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四十张 动静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我当时不知道卓玛央金何以能在那样的情况下迅速镇定起来,等后来明白了,才发现从头到尾,我罗某人只是彻头彻尾的白痴一个,而她才是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一个女人都能在那样恐怖的情况下镇定下来,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显得比她还差劲,因此我再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陪卓玛央金。她拿出一副白薄手套出来戴上,吩咐我打好灯,她全然没有一点恐惧,像个老练的人体解剖者一样仔细用手翻看研究尸体,研究它们胸腔的伤痕。

    洞壁两边一共五具尸体,穿着是解放前农奴的穿着。每具尸体伤痕在我看来都差不多,都是被凶猛的动物活生生的将胸腔撕裂开,然后吃掉了里面的所有内脏——不然为什么内脏不见了,而躯体其他部件都完好无损?

    卓玛央金研究了半天以后也没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只说这洞里应该还有很多奇怪而凶险的事物没出现,而且我们不能返身回去,且不说鬼子拿着枪守在上面会不会准许我们就此出洞,单单就是因为这些尸体,还有满地的白骨,她也不会轻易出洞去。

    我当然知道小鬼子不会让我们现在就出去的,但是呆在这不知深浅的洞里也不是办法,好歹得寻个出路才是。卓玛央金那种人体研究者的态度让我很不耐烦了,她一遍又一遍的查看那些尸体的伤口,看一会发一下呆,然后继续埋头研究。

    “看完了没,我恶心得很。”我没好气的说。

    卓玛央金这才拍了拍手站起身来,然后取下手套扔到一边,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道:“罗技师,从现在开始,你要时时刻刻小心了,这洞里只怕还有极其厉害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还有白蟒?”我问道,心里却想白蟒吃人好像不是这个吃法。

    卓玛央金摇摇头,神色又突然变得黯然起来。“算了……”她犹豫了一下,才说,“还是往前走走,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

    她完全不像一个正常的女人在阴暗危机四伏的山洞里见到这些白骨尸体时的表现,除了开始那一刹那的失态惊恐尖叫外,她简直比我这个爷们还镇定。我渐渐对这个女人起了戒心。

    走了几步,洞底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崎岖不平,反而好像经过人工修筑般平坦。我不敢大意,不知道这洞有多深,只好将探照灯调小以节省电池,四周随即昏暗起来,幸好眼睛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周围的情况还能看个大概。卓玛央金紧紧抓住我的袖子跟在我身后,本想趁机嘲笑几句她装神秘装深沉来着,想了想,到底还是忍住了。她这样子牵着我的袖子,完全就是一个十分依赖人的柔弱的小女孩模样。

    往前走才走两三分钟,身后“咚咚咚”重物坠地的声音不绝于耳,扭头一看,王科长刘干事以及山本等人全都跳了下来。我马上把探照灯关了,拉住卓玛央金站到一边,静观其变。

    洞里一片昏暗,接着惊叫声四起,敢情是有人碰到那些干尸了。不过十秒的混乱,立即有人开了灯,依然是山本,他打着探照灯先照了照那几具干尸,然后将灯对准我和卓玛央金上下左右的照了照,我被他强烈的灯光晃得眼睛都睁不开,加之想起他之前拿枪把我推下洞来的事情,不由得火冒三丈,忍不住伸手就去掏腰间的枪。不料卓玛央金猛力的一把按住我的手,“现在不要轻举妄动,还需要日本人去解决一些难题。”她轻声道,“自然有厉害的东西帮你收拾山本的,相信我。”说完她仍然不肯松手,显然是怕我冲动开枪干掉小鬼子。

    山本没有再理我们,和手下的人转身去研究那几具干尸。他们和卓玛央金一样,仔细得不能再仔细的检视尸体的状况,甚至他们更细心,把尸体翻过面来查看背后的状况。我看得又是恶心又是心惊,不知道他们这是何用意。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山本一伙人才心满意足的将几具尸体扔到一边。我强忍住想开枪干掉他们的冲动,问卓玛央金小鬼子在找什么。她完全答非所问的说:“看来真是没错了,就是这附近。”我虽然一头雾水,不知她明确说的什么东西,但是,从她和小鬼子的举动来看,这其中肯定大有文章在了。

    正在琢磨,卓玛央金忽然用日语和山本打招呼,还一脸笑容的!山本附和了她几句,也是很亲和的样子,哪里像是他把卓玛央金推下洞来的样子。我心下更是疑惑,同时又懊恼怎么不懂日语,弄得自己完全搞不清状况。卓玛央金和山本说完,没事人一样叫我把王科长刘干事叫来一起往前走。我实在忍不住了,拉下脸来问她还有小日本究竟搞什么鬼。她只说叫我一定紧跟王刘二人走就是了,又问我记不记得遇到白蟒的时候,她也这么说过。我似懂非懂的,好像想起什么,又好像仍然不得要领。

    大概见我不出声,卓玛央金自己叫了王刘二人过来一起同行。小鬼子们鬼鬼祟祟的保持了两三米距离的样子跟在我们后面。

    我本来几次想开口问王刘二人在我和卓玛央金掉进洞以后,小鬼子有说过什么话没,但是他们显得十分亢奋,只管不住的东张西张,根本就无视我和卓玛央金,再者他们也不懂日语,因此想了想,还是只能作罢。

    这次又往前走了二三十米的样子,气氛渐渐有些不对劲起来,先是我一不小心踩到一根铁链,接着就是王科长一脚踩进了一个骷髅头里面。卓玛央金更是紧紧抓着我的胳膊一步不敢落后也不敢超前的随着我们走,显得紧张之极。

    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出大气的人都没有,我没有开灯,后面小鬼子的灯光透过地上影影绰绰的人影照过来,更是让人有些头晕眼昏的慌乱。一慌乱,就没留意到脚下,“咵”的一声,一根铁链绊住了我,幸好卓玛央金及时拉住才不至于倒地。这下不敢再图节省不开灯了,我哆嗦着打开探照灯,一看地上的铁链——好家伙,足足四指宽,虽然生满了锈但依然可见当日威力,也不知什么东西力气这么大,需要如此沉重的铁链来锁。再往前照,一眼望去,两旁竟有不下十根这样的大铁链,我和卓玛央金面面相觑,一时作声不得。这洞里不只是有人被猛兽掏空内脏吃了那么简单,这铁链完全是人为的东西!

    我们前面不走,山本一行自然也觉察出动静来,立刻有人过来一看究竟。卓玛央金不等他们发问,立刻叫我们继续往前走,不要管他们。

    往里走,洞越来越宽,地上三五不时的还能看见铁链,也有散落的骷髅头,不过有了开始的那些心理准备,好歹没有吓得屁滚尿流的在小鬼子面前丢人现眼。

    走着走着,卓玛央金忽然“咦”了一声,接着叫我看两旁洞壁——上面每隔半米赫然一个人头骷髅灯,高低大小齐整均匀,一眼望不到底。我脑子轰的一下,冷汗就涔涔的下来了。虽然西藏这里是有用人或者动物骷髅头做灯的,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阵势,密密麻麻的两排被锯掉头盖骨的骷髅灯绵延不见底,走一路就仿佛无数骷髅瞪大眼看着你!

    我脚底发软,一步也挪不动。倒是卓玛央金她根本没有一点惊惶,她反握住我的手,轻声给我打气:“罗技师,不要怕,我们藏人有用人头骨做祭祀法器的风俗。我从小就见过。你也应该听说过的。”我当然听说过,我还听说有些教派的人一次祭祀就会点一千盏童男童女头盖骨做的灯。可那都是听说,没有亲眼见到,而眼前是实实在在的人头骨做的灯,他们生前全部是活生生的人!

    卓玛央金越是解释,越是让我觉得阴森恐怖,背心发凉如果骷髅灯真是祭祀的法器,看这架势排场阵势非同小可。不知道这骷髅灯的尽头会是什么秘密教派的东西,说不定还是什么宗教禁地,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麻烦更大了。

    我不敢再逞强,低声问卓玛央金是否退后几步,让小鬼子先去打头阵,我们到时候再见机行事。我本以为卓玛央金会同意,不料她断然否决了我的话,要我们继续保持在前,而且还要加快步子。

    再看王刘二人,他们一脸兴奋,想要劝服他们后退的话,看来也是没戏的了。我不可能孤身回去,就算是老李他那么多年的老兵,都还得带着狮子带路。这里的环境我远不如老李他们熟悉,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葬身在这荒山野岭了。

    哎……不知怎地,老是想起老李来,不知道他怎么样,万一那白蟒见我们人多不敢再次偷袭,转而去袭击他怎么办……胡乱想了一通,两眼只敢低头牢牢看着地面,不敢丝毫往洞壁上瞟,就这样,我们开始在无数的骷髅头的注视下往前走。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