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三十章 原来如此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一阵地动山摇的巨响后,尘土飞扬、污血四溅,两个身穿青色布衫的男人狼狈的滚到了一旁,其中颔下有着三缕长髯的中年人“哇”的一声就喷出口血来,年幼的那个赶紧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把扶住他,焦急的问道:“爹!你没事吧?”

    “没事。”那中年人摆了摆手,“去看看那孽畜死了没。”

    那年轻人立刻起身,向着不远处的地走去,只见面前的大坑内一条通体漆黑,碗口粗细的巨蟒已经没了呼吸,蛇皮血肉模糊,也不知是被火烧的还是被雷劈的,隐隐发出一股焦糊味道。年轻人看到这幅景象不由松了口气,又转回父亲身边,禀报道:“爹,蛇已经死透了,这处祸患应该可以消弭。”

    那中年人点了点头,撑着儿子的手臂站起身来,看了看前面的土丘,又皱起了眉头,过了良久才低声说道:“事有不对,此处的地气怎么可能养的出螣蟒异种,难道地下还有什么?”

    听到这话,年轻人又紧张了起来,也打量了四周一圈,眼前突然一亮,指向蛇北边:“爹,那边的小土丘看起来不太对,我先去那边探探?”

    沉吟片刻,中年人还是点了点头,仔细叮嘱道:“用玄旗探路,一切小心。”

    那年轻人看起来还不到弱冠,但是身手相当利索,道法也不弱,很快就排出了七杆赤红色的小旗,看了看旗面未动,又仔细掐了两边诀,他才小心翼翼走到了土丘边,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抽出插在腰后的短刀,插入了泥土之中。

    这一下还是冒失了,中年人眉峰紧蹙,但是并未出言阻止,他家这个小儿子是个难得有天赋的,也许比不过师父,但是绝对要比当年的自己强上许多,这种天纵之才是不能娇养的,只能放手让他自己去闯才好。

    短刃插入土中,果真没有出现什么异状,年轻人轻轻呼出口气,手上不停向下挖去,不出半柱香的功夫,他请咦了一声,高声叫道:“爹,是个龟蜕!”

    那中年人也是一惊,强撑着也走了过去,只见土丘之下埋的的确是个龟蜕,完完整整,足有磨盘大小。内陆之地哪曾见过这么大个的龟类,更别说龟蜕甲从来都是一片片蜕的,能有这么完整的龟壳,一般只有一个可能,有只老龟坐化在了此处。看了眼这红褐色的龟蜕,又看了看旁边的蛇,中年人锁紧的眉峰终于平复,说了声:“。”

    不论这只老龟是什么品种,都应该有了些道行,肉身腐化逸散的灵气也不容小觑,才会吸引到螣蟒前来筑巢,继而龟蛇相应,成了玄武格局。如今螣蟒即将化妖,玄武的恶水也无法收拾,才会造成临近村落的大祸。同样也因为龟壳干扰了地气,才让他们没有及早发现这条蛇怪。

    幸亏没出什么岔子。轻轻吁了口气,男人正想说什么,那年轻人突然一怔,用手轻轻拨开了坑底的浮土,拿出了个圆乎乎的东西。

    “是只小龟。还是活的?”讶异的把乌龟拿在手里,又戳了戳,年轻人抬头看向父亲,对方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过了乌龟。

    这时那小小乌龟才像是刚睡醒,挣扎着晃动四肢,像是想从人手上跳下来,小小的脑袋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就冲下面的龟蜕“啊啊”叫了起来,只是声音尖细,有点像是小孩在哭。

    这下两人更惊讶了,乌龟会叫的可真不多,那中年人没有松手,反而擦到了龟背上的泥土,把乌龟翻来覆去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才犹疑的说道:“似乎是只陵龟,只是陵龟吞蛇,怎么可能跟螣蟒比邻而居?”

    陵龟俗称夹蛇龟,以肉为生,还擅长吃蛇,跟旁边住着的蟒根本就是天敌。就算对方没有兴趣吃它,也不可能放任这小家伙呆在洞旁边啊?

    那年轻人有点看不下去这小东西的挣扎模样了,从父亲手里接过了,放在掌心揉了揉那颗小圆脑袋,轻声说道:“也许这小东西是老龟的后代?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岁了,还是在这种玄武地孕养的……”他眼睛突然一亮,抬头问道,“爹,我能养这只龟吗?说不好也能当灵宠!”

    道门里孕养天地异种的修士可不少,不过平常也是养个猴子鸟雀罢了,养蛇的都不多,会养龟的更是一个都没有,毕竟龟这种物类寿命太长,修行的时间也就拖长了几倍,往往还没通灵智,饲主就到了寿数,根本就无益于修行。

    然而那中年人只是沉吟了片刻就点头说道:“也好,这龟来历不凡,亦有玄武之像,说不得能成气候。等会你看看螣蟒脑内有无结丹,把内外两丹都取了,对这小家伙应该也是大补之物。”

    仙畜修行都会成丹,只是蛇类会结双丹,外丹在脑中,浑圆洁白,内丹则是蛇胆,厉害的能炼化晶珠,弱一点的也能强身健体,算是蛇类妖物最珍贵的两处宝贝,如今竟然一口气都要喂乌龟了,换个人怕是要吓一跳的。然而那年轻人却兴高采烈的蹦了起来,冲小小的乌龟说道:“这次可便宜你了,要早点开启灵智啊,别等我死了才懂事。”

    说来也怪,听到这话,那挣扎着的小龟居然也不动弹了,乖乖被塞进了腰侧的布带里,年轻人卷起袖子就开始处理巨蟒,本来就够浓重的血腥味立时变得更呛人了。

    站在一旁,那中年人看了一会,又把目光移到了不远处的村落里。如今天下已然定鼎,当今圣上也是个喜欢修道的,还封了陈抟“希夷先生”的赐号,想那人当年也曾偷偷拜会过师尊,可是现如今,师尊依旧污名未洗,可是他却成了天下之主的座上宾……轻轻叹了口气,那中年人再次把目光凝在了儿子身上,看来传承师尊道统的事情,还要放在他身上了。

    那边,年轻人却刚刚掏出了蛇脑中的外丹,血糊糊的手也不擦一擦,就把珠子伸到小龟嘴边逗弄,谁料那傻乎乎的小龟突然一扬脖,竟然直接把外丹吞了进去。这下可把身边人吓了一跳,赶紧抓起小龟直晃:“你也太嘴馋了!怎么能吞整颗丹,快吐出来!弄不好可是要爆体而亡的……”

    怎么说外丹也有花生米大小,那龟才有多大,被噎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又被晃的四脚乱摇,但是就这样它还是不松口,竟然倒吊着把一颗外丹囫囵咽了下去,完了还弱弱的“啊”了一声,豆眼中带着点水雾,像是在撒娇。

    一人一龟对视了半晌,最终还是人败下阵来,伸手在小龟脑壳上一弹:“吃爆了别怨我。”训完也不理它乱摇的爪子,一把把龟塞回了布袋里。又忙活了半天,才把蛇皮剥下,蛇胆和蛇牙拔出,其他残骨也埋了个干净。

    扭头看去,只见父亲已经把龟甲重新埋到了地里,他不由奇道:“爹,龟甲也是个稀罕物啊,不带走吗?”

    “已经被螣蟒吸干净了,带走也是累赘,不如放在这里镇一镇地气。”那中年人拍了拍手上的浮尘,又看了眼上身沾染的血污和泥渍,叹了口气,“咱们快点上路吧,矩州还有上千里路要赶呢。”

    听到父亲这话,那年轻人也叹了口气:“一定要去找姓姜的那户人家吗?”

    “师尊的交代,还是要把这节骨阵还给他们。”中年人淡淡答道。

    年轻人眼里却闪过一丝痛苦,他家传承的风水术堪称一绝,然而传承却不便跟外人说起,只因父亲的师父——也就自己的师祖——乃是道门百年来最可怕的公敌,茅山逆徒孙云鹤,就算有着天纵之才,这样的名讳说出来也只会惹来杀身之祸。而父亲又是师祖一手养大的,称得上亦徒亦子,感情笃深。从他懂事之后,这两者就像尖刺戳在心中,夹在公论和亲孝之间,滋味并不好受。

    像是看出了儿子的迟疑,那人轻声说道:“这世间多得是道德君子,庸人蠢人,何必把他们的言语都放在心上。法术终归还是学以致用,若我们身正,自然也能替师尊积攒功德,留下些善名。这世间,不在道门控制之下的蜀黎又有几多。”

    “我懂得。”年轻人应道。

    然而那中年人只是看了他半晌,最终拍拍儿子的肩头:“澈儿,莫怪为父,以后你会真正懂的。”

    年轻人沉默了片刻,再次点了点头。看到儿子这副表情,那中年人也不再废话,弹了弹身上的灰土,大步朝远处的山路走去。则伸手摸了下布袋里的小龟,那小东西似乎一直在蹬腿,不知是蛇丹太烈还是闷的厉害,不过又这么个物件陪着,他的心似乎也不那么沉重了。轻轻一笑,那年轻人赶上了父亲的背影,两人并肩而行。

    八十年后

    玉鸾峰下,茅草屋内,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提笔写着什么,他的面容清瞿,神态自若,虽然只穿一身浅灰布袍,却也显得仙风道骨,很是有高人风范。然而笔下正画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啪嗒啪嗒”的响声,唇角一挑,他抬起头问道:“那小子还没走吗?”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