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三百四十九章 洞穴

时间:2018-04-08作者:忘却的优

    地狱之门开了

    这次我们留了个心眼,一人拖住僵尸脚上的一根铁链,打算将其拖到洞里来慢慢研究。说来也怪,本来我们是想把它往洞里在拖进去一点的,但那锁僵尸铁链的长度竟刚好到洞口为止,再往里半分都移动不了。估计这也是之前它为什么停在洞口迟迟不走的原因了——不是发现了我们,而是为铁链锁所束缚,不能跟着那两具僵尸往前走。

    没办法,我们只好打着探照灯蹲在洞口查看这僵尸的状况。从它身上的还没完全风化的穿着来看,毫无疑问是藏族农奴,而且应该是还有些地位的农奴。这些都没什么古怪,问题在于它的脸上。就像我才掉进洞时看到的那几具尸体一样,在极度干燥,而且毫无防腐措施的情况下,不管人还是动物的尸体不腐化也会脱水变成黑褐色的干尸,不可能还看起来活生生的有血有肉。但是这种不可能偏偏发生了。

    这具僵尸紧闭双眼,神态安详,面色栩栩如生,脸上的高原红就和任何一个从你身边走过去的高原人民的一样健康红润。咋一看,都只当这是一个甚是有些地位的农奴睡着了,根本不会把它和之前那要把我活活撕成两半的僵尸联系起来。

    看了它的脸,又去看身体,我打着灯,老李把它的藏袍轻轻一扒拉,一片古铜色的胸肌立刻裸露出来——就像现在最流行的肤色一样,亮泽充满弹性,虽然上面还布满了十几个子弹孔,可是那些子弹孔丝毫不波及它旁边的皮肉,也没有任何液体流出来。就像打孔机一样,打一个孔就是那一点,绝不会伤及无辜。如此情况,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去描述自己的惊讶,害怕,一边还很不合时宜的想这比埃及法老的木乃伊有价值多了。

    ……接着再看手和胳膊,同以上所说一样,如同睡去的活人。最后看到脚的时候,总算看到了一处不正常:僵尸左脚踝的铁链往上两三寸的地方,被人生生剜去了一大片皮肉,深可见骨,伤口既没发黑也没发红也不结疤愈合,完全保持刚被剜时候的状态;同样没有流血,只隐隐有一层透明液体覆盖在整个伤口上,那液体仿佛是皮肤的组织液,又好像不是,与此同时还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油脂味。开始我还不确定,使劲闻了几下,不由得脸色大变,连忙一把拉开老李。

    “干嘛?”老李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我……”我惶恐的看着僵尸,指着它小腿处的伤口道,“我……它……它伤口发出来的气味,无面被打死的时候也是这么个味道……只是无面的气味要浓烈得多……”

    “是吗?”老李非但不害怕,反而过去蹲下近距离的嗅了嗅那气味,“是一股好像什么油脂东西给放坏了一样的感觉。”他站起来身来,道。

    “难道……难道……”我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想法来,不过自己又立马否决了,“不可能不可能。”

    老李问我自言自语的在说什么。我没有理他,反复在琢磨推敲自己的想法,明明好像应该是那么回事,可是好像从常理上来分析又不应该是那么回事。想了半天,仍不得要领,于是只好试探性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老李:“老李,这个……这个和无面死的时候那气味是一样的,还有伤口上的液体,也和无面身体里流出来的东西有些像……我在想,这个僵尸是不是会和无面是一类的呢……不过无面脸全浮肿得只剩下一张嘴,但它又像活生生的人一样……哎呀,老李,我绕来绕去把自己脑袋绕晕了,不知道你明白我说的意思没。”

    老李点点头,示意他明白,接着默然不语,陷入沉思。

    我既希望这僵尸和无面是一类东西,那么可以肯定它脑子或者身体里应该会有个水晶黑蝎子一类的东西,我们可以像杀无面那样干掉其它僵尸;同时又不希望它们是一类,至于为什么不希望,自己也说不清楚。

    “地狱之门打开了。”正在沉思间,老李忽然忧心忡忡的来了这么句。

    “什么?地狱之门?”我又重复了一遍问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记得那句话吗?强巴恪山下有座地狱的门,里面住着没脸的魔鬼。”老李脸色一下子变得灰败起来。

    其实那不过是一句民间俗语而已,中国各地都有类似的民间传说,只不过大多都是用来吓唬小孩子不要乱跑的,并不是真的某地就有某个吃人的魔鬼。我把这话也给老李说了。

    老李并不赞同我的看法:“罗技师,民间传说其实很多都是有事实根据的。只是在口耳相传的过程中,或多或少或者有意无意的被人们抹去了一些事实的东西。你想,要真是空穴来风的东西,会流传那么成百甚至上千年吗?”

    我一时语塞,他说得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老李没有理我,又道:“班钦大师生前一再告诉我,‘强巴恪山里有地狱,有没脸的魔鬼’这句话是有真实来历的。现在听你说起无面和这个僵尸的状况,山腰和这里已经有两处地方遥相呼应了,一个是血泉水,一个就是这僵尸伤口的状况……只怕,只怕,我只怕是地狱之门开了,才会把这些魔鬼放出来……班钦大师还说过,地狱之门一开,魔鬼现世,将有无数人陷于水深火热的动荡纷争中,到那时候,人们出现的疯狂情绪,任何一个政府或者军队都不能控制!”

    老李的话,正和我刚才想到了但是又不敢肯定是想法不谋而合,我也是认为无面和这僵尸是有联系的,只是没去想过会有真正的地狱之门一类东西。

    “罗技师,我现在非常担的心一件事。”老李无缘无故的拿起步枪,开始往里面装子弹,边装边说,“开始我们不是听到了枪声的吗?我怀疑这僵尸和日本人正面冲突过,它也许挨了日本人一枪或者几枪,然后行动受阻,被日本人趁机剜去小腿上的肉……”

    “这……”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小日本剜一个僵尸的肉干什么?何况一般步枪或者手枪根本不能对僵尸造成什么影响。刚才我们不是试过的吗……”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鬼子曾一再**裸的要挟我们,要和我们一起找逃兵,莫非,莫非,我脱口而出,道:“莫非日本人根本就知道实情?”

    老李沉重的叹了口气,把背囊往身上背,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日本人的科研实力,他们只要得到僵尸身上的一块肉,再加上你不是说他们还从无面身体里剥离出来了水晶黑蝎子吗?这两样东西,足够他们研究出他们想要的任何信息了。你想想看,那会给我们引来多大的动乱。”

    听了老李的话,我的心不住的往下沉往下沉,老李的想法出奇的和我一致,这说明鬼子……我不敢往下想,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拼尽全力阻止鬼子下山,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最好的办法都是将他们一个活口都不留的干掉。我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背囊,和老李一道出洞。他在前带路,我算断后,防止之前那两具跑过的僵尸给我们来个突然袭击。

    出了一个洞又到了另一个洞,我几乎完全丧失方向感——虽然现在这个洞我先前呆过,虽然洞壁旁还有铁链,可是不见人头骷髅灯,也不见血泉水,也没有进洞伊始就碰到的干尸,地上平整干净,除泥土和两旁的铁链外没有任何事物,不知这究竟到了哪里,也不知离开出口有多远的距离,更不知老李会把我带往什么地方。

    我们尽量放低了脚步声,可是这洞太过静谧,一点轻微的声音都足以引起回音,所以耳边全是“咚……咚咚……”的脚步声,瘆得人心慌得很。我决定找点话来说,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半天,不知怎地想到卓玛央金那娘们儿了,要是再碰到她,我真的不能担保自己不会一把掐死她。

    她伙同那群日本畜生把我推下血泉水,还假惺惺的说什么“如果身上没有伤口就去找班钦大师或者他的传人”。鬼才信她的话!被推下血泉水,那种情况下,要不是老李突然出现,我还有命在吗?啐!我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洞里太安静,吐唾沫的声音显得特别突兀,老李大概以为我遇到什么事了,连忙回转身问道:“什么事,罗技师?”

    “班钦大师或者他的传人”!老李不是算班钦大师的传人吗?猛地一拍自己脑袋,我不是身上也没有伤口吗?想到这里,只觉自己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卓玛央金这话难道别有深意?

    我决定试试,于是两步上前把卓玛央金的话转述给了老李。他听了以后,皱了皱眉头,道:“我不懂她的意思……为什么要你身上没伤才来找我?对了,你从血泉水出来的时候,身上有伤口没?比较细小的那种……我给你换衣服的时候没怎么注意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