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三十二章 竟然是山魈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还真是个有道行的!听到这话,徐家兄弟俩激动的脸都红了,徐二抢先说道:“有!有!从上月开始村里就闹妖喽!先是三叔家的栓子倒了,然后二叔、七叔家接连也倒了人,全都是昏着醒不来,吃不了米粮,只能用稀粥吊着命,还有人身上长疮流脓的,快把俺们吓死了!”

    徐大可不像徐二光顾着说事,直接普通一声就跪下了,连声哀求道:“道爷!求您给俺村看看啊!好几条人命咧,还都是壮劳力,一倒全家就完了啊!”

    徐二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也跪下了,俩人边喊还边想磕头,谁料那位道长眉峰一蹙,直接退开一步,没受两人的礼,反而说道:“源头出在山里,进村也没有。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找点黍米和桃树枝,再找几条五寸长的蜈蚣,去头尾用桃枝点着烧成灰,加在黍米粥里,用这个喂食病人,能够稳定病情,不至于恶化。”

    东西倒是不难找,然而兄弟俩都有些发怔,这么简单就能搞定大夫都看不好的恶疾?那道长却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反而冲身边人说道:“姜兄,看来我们要赶几步了。”

    那人并未开口,直接迈步向山里走去,那道长见状冲两人微微颔首:“你们去吧,这两天把村里的公鸡都放出来,夜间若是听到了鸡叫,千万不要出门。”

    撂下这句话,那道人转身飘然而去。徐家两兄弟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可是又不敢起身去拦,哆哆嗦嗦跪了半晌,最后徐二才站起身,拉起了兄长:“哥,道爷都说了,咱们赶紧回去跟族长说说啊!这道爷是去拿妖的吧?也不知能不能降服山里的妖怪……”

    徐大这时也醒过了神,扶着弟弟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连连点头道:“是这个理!咱们先回村找族长……”

    略过那六神无主的兄弟俩不提,这厢,两人的步速又加快了不少,那个道人还边走边说道:“姜兄,这次估计要夜宿山岭了,至少要辨一下星像才能动手。”

    姓姜的男子轻“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也是熟悉了对方的做派,道人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目光远望,放在了前方的山岭上。谁能料到现如今还有无主的灵窍可循,这次总算是没有白费功夫。

    作为茅山派第三十二任的首座弟子,也是预定的下任茅山掌教,孙云鹤自从两年前下山就在一直在各地游历,增长见识,也积攒一些功德。这些年世道愈发的乱了,黄巢那股贼兵还未彻底剿灭,就又出现了另几伙人马,把这世道搅得一塌糊涂。他对风水星象亦有涉猎,自然也能看出大唐以后衰亡之兆,然则鹿落谁手却不得而知。虽然茅山并不是出世的门派,他对于这些方内之事却不甚在乎,更没有辅佐真龙天子的念头。与其关心这些,还不如踏踏实实行在路上,帮一把深陷乱世的黎庶百姓。

    就像他身边站着的人。从远山收回视线,孙云鹤的目光在身侧同伴的背影上停了片刻。这人名叫姜圻,也是他从一场乱战中救出的。那次可谓是他下山后最为惊险的一役,两人养伤都花了三个月有余,期间经历足可称得上艰险。不过也正因此,如今两人才能并肩上路,来探一探这灵窍宝地。

    正想着,前面的人突然足下一顿,开口说道:“这里感觉有异。”

    孙云鹤立刻就停下了脚步,看向身遭,过了半晌才嗯了一声:“确实有点古怪,难不成这才是灵窍有变的关键?”

    说着,他也不顾身边人了,径自从袖中掏出一把尺子,拿在眼前比划起来。跟其他风水先生不同,孙云鹤乃是正宗的茅山弟子,涉猎的风水之学也大多是宿土一脉的真传,因此用的并不是风水罗盘,而是量天尺和三辰仪,量天尺用于测算风水,三辰仪则是观星必备。此刻拿出了量天尺,他立刻就忘乎所以,眼观山林,指掐手诀,就跟入了魔一样东看西看,走来走去,推断着什么。

    看了眼口中念念有词,颇有几分痴态的男人,姜圻没有说话,而是悄然转身走进了一旁的树林。

    两刻钟后,孙云鹤深深吸了口气,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尺子,转头略带兴奋的说道:“姜兄,这里果真不对!之前黄巢兴兵,孽龙兵煞冲了地脉,又有大雨冲垮了山梁,变成了囚龙局,才让灵窍出了变化,那村里的人应该是上山打猎才中招的,难怪会有失魂之状。”

    话全部说完了,他才发现旁边已经升起了一个小小火堆,姜圻正席地而坐,在火上灼烤着肉食,像是一只兔子和一条长蛇,肉已烤的金黄,冒出了香气。之前光顾着赶路,连干粮都没吃,现在闻到肉香,顿时让人饥肠辘辘。

    姜圻也不知听他说的那些没有,只是点头说道:“马上就好,吃完再上路。”

    孙云鹤不由哂笑,也不矫情,直接走过去坐到了姜圻身侧:“有劳姜兄了。今天白日就在附近看看这困龙之局吧,晚上天星出来,才好断定破阵的方法。不过这种天地灵秀之处,估计也会生出些妖邪,就要拜托姜兄援手了。”

    姜圻转了转枝条上穿着的蛇肉,递过其中一支,淡淡说道:“好说。”

    孙云鹤接过肉条,轻笑一声,从包里掏出了干粮,拌着热腾腾的肉食大嚼起来。真正的风水堪舆不像世间传说的那样,来个风水师看上一眼就能谋断,正所谓“三年寻龙,十年点”,想要勘破一处风水气运汇聚之所,点出真,往往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乃至运气才能成功。不过好在孙云鹤并非是真正的宿土派门人,想做的也并非设阴宅夺地气,而是要施法破除困龙局,使得此处不至于危及他人安全。因而真正动起手来,反而比预想的要快上几分。

    整整一个白天,孙云鹤都把精力放在了坍塌的山脊旁,寻找困龙局的破阵所在,当夜色降临,他又换上三辰仪推算天象。此处灵窍原本带有一丝纯正阳力,不过被兵煞催发,反而有孽蛟化龙的倾向,让困龙局的阵势益发牢固,若想破除此局,势必要在夜间动手,因此夜间的星象也尤为重要。

    比起孙云鹤的兴致高昂,姜圻倒是一直没有动作,只是捕猎做饭,偶尔也观察一下周遭境况,他擅长的从不是风水一事,对灵窍也无甚兴趣,若非陪这位友人,怕是根本不会涉足这样的险境。可是即便这样,那副冷淡的神情中也未见丝毫烦躁,夜幕深沉,天星闪烁,不论那个举着三辰仪的人走到哪里,都会有一双黑亮的眸子默默注视着他的背影,须臾不离。

    如此过了两日,孙云鹤终于长长嘘出口气,收起了自己的看家宝贝,走回了友人身边:“姜兄,布阵的法子差不多可以定下,今晚就开阵吧,以免夜长梦多。”

    “好。”姜圻并未问阵法如何安排,也没问会有何等危险,只是应声答道。

    孙云鹤想说的话顿时一滞,忍不住又认真解释道:“我今夜将亲为阵眼,担下煞龙之威,然则困龙局中必生妖邪,怕就要麻烦姜兄了,也不知那边会生出什么……”

    “是山魈。”出乎意料的,姜圻倒是直接答了出来。

    孙云鹤不由眉峰一皱:“竟然是山魈?”

    他倒是没置疑姜圻的判断,实在是术业有专攻,对方的传承并不必自己差分毫,对于这些妖魅鬼怪更是了若指掌。

    “我在山中看到了些爪痕。山魈性喜阴,又能生啖人魂,怕是已经成了气候,化作岤魅。”姜圻的神色不变,开口解释道。

    岤魅这东西虽不似万宗真身那么难对付,却也十足危险,然而在姜圻嘴里却像是什么寻常小兽一般。孙云鹤沉吟了片刻,终究还是开口说道:“如此恐怕太过危险,我还是再想他法……”

    姜圻直接打断了他:“只是几只岤魅,我能应付。”

    他的音色如常,并不见任何畏惧神情。虽然容色俊秀,年纪尚轻,但是姜圻也是古巫一脉的传人,真论起法术,怕是不再自己之下。有了这么笃定的回答,孙云鹤终归还是点了点头:“那就今夜开阵吧。”茅山的阵法,布置起来自然也十分讲究。孙云鹤虽然只是刚刚出师,却已经研究出了一套简易的布阵要诀,并根据北斗七星算出了一种名为七关的地脉眼,只要遵循七关布阵,就能截取地脉生气为己所用,加之累年积攒下来的赤锦鸡喉和雷击木剑,足以镇住煞龙阴劫,只要隔绝了煞龙与灵窍的反应,自然就能分而破之。

    只是比起寻常的阵法,这阵实在庞大到了让人咋舌的地步,占据了整个山头,把困龙局和灵窍全部圈在其中,这样的阵势,莫说其他人设不出来,就是想恐怕都是不敢想的,然而孙云鹤却分毫不差的摆了出来。若是让其他道门中人看到,估计也要赞一声天纵之才了。

    姜圻却不是很在乎这样的阵势,一是看得多了,另一也是熟知这位友人的本领,连帮手的意思都没。这么一通忙碌,天光很快便黯淡,日近黄昏,大阵终于布置完毕,孙云鹤擦了一把额头上散落的汗水,扭头看向一直在旁边打坐的友人:“姜兄,我已布置完大阵了。”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