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二十五章 风水无定式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咽了口唾液,魏阳快步走到了张修齐身边,看到了恋人的身影,小天师锁紧的眉峰才放松了一些,低声说道:“不太方便活动。”

    穿惯了休闲装,当然不会喜欢这种拘束的正装,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在说些什么,就被魏阳一把揽住了腰,往更衣室里带去。

    根本没搞清状况,张修齐扭头问道:“不好看?”

    魏阳已经拉开了房间‘门’,把人塞了进去,咬牙切齿的回道:“好看,太好看了,我才不想让别人看呢,齐哥你快换掉,咱们再找别的试试……”

    只是愣了一下,更衣室的‘门’扉就在眼前合拢了,张修齐抬手看了看‘露’出一截洁白衬衣的袖口,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淡笑容。

    一把关上了‘门’,魏阳朝已经捧回了崭亮皮鞋的导购妹纸挑了下嘴角:“我们赶时间,可以换别的了。”

    打发走了‘花’痴‘女’,魏阳有点牙痛的绕着店里转了一圈,鬼才能想到那么正式的西装也能穿出如此效果,他穿西装是能装成‘精’英,可是齐哥穿就只有男模一条路可走了,哪还是处理案子的行头,不过说回来,那件衣服还真好看,可以带回家试试……心中‘荡’漾的意了一阵,他才想起来自己在这边是干嘛来的,头痛的又绕着店面转了两圈,最终心下一横,魏阳直接选了两件衬衣一条牛仔,塞给了一旁跟着的导购小姐:“就这些了,还有他刚刚穿的那身,都包起来。”

    导购小姐显然有点不甘心,那么帅的衣架子,她也真心想看人多换两套衣服呢,然而这店里的东西可不便宜,金钱终究还是压倒了美‘色’,没废什么话,小姑娘立刻捧着衣服去划账了。这时张修齐也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疑‘惑’的问了句:“不试了?”

    “不试了。”魏阳哼了一声,“回头还是让孙叔的裁缝给你做两套居士服吧,咱就走神秘主义路线,不玩‘花’哨的。”

    看着魏阳的表情,张修齐‘唇’边勾起了一抹浅笑,这时导购已经划好了单子,请魏阳过去付账,小神棍也不客气,拿出卡就刷了下来,张修齐看了眼衣袋,眉峰一挑:“还要那身西装?”

    “要,等咱们回家穿。”伸手掐了对方的腰杆一把,魏阳拎起衣袋冲‘门’口扬了扬下巴,“先去吃个饭吧,等会儿咱们再去找身居士服凑合一下。”

    张修齐点了点头,跟着魏阳走出了那家店,打量了一眼商场里熙熙攘攘的人‘潮’,他突然伸出手,像刚刚黑皮那样搂住了魏阳的肩头。温热的手指按在了肩上,魏阳肩头一僵,随即就笑了出来,这种“哥俩好”的动作,他家齐哥可从没试过。

    下午还是约在了聚宝斋,柳曲那小子早就跑得没影,只剩下黑皮一个来接人,然而当看到张修齐时,就连历来都处变不惊的柳家大掌柜都瞪大了双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小天师,他才冲魏阳啧了声:“这就是你说的准备?”

    也不怪黑皮会惊到,跟上午那身休闲装完全不同,此刻张修齐已经换上了一套妥帖的居士服,长袖长裤,朴素到至极的黑色面料,只在衣袖和领口上点缀了一些低调的云纹修饰,脚上的运动鞋则换成了纯手工的百纳底圆口布鞋,然而这套一般只有五十岁走上的人才会穿的装束,穿在了他身上却意外的多出份古典神韵,配合那张面无表情的英俊脸蛋,竟然有了点神气内敛的高人味道。

    魏阳得意的一挑眉:“这身行头不错吧?以后我俩就这么出单了,也算是中西合并。”

    何止中西合并,我看还尖腥搭档呢。黑皮暗自在心里吐槽,然而不得不承认,这一西式一中式的打扮确实适合他们。不知何时,张修齐身上的冰冷戾气已经消弭不见,就像一把精光四射的宝剑被收入了剑鞘,不再锋芒四射,神秘依旧,却已经没有了危险味道。虽然不清楚这种变化是否因为那什么“天魂”的回归,但是不得不说,如今小天师显然更适合接这些乱七八糟的单子了,至少卖相就没的说。

    心中很快有了计较,黑皮呵呵一笑:“这样也不挺错,那咱们就开路吧,桑家在青高市,还有段路要赶呢。”

    的确是有段路要赶,青高市不在本省,而是在临省的海边,一小时的高铁加半个多小时的转车,三人才来到了桑家的郊外别墅。跟普通的豪宅不太一样,这栋小洋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显然是经过特殊装修的,从里到外都透着股“艺术”风范,后现代的壁画挂满了大厅,连装饰都多是曲里拐弯的金属摆件,可以说是典型的“现代收藏家”做派,也难怪姓桑的会对柳曲那种调调另眼相看。

    不过现在桑于桥可没有什么气定神闲的风度了,颇为神经质的推了推眼镜,他小声对黑皮说道:“柳先生,怎么这次还要带人来呢?我只是希望能把柳曲大师的玉雕请回去,并没有别的意思……”

    黑皮也不是个善茬,立刻笑着回道:“桑先生,佛像的事情可以先往后推推,我这次请朋友来,就是想帮您真正解决问题。毕竟我们两家也相熟,总不能置之度外啊。”

    他并没直说拿走佛像会对柳曲产生不良影响,而是把话题绕回了桑家这事情上,桑于桥又怎么可能听不懂,颇有些尴尬的把目光转到了张修齐身上,从进门后他就一直在打量这个年轻的有些过火的“风水先生”,别说,看样貌还真有点专业的意思?然而在这犹疑的目光下,一副“高人”样的张修齐没有开口,坐在一旁的魏阳却先笑着说道:“虽然圈子里有同行不同事的规矩,但是我还是要冒昧请问一下桑先生,之前来给您看风水的那位,现在还能联系上吗?”

    桑于桥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魏阳的笑容顿时更妥帖了些,继续说道:“您家的情况我们并不清楚,也不是很有兴趣,只是柳家是我们的老朋友,这次纯粹是明哥相邀,我们才会走这一趟。事情究竟是不是落在玉佛上尚且两可,须知风水无定式,凶吉往往只在一线,若是小病遇上了庸医,那才是真正要命的事情。”

    桑于桥一听,心中就翻腾了起来。说起来这次事情发展也算相当奇怪了,原本买了玉佛后,只是公司生意有些不好,而且经常会在半夜听到一些声音,导致他有些精神衰弱,才专门请了大师来看,还照对方的意思改动了一些室内布局,并把那尊据说“冲了煞”的玉佛收了起来,谁知这下反而坏事了,立刻就从小问题变成了血光之灾,再去找大师,开始几次还是推诿,后来根本就打不通电话了,就算再蠢也知道这家伙是不想搭理自己了。如今想想,自己九成九是上当受骗了,难道事情真是因为那个死骗子才闹大的?

    犹豫了那么一会儿,桑于桥终于点了点头:“如果两位不嫌弃的话,先看看我家的风水布局?”

    因为有点迷信,又认识相关人士,桑家的别墅自然收拾的相当妥帖,背山望水乃是基础,院内的绿色植物,门前的回廊,乃至整栋别墅外墙的颜色和装潢都是有讲究的,别看内里现代派风格不少,但是金木水火土俱全,还有点飞星派布局的味道,估计就是某位大师的杰作。不过这次魏阳可不准备走“前辈”路线。

    笑着摆了摆手,魏阳对桑于桥说道:“桑先生,您家的风水局我们就不用看了,估计也没什么用处,还是先去看看那尊佛像吧,确定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这话一出口,桑于桥就是一愣,他还没见过这种不点评家里风水的风水先生呢,哪个不是故作深沉或是口若悬河,想找出些风水上存在的问题,显摆自己的水准,从没有一个会单刀直入,来处理问题的。然而面对魏阳坦然的笑容,以及一旁仍旧面无表情的张小天师,桑于桥最终还是深吸了口气,起身邀请道:“那就请跟我到书房吧。”

    魏阳也跟着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一抹隐晦的笑意,他们今天的确是走尖盘来的,但是谁说尖盘就不能有迎门杵了呢?这年头真正有用的风水局可谓万中无一,运气好能混个“灵验”的名头,运气不好也能编出个三六九为自己解围,与其说是风水局不如说是安慰剂,只看谁的嘴皮子利索,能够打动冤大头了。而自家可是真正有尖盘的,哪还用在这上面费工夫,还不如当个迎门杵踩过去算了。没有废话,带着小天师和黑皮,三人一起跟在桑于桥身后向书房走去。

    桑家的别墅建筑面积不小,光是楼下一层就有七八个房间,书房是其中采光最好的一间。然而走进书房,最惹人注目的还靠墙放着的博古架,上面已经错落有致的摆上了不少件工艺品,基本都是造型比较独特的新物件,根本就没有那种满是玉沁或是铜锈的老物件。

    看到几人审视的目光,桑于桥咳了一声:“几位应该也能看出,我本人从不收藏古董,而是更喜欢现代艺术家的作品,升值空间且不论,这些东西也更有鲜活的生命力,不比那些前人的老玩意差。所以我收藏了这么多件,也从没出现过任何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