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三十三章 露出原本面目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听到这话,姜圻站起身,随手捡起了身侧放着的行囊,向着不远处的山林走去。孙云鹤迟疑了那么一会儿,终于还是抬脚跟了上去。

    在林径深处,有一天不是很深的溪流淌过,估计是某处山泉所成,清澈见底,又甘甜可口,这两日他们二人都是在此处采水饮用。然而今天,姜圻却不是来这里喝水的。快步走到了溪边,他放下手中的包袱,没有任何迟疑,解开了腰间的衣带,靛蓝色的衣衫经过两日露宿已经有些尘土,他看也不看就把那件外衫扔在了一旁,又随手脱去里面的内衫亵裤,就那么全身的走进了溪中。

    溪水甚浅,堪堪能盖住脚踝,日头尚未落尽,那人就在金色的晚霞中赤|裸|周身,半跪在溪流正中。用双手捧起一鞠清泉,他轻轻把水撒在面上,紧接着则是颈间、上臂,一分一毫的用水清洁着躯体。他的身材并不算健硕,甚至可以说有些单薄,然而脱去衣物,却也并不见瘦弱,反而筋骨分明,带出几分难以言说的流畅美感。清冽的水珠被阳光照耀,就像碎金洒在身上,有一种不涉欲情的出尘之美。

    孙云鹤站在不远的林中,简直挪不开自己的视线,他当然也知道“非礼勿视”,然而双眼就像失去了控制,他知道这只是巫者行法之前的净身斋戒,不少净坛的道士开坛作法之前也会如此,可是换成是那人,一切好像就变了味道,让他的心跳砰砰,难以自持。

    明明知道有人在看,姜圻的动作依旧没有半分扭捏,缓缓洗净了周身,他带着一身水汽站了起来,微微扭过脸,看向林中。黑亮的眸子,正正对上了另一双略带痴气的眼眸。孙云鹤像是惊到了一般,慌忙挪开视线,姜圻唇边却隐去了一抹淡淡笑容,跨出溪水,打开包裹,取出里面的素白麻衣套在身上,随即又轻轻一扯发簪,让满头乌发垂落肩头。

    巫者行法,需要沟通天地自然,故而用清水洁身,白衣覆体,披头散发赤足踏地,这是最最正式的巫家之法,除了祭天祭祖外很少用到,然而姜圻却用了不止一次,在孙云鹤面前。

    神态自若的拿起了自己的金铃法器,他手持包裹走了回来,冲犹自尴尬的孙道长说道:“我准备妥当了,随时可以动法。”

    孙云鹤干咳了一声,转过视线:“有劳姜兄了,我们入阵吧。”今夜正是月盈,银轮似的满月高悬天顶,月光皎皎,映的星子都黯淡了几分。换做是其他擅长观星之人,怕是会对月盈避之不及,然而孙云鹤却没有半分迟疑,大步走进了已经布置好的阵图正中。

    这是一个以伏羲卦为阵基的大阵,并非茅山传承,而是孙云鹤在两天之内想出的新阵,名为天星引月阵,根据北斗方位在相应的七处地脉中埋下赤羽锦鸡的翼骨,用以接引天星之力,阵眼处则用铜钱、杏旗和雷击木构成了一圈屏障,主阵者只需站在阵眼处,就能控制方圆几里的庞大阵势。这样规模的单人阵法可谓举世罕见,然而孙道长眼中并无多少忐忑,只是看了一眼阵外那人的身影,就盘膝坐在了大阵正中。

    在他面前,是一溜排开的七枚雷击木剑,每柄都只有寸许长,乃是一棵树龄超过五百载的老枣树身上截取的木髓,剑身上还绘有五雷正心符,最是至刚至强,万煞不侵。然而这样一组道家至宝,放在这里却不是为了避煞用的,只见孙云鹤用指甲在左手中指一划,一滴精血溢出指尖,没有任何迟疑,他把这滴血涂抹在了最靠近自己的木剑之上。

    只听“铮”的一声轻鸣,雷击木剑上闪出一道金色光华,如同离弦之箭直落入远处的山峦之中,随即,银色的星光自九霄倾落,点亮了那处山林。然而星子如豆,远山处的亮光只是一闪就要被夜幕吞没,孙云鹤手上不停,立刻用精血激发了另一枚木剑。一声又一声铮铮剑鸣回荡在空寂的山林之中,星摇欲坠,银芒渐渐掀起波澜,如同要涤荡那漆黑夜色一般,当最后一枚雷击木剑被激发时,一声闷雷突然炸响,远处的山谷中,一条丈余长,比夜色还要幽黯的黑影猛然跃出,冲向了光华闪烁的七关所在!

    那就是孽龙的龙气了!没想到只是短短一段时间,这东西就已经成了气候,孙云鹤冷哼一声,抽出了腰间挂着的长剑,反手一挥插入了剑阵之前,长剑本就锋锐,这一下直直插入了半尺有余,似乎被拦腰一钉,那条翻滚着的龙气也被钉在了七关正中。这本就是天生天长,又经过灵窍蕴养的龙脉煞气,又哪是会束手待毙的普通妖物,只是一息之间,孽龙猛然一弹,撞向了束缚自己的银光。

    轰隆隆一阵响雷划过天际,疾风起,山间林木被吹得东倒西歪,叶片哗哗,似乎都要被这阵妖风卷上天际,地面也开始震动,如同真正的地龙翻身,每一震都应在了孽龙撞击大阵的关口,这是真正的阵力激荡,如若不慎让孽龙冲破了大阵,别说是守阵之人,恐怕就连整个山头都要被气脉激荡震垮,那时别说是处于山中的两人,就是山下的百姓都要命丧黄泉。

    如此紧急时刻,孙云鹤的神色也肃然了起来,手持的剑柄并未松开,而是围绕着剑阵使出了禹步。禹步相传乃是夏禹所创,按照七星排列的顺序行步转折,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乃是道家一脉传承的秘法之一,然而此刻他并非脚踏实地,而是每一步都踩在了泛着幽幽青色的古铜钱之上。原来之前布阵之初,雷击剑阵附近就已经种下了铜钱编成的阵中阵,此刻按照顺序以禹步激发,自然能以钱阵的力量弥补剑阵,而四周的杏黄旗则成勾连两者的媒介,让两种截然不同的阵法能够融为一体。

    随着那凝沉的步伐,阵眼处也升起了一阵银光,与天星的光芒相互呼应,地面的震动渐渐停了下来,怪风也像被束住了手脚,不再呜呜呼啸,远山处的黑影却挣扎的愈发剧烈了,不知何时,与灵窍勾连的道路已然断绝,那条孽龙再也无法汲取力量,哪能不拼死脱困。孙云鹤算到了这点,银白的星力也随着黑影开始震荡、收缩,似乎要把那条龙气绞杀在大阵之中!

    斗法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关头,一直站在阵外的姜圻却微微偏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山林。那里并非阵力覆盖的范畴,星月的光芒似乎都被大阵夺取,也让周遭的夜幕显得愈发漆黑阴寒,然而本该是空无一物的树丛中,此刻却亮起了几点幽幽鬼火,若隐若现,带着森冷的绿色光芒,却被黑暗层层包裹,看不清真容。

    龙啸如雷,阵光似火,在雷火之外出现这么副诡异景象,理应让人心惊,然而姜圻嘴角一挑,反而转过身,迎上了那摇曳不定的绿芒。发现已然被人识破,几团鬼火轻轻一晃,飞也似的朝着大阵扑来!只是须臾,那群东西就冲出了黑暗,展露出原本面目。

    那是几只像是猴子的怪物,身形三尺有余,浑身长满绿毛,臂长腿短,脑袋像是一颗泡涨的人头,隐约能看出五官形貌,此刻正呲着满嘴尖利黑齿,如同地府钻出的幽冥小鬼。这玩意正是由山魈变化而成的岤魅,以人魂为食,以阴气为生,也因眼前的困龙局得以化形。

    如今孽龙被拘,就连它们都觉出了不对,自然要钻出老巢,干掉布阵的家伙。然而此时正是两厢角力的关键时刻,又怎容这群怪物上前干扰?面对如同利箭向大阵扑来的怪物,姜圻手腕一扬,轻轻摇了一下手中的金铃。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那铃铛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几只岤魅却齐刷刷惨叫出声,抱住了脑袋,像是被魔音灌耳一般。紧接着,怪物们獠牙怒张,大声嚎了起来,声音如同来自幽冥鬼蜮,带着让人神魂震荡的强烈波动!这正是岤魅的绝招之一,也是它最拿手的掠食手段,只要听到岤魅的嚎叫,任谁都要头痛欲裂,魂飞魄散,若是一个不查,立刻就会变为它的口中美餐。

    面对这样可怕的攻击,姜圻连眉峰都未皱起半分,只是提起腕子,让手中的金铃猛然摇动起来,不像刚刚那样悄无声息,这次铃铛发出了声响,却不是清脆的金属撞击,而是“叩叩”闷响,那声音并不很大,却囊括了整个大阵周遭,把岤魅的尖叫全部包裹起来,随着铃声,姜圻咬破食指指尖,用沾满鲜血的手指划过额头天灵,双颊眼角,三道血痕在人中处汇聚,如同某种妖异的纹身,当血珠滚落唇上时,他开始吟唱起来,并非是任何一种语言,而是巫家的鬼咒,如同某种空灵高远的歌声,曲调婉转,却也透出一股诡谲的韵味,疾风吹起了他的宽大外袍,裸露在外的手脚和那白色的麻布一样莹白,几乎看不到血色。在这森然的咒语声中,岤魅像是被激怒了,不再高声惨叫,反而四足猛蹬,全数向他扑来。一只岤魅就足以让人丧命,一群岤魅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姜圻俊秀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右手轻轻一晃,一把短刀出现在掌中,巫咒未曾停下,铃声也不断半分,他的身形却如同被狂风卷起似得,整个飘了起来,宽袍翻飞,大袖飘荡,锋锐的银光迎上了腥臊的尖爪。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