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四十五章 层叠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原来你以为自己死了?”老李不再摇晃我的脑袋,看了我一下,然后猛地的一巴掌扇在我脸上,“痛不痛?”

    他这一巴掌扇得不轻,脸上立刻火辣辣的痛了起来。我脑子一下清醒,痛!也就是我没死。我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老李老李,我没死……我怎么没死……”我一个翻身站起来,忍不住抱住老李大喊大叫,“我没死……我没死!”

    老李任我喊叫一会,才推开我,叫我先休息会,不要过于激动。

    我怎么可能不激动,不仅没死,居然还见到了老李。也就是说我可以下山去了——不用担心独自一人会随时葬身山里。山下,有吃有喝有火可烤,不用担心身边有人会推我下水朝我开枪。想到这里,我脑子陡然冷静了下来,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这是哪里?怎么温暖如春,不见一点寒冷,老李会在这里?他怎么找到我的?还有那群畜生呢,在哪里?

    一时间肚子全是疑问,老李好像知道我心事一般,递给我一袋压缩饼干一瓶水,道:“慢慢吃点东西,你昏迷了大半天……你别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在想为什么你没死,还有我为什么能救到你,对吧?”

    我使劲点点头,补充道:“还有还有,这里为什么一点都不冷?还有鬼子他们呢?”

    “鬼子?日本人?”老李眼神瞬时变成憎恶,又带着担忧——我看得一清二楚,他好像知道什么一样。鬼子来时,他不是已经出去了吗,之后也一直没见他。这个老李,从上山伊始他都一直神神秘秘的,真搞不懂他究竟知道多少东西。

    老李叹了口气,返身去给自己拿了水和饼干,然后挨着我坐下,道:“罗技师,此话说来就长了。当时我出去放哨……”在说起他自己的遭遇前,老李破例的和我提起他的家世。说他是江西信州人。信州乃茅山所在之地,老李乃是正宗的茅山弟子的后人,只不过入伍以后,大家都信奉无神论,加上茅山一派名声不是很好,所以他从来不向人提起这些,免得被人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在那个发现无面的通信站里,他主动提出出去放哨,就是因为发现种种怪状十分像当年班钦大师说起的一件事。这事影响极大,关系到一些教派的生死存亡,因此他不敢轻易和我们商量,尤其是我,一点都沉不住气只能只身先出去打探情况……

    话说老李当日带上狮子离开通信站去放哨。一路月黑风高寒冷异常,那自是不必说。大概到离通信站西北面三四里的地方,狮子这家伙就异常烦躁,不停汪汪直叫,一边咬着老李的裤腿把他往前带。只有闻到生人的气味狮子才会这样反常,老李不敢大意,连忙把步枪的子弹上膛,然后发现路边不少凌乱的脚印,好像是从山上下来的,可是又七拐八拐的不知拐向了什么地方。

    脚印还十分新鲜,想是刚走过没多长时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从山上下来,而且人数还不少,老李顿时警惕了起来。不过他当时还只是出于一种政治警惕,以为有敌特分子趁乱来窃取情报一类,也没想深里想,顺着脚印就追了过去。

    老李胆子再大,这荒山野岭的,他带着狮子也忍不住心里发怵。本来开始是想追着脚印去的,但是一想,他们就算到我们负责的通信站里去捣鬼,那至少也得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何况他还知道下山的近道,轻易可以抢在那些人前面回通信站。所以就想着不如顺着脚印上山去看看他们是否设有什么机关。

    慢慢的,老李顺着那些脚印往山上走去。一路上狮子变得十分警惕,不住的东张西望,半步都不离开老李。老李深知狮子习性,明白它肯定觉察到了凶险才会这样紧贴着主人走,目的保护主人安全。这一来,他立刻全身神经紧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双手紧握着步枪,只要一不对劲,立即开枪。

    狮子一扫平日的懒惰,变得灵性无比的给老李带路。老李一路走着开始也没发现有什么怪异之处,直到狮子把他带到一具尸体前时,他才发现事情好像不是敌特分子那么简单。那具尸体,就是我们之前是路上遇到的变成粉红色汁液的日本人的尸体。

    当然,老李当时见到那尸体的时候,它还没变成粉红色的汁液。仿佛刚死不久,身体还带着余温。老李认得它身穿的制服,知道是个日本人,想着不管它生前好坏,死后总是个可怜鬼,就准备将之就地掩埋,哪知他刚一伸手,蓦地一道白光闪将过来,紧接着一条成人胳膊粗细的白蟒出现在尸体一两米远处,它“嘶嘶”的吐着信子,虎视眈眈的瞪着老李。狮子见状立刻朝着白蟒汪汪大叫,那东西似乎有些惧怕狮子,吐着信子,却不进攻。

    老李也被吓住了,没见过这么大的蛇,他一动不动,生怕白蟒一不小心就咬了过来。狮子不停的汪汪叫着,那白蟒和老李僵持了一会,居然不声不响的溜走了。老李心下大喜,连忙试图搬走尸体,哪知才刚一碰到尸体,尚未用力,那蛇“咻”的一声,又闪了出来。它一出现,狮子立刻杀气腾腾的咆哮起来。白蟒有所顾忌,不住的在两米开外的地方游走,几次试图袭击老李,都被狮子吓退回去。老李自然不敢再动尸体,过了一会,白蟒又自动消失。

    老李见白蟒消失,又想去搬尸体,哪知他刚一动手,白蟒又从天而降……如此再三,老李终于明白白蟒不准人动这尸体,仿佛这是它的东西一样。只要不动尸体,它是不会对老李不利的。想通了这点,老李也就不再勉强了,要怪也只能怪这日本人死错了地方。

    大半夜的,又是遇到白蟒又是碰到尸体,老李哪里还有心情再去打探情况。何况这白蟒来得诡异,他不敢十分确认这种海拔下是否能有蛇生存,因此打算折回来先和我们商讨一下,顺便也想叫人带话回山下的通信站去,叫人注意堤防日本人。

    老李跌跌撞撞的带着狮子回到废弃的通信站时,正好碰上山本带人解剖无面王伟澄,他透过门缝清晰的看到了水晶黑蝎子。他没有推门进来,因为屋里日本人的穿着和他遇到的那具尸体穿着一样,是一路人。也就是很有可能日本人已经上山去过了,不知道有没有找到东西,要是找到了,凭我们的装备力量不一定就能明抢回来,只能暗取。

    于是,从那开始,老李就一路跟踪我们,直到白蟒咬伤龟田,他才离开我们无声无息的从另一个方向追踪白蟒而去。而日本人他们在温泉边追丢了白蟒,也不太计较,往上走找到了一个山洞就回头来找我们了。

    因为有狮子带路,老李很容易追踪到白蟒,它朝温泉背后一条硕大的山石缝里钻去。老李不假思索的跟着跳了进去,岂料白蟒狡猾异常,动作敏捷,“哧溜”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石缝长而宽,里面充满了说不出的腥臭味,地上全是各种被吸食得只剩下干瘪的外皮的牦牛、野驴、岩羊等等,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没一处空隙可下脚。这么多的动物残骸,不知白蟒究竟在此为害多少年了,估计山上的动物不被它吃光,也被吓得逃走完了,不这样的话,它怎么会铤而走险的偷袭人类。

    老李本来就知晓许多事情,一看这白蟒的情况,心里有了底,知道白蟒危害性远不如其他东西,就打算带着狮子出洞,先和我们会和再说。

    岂料他刚抬脚准备走,石缝中间层层叠叠的各种动物皮囊忽然“哗”的一声纷纷飞向两旁,紧接着一个人从缓缓从中站立起来。老李吃这一吓,魂飞魄散,连忙往外爬,哪知石缝虽不深,但光滑异常,他脚底发软,几次都爬不上去。眼见那人一步步吃力的僵硬着身子慢慢走过来,老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忘记了自己手里有步枪,也忘记了还有个带着藏獒血统的狮子。

    就在这时,狮子忽然发威,它狂吠一声,猛地的朝那人扑过去。那人躲闪不及,小腿被狮子一口咬住,扯下一大块皮来。那人遭此重创,居然哼都不哼一声。稍稍往旁边一侧,算是躲避狮子的进攻。而狮子首战告捷,也不懂趁胜追击,连忙咬着那人的小腿皮过来向老李邀功。

    老李壮着胆子凝神一看狮子咬来的东西:这完全就是一风干了的人皮,干瘪萎缩,哪里是什么新鲜的皮肉。再看那人的小腿,被撕去一大块皮后,也不见流血,就是一个黑乎乎的干瘪伤口。

    老李只当是有人诈尸或者是僵尸,他本是茅山后人,既然明白了过来,哪里会怕了这等东西,何况他随身还带有雷劈桃木剑。于是连忙掏将出来。由于刚才惊吓过大,力气仍未恢复,只得等着那人主动进攻过来,朝他身上随便哪里一刺便大功告成。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