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二十九章 快要燃尽的灯烛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听到这话身边那西装男又不乐意了,叽歪道:“爸,那女人看着都快不行了,何必非找她,不是还有杨老先生吗?”

    男人实在忍不住了,一巴掌忽到儿子脑后,气急败坏的喊道:“那可是‘过路阴阳’啊!几代都未必能出一个的厉害人物,都他妈跟你说了几百遍,乖乖闭嘴别乱说话,你非在这儿添乱!”

    重重叹了口气,他看向身边的老者,哀求道:“杨老您看……”

    这次杨老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了,只是轻哼了一声:“只能说你们时运不济,回头让我家老二走一趟算了,他虽然比不过曾静芸,但是在三僚村也没几个能比得上的,不知樊老板嫌不嫌弃。”

    这话里的意思就有点不善了,姓樊的呆了一下,哪还敢挑毛拣刺,立刻答道:“不嫌弃!啊,不,是求之不得啊!久闻小杨先生的大名了,能有您老罩着,我们家的事可算是有保了……”

    一大堆阿谀话不要钱似得往上堆,杨老却一句也没听在耳朵里,只是目带忧色的看了眼山上,那样惊才绝艳的人物,就算是三僚也未必能代代都能出现,只可惜天不假年。也罢,这种事情没法强求,只看曾家那个小子以后的境遇了。

    几个闲杂人等下了山,凉亭重新安静下来,暖暖的春风带来一股好闻的花香,简直能沁人心脾,那女人闭上了眼睛,手指敲击着桌面,带着种略微急促的节奏,然而她的面色却依旧宁静,只是黛眉微颦,似乎在想着什么。

    这时一直站在她背后没有吭声的年轻人突然上前一步,走到了桌边:“姐!”

    女人弹动的手指立刻停了下来,轻轻“哎呀”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笑着说道:“阿轩,我没在卜卦,就是随意敲敲。”

    曾静轩的面色却依旧没有好转,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刚才那敲击是在叩天罡,真正厉害的卦师有时连工具都不用,手指就是最好的工具,可是医生的通知单已经下了几次,哪还容得人劳心劳力的卜算。

    看着沉默不语的弟弟,曾静芸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轻声说道:“真的不算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还想多陪陪小齐呢。”

    然而这句话却让曾静轩脸上的表情又黯了几分,他不清楚姐姐都跟姐夫说了什么,所谓法不传六耳,真正重要的卜卦甚至都不可能让卦师之外的人知道,但是他很清楚,姐姐藏了许多心事,也为占卜那件事耗尽了最后一点生命。如今的她,不过就是一盏快要燃尽的灯烛,摇摇欲灭,犹自强撑。

    曾静芸却没有半点焦虑的样子,反而拿出了一个小包,递在了弟弟手中:“正好今天带了出来,呶,都给你了,这下能放心了吗?”

    看清手里的东西,曾静轩身体微微一震,猛然抬起头来:“姐,这些怎么能给我?!”

    虽然还套着布包,但是曾静轩哪里会不知道这包里装的是什么。姐姐亲手自制的罗盘、卦书,还有一把阴阳锁,这东西也是她花了大半辈子蕴养的法器,可以说是一个卦师攸关性命的东西了。如今把这些交给他,言下之意自然清楚明白,这分明已经是在交代后事了。

    “反正都封卦了,拿着也是摆设。”曾静芸轻轻对弟弟眨了眨,“先别跟你姐夫说哦。”

    曾静轩咬紧了下唇,攥紧了手里的布包,眼眶已经微微发红,然而曾静芸却伸出手拍了拍弟弟的手臂:“阿轩,人各有命,就算一时能够改运换命,终归也只是多造一些业力罢了。我已经做到了想做的一切,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她的声音温柔而坚定,却让曾静轩的鼻头愈发酸涩,险险就要落下泪来。这时,山道上传来了脚步声,姐弟俩同时抬起头,只见一大一小两个人从远处走来,大的那个穿着身跟曾静芸一样色调的蓝色布衫,眉目疏朗,身姿挺拔,步态中带着一种难以模仿的韵律,显得极为潇洒,小的那个则费力的抱着一大捧花,跌跌撞撞跟在男人身后,就算离得老远,也能看到他脸上的明亮笑容。

    曾静芸也笑了,提高了一点音量,开心的说道:“这是采给我的花吗?”

    “妈妈!”那小家伙似乎想跑快点,然而手里的花实在太多,又要拢住花朵,又想走快一些,反而显得狼狈了起来。这时身边的男人才把视线从妻子身上挪回,眉峰轻轻一挑,伸手抱起儿子,大步朝凉亭走去。

    也不知是被人抱着有点害羞,还是花采的太多有些激动,小男孩的脸蛋红扑扑的,一来到凉亭就挣扎着从父亲身上跳了下来,高高举起花束。毕竟都是手摘的,花朵的枝径有长有断,一离开男孩的怀抱,立刻稀稀拉拉掉了一地,然而曾静芸却没有马上接过花,笑着问道:“这是你送我的,还是你爹送我的?”

    被问的一愣,男孩傻乎乎的说道:“不能一起送吗?好多都是爹采的……”

    闻言,曾静芸脸上的笑容顿时大了些,开开心心接过花,在儿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当然可以一起送,妈妈好开心~”

    亲完儿子,她还微微抬起了头,冲站在身边的丈夫点了点嘴唇,男人从善如流的弯下腰,让妻子也在自己脸颊上留下一吻,花香和笑声似乎冲淡了他眉宇间化不去的阴影,让他唇边也勾起抹浅浅笑容。然而笑完之后,他还是伸手探了探妻子的额头,低声说道:“一上午了,该回家了。”

    曾静芸并没有反对,而是扭头冲儿子说道:“我要跟你抢人了哦,下山时你爹要抱我的~”

    小男孩却没有吃醋的样子,而是认认真真的说道:“我自己能下山,不用人抱!等我长大了,也能抱妈妈下山!”

    “好啊,到时我只给你抱。”轻笑着揉了揉儿子的发顶,曾静芸张开了手臂,男人轻轻抱起了她,一手环背,一手环膝,标标准准的公主抱。在儿子和弟弟面前,曾静芸没有露出任何难为情的表情,反而凑到丈夫耳边说了些什么,对方只是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别闹。”

    没有再回头,两人就这么走出了凉亭,向着山下的村落走去,曾静轩就像被眼前这幅画烫伤了一样,飞快转过视线,深深吸了口气,就对上了男孩好奇的目光,愣了一下,曾静轩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笑着说道:“小齐,要舅舅抱吗?”

    小男孩摇了摇头:“我能自己走!”

    出去跑了这么长时间,对个4、5岁的孩子而言已经够累了,但是曾静轩没有直接说这个,而是指了指已经走远的两人:“或者我抱你追上去,咱们再一起走?”

    衡量了一下利弊,小男孩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似乎有些羞赧,曾静轩却没有迟疑,一把抱起了外甥,小男孩的身体温暖柔软,藏在裤兜里的小包却冰凉凉的,让人无法忽视。曾静轩轻轻比了一下眼睛,就抱紧了孩子,大步向两个已经远去的身影追去。

    “这就是你姐姐用过的东西?你不用吗?为什么要给魏阳那小子……”姚炜好奇的打量着布包里的东西,也不知放了多久,那个布包的颜色早已暗沉,里面的东西看起来也平平常常,没什么惹眼的地方,但是这毕竟是上代过路阴阳的遗物,就算对风水这圈没什么研究,他也知道这些法器的珍贵之处。这么好的东西交给那个小神棍,是不是太可惜了?

    曾静轩淡淡说道:“她生前从没提过把东西交给姐夫,也没说留给我用,也许等待的就是这一天。阿阳的天资不错,应该可以继承姐姐的衣钵。”

    姚炜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姐姐当年就算到这些了?”

    曾静轩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她算出的应该只是大劫的轮廓,所以才会让姐夫提前带小齐去试练。如果能准确算出未来,她可能不会这么做的。”

    不会让自己心的丈夫丧命,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失魂,她没有看到那么多事情,毕竟事关己身,再厉害的卦师也算不到十成。她只是尽量选择了最好的结果,而这个结果,也许没能救下张怀言,却保住了张修齐的性命,也拯救了其他许许多多条性命。

    姚炜也是知道些内情的人,一把揽过曾静轩,他像是撒娇一样把头靠在了对方肩上:“没事,正好最近闲得很,咱们一起过去□□那小子,嘿嘿,我还没试过教人呢。”

    “就你那三脚猫的崂山道法?十年了也没见什么长进。”被手臂紧紧环住,曾静轩面上的肃然渐渐淡去,变成了柔和的笑容。

    “咳,或者您老先?”姚炜那是个什么脸皮,立刻打蛇上棍。

    轻笑着摇了摇头,曾静轩一把推开人,小心翼翼的重新包好了布包。往事依旧历历在目,却不再沉重,他也已经不用再追随那两人的脚步了。

    看到恋人眼角淡淡的笑纹,姚炜也笑了起来,惫懒的伸了个懒腰,略带得意的说道:“最近高铁还出了包厢业务呢,咱们也包个软卧,舒舒服服坐回去。”

    哪会不懂这人的心思,然而曾静轩没有反对,只是伸手撸了把对方的头发,就大步朝书房外走去。姚炜的心尖一阵乱颤,一步都没拉下,紧紧跟了上去。书桌上,小小的布包静静躺在那里,亦如往昔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