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二十七章 划破中指,以血涂符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张修齐却皱了皱眉:“庙?是|祠吗?”

    这一问顿时把桑于桥问傻了,魏阳却渐渐明白了过来。所谓“|祠”并不是指那种藏污纳垢的庙宇,而是专指那些供奉的神位不在官方祀典范畴,且没有正式僧道祭奉的寺庙。须知在古代,宗教管理向来严苛,不论僧道都需要持有官方颁发的度牒才算是正式入教,有些朝代甚至把度牒作为一种高额身份凭证进行买卖的,根本不可能足额供应,因此那些比较偏僻的村镇里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寺庙,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些民间供奉的小庙,往往只有庙主,参拜的也是黄三大帝、陈八大王、陈十四娘娘、平水王爷这些本地乡土神仙,有些可能是被神话了的历史名人,有些则直接就是修仙的畜生,跟神灵没有半点关系。

    然而|祠归|祠,这些终究还是有香火供奉的庙宇,经年累月下来,自然也就多出了无数的愿力和执妄,而这些又都依附在了庙宇中,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一定的法力。这根大梁木也不例外,可以说它本身就是个尚未成型的阴力法器,只不过机缘巧合,被玉佛提前引动了。

    并没有开口解释,魏阳反而看向黑皮抱在怀里的那尊玉雕:“这东西还真有灵性?”

    “玉本通神,又身具法相,精气神皆以圆满,自然可以引动气机。”张修齐答的肯定。

    桑于桥却被这两位大师云山雾绕的说法搞糊涂了,他好歹也是文化人,当然知道|祠是个什么意思,可是这又跟佛像有什么关系,还有魏大师说的黑影是什么东西?忐忑不安的推了推眼镜,他紧张的追问道:“玉佛通灵是怎么回事?问题确实出在佛像上吗?”

    魏阳摇了摇头:“恰恰相反,这尊佛像是帮了你大忙。真正的问题出在博古架上,因为久经香火供奉,又没有诵经引渡,这大梁木早就生出了邪祟,只是未曾真正成型罢了。在这关口你请了玉佛回家,佛像里蕴含的气机立刻发现了博古架的不对,开始进行镇压,而架子里的邪祟也不甘心,自然要反扑过来,一时间两者相争就影响到了这屋子里的生机,也造成一些气场变化。放着不管还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然而却被人误断了症状,挪开玉佛,本就开始骚动的邪力自然不收控制,开始波及家主。”

    听到这话,桑于桥的嘴巴张的老大,半天没能说出话来,原来不是玉佛有问题,而是这尊佛像帮他挡了很长时间的煞?脑子里嗡嗡作响,但是怎么说也是个老于世故的家伙,桑于桥并没有直接相信这两人的话,而是犹豫的看了看玉佛,又看了看博古架:“那现在要怎么处理呢?把这架子搬走或是直接烧掉……”

    “不行。”魏阳看了眼张修齐,直接说道,“这种|祠出来的邪物,是需要庙供的,估计已经把你家当成了新家,把你当做庙主,因为长时间没有香火供奉,才小惩大诫。如果直接毁了架子,反而会激怒对方。”

    桑于桥的脸都白了,嘴唇哆嗦了一下:“那能把这东西除掉吗?”

    这次张修齐点了点头:“只是个百家佛,用术法镇压,日久自消。”

    真正的佛珠是万家佛,法力涵盖亿万信众,而伪寺祠出来的却是百家佛,只受一地香火,百家供奉,法力自然大不相同。更何况这段木料只是大梁,而非香案或是佛像本身,连真形都没有化出,虽然难搞,但是危险系数并不很大。

    桑于桥顿时又纠结了,魏阳却微微一笑:“就算是邪物,佛总归还是佛,如果能够把这力量消耗,说不好还真能做出个法器。”

    说着,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那尊墨玉佛像上。

    桑于桥马上就明白过来:“能用这尊玉佛镇压?还能把这尊佛变成法器?”

    都到这时候了,黑皮又不是傻子,立刻露出那种职业化的笑容:“桑先生,我们这尊佛还是收回吧,牵扯太多,也不好说清楚,不如您再找个别的物件……”

    “不不!”桑于桥顿时就急了,“柳先生,我真没那个意思。这次实在是误信了小人,纯粹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真像魏先生……啊不,魏大师所言,这佛像才是我的缘法啊,怎么可能舍近求远。”

    他的话诚恳无比,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了,黑皮不由大乐,并不清楚魏阳这小子是故作玄虚还是怎样,但是要能让姓桑的跪着把佛像求回来,他家小曲儿的名气可就要又上新台阶了。有钱人几个不迷信的,又是高档艺术品,又具备灵性,估计以后求曲大师作品的家伙都要拍到南天门外了!

    不过都是做生意的,他可精熟于抬价的门道,并没直接答应下来,而是为难的看了眼魏阳:“阿阳,你看这……”

    哪会不懂他的意思,魏阳沉吟了一下才开口:“明哥,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这尊佛像已经跟百家佛斗了良久,可能还真是用它更好。呃,师兄你看呢?”

    张修齐当然也清楚这两人的打的是什么注意,没有戳破的意思,他伸手把那尊佛像接了过来,看了眼桑于桥:“我要在上面刻符。”

    桑于桥连连点头,掩不住目中喜色:“当然,张大师尽管动手。”

    得到了许可,张修齐也不犹豫,倒转佛像,拿出了随候剑,剑锋轻轻转动,玉屑随之滑落,不一会儿,一个浅浅的符箓就出现在佛像底座上。他把佛像一递,交给了桑于桥:“划破中指,以血涂符,再把佛像放回原位。”

    桑于桥手上一哆嗦,刚想说什么,魏阳已经开口:“这以后就是你家的法器了,不能借他人之手的。”

    听到这话,桑于桥闭上了嘴,看看张修齐那张面无表情的冷峻面孔,也不敢跟人借短剑用,只能犹犹豫豫的走到了书桌前,拿过个裁纸刀划破了中指指腹,呲着牙把血迹涂到了那个符上。说来也怪,明明是玉雕,血液一沾上立刻就渗进了佛像之中,看起来跟这玩意能吸水一样。心中的敬畏立刻又增加了几分,桑于桥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佛像,走到了博古架前,端端正正的把那座怒目金刚放回了原位。

    玉雕接触到木架时,桑于桥只觉得浑身一凉,似乎有什么汇聚在了这个小小的格子之中,然而手里的佛像却始终温润,没有丝毫变化。心中暗自称奇,他放好佛像后就退了回来,抬头一看,天花板上挂着的悬锥已经不再摇晃,静静待在原位。

    暗自舒了口气,桑于桥冲两人行礼道:“真是太感谢两位了,以前实在是遇人不淑,才会上了这种恶当,唉,还给柳先生找了麻烦,都是我眼力不行啊,活该被骗!”

    魏阳却没怎么在意对方这些套话,目光从一旁的博古架上收了回来,就在刚刚,他看到一条隐约的黑影投入了玉佛之中,墨色的佛像却没有变得暗沉,反而愈发光洁,连周遭白色的烈焰都发出了微弱的银光,熠熠生辉。这是他第一次在接这种小单时主动运用巫力,也是第一次没怎么使用腥盘的手段,实打实的做这一局。

    有了“亲身体验”,桑于桥对于两位大师更是毕恭毕敬,恨不得请对方把自家整个看一遍,最好能把风水全部调整一下才好。然而魏阳的指点却相当有限,只是在几个屋里大致看过,让他把之前那位同行搞出来的幺蛾子统统撤掉,其他别说是法器了,就连家具位置都没改动。

    这简直都跟空入宝山一样了,难不成是两位大师还生着气?心里忐忑难安,桑于桥小心翼翼的赔笑道:“魏大师,实在是我太怠慢了,招待不周啊。只是家里人心惶惶,又受了这么多罪,您看能不能再帮忙看看,咨询费什么的绝对不会少……”

    魏阳却风轻云淡的摆了摆手手:“已经有了墨玉佛,还是你亲手供养的,放其他东西反而会冲突。只要好好供奉佛像,绝对要强过寻常法器。”

    这话桑于桥是真心听,本来那博古架还让他心中惴惴,但是能得个法器绝对是大大得补偿了,他立刻追问道:“那供养法器有没什么讲究?需要上香吗?”

    魏阳一笑:“佛像嘛,自然还是要诵经供奉的,正好这尊是除秽金刚法相,不如就从除秽金刚咒入手,不过跟其他佛教经典一样,还是需心诚方能有效。其实这次也是机缘巧合,如果雕刻的不是除秽金刚,说不好还无法这么立竿见影的克制百家佛。”

    这也是除秽金刚的特性之一,任何地方都可以施展,除秽为净,无所禁忌。虽然不太了解佛法,但是桑于桥好歹也是个文化人,自然也查过一些关于除秽金刚的资料,听到这话不由大点其头。魏阳却像是对这里没了兴趣,随意又敷衍了两句,就对黑皮说道:“明哥,晚上定的是几点的火车呢?”

    黑皮可是一直看着呢,当然知道魏阳耍的是什么花招,硬货已经摆出来了,没有再上赶着做买卖的,退后一步、欲擒故纵才是真正行家的手法。配合的笑了笑,他立刻对桑于桥说道:“桑先生,这边已经处理完了,我们晚上是真有事,就先告辞了。”

    其实这话是有点失礼的,但是落在桑于桥耳朵里,又觉得格外有分量,看看人家车票都买好了,还是当天的,这得对自己多有把握才行啊?为难了自己这么多天的遭祸,不过是对方顺手施为的事情,这样的大师不结交才叫真的傻了。虽然不敢真的拦人,桑于桥还是说了一堆的好话,连带对黑皮的态度也更谦恭了几分,还专门开车把人送到了高铁站,虽然一路上没敢谈钱,但是这报酬,想也不会少了去。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