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三十一章 儿孙自有儿孙福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回答他的是一声“啊”,原来进门的根本就不个人,而是碗口大小的乌龟,背甲红褐,脖子抻的老长,极为精神的冲老者叫唤着什么。只是就算乌龟会叫,估计也没人能听懂它话里的意思,老者哂笑一声,放下了手里的毛笔:“那小子天资不错,但是魏家的东西又怎么轻易传给外姓……也罢,回头你就给他看看龟甲,太衍真诀也是我毕生所得,他能偷去多少,就让他自己偷好了。”

    听到这话,乌龟反而不叫了,脖子一歪,看了老者半晌,突然吭哧吭哧爬了过去,用长长的颈子蹭了蹭对方的裤脚。老者顿时笑了,弯腰捞起小龟,把它放在了桌上,轻轻抚了抚它光滑冰冷的背甲。

    “你也跟了我几十年了,可惜在长大了这么一点,炖汤都不够一顿的……唉,等我过世之后,你就去吧,山野之大,总有适合修行的地方,我那些族人,怕是不成了……”

    老者眉宇间有那么一丝落寞,这也是他的毕生憾事,一生无子,兄弟们的子嗣又没有出挑的人物,术法学来学去,也只学出个三四分的皮毛来,还不如守在门口的那个赖姓小子。照这么下去,魏家怕也是要后继无人了。

    乌龟张嘴啄了他的手指一下,又用力摇了摇自家的脑袋。老者轻笑一声:“让他们靠你吗?你就这么大点,如何靠得住?别被他们卖了。唉,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甭操心了。”

    乌龟似乎还不死心,有奋力咬住了他的袖子,似乎在争取表现的权利,可惜被人轻轻一扯就扯了开去。对着那双黑亮亮的豆眼,老者面上露出丝微笑:“也不知你能活到何年何月,现在是真不成,不过若有一天,你修炼的更厉害了,不如替我照顾一下那些不成器的子孙,也算不枉我灵丹妙药养了你一辈子的苦工。”

    乌龟的脑袋一偏,像是想了想,最后不情不愿的“啊”了一声,老者顿时嗤笑出声:“又不是一定的事,说不好你将来都被炖汤了呢。只是,万一,万一有那么一天碰上了,提携后辈一程就好。”

    又听到要把它炖汤,乌龟气哼哼的又啄了老者一口,对方这次可没打算惯它,直接把龟扔到了脚下,还轻轻踢了踢龟壳:“赶紧的,外面那小子还等着呢。别让人真跑了。”

    这老头是不肯教,又舍不得好苗子轻易溜走,乌龟脖子一歪,像是看不到对方的别扭姿态一样,大摇大摆又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一声低呼,带着点惊喜,也带着点压抑,像是怕人看到一样。老者摇头笑了笑,又提笔写了起来,毕生真修,到最后也不过是薄薄一册书而已,只是不知这书,究竟能传到几代之后了。

    暖暖阳光撒在手上,他的笔锋微微一滞,抬眼看了下窗外,又垂下了头。他虽比不上师祖,却也始终没有落了父亲的名头,也不知那些摆在百姓家供奉的生祠能立多久,也许百年,千年之后,他这一脉也会留下点薄名吧。

    新修的柏油马路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正抿紧嘴唇,大步赶路。他身上就带着个小布包,也没坐车,像是压抑着心底的情绪,走得又快又急,根本就没有搭车的意思。这可是村里通往县城的马路,要是一直走下去,怕要半天才能进城,可是他那副样子又实在不像是郊游,更像是背负着什么,只能通过走路来发泄。

    又绕过一个拐角,前方正巧是一片茂密的防风林,他无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却突然皱起了眉,只见一只脸盆大小的乌龟正吭哧吭哧爬在路上,被日光照了一天,柏油路也够烫了,脚踩着都受不了,何况是乌龟爬,那大家伙身上壳上都脏的够呛,也不知一路走多久了,虽然背着沉重的壳子,却依旧没有气馁,爬了一会儿似乎还想穿过马路。

    少年呆了一下,突然加快脚步冲了过去,一把拽住乌龟壳子:“你想死吗?没看到这边过车呢!”

    一辆汽车呼啸着从两人身边闪过,乌龟像是受惊了一样愣了一下,立刻扭头向男孩的手腕咬去。

    “哎呦!你还咬我!”他飞也似的撤了手,苦笑着看着那大龟。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从小包里摸出瓶矿泉水,扭开盖子,哗啦啦倒在了乌龟身上。“算了,这大热天的谁也不容易,咱们也别置气了,等会没车我带你过马路?”

    被清凉的水一撒,乌龟那股子蛮横劲儿似乎也退了,眯起眼睛舒舒服服摇了摇脖子,看着对方心情似乎不错,男孩笑着抱起了乌龟,看了看路两边,足下一顿,就飞快跑过了马路,喘了口气,才把乌龟放下:“您老可真够沉了,卖的话怕的有五百块才行。”

    乌龟“啊”的加了一声,听起来像在骂人。那孩子顿时笑了出来,弯腰小心翼翼的摸了摸龟壳:“行了,不打搅您了,树林在那边,还有小池塘,不过人家养鱼的,可别让人抓走了。”

    说完话,男孩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再次上路。在他身后,乌龟伸长了脖子似乎嗅了一圈,突然就放弃了对面的树林,吭哧吭哧跟在男孩身后,没走两步,那小家伙立刻扭过了头,咦了一声:“你跟着我干嘛?矿泉水可没有了!”

    乌龟也不理他,对方停它就停下,对方走它就跟上,就这么纠缠了几百米距离,男孩苦笑不得的回头:“您老真是乌龟吗?不是狗屁膏药吧,把你抓去炖汤哦!哎呦,别咬我!”

    正跟大龟打闹呢,旁边路上突然有一辆车停了下来,司机摇开了车窗,冲男孩喊道:“嗨!小子!那乌龟给我留着,别让它跑了!等会儿我分你钱!”

    听到这话,那孩子立刻大声说道:“叔叔,这是我家的乌龟,我爸让我帮忙带进城呢!”

    这话让那司机一愣,不信的看了一人一龟两眼:“你家养的?”

    “可不是嘛。”男孩毫不迟疑抱起了乌龟,一路小跑到车边,冲司机一笑,“大叔,稍微一程吧,我给车钱!”

    对方啧了一声:“车钱什么甭提了,这龟买不……哎呦!它怎么咬人?!”

    男孩笑得极为无辜:“家里当宠物养坏脾气了,这不是只能跟我一起上路吗?大叔,我等会儿一定抱紧它,不让它捣乱!”

    眼看对方是个孩子,那人实在不太好拒绝,哼了一声:“上车吧!”

    男孩欢呼一声,抱着乌龟就爬上了副驾,牢牢把乌龟抱在怀中,说来也怪,这次乌龟竟然也没咬人,只是伸长了脖子看向驾驶台,似乎有些好奇车内的装潢。男孩看着乌龟那滑稽的动作,心里压着的东西似乎也松脱了一些,轻笑一声,摸了摸龟壳:“您老还没见过车吧?等跟我进了城,能见的就更多了。”

    乌龟连理都没理他,只是兴冲冲的看来看去,男孩不由暗自腹诽:“这么大牌,也是个老爷命。算了,以后就叫你老爷好了。”

    不过心里吐着槽,他的脊背却放松了下来,轻轻靠在椅座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乌龟红的发亮的背甲,眼中带出了星点笑意。

    昨儿又倒下了一个,哥,咱们还是逃出去吧……”

    “逃个球!你还想往哪儿逃?谁知道外面现在是啥年景,冲天大将军的兵也不知走了没……”

    “可是这都第七个了啊,咱村一共才多少人?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咱……”

    “让我说,还是要找个先生给瞧瞧,四叔祖不也说了,这是村里有人冲了邪,说不定先生来了,人也就好了。”

    “可是这兵荒马乱的年岁,去哪儿找先生啊?”

    村头的田埂上,两个干瘦的汉子窝在那儿窃窃私语着什么,此刻正值麦收时节,任何一个农家都该争分夺秒收获地里的粮食,然而他们却根本无心劳作,反而不时回头,看向村寨方向,似乎里面有什么让人畏惧的毒蛇猛兽似得。

    两人正说得心焦,年轻点的那个突然咦了一声,伸手一指远方:“哥,那边那个,好像是个道爷啊?”

    顺着弟弟指的方向,徐大也睁大了双眼,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快!救星来了!”

    只见远方,有两人正朝沿着山道向山里走去。其中一个是标准的道人打扮,头戴星冠,身着道袍,腰间还悬着把剑,年龄看起来并不很大,颔下尚未蓄须,看起来颇为一股逼人英气。他身边的同伴则是个十分俊秀的男人,身穿一件靛蓝衣袍,头发简简单单束在脑后,虽然神情淡漠,却也看起来有几分仙气。

    这么两个人,光看着就让人望而生畏,徐家兄弟俩好不容易壮起胆子拦了上去,然而还没开口,那位道长已经剑眉微轩,驻足问道:“你们是那个村里的?”

    徐大慌忙答道:“是,是的!那边就是徐家村,俺们都是村里的。”

    道长点了点头:“你们搬到山里多少年了?”

    这种小村寨,一看就知道是为了避祸全族迁徙的,虽然不是很大,看起来却也有些规模了,估计建成的年头不短。

    果不其然,徐大连忙说道:“从我爹那辈儿就进的山,前年冲天大将军来,还有些逃难进来的外姓……”

    然而这些却不是那道长想听的,他轻一摆手,直接问道:“那近几年来村里有没有出现什么怪事?”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