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二十四章 佛雕有问题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一觉睡到八点,爬起来洗澡吃饭,又跟人腻歪了老半天,魏阳腰也不酸了‘腿’也不软了,‘精’神焕发的带着小天师向聚宝斋那边开去。

    连带上次接水瑞集团的活,他们已经有段日子没往聚宝斋这边跑了,刚刚走进‘门’,黑皮就热情洋溢的迎了上来,一把勾住了魏阳的肩膀,笑呵呵说道:“阿阳啊,有些日子没来了,之前那事‘弄’得怎么样了?我家七叔还惦念着呢,你小子也真是,都是邻里邻居的,经常来串串‘门’才对嘛……”

    黑皮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脊梁骨那儿有点发麻,扭头一看,张小天师正站在他背后,剑眉微蹙,眼风如刀,这人本来就一张帅脸,气质又冷高的要命,如今再加点表情,威慑力简直都爆棚了。被瞪的一头雾水,黑皮一缩脖子想凑到魏阳耳边小声问问情况,对方已经干咳了一声,把自己从那过界的爪子下摘了出来,人畜无害的一笑:“明哥,您老也不用跟我这儿灌‘迷’汤了,有什么事直说就好,都是老关系了,能帮的忙咱们也绝对不会推脱。”

    有了这句话,黑皮顿时把刚刚嘀咕的东西抛在了脑后,有点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实在是最近惹上点麻烦,估计要拜托你们给看看。咳,具体咱们上楼说。”

    跟着人上了楼,魏阳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窝在椅子里黄‘毛’青年,还是那身破破烂烂的‘洞’‘洞’装,发型也更加的“洗剪吹”了些,柳曲此刻正百无聊赖的嚼着口香糖,一副无聊透顶的模样。不用解释,魏阳立刻就明白了“麻烦”的缘由,难怪黑皮一副倒霉相,还要跟自己这边套近乎,估计是这位“柳家下一代”又折腾出什么糟心事了吧?

    看到柳曲那副被‘抽’了骨头的坐姿,黑皮嘴角也是一‘抽’,干笑着对魏阳说道:“阿阳啊,这次都是小曲儿他太托大,出了点事情,不太好收拾,想托你们帮忙做个局……”

    “嘁,做什么局啊!”窝在那儿的柳曲先不答应了,啪的一声吹了个响亮的泡泡,“让我说,东西就别卖给他了,咱家又不缺那俩钱,就那傻‘逼’样儿,我还不乐意给他东西呢!”

    “柳曲!”黑皮的额头上都快迸出青筋了,“现在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吗?柳家的招牌砸了你能担当的起吗?”

    这一嗓子吼出来,柳曲哼了一声,倒是不吭气了。黑皮深深叹了口气,请两人落座,慢慢解释起了事情原委。

    是说现今‘玉’雕大师并不算少,但是技巧越高,雕工反而越喜欢走传统路线,不是非常符合新一代富豪的审美情趣,因此柳曲这个标新立异的家伙自然也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关注,技巧还是其次,他的选材和创新实在是不少人为之惊叹,再加上柳家这么块老牌的金字招牌,生意倒是不难接。

    有了上次的天龙八部像,柳曲本人也开始对佛雕产生了些兴趣,正好入手了一块难得的‘精’品墨‘玉’,‘花’了足有大半年,他琢磨出了一尊除秽金刚像,因为雕的实在是魄力十足,很快就被一位跟柳家有点关系的藏家买了去,这事如果到这里,不过也就是桩普通买卖,说不好几十年后还能升值,谁知没出半个月,买主竟然找上了‘门’,说佛雕有问题,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晦。

    当然,这话不是明着说的,很是弯弯绕绕了一番,黑皮才打听出了问题所在。据说买了佛像回家后,那位桑先生的家宅就出了问题,本来也有点信这个,姓桑的就找了位风水先生给看了看,结果问题就落在了佛像上。风水大师非说这东西破坏了原本的宅气,才会闹出这些幺蛾子来,对方信以为真,就按照先生的嘱咐重新布了风水局,也把佛像锁在了柜子里,谁知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出现了血光之灾,没奈何桑先生只好再找大师给看,却被推三阻四含糊了过去,言下之意就是佛像太凶,不是他一个人能够镇住的,需要找原主来解决。

    于是事情就绕了回来,桑先生如今已经心存疑虑,觉得这尊‘玉’雕的用料一定有些问题,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但是又没不敢轻易把佛像送人,连换个位置摆都不行,最后没了办法,那人才婉转的找上‘门’来,希望柳家能把东西“请”回去。

    是“请”,不是“退”。他们连钱都不要,只希望柳家能把事情解决,这举动看起来客套到了极点,但是如果真的把‘玉’雕拿回去,那么不论这家人会不会继续出问题,“柳家的‘玉’雕有古怪”这件事就已经坐定,收藏圈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真不小,三五个**好者一传,柳曲以后就别想在圈子里‘混’了,‘玉’玩本来就臭讲究多的,摊上个不吉利的名头,谁还敢买他的东西啊。

    ‘弄’到这种地步,黑皮也不敢随意动手了,最后没办法只能把注意打到了魏阳身上,只有他跟那位张小天师出手把事情化解了,柳曲才能彻底从事情里脱出身来。

    听黑皮这么仔仔细细把话说完,魏阳轻轻唔了一声,突然冲柳曲问道:“阿曲,‘玉’料真的没问题?”

    柳曲一听就火了,刷的一下坐起身:“我他妈都雕了大半年,还用边角料做了好几个手件,哪样不都好好的,这‘玉’可是真正的新‘玉’,矿上出来的,还是老爷子亲自拿到的尖货,能出个屁问题啊!都他妈是那群神棍瞎搅合!”

    黑皮咳了一声,赶紧打断了柳曲的话,正‘色’说道:“不过这事也有些蹊跷,桑家的确接连出了不少事情,先是儿子车祸撞断了肋骨,然后家里的保姆莫名其妙从楼上摔了下来,差点没掉了半条命,后来他老婆、‘女’儿相继住院,家里都没人敢待了。”

    认认真真听完这番话,魏阳点了点头:“也就是说,这事很可能是个真正的尖盘,我们非但要解决桑家的灵异事件,还要帮阿曲澄清‘玉’雕的问题?”

    黑皮脸上略显尴尬,这也是关键所在。如果只是做个局骗骗买家,他有的是人选,但是就害怕这事万一真跟邪祟有什么关系,那可就不是区区腥盘可以搞定的事情了。他毕竟也是个古董世家出身的人,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听说过无数,没人比他更清楚古玩行当里蕴含的风险。所以这次的事情非但要干,还要干得漂亮,干净利索才行,否则不论哪方面除了差池,他都不好‘交’代。

    想了想,黑皮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阿阳,你和张先生真是我认识的唯一尖盘子了,这事实在复杂的要命,我想来想去,也只有求到你身上了。小曲儿他是真的天赋卓绝,我也不忍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心看他就这么被人坑了去。”

    瞥了眼坐在一旁开始有些犹带着几分火气的黄‘毛’小子,魏阳轻笑一声:“既然是明哥你的事儿,我们自然不会推脱,只是想要去办这个单子,还需要一些准备工作,还有万一事成的话……”

    “当然!报酬不会少的!”黑皮立刻答道,他家是真不缺钱,为了保住未来的好苗子,也不会吝于‘花’钱。

    魏阳却摆了摆手:“明哥你误会了,钱倒还是其次,我是极为欣赏阿曲的手艺,就是想如果以后遇到了什么好料子,能不能请阿曲出手一下?”

    柳曲轻哼一声:“就算这事办不成,有啥好料子我还能不给你雕?”

    魏阳顿时笑了出来:“有阿曲这句话,说什么我们也要办成了嘛。”

    看魏阳这轻松的神态,黑皮一直悬着的心终于也放松了下来,随即问道:“那准备呢?要不要我们帮什么忙,什么材料都好说的。”

    魏阳轻笑一声:“这些小事就不麻烦你们了,我们中午去转一圈就行,下午一起过去如何?”

    “没问题!”黑皮答的干脆利落。

    眼看事情说定了,魏阳也不逗留,笑着跟黑皮和柳曲道了个别,带着小天师出了‘门’,直接驱车拐上了中心大道,他的确是需要准备些东西。

    二十分钟后,市中心百货大楼内。

    魏阳悠闲的在衣架前转了两圈,也不搭理导购小姐的碎碎念介绍,直接捡了身非常正式的西装,塞进了张修齐怀里:“齐哥,试试这身如何。”

    拿着衣服,张修齐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这可跟他料想的“准备”有些差别。魏阳却笑着冲他眨了眨眼:“这次可不是纯尖盘的买卖,自然要打扮的有些说服力了。快去换上看看,我还没见你穿过西装呢。”

    看着对方兴致盎然的表情,张修齐没有再犹豫,直接走进了更衣间。魏阳则继续在店里转悠起来,这次到不是心血来‘潮’,既然齐哥已经准备在界水斋长干下去,他们一起出的任务必然会增加,总是一身休闲装虽然方便,但是终归缺乏点‘逼’格,而那些不需要尖活的场合,‘逼’格反而才是重中之重,就先拿这活儿试试手吧。

    心底还在暗自琢磨,那边更衣间已经传来了开‘门’时,以及导购小姐娇柔了八度的嗓音:“先生~您穿的旅游鞋可能跟衣服不太搭配,我们这里有皮鞋,要不您一起换上试试?”

    这声音未免太‘花’痴了吧?魏阳笑着转过脸去,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才让导购变了嗓音,然而刚刚看清眼前的景象,那笑容立刻就凝在脸上。只见一个笔‘挺’的身影站在宽大的穿衣镜,高档西装严丝合缝的贴在身上,腰线分明,肩宽背阔,笔‘挺’的西‘裤’衬得那双大长‘腿’格外有型,连脚上的运动鞋都成了时髦点缀,而非穿错了场合的蹩脚打扮。因为换衣服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更是多出了几分潇洒不羁,配上镜中那张俊脸,简直就像个天生的公子哥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