被火燎到一样,嗖的一下沉入了水底,刚才还发狂的鱼群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水面无波,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姚炜的心脏这才落回原位,扭头向身后看去,只见曾静轩还半坐在地上,身上的衣衫已经湿了个透,紧紧贴在身上,头发散乱不堪,还往下滴着水珠,连睫毛上都挂了些水痕,让那张白的惊人的俊脸显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明明自己也是个落汤鸡模样,姚炜的心跳却莫名加快了些,伸手就想把人扶起来,然而曾静轩轻轻推开了他的手,也没有去擦脸上的水痕,而是直直看向鱼塘,吐出了两个字:“墓藤。”

    姚炜一愣,突然明白了过来,没错,刚刚那玩意的确像是一种守墓用的墓藤。在古代,防盗墓的手段向来层出不穷,在墓周围布置危险的动物或者植物也是达官贵人们常用的手段,其中动物多是蛇虫,而植物则是一种名唤“尸藤”的东西,这玩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意聚阴而生、万载不亡,平时埋在地下只是一截干瘪的枯藤,然而一旦遇上尸气就会立刻复活发作。因此常被埋在人殉的墓室前,一旦有人挖开了殉葬坑,假死的藤蔓立刻就会暴起,入侵的盗墓贼自然一个都逃不脱了。

    这鱼塘里的应该也是如此,估计是不小心挖到了某处墓**上方,墓中的尸气被水池盖住,墓藤虽然有水滋养,活了过来,但是一直在池底相安无事,直到那疯女人自杀跳入池中,尸气激发了墓藤,直接把尸体裹了进去,两者相辅相成,再加上逆转的三阳大阵,渐渐就成了气候,他们两个天还没亮就来到鱼塘边晃荡,自然被当做了攻击目标。

    然而姚炜只是想明白了,曾静轩却已经费力的撑起身,走向正前方的桃树,伸手在树干上一摸,就冲还愣在一旁的姚炜伸出手:“刀借我用一下。”

    这是想出办法了?姚炜有些发怔,把手里的小刀递了过去,曾静轩接过刀,仔细在树皮上刻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三阳阵的阵符就出现在树皮之上,确定无误后,曾静轩倒转刀锋在食指上一划。

    “嗳!”姚炜想要阻拦,他手上的伤口还没凝呢,总能再挤出点血来,然而曾静轩已经把指尖精血涂在了符上,转身又向另一侧的鱼塘走去,还是一样的阵符,一样的精血激发,姚炜渐渐看出了名堂,这是要纠正眼前这个天然三阳阵,由逆转正,利用阵法困住池中的墓藤,只要墓藤老实了,等到正午时分再用点工具,绝对能斩草除根,自然也就能拿到那疯女人的尸首了。能瞬间想出这样的办法不奇怪,然而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脚步还有些虚浮,那惨白的脸孔也依旧没有恢复,他刚刚差点死掉,却没有丝毫畏惧或退缩,就那么站了起来,干脆利落的施法布阵,想要铲除面前的邪祟。

    三株桃树,三枚阵符,画完了所有,曾静轩低低喘了口气,再次看向姚炜,还没开口,对方就送上了手中捏着的阳燧镜:“要用这个?”

    没料到他反应的如此快,曾静轩微微一怔,笑了出来:“没错。”

    这是姚炜第一次见到他笑,虽然浑身狼狈,面色青白,但是他身上的气度没有任何折损,反而变得生动起来,如同劲风暴雨也无法摧垮的劲松翠竹,看着那笔挺的身姿,姚炜突然觉得有点不能好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油然而生,他想把这幕拍摄下来,偷偷藏进相册之中。

    曾静轩并没有发觉对方的不妥,只是接过阳燧,走到了鱼塘正中,把镜子往地上一放,天光从头顶投入镜面,如同开启了什么机关,三棵桃树上的阵符同时燃烧了起来,随即,起风了,在鱼塘正中,一阵旋风平地而起,呼的一声直冲天际,在这狂风之中,所有桃树都开始震颤,那些将开未开的花瓣齐齐飘落,如同碎雪撒向半空。

    花瓣扶摇,晨光初升,水露在光线的折射下变得耀眼夺目,如同带上了一层朦胧光晕,姚炜咽了口唾液,有些艰难的开口:“轩哥,这就好了?”

    没留意到对方称呼的变化,曾静轩伸手捋了一把额前的湿法,笑道:“应该没问题了,等我给雷睿打个电话,派人来把水池抽干吧。”

    姚炜却好像有些走神,刚才那一下,他才注意到曾静轩左手的无名指上竟然带着枚戒指,简简单单的金色指环,却让他心头一沉,不由脱口而出:“轩哥,你已经结婚了?”

    曾静轩显然没料到这个,掩饰似的垂下了手,飞快答道:“不是我的。”

    他问的是婚姻情况,曾静轩却回答戒指的归属,这是十足的答非所问,也是极为拙劣的闪躲,姚炜却没有追问,反而呵呵一笑,岔开了话题:“这下雷家和宋家都该满意了吧,不过我看宋小姐那位未婚夫也不是个东西,要我去找点黑料吗?”

    像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松了口气,曾静轩又恢复了往常那种略带矜持的姿态,淡淡答道:“你随意。”

    姚炜却毫不在意对方想要拉开距离的模样,乐呵呵凑了过去:“不过轩哥,你这阵法也够霸道的啊,三僚村原来还擅长这个?”

    这时才发现对方称呼不对,曾静轩皱了皱眉:“我们年龄相差应该不大,叫我名字就好。”

    姚炜咳了一声:“那啥,轩哥,我只是留了把胡子,年龄真不大啊。”

    闻言曾静轩眉头一皱:“你今年几岁?”

    “本命年,4岁,轩哥你呢?”

    “……比你大十岁。”

    “什么!”这下姚炜是震惊到了,不过旋即又堆起谄媚的笑容,“难怪雷家这么敬重轩哥你,咳,现在我这么叫没问题了吧?”

    眼瞅着对方这副牛皮糖样子,曾静轩没有反驳,只是叹了口气,转头向着宋家别墅走去。

    &&&

    回忆涌上心头,病房里静了片刻,曾静轩却慢慢敛起了嘴角的笑意,轻声问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问,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突然看上我?会这么穷追不舍?会一厢情愿哪怕性命都怕诸脑后……曾静轩猜不透原因,他和姚炜相识的突然,生活也罕少交集,可是那小子硬是追在后面,这么一路跌跌撞撞走了过来。

    看着对方严肃的神情,姚炜嘴角的笑容更大了,没了那把胡子,他的脸显得年轻了许多,虽然唇边也有了笑纹,却依旧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眨了眨眼,他笑着说道:“当然是因为轩哥你长得帅啊。”

    这答案简直轻浮的让人想揍,曾静轩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那现在,恐怕比不过你了。”

    一场大战,他催发了七处要**,折损的又何止是寿数,如今,他的两鬓已然斑白,就连那种由内自外生发的气度都黯然了许多,当年没人能看出他过了三十,而现在,他已年过不惑。

    这种臭不要脸的自吹自擂,曾静轩这些年已经听过不知多少,这次难得没有皱眉,反而轻轻一笑:“听起来怎么像是我赚到了?”

    姚炜两眼都亮了,如果不是肋骨还没好,这时说不好都要起身扑上来了,然而这货也是个知道卖乖的,手上立刻一紧:“别,赚到的肯定是我,轩哥你这是……你这是……”

    这话顿时让姚炜心里又是酸涩又是激动,手指已经抚上了对方的无名指,那里带着的指环消失不见了,只有一片空白,像是等着人重新占据那里:“等我出院,咱们去买对戒指,咱们的戒指,好好带上,我就算是把你套牢了!”

    这话实在是有点蠢不可及,然而曾静轩笑了,笑着答道:“好。”

    说完,他慢慢站起了什么,走到病床边,弯腰在对方唇上落下了一吻,很轻,如同飞羽飘过。姚炜的心跳立刻快了起来,也不顾胸口的疼痛了,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轩哥,你这可不够还账的,再加点利息吧……”

    他的声音里有种按捺不住的急切,曾静轩轻笑了一声,没有反驳,单手撑在对方床头,再次吻了下去。

    一个姚炜期待的,那种吻。

    一吻过后,姚炜的呼吸还没平复,却突然笑了起来:“轩哥,这辈子,我的灵视只失效过一次,就是初见你那次,一头栽进了祸事之中,不过现在想想,那次的确没错,恐怕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