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四十八章 再来五六个

时间:2018-04-07作者:忘却的优

    我一个激灵,立刻回过神来,一看左肩膀,只是被咬去厚厚的衣服,并没伤到皮肉。这下放心自己不会变成僵尸了,浑身马上就有了力气,一个翻身站起来。老李待我一翻身,立刻扣动扳机,砰砰砰朝僵尸胸口一阵猛射。

    步枪打出去子弹的力道不是一般手枪可比,估计老李这么零距离的一阵猛射,僵尸胸口已经成了一个蜂窝。我不由得忘记了之前的害怕,幸灾乐祸的等着僵尸胸腔被老李洞穿成空洞一样的倒下去。

    不料那僵尸也不挣扎也不反抗,等老李一梭子弹打完,它看也不看自己的胸口一眼,抡起手就朝老李抓过去。我看得真切,一把拉开准备上子弹的老李,举起匕首就朝它刺去。不想它在如此重创之下力气仍然十分巨大,也不躲开匕首,轻描淡写的抓住我刺过去的匕首往前一带,一个趔趄,我就摔倒在它脚下。

    这厮好像明白我杀伤力不及老李,以一种近似折断身体一般僵直的动作弯下腰来,伸出双手似要撕开我一样,我大骇,连忙滚开。它脚下微动,带起一大片刺耳的铁链声,轻而易举的挡住我的去路,并再次伸手朝抓来,我连忙往旁边一闪,却正好闪到它另外一只手边,如此大好机会,它迅速抓住我两边肩膀,用力的往两边撕。

    肩膀仿佛正一丝丝的被撕离身体,仿佛两个巨大的铁钳死死钳住肩膀往两边拉,没有半分逃走的余地。我痛得几乎晕过去,本能的不住的挣扎,抓起地上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不住的打它,老李顾不上装子弹,举起枪托使劲的砸僵尸的胳膊,也不见效。情急之下,我摸着背囊里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想也不想,抓过来就往僵尸胳膊上打。

    就是这么一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僵尸的动作居然慢了半拍,而且手上的力道也那么重了。见这一招有效,不敢怠慢,只管拼命不住的往抓着肩膀的僵尸胳膊手背,一切我能够得着的地方砸打。慢慢的,僵尸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老李大概也看出端倪,见僵尸不再撕扯我,连忙一把将我从它手下拖开。刚一拖开,僵尸失去我这个支撑力,轰然一声倒瘫在地,再也不动。老李怕它装死,拿用枪挑了它好几次,都不见丝毫动静,这才如释重负的往我身边一倒——他也累坏了吓坏了。

    见僵尸仿佛确切是死了,我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肩膀生疼得厉害,而且背心湿漉漉的,显然是被冷汗湿透。胸腔里的空气像被抽干了一样,不住的大口喘气,嗓子干得厉害,想说话,张了好几次嘴,都发不出声音来。再看老李,他也不住大口喘气,没有开灯,洞里依旧昏暗,看不清他具体的脸色,不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过了大半天,感觉终于好点了,才发现自己手里一直紧紧撰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这是刚才打趴僵尸的东西。开始根本没去想这是什么神兵利器,现在缓过气来,仔细一看,不由得哭笑不得,这居然是差点被我扔掉的变成纸浆,又被烤干的那本经书。不想它居然坚硬到这种地步,连步枪匕首以及专杀厉鬼的桃木剑都搞不定的僵尸,它就光砸了那么几下,就搞定了。

    笑着把这硬如砖块的纸浆经书朝老李扔过去,“老李,你看,这玩意还真有意思。”

    果然,老李一看,也大吃了一惊,他不可置信的道:“罗技师,这是刚才救命的东西?”我苦笑一声,道:“嗯。”

    老李还没恢复过来,气息十分不匀净,见他拿着那硬纸浆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才有些断断续续的,问我:“罗……技师,你肯定这是无面身上带着的那种普通手抄经书。”

    我也没有力气多说废话,点点头,道:“嗯,肯定。”

    老李又沉默了一会,才自言自语的道:“传统藏族手抄经书都是用狼毒草造的纸……”,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件事来,不过又怕躺在这里说话,会再次引来僵尸,于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拖起地上的背囊,勉力拉起老李,道:“我们还是先到刚才那个小洞里去避一避,有件事……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老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跟着我往小洞走,和僵尸这一战,根据现在我们这虚弱的状况来看,如果不是这烂经书,估计我早被撕成血肉模糊的两半,老李说不定也难逃一死了。这事即使在许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都心惊胆战,后怕不已。

    话说我和老李摇摇晃晃的进到小洞里,靠着洞壁坐下,我才慢慢把无面王伟澄的事情仔仔细细告诉老李,重点说了他的日记,尤其是他后于同期被关押的同伴发病,最后好像还找到治病的解药了——可惜可惜,可惜没等我看完,就被刘干事给毁了。而且王伟澄在日记里多次提到经书,还说用一种不知名的草泡水喝,不知这些是否和他最后才发病有关……

    老李听了我的话,沉吟不语,良久才一字一考虑的道:“罗技师,王科长发疯的那晚,我叫你往火堆里扔的草药,你还记得不?”

    我还真没注意那么多,于是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说不知道。

    老李又想了一会,才道:“那其实就是普通的藏民烧香的那种药材,在拉萨你可以看到很多大香炉,人们往里面烧的那东西就是……班钦大师说佛祖为驱除地狱魔鬼,才特意让藏民用这种地狱魔鬼十分害怕的草药来作为上香之物的。”

    不料那种草药藏香居然还有这等功效,我先是一愣,接着不由得喜形于色,道:“那我们下山多拿些上来,不就可是制服这洞里的僵尸了吗?”

    老李苦笑一声,道:“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藏香只能对付初发病,被地狱怪物感染的活物。像刚才那个僵尸,是死的,藏香就不起作用了……不过,从刚才的那种情况来看,这经书到好像是僵尸的克星,只是不知究竟是上面抄写的经文的魔力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我心里一直若隐若现的答案,在听得老李这话后立刻呼之欲出了。“老李,会不会因为是经书本身所带的特性,比如,它是狼毒草做的,所以带有某些药性呢?”我极力压住心头找到答案的狂喜,道。

    老李点点头,有所保留的道:“也许有这个可能。不过……要真是这么简单,班钦大师怎么会不告诉我呢?”

    我一听,不由得黯然下来,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也是,要真是那么简单的话,狼毒草并不少见,怎么可能其他人不知道它有如此强大的功效,怎会由得这些僵尸如此猖狂。说到僵尸,忽然想起在和被杀死的僵尸短兵相接之前,好像还有其他两具僵尸从洞口路过的。不知这经书对它们也同样管用,要是不管用的话,我们只怕很难出洞了。那十来根铁链至少也锁着五六个僵尸……脑子一时乱了起来。

    再看老李,他也紧锁着眉头,若有所思的道:“罗技师,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我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太阳穴,试图让脑子不那么乱,才道:“哪里不对劲?”

    “很多地方不对劲,先不说人头骷髅灯这些古怪的东西好了。就看地上锁僵尸的铁链,还有刚才那个僵尸,为什么前面它的同伴都跳开了,它偏偏停在了我们出这个洞的必经之路上,而且它动作虽然迅猛,可是依我看来,它比起正常的僵尸还是迟缓笨拙了些。还有,它要真是厉鬼僵尸,为什么我的桃木剑,还是雷劈木居然对它不起作用。要知道雷劈桃木是道家驱邪的至高法器,任何厉鬼一旦被雷劈木刺中,立刻魂飞湮灭永世不能超生,哪里还能像它一样无动于衷继续进攻我们?这也就是说,这僵尸肯定不是鬼了。再者,我顶着它胸口开枪的时候,能感觉到子弹非常轻松穿过它的身体,它竟没一点反应。而它之所以一动不动,我猜是子弹的冲击力让它动弹不了,而不是子弹本身杀伤了它……”说到这里,老李用力的左右甩了甩脑袋,“哎呀,我怎么把自己说糊涂了……”

    说实话我也糊涂了,之前太紧张,一直没注意到那僵尸身着何种打扮,乃何族人,身上零件是否完好无缺……按老李的说法就是那僵尸它既不是鬼的怪也不是活人,又不像高科技玩意,总不成是新生物种吧,或者是生化危机里那种被病毒感染的怪物?还有最重要的问题,如此厉害的僵尸,怎么会被人用铁链锁住双脚?

    看来,还得去仔细去研究下那东西不可。

    躺了半天,感觉身体有些力气,怕节外生枝的还有僵尸杀过来,趁着一切看似平静的时候,和老李赶紧出洞去研究那具被杀的僵尸。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