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64章 棺材里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才一闪进墓室,鬼山.本急抓抓的连声大叫关门关门。我看着外面潮水般涌来的尸体惊魂未定,老李想去关门,慌不择路,一头撞在我身上……就在大家乱作一团的时候,本来在我身后的卓玛央金一言不发走过去将墓碑往中间一拉。

    “啪!”一阵巨大的回响在墓室里响起,乱哄哄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原来墓碑背面还有个环扣,卓玛央金重新把墓碑合上,并将其扣上了,大约她太用力,因此才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安全了。”卓玛央金环视了众人一眼,拍拍手上的灰尘,冷静的道,“外面的尸体至少暂时攻不进来……”

    安全了?我可不那么想,有山.本这个畜生在,我们会安全?我不由得一阵冷笑,转身开始打量墓室的状况,以防万一。

    进来的时候都慌里忙张的,我根本没来得及看这墓室的情况。现在仔细一看,不由得懵了,完全不懂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要这是墓室的话,除了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椁外,找不到半点像墓穴的样:它其实更像一个宽阔的溶洞,洞顶上倒垂着乳白色的钟乳石般的东西,洞壁左右两旁各有一条暗河,一条冒着腾腾的热气,另一条阴森森的冰冷至极。这二者蜿蜒崎岖竟泾渭分明的在洞底处交汇,而靠近它们交汇处的地面上,赫然就是一口巨大的棺椁。除此之外再别无他物,也没有任何通道可供我们从这里逃走。

    我绝望的看着老李,他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想安慰我,可是声音却不由自主的发.颤:“没关系,我们应该想得到办法出去的……”

    我麻木的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没有话。

    面对这个大棺椁,大家一时都手足无措的静默了下来,墓室里安静得只剩呼吸声在不停的回响。

    这种安静让我迅速的冷静了下来。既然历尽艰辛的进来了,好歹要弄清楚这个叫长硕的人为何步步为营的在洞里布置那么多的机关,但临到能进墓室的时候,所有的机关都只不过是摆设。更重要的是,洞里两条水脉交汇,他的棺椁也不落地,就停放在五张并排的石凳上。连我这个外行人都知道此处不适宜下葬结穴,湿气太重,尸体棺椁极易腐烂。作为一个三品官员,他手下不可能没有堪舆大家为他相墓……那怎么会这样呢。再者清朝礼法严明,所有官员丧葬都必须遵循礼数,他这样的葬法又是何来历?

    我自己想了半天,仍不得要领,只能和老李商量。老李听了我的分析,先问我:“卓玛央金墓碑上写的是壬辰年,是不是?”

    我道:“是。”

    他低下头掐指算了算,然后道:“是一**二年。一**二年十月……”他沉吟道,“开始卓玛央金是不是提到一个叫升泰的人,墓主人是他手下?”

    卓玛央金立即接过话去,道:“是。升泰有个手下叫长硕,我爷爷对我过,因此十分清楚。”

    我正想问她既然知道是一个清朝三品武官的墓室,那怎么又和没脸的魔鬼扯上关系。但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山.本毫不客气的往我们三人面前一站,大喇喇的道:“为什么不去打开棺材看看?”

    我瞟了他一眼,冷笑道:“谁知道棺材是什么东西,万一是个吸人血的僵尸呢……既然你想看,那你先去掀开棺材盖看好了!”

    我本不过是打算吓他一吓,没有真打算叫他去看。岂知山.本一听,眉开眼笑的把步枪往竹野手里一塞,就要往棺椁边去。

    “山.本君!”卓玛央金一把拉住他,不再用日语,用普通话正色道,“山.本君,你是中国通,知道中国讲究礼法,堂堂一个三品大员的棺椁,容不得外人随便亵渎。”道这里,她又对我使眼色道,“你是不是,罗技师。”

    我答了声“是”。卓玛央金又道:“山.本君,你听到了吧。所以你还是一边休息着。叫罗技师他们去初步看下情况再。”

    山.本还待硬闯过去,卓玛央金死死将他拉住,连声催促我和老李赶快去掀开棺材盖看看。我见山.本那找抽的贱样,火冒三丈,只恨不得马上一枪嘣了他。老李见我脸色不对,赶忙把我往那棺材边拉,道:“先去看看。”

    和老李来到棺椁边,我想起之前的那些僵尸以及墓室外的尸体,心咚咚直跳,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从之前的情况来看,百分之一千的不可能是个规规矩矩腐烂了的三品武官的尸体……

    我有些打退堂鼓了,吞吞吐吐的道:“老李……我……”

    老李头也不抬,往地上一蹲,沉声道:“你踩着我肩膀上去……你瘦些,我重,你肯定承不住我。而且你瘦,身会灵活很多,遇到情况,反应也敏捷得多。”

    棺椁周围没有半点可供踩踏之物,再以对比我和老李的身材——我确实要比他瘦很多轻很多,没办法,真的只能我踩着他的上去掀棺材盖看情况。总不能叫卓玛央金去吧。

    我咬咬牙,把心一横,道:“好……你……你把桃木剑给我。”有个雷劈桃木剑,里面要是鬼怪,还可以抵挡一下,这样心里也踏实些。

    老李依言掏出他的雷劈桃木剑给我。我接过来将它横咬在嘴里,踩上老李的肩膀……

    还差一点才能看见棺材盖,“不够,再站起来一点。”我吩咐道。

    老李抓住我踩在他肩膀上的脚,慢慢站起来一些。这下我轻松抓住了棺材沿,借力往上一撑,轻松的看到了棺材,不,是轻松的看到的棺材里的东西——没有棺材盖!

    看到那东西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看花了,连忙揉揉眼睛瞪大了又看了一遍,没错,确实没错。我立时手脚冰凉头皮发麻,直挺挺的就从老李肩头倒了下来。

    老李半弯着腰,本不好使力,哪可能抓得住我。结结实实的仰面摔倒在地,摔得我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卓玛央金反应奇快快,马上跑到我身边来,关切的问:“罗技师,摔着没摔着没?你脸色怎么这么白……你不要吓我,摔到哪里没?”声音带着些哭腔,仿佛我身受重伤了一样,马上就要咽气。

    我知道自己脸色是不是很难看,只知道想话,但是一张嘴,心口就丝丝的往外冒冷气,全身都发冷,硬是一句话都不出来。

    老李和日本鬼同时围了过来,都连声问我看到了什么。

    我扫视了这些人一眼,不知道怎么给他们我看到的东西,我宁愿是我自己看错。可是……那东西明明那么清晰的躺在那里,连看几遍,又怎么会看错。过了好半天,我终于艰难的开口道:“新……新兵……那个逃.兵……”

    此话一出,所有人脸色立刻大变。

    卓玛央金抓住我猛烈的摇晃:“你什么,什么逃.兵?”她的手在发抖,声音也变了调。

    我被她晃得晕头转向,用力挣开她的手,努力镇定的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棺材里是逃.兵。我们走失那个逃.兵。”

    卓玛央金闻言霍地站起身,几近命令的对老李道:“李增,你托我上去下。”

    老李摇摇头,断然否决道:“你是女人,不行。”

    山.本马上插话:“那我去……示意他们看的山.本的反应。果不的其然,山.我去看……”

    老李斜睨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没有话。

    山.本退后两步,不再打老李的主意,叫竹野依样托他去看棺材里情况。

    我总算回过神来,挣扎着爬起来,卓玛央金见状连忙来扶。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道:“棺材里,不只一个人。上面是逃兵,下面露出官服的衣角。”

    “什么!”老李和卓玛央金齐齐惊呼道,“逃兵在棺材里?”

    我没力气给他们解释,呶呶嘴,示意他们看山.本的反应。果不其然,山.本被竹野托起到棺材边一看,他也鬼叫一声,从竹野肩头摔落下来。

    不过他不像我,摔倒过后立即翻身爬起来,抱住竹野又是跳又是唱的,显得十分兴奋。就像当初他们见到无面王伟澄时候那样。

    我立刻警惕了起来,想叫老李一定阻止鬼再接近那棺材。但还没等我开口,卓玛央金就忧心忡忡的道:“罗技师,是不是里面那逃.兵变成了无面?”

    我一惊:“你怎么知道?”

    卓玛央金张嘴刚想回答,棺材里忽然传来“咔”的一声,接着又是“砰”的闷响,仿佛什么东西撞到了棺材上。

    还没见棺材有什么的异常,卓玛央金神经质的拉着我就往墓碑边跑去。

    “干什么?”我甩开她的手,站定,道。

    卓玛央金拽着我的袖硬是把我拖到了墓碑边站定,又叫老李及鬼赶紧过来。喊完,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口黑漆漆的棺材,神色十分复杂: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