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56章 收拾好行囊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我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背囊,和老李一道出洞。他在前带路,我算断后,防止之前那两具跑过的僵尸给我们来个突然袭击。

    出了一个洞又到了另一个洞,我几乎完全丧失方向感——虽然现在这个洞我先前呆过,虽然洞壁旁还有铁链,可是不见人头骷髅灯,也不见血泉水,也没有进洞伊始就碰到的干尸,地上平整干净,除泥土和两旁的铁链外没有任何事物,不知这究竟到了哪里,也不知离开出口有多远的距离,更不知老李会把我带往什么地方。

    我们尽量放低了脚步声,可是这洞太过静谧,一点轻微的声音都足以引起回音,所以耳边全是“咚……咚咚……”的脚步声,瘆得人心慌得很。我决定找点话来说,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半天,不知怎地想到卓玛央金那娘们儿了,要是再碰到她,我真的不能担保自己不会一把掐死她。

    她伙同那群日本畜生把我推下血泉水,还假惺惺的说什么“如果身上没有伤口就去找班钦大师或者他的传人”。鬼才信她的话!被推下血泉水,那种情况下,要不是老李突然出现,我还有命在吗?啐!我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洞里太安静,吐唾沫的声音显得特别突兀,老李大概以为我遇到什么事了,连忙回转身问道:“什么事,罗技师?”

    “班钦大师或者他的传人”!老李不是算班钦大师的传人吗?猛地一拍自己脑袋,我不是身上也没有伤口吗?想到这里,只觉自己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卓玛央金这话难道别有深意?

    我决定试试,于是两步上前把卓玛央金的话转述给了老李。他听了以后,皱了皱眉头,道:“我不懂她的意思……为什么要你身上没伤才来找我?对了,你从血泉水出来的时候,身上有伤口没?比较细小的那种……我给你换衣服的时候没怎么注意。”

    我没有感觉到身体有明显的疼痛,但是不排除有些细微的觉察不到的伤口……还有,好像还被血泉水呛过一口,也忘记究竟有没有喝进肚子里去了,不知道这碍不碍事。本来不想起这事,还没什么关系,现在一想,心里竟七上八下起来。

    我是个心里有事很容易就在脸上表现出来的人,老李估计看出来了,所以连忙问我:“罗技师,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不想他看出我的害怕。要是我身上哪怕有细微的伤口的话,血泉水都能够慢慢侵蚀到全身皮肤的。一想到王科长和刘干事的状况,我不寒而栗,不敢想象万一自己真变成那样的话……

    “罗技师,你看你,是不是又想多了……我随口问问你身上有伤口没有,没其他意思。你看你现在,脸色这么白得吓人。放心,血泉水要真的侵蚀到你的皮肤里去了的话,你早就发作了,哪里还能这么正常。”

    我不知道老李这是不是安慰的话,但悬着的心总归放下一了点。胆子真的被吓细了,苦笑了一声,另外找话消除自己的尴尬:“老李,卓玛央金的意思是我没受伤的话,就不会被感染,也就不会死……叫我活着来找你……你怎么看?”

    老李关切的看了看我,知道我不想被他知道自己内心极为害怕,也就顺着我的话道:“那肯定是叫你来求助或者通风报信了。”

    我想了想,求助?她没有表示过,通风报信……通风报信……一边想一边跟着老李继续往前走。没走两步,忽然后面传来一阵急速的铁链声。

    僵尸!我大叫一声“不好!”赶忙叫上老李飞快往前跑。

    脑后的铁链声越来越近,僵尸一跳一跃的脚步声十分清晰的朝我们奔来,风声呼呼的从耳边刮过,而且空气里开始出现一股异常强烈的**油脂味。临到这时,我反而忘记了害怕,一心只管拼命往前飞奔,一边还在想这和无面发出来的气味简直一模一样。

    跑着跑着,叮当一声铁链响,一个黑影冲天而降,“咚”的挡住我们的去路。前面的老李急忙硬生生停下来,我收步不急差点撞在他身上。

    “往回跑!”老李一声断喝,我立即转身,刚一回头,一股**油脂味扑面而来,紧接着一截粗壮的挂着破布的身子咚的一声堵在面前。

    “又是僵尸!”我十分废话的大叫了一声。

    前后都是僵尸,我和老李腹背受敌,无路可退。那种情况下,根本就是害怕得忘记了害怕,只记得自己的脑子空白了两秒。然后,无比镇定的和老李背靠背,互为护卫。然而,这两具僵尸好像还十分有礼貌一样,并不着急攻击我们,前后堵住我们的路以后,就不再有进一步动作。

    一两分钟以后,它们仍旧没有什么动作,有机可趁!“老李。”我悄声道,“我们分开跑。”老李点点头,十分默契的和我同时从僵尸身边的空挡钻过,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一步跑完,第二步右脚才迈出去,忽然整个人被人抓住背心凌空提起来,不等我明白过来,就被“啪”的一声结结实实扔到了地上,这一摔摔得我头晕眼花,半天爬不起来;接着老李也和我一样遭遇,被毫不留情的扔到了地上。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僵尸干的。

    把我们扔到地上后,那两只僵尸动作出奇的一致,同时慢慢慢慢的费力的弯下腰来,张大嘴巴分别朝我和老李慢慢凑过来,它们嘴巴里吊着长长的左摇右摆的哈喇子,腐臭熏天。我一扯老李,示意再逃,同时就地一滚,满以为这一滚能滚出好远,不料身形才动,那僵尸伸手一捞,我又被抓回来扔在地上……

    如此再三,两人都没能逃出半步,反而两只僵尸玩上瘾了一般,只管把留着哈喇子的嘴朝我们不住的凑近,又不咬我们,十足的猫戏老鼠。

    我罗某人居然沦落到如此地步,任两只僵尸宰割?!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我大叫一声,豁的站起身,一脚朝僵尸踢过去,老李大叫:“罗技师!别!”

    可是晚了,我是冲动起来什么也不管的人,这一脚已经踢出去,踢在僵尸小腹上。它小腹居然柔软如正常人,我大喜,以为这是僵尸的罩门所在,又是一脚狠踢过去。脚才出去,眼睛一花,跟着脚踝一痛,不知何时,靴子已经被僵尸扯脱。

    这下惹毛僵尸了,它猛地朝我扑过来,我只听得铁链声大作,根本还没机会躲闪,就被它抓着肩膀拖了过去。老李急了,顾不得自己身边还有虎视眈眈的僵尸,纵身扑过来死命抱住我的脚,把我往一边拖。

    抓我的僵尸力道十分大,肩膀再次被往两旁撕扯,撕扯了一两下,不知是否没有将之撕裂离身体的原因。它好像有些不满意,猛地我只觉肩膀一松,胸口一紧,它已经牢牢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像拎小鸡一样的慢慢把我往他流着哈喇子的嘴边送,我吓得魂飞魄散,拼命挣扎,大叫:“老李!老李救命!救命!”

    我的话没落音,老李也跟着大叫起来,“救命救命救命!”

    那一刻,看着僵尸张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慢慢凑近我的胸口,内心忽然无比清醒,所有的感觉变得特别灵敏,能感觉到僵尸在准备咬我的同时还在用力把胸腔骨往两边撕扯,能感觉到手脚挣扎带起来的冷风;能闻到僵尸散发出来的腐臭气息,甚至能感觉到老李的绝望和恐慌……

    几次死里逃生终究还是没有逃掉,我慢慢放弃挣扎……

    “铃铃铃……”戏剧性的一刻忽然在我准备献身给僵尸做食物的时候发生了,老李的手机居然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山洞里响了,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刻定格,真的是定格,准备咬我的僵尸,嘴巴就在离我胸口一厘米远的地方硬生生的停住了,撕扯我胸口的手,也保持原样一动不动。

    “铃……铃……铃”老李的手机不停的响着,大约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吓住了,任它不停的响着。

    过了半晌,见僵尸没动静,我终于醒过神来,赶忙挣脱僵尸的手,一口气跑开好远。老李的愣了一下,也跟着跑了过来。他的手机仍在顽固的响着。

    “电话?”我问。

    “嗯。”他皱了皱眉,“陌生号码……这里有一点信号提示来电话已经不错了,接不了……不管那么多,我们先走……不行,先把僵尸干掉,不然只要在洞里,它们始终是祸患。”

    话说得倒是轻松,但我们两个人刚才那生死边缘的一遭,脸色都好不到哪里去,惊吓过度,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要是僵尸再稍微轻轻用力,就能毫不费力的把我撕成两半。

    “罗技师,你打电话给我。”那打电话给老李的人终于妥协了,不再打来,他手机自然也不响了,洞里又恢复成死寂。我以为是他嫌太安静,于是道:“你开闹钟不就行了,实在不行就放歌……我的手机早就进水了,哪里还能用!”

    老李:“不是,我发现僵尸好像很怕这个高科技玩意,刚才命悬一线,差点就被咬死了,结果我手机一响,居然两具僵尸都突然被下了定身法一样的定在那里。你说……”

    我也深觉蹊跷,但决不认为这和手机有关,于是道:“僵尸要怕的东西也不应该是个手机的领声,一个手机铃声有什么奇怪之处?我看八成是的刚才凑巧它们僵尸的特定习性发作,所以……”

    老李想了想,道:“也是,手机铃声只是恰好碰巧……碰巧……”

    我想起身走,才发现自己和老李的背囊等物还留在僵尸那边,苦笑着看了老李一眼:“背囊……”

    老李摊了摊手,也苦笑道:“必须过去拿。没了背囊,不用僵尸动手,我们自己就会饿死冷死在这山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