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四十四章 挣扎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瞬间冰冷头骨的水漫过头顶,我平时本来不是很精通水性,这一来更是心神俱裂,不停的努力浮出水面,手脚乱扑腾,想大喊救命,可是一张口,一股血腥味立马涌进嘴里。

    血泉水!血泉水的恐怖我早已见识过,哪里敢再张嘴求救,更何况就算能喊话求救,难道还能指望卓玛央金来或者王科长刘干事来救我?想到这里,我反而镇静了下来。稳住,放松,把头浮出水面换口气……

    该死的日本鬼子,我头刚一冒出水面,立刻有人朝我开枪。听得枪响,连忙沉进水里,幸好没打中,只是胸口憋闷得难受之极,想再去换气,不料那群畜生竟然连续朝水面开了好几枪,我躲闪都来不及,哪里敢再露面。这样一来,胸口更是憋闷得抓狂,差点就忍不住的张嘴喝水了……就在这时,那群畜生嘻嘻哈哈的声音渐渐变小,想是胡乱开枪一阵估摸着打死我了,就走人了。我连忙浮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气,待呼吸稍微顺畅点,这才发现全身冷到骨子里去,连呼进来的气都是冷的,嘴唇沾到牙齿,就像碰到一块冰,分不清究竟是牙齿还是嘴唇冰透。

    四周一片死寂,我轻微的挣扎都能激起好大的回声,慢慢的游向岸边,求生的**在那刻变得特别强烈。虽然背上的背囊被水一浸,沉重之极,但我居然驮着它游上了岸。

    可是到了岸上我才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那群畜生刚才之所以没见我中枪身亡就走了,并不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枪法自信,而是——而是我一切的设备,被水一泡,基本全玩完了。而且,这大冬天的,天寒地冻,就算我返身出洞,全身衣物湿透,也无暖和的可替换的,走不了几步就会被冻死倒毙在路边不去想天冷还好,一想之下立即觉得全身上下连血液都被冻成了冰块,想跳两下增加点热量,才发现脚木木的僵硬,一点知觉都没有。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去想害怕不害怕担心不担心了,先活动身子,保命要紧。

    于是我开始不停的十米冲刺二十米冲刺,几分钟下来就筋疲力尽,不敢完全停下来,又强迫自己演练格斗套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动作一遍比一遍吃力,身上越来越冷,冷得我知觉全无。这样乱舞了半天,猛然想起,再怎么努力,身上的衣服不干,没有御寒的东西,不管怎么这条小命都得卖在这里了。想到这里,我浑身立刻泄了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再也起不来。“罢了,罢了,反正都要死了,不如死得好看点,免得被那群畜生回来的看笑话。”想到卓玛央金那娘们儿,亏我还把她当自己人,最后她应该明知道日本畜生会对我不利,居然都不提醒我,还假惺惺的说“如果没有伤口”的话就如何如何。是,大爷是没伤口,但是大爷还不是一样的得死,死到这个鬼洞里!

    我越想越悲愤,越想越绝望,前尘往事像毫无抵挡余地的慢动作黑白电影一样朝脑子里涌来:从高中就开始,一直谈了六年多,却在我最需要帮助最脆弱迷茫的时候离我而去的女朋友。之前总是告诫自己,要去恨这个女人,因为她背叛了我接近七年的感情。但此时我却一点都不恨她,能想起来的全是她种种的好处,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全是美好而温暖的回忆,她如果知道我死了,会不会有那么一丁点难过呢,哪怕只有那么一丁点,会有吗?有人说如果不爱一个人了,连回忆都是沉重的负担。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爱她,她走得那么决绝,可是我死到临头想起的都还是她的好。还有最铁的哥们,我叫他兽王,我们说好等我退伍就一起闯天下做生意,能感觉到他的睁大了眼睛,无限悲悯和可惜眼睁睁看着我慢慢死去……所有的人样子,一时间犹如潮水一样纷至沓来。

    人死之前都不是会这样略光掠影的回忆总结自己的一生吗?我迷糊而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快死了……我,罗练,就将这样死在这个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再来的山洞里了。

    ……眼皮沉重之极,我慢慢的闭上眼就再没力气睁开。“也好,这样子睡过去……”在倒地之前,迷迷糊糊间,我对自己说。

    ……

    看见老李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吃惊。有什么好吃惊的,我死了,自然是到阴朝地府。同理,他也一样。所以我看见他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怎么也挂了。同时还想很友好的拍拍他的肩膀,刚一举手,他就不耐烦的一手拍开我。

    这个老李,死后还这么拽。我暗自笑笑,也不和他计较,好歹黄泉路上我就他这么个熟人,一路结伴聊天也不至寂寞。

    正想着,老李突然不由分说的掰开我的嘴,灌进一口辛辣的液体。咦?好像是酒,想了一下,确认是酒。居然变成鬼了,老李他老人家还有酒!我不知怎地,觉得这十分可笑,于是便“呵呵”的笑起来。

    老李伸手拍拍我的脸,关切的道:“罗技师,你没事吧?”

    我看着他,觉得他的眉眼脸型神情十分之可爱又可笑,于是也不说话,仍旧“呵呵呵呵”笑着。这个生前隶属江西的老李,死后不知是否仍去江西地府。要是他去江西地府报道,我是重庆人,还是只得分道扬镳孤零零的一个人上路了。哎,想到这里,停住笑,又忍不住伤感起来,我生前寂寞,谁知死后居然还是如此孤独。

    之所以如此确定老李也挂了,是因为他身上只穿了单衣单裤,而我身上也是同样的装束,而且,最重要的是浑身上下四肢百骸无不暖洋洋的舒坦之极,并无半点我生前那种连血液都要结冰一样的寒冷。看来黄泉路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阴寒可怕。

    “罗技师,你脑子没坏吧?是不是进水了?”老李一边说一边猛烈的将我脑袋左摇右晃。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居然躺在地上的。不对……好像有些不对劲。脑袋被老李摇晃得晕乎乎的,想站起来,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老李,别……别摇了。我死了,你也让我死得安宁一点。”我断断续续的说。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