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四十一章 地心引力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卓玛央金冷静异常,不住的提醒我小心脚下的骷髅头,铁链。走了几步,隐约听得有些水声,虽然几乎弱不可闻。在洞里呆这么久,我的耳朵变得比平时灵敏多了,可以确定那是水声,只是不敢抬头四处张望其来源。

    “央金,好像有流水的声音。”我低低的说。

    卓玛央金似乎有些吃惊,她愣了一下,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抓紧我,“不会这么快就到了吧。”她仿佛自言自语的说。

    “什么这么快?”我问道。

    “一时半会给你说不清楚。你在这洞里见了这么多奇怪的东西,难道还没发现怪异之处?”她声音放得很低很低,我不得不贴身靠近她才能听清楚。

    这洞当然怪异,除了那些风干的被掏空内脏的尸体,以及铁链骷髅灯以外,它明显经过人工修整,里面却没有一点活气,不见一个哪怕指甲盖大小的活物,就连我们这么多人走在里面,它依旧死气得厉害,死气得能连皮带骨不着痕迹的吞噬掉我们一样。

    我没有回答卓玛央金的话,只管细心辨听水的方位——明明好像是在前面,可是往前走几步它又在更前的地方响起。我害怕骷髅灯仍旧不敢张望。卓玛央金紧紧抓住我的手,也不再说话,仿佛在思考什么东西。

    又走了大概十几米的样子,陡然暖和了起来,大概到山腹了吧,我想。不然不会这么暖和。正在走神,忽然卓玛央金猛力的把我往中间一拉,关切的道:“小心水!”

    我一惊,侧眼一看,脚下不宽的洞底两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条两尺左右宽暗黑的水脉,平静无声,看不出流向,应该是地下水吧,我刚才听到的流水声也应该是这个了,看来我们真是深入到山腹里。

    我不敢再胡思乱想,抓着卓玛央金的手小心翼翼的走着。王刘二人本来一直紧跟在我们身后,不知怎地此时忽然一个箭步抢到我们前面,大跨几步蹲下身埋头就把嘴巴往水里凑。我大惊,连忙道:“地下水不要乱喝!有毒!”同时甩开卓玛央金去拉他们。

    先拉住的是刘干事,他力气大,硬拧着要去喝那水,我只得两手拼命把他往后拉,同时又担心他忽然松劲,我要仰头倒在另一边的水里去了……一边小心控制力道拉住刘干事,一边叫卓玛央金赶紧去拉住王科长,他傻不拉叽的居然“咕咕”的不住在喝那水。

    卓玛央金一改之前的镇静,脸色惨白的过来拉住我,叫我松手不要管。我怎么可能不管!松开刘干事就想去拉王科长,卓玛央金忽然幽幽的说了句“你仔细看水的颜色。”这话蹊跷,我凝神一看:水不是暗黑色,是很深很深的暗红色,和我之前在废弃的通信站里见到的那个水是一样的颜色!

    “你拉不住他们的,他们喝够了才会停。”不等我反应过来,卓玛央金又补充了一句。我呆住,脑子轰然变成一团乱麻,可是心里恐惧中又带着清明,所有的疑惑的答案仿佛呼之欲出。

    我们这一停,小鬼子立刻赶上前来,他们也没有人去拉住王刘二人,个个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不住的喝那血泉水。

    果然如卓玛央金说的那样,王刘二人直到透过厚厚的冬衣都能看见他们圆鼓鼓的肚子的时候,才心满意足的直起身子来。“王科长?”我赶紧叫了一声,想看看他神智是否清醒。意料之中,他定定的看着我,也不说话,眼神呆滞,面无表情。再看刘干事,他稍微好点,虽然同样不说话,但是没有那种呆滞,一脸全是迷茫,仿佛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我心里暗暗叫苦,看样子只怕现在闯到通信站里无面或者怪虫的老巢来了,不然先前反常的王刘二人本来好好,何以又不正常起来。而且,这么多的血泉水,不知道能养活多少怪虫!

    “继续走!”卓玛央金不容置疑的道,“往前。”她握着我的那只冰凉的手告诉我,她内心的恐惧不在任何人之下。但是,她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还要继续走下去?我惊惧交加,脑子混沌得厉害,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小鬼子们仍然不着声的让我们走了前面,卓玛央金一次又一次的嘱咐我千万紧跟着王刘二人走,而且又说什么都不用管,只管让王刘二人走前面,我们紧随其后就好。

    王刘二人当仁不让的抢先在我们前面,他们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总感觉手脚身子配合得十分别扭僵硬。这两人早在通信站里就出过状况,看这架势……难道真是刚才的那种预想?这里是无面和怪虫的老巢?

    卓玛央金好像知道好多东西,本想问问她,但她只管低头往前走,脸色惨白一声不吭。我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到肚子里去。

    战战兢兢的没走多远,山本突然不由分说的抢到我们的前面去。

    我和卓玛央金面面相觑,不知小鬼子又打什么主意。卓玛央金的手越发冰凉。

    正在我们发呆之际,山本忽然二话不说两步抄上前堵住王刘二人的去路。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时候,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王刘二人的手背上各划了一刀,然后迅速回身退到他们背后。

    前面王刘二人停了下来,迟钝的将手举到眼前,眼睁睁的看着血从手背慢慢往下流,像看稀奇,看别人流血一样直直的盯着自己的手背,根本连瞄都没瞄一眼始作俑者山本。

    小鬼子这招肯定别有用意,我忍不住低声问卓玛央金:“什么意思。”她脸色苍白得不见一点血色,狠命的握着我的手,想了一会,也低声道:“我……我……别问……别急……让我看看……”

    很快地上两小滩血,卓玛央金叫我不要管王刘二人,也不要理会挡在我们前面的鬼子山本,只管用灯对准那血,仔细观测它们是否有变化。

    我觉得卓玛央金脑子出问题了,人血能有什么变化,顶多变暗凝固,如此而已。再不济王刘二人站的地势稍微低些,要是血多的话,可以血流成河顺势而下。不过就凭刚才山本下手的力道,两人受伤的部位又是手背,血再多也有限。

    然而,就在我心里暗忖的时候,怪异的一幕出现了,王刘二人流在地上的血,也不散开,保持着原状以极慢极慢的速度向地势高处的我们流来!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