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二十六章 古架有异状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桑于桥话还是很肯定的,他是信这个的人,当然也清楚古玩界那些神神鬼鬼的说头,如今市面上的古董一大半都是来自地下,保不准就要收个明器在家,这种东西打死他也不会去碰,所以才特地选择了现代艺术分支。谁料到那些收明器的同好还没出问题,他家先就遭了血光之灾。

    能听出对方的抱怨之意,魏阳轻轻一笑:“这个还是先等我们看过再说吧。”

    说着,他冲张修齐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到了那尊墨玉佛像前。

    这次柳曲显然也是花了很大功夫的,因为除秽金刚的造型,玉雕周遭细细密密的雕出了烈火纹,金刚怒面,一手持钩,一手持杵,双手皆有法印,头顶一座骨冠,周遭两条盘蛇,整座雕像细致入微,又充满了动态的流畅感,似乎这尊佛像马上要挥出金刚杵,燃起赤火焰,扫荡世间一切秽恶业缘。因为材质问题,这块墨玉也并非通体漆黑,周遭还混杂了一些黑白交接的玉料,这些白色的玉皮直接被雕刻成了烈焰的焰峰,更添几分炽烈之感。不论是用色还是雕工都可以称之为大胆奔放,别具魅力。

    魏阳在心底暗赞了一声,柳曲这小子手艺是越发厉害了,难怪黑皮心急上火。不过他脸上可没露出破绽,而是装作跟小天师一样,认认真真打量了好半天,最后一瞅张修齐,只见对方摇了摇头。

    松了口气,魏阳立刻转头对桑于桥说道:“桑先生,我们两人都看不出佛像有什么问题,至少这上面是不存在什么鬼祟的。”

    桑于桥紧锁的眉头却没有舒展的迹象,人毕竟是柳家找来的,先说佛像没问题简直是必然,可是这玩意要是没问题,又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魏阳是何等的人精,当然一眼就看出对方的疑虑,微微一笑,他开口说道:“不过我们可以用些办法看看这屋里到底有没有问题。”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结挂着铜钱的红绳,在桑于桥面前晃了晃:“能借一截胶带用用吗?”

    没想到对方居然拿出了根绳子,桑于桥愣了一下,却也不敢耽搁,直接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卷双面胶,犹豫的问了句:“这个行吗?”

    “当然可以。”魏阳答得干脆,抬头在屋里看了一圈,就搬过两个凳子叠在了一起,小心翼翼额的踩着凳子爬了上去,用胶带把红绳贴在了房间正中央的天花板上。这下别说是桑于桥,就连黑皮都有些摸不清头脑,难道这时候不该掏出罗盘来装模作样吗?怎么拿出条绳子来了。

    贴好之后,魏阳从凳子上爬了下来,对身边两人解释道:“这东西叫悬锥,是一种勘察室内阴气的简易手法。钱为阳,大部分时候会跟阴力相斥,这么一枚普通的小平钱能够敏锐的感觉到那些细微的阴力,当它往一侧摇摆时,就说明另一侧用阴气存在,不论那阴气有多微弱。”

    这玩意还真是提前就准备好了的,同样是探测阴气,悬锥可以说是尖盘里最典型的炫技手法,毕竟比起一个左摇右摆的罗盘,无风自动的铜钱显然更有震慑力。

    听到这种解释,不由自主的,桑于桥的目光就凝在了那枚铜钱上,刚刚挂上去,铜钱还有些摇摆不定,然而过了半分钟后,那枚钱币就慢慢稳定了下来,纤细的红绳粘在墙上,让铜钱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不对,仔细看了半天,桑于桥突然发现,这不是摇摇欲坠,而是铜钱正在朝一个固定的方位摇动,就像一个小小的钟摆一样,而那个方向,正跟放置佛像的博古架相反。古架有异状

    “这,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有些心理准备,桑于桥也吃了一大惊,毕竟之前任何一位风水先生都没摆出过这样的阵势,可是房间里所有窗户都关着,没有风,显然也不会有什么带磁力的东西,钱币怎么会自己摇摆呢?而且不是说玉佛没问题吗,怎么显示还是博?

    比起桑于桥的惊慌和黑皮的好奇,魏阳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悬锥能不能起效本就是两可的事情,如果确实有效果,自然也就更好处理,而且它的摆幅又如此轻微,就算是有问题也不会是大事,可不正是最好的买卖吗?

    然而还没等他说话,对面张修齐已经开口说道:“我看不出阴气。”

    什么?魏阳吃了一惊,齐哥怎么会看不出问题在哪里?然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说完这话,张修齐毫不犹豫的走到了博古架前,把玉佛抱了下来。

    “等等!”桑于桥立刻就急了,“这东西不能随便移动的,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魏阳却很快反应了过来,伸手接过玉佛,解释道:“这佛像放在这边没有问题,挪开却出了问题,恐怕不是玉佛冲煞,而是恰恰相反,这尊佛像压制住了那个犯邪的物件,明哥,帮忙抱一下。”

    这话黑皮可是**听的很,立刻接过了玉佛,还配合的往后站了好几步,随着佛像搬开,天花板上挂在的悬锥摆幅立刻又大了一点,但是方向还是跟博古架相反,这下桑先生可闭上嘴巴了,脑门上冒出了一层油汗,喃喃说道:“可是架上最近没添什么啊,明明都是老物件……”

    “也许有些东西以前一直都在,只是潜移默化,没有显形。”魏阳干脆利落的说道,并且带着一分肃然看向一旁站着的小天师,“师兄,你看出来了吗?”

    啥?魏阳差点没端住脸上的表情,怎么让我来?齐哥你这是想耍什么花招,之前根本没彩排过啊!然而当看到对方称得上严肃的表情,他立刻就发现,这不是句玩笑话,更不是什么腥盘手腕,而是字面上的意思,齐哥希望他来看看。

    惊讶在一瞬间消弭,变成了另一种东西,魏阳心头涌上一些难以言说的感觉。虽然还在搞腥盘这些勾当,但是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小神棍了,天赋的觉醒赋予了他另一些东西,那是巫族血裔才有的力量,直白的,强大的,只对那个未知的世界有用的力量。

    然而这力量又是如此的危险、引人觊觎,他其实有想过更好的运用自己的天赋,找出骨阵的真正用法,但是张修齐并不赞同,只是顽固守在他身边,想要靠自己保护他,让他不会因为施法受到伤害。对于这点,他们其实并没有认真讨论过,只是谨慎的围绕着那条看不见的细线,既不过界也不让步,彼此心照不宣。

    可是现在,张修齐突然就这么退了一步,说让他来“看看”。心底五味杂陈,魏阳却没有任何失态的表现,只是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就把目光挪向了不远处的博古架。

    作为一个新派收藏家,桑先生的收藏范围很是广泛,有鎏金的器皿,有釉里红和粉彩的瓷瓶,有精雕细琢的象牙件,还有大巧若拙的紫砂和木雕,林林总总十余样,把架子填的满满登登。不过这么仔仔细细看过去,的确每一样都如桑先生所说,是近到不能再近的工艺品,除了造型精美外,没有其他值得挂怀的地方。

    这么从左到右看了一遍,魏阳皱了皱眉,正要扭头时,眼角处突然闪过一层淡淡黑影,他愣了一下,立刻转回视线,凝神在那个搬开了玉佛的格子处停留了片刻,又一一看过其他框格,有些犹豫的开口:“收藏都没问题,但是这博古架……”

    说着他往前踏出了一步,似乎想要更近一些观察架子,然而身后有只手拉住了他,张修齐眉峰紧皱,并没有放开的意思,沉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温暖的手掌抓在腕上,魏阳身形一滞,猛地醒过神来,立刻说道:“是人影,不,应该说是个类似人形的黑影,就在刚刚放玉佛的格子里,除了这个外,其他每样东西周遭都有淡淡的黑影,只是太浅淡了,不容易发现。”

    明明是光天化日,但是这句话一出口,站在旁边的两人立刻都起了身鸡皮疙瘩,桑于桥结结巴巴问道:“什么人影?我这屋里没有死过人啊,这地也是专门选过的,不是坟场,也没有冲煞的道路,哪来的人影……”

    魏阳这时突然反应了过来,直接扭头问道:“桑先生,你这博古架是金丝楠木的料材吧?木料是哪儿来的!”

    被问的一愣,桑于桥眨巴了下眼睛,小心翼翼说道:“是南方那边的乡下搞来的,据说是间古庙里的大梁木……”

    由于历代达官贵人的过度消耗,金丝楠木早就濒临灭绝,现如今很难直接从森林里取料,大部分喜欢这种昂贵木材的好者都是通过各种渠道收旧料,虽然金丝楠很早以前就被定为贡品,一般人家不得使用,但是天高皇帝远,在南方,尤其是南方乡下,使用这种木头做大梁的依旧不是少数,尤其是大户人家和庙宇里,有很大一部分大梁木都是相当上品的木材,所以桑于桥这个说法并不奇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