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69章 考察队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许之午这一叹,拉巴也跟着黯然了下来。他默默的给自己倒了一碗酥油茶,轻轻的喝了一口,跟着也长叹一声。

    气氛顿时变得伤感起来,我不便随意插话,只得暗自揣测,这金眼银珠好像还是拉巴家的旧物,听口气好像流落在外,现在又回到他手里了。只是——这金眼银珠,它和古格银眼有什么关系?难道都是银子做的眼珠?

    沉默了一会,拉巴才道:“送出去的东西,哪里还有想着再要回来的东西呢。何况这还是进贡给皇帝的东西。”

    进贡给皇帝的东西!我听到这话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难怪这么流光溢彩精美无双,原来是贡品。只是又何以流落到民间,而且还是流落回它本身的主人手里呢?这倒有些奇怪了。

    许之午感叹了几句,仍旧将金眼银珠仔细包裹好,双手还给拉巴。然后道:“你收好,我确定了是这个东西,心里有数就行了。”

    拉巴接过来起身朝内室走去。许之午突然没头没脑的问我:“你知道这东西是怎么进贡给皇帝的吗?”

    我愕然的摇摇头,许之午神秘兮兮的道:“当初是拉巴的爷爷叫驻藏大臣升泰带到北京去敬献给老佛爷的……你也许要说,皇宫里什么奇珍异宝没有,哪里还稀罕这么个事物。”

    我连忙道:“不不,我认为这是个极好的宝贝。”

    谈话间,拉巴从内室出来了,再次给我们添上酥油茶,又问许之午我们在聊什么。

    许之午道:“聊你那个宝贝。”

    拉巴摆摆手道:“什么宝贝,不都是献出去的东西还被人扔到垃圾桶的玩意嘛。”言下十分黯然。

    许之午正色道:“拉巴,你想哪里去了。这样工艺的金眼银珠普天之下,有谁可以再找到第二个?普天之下谁除了你拉巴家的人能找到古格王朝的匠人以外,还有谁能再找到?”

    许之午这两句话果然管用,拉巴立即变得高兴起来,“哈哈”的笑了两声,道:“倒没你说得那么神奇,不过是当年一个古格工匠飞传人刚好流落到我家做农奴罢了。可惜他只会做银眼,其他工艺不会,只能勉强做这么个不能见人的金眼银珠。不然的话,倒可以做个真正的古格银眼出来。”

    他们说话,没有我插话的余地,我也就乖乖的听着,不过好歹也总算弄明白了,原来这金眼银珠乃是拉巴家一个古格匠人做的佛像,古格银眼本就珍贵至极,他虽然不能完全做成一模一样的古格银眼,但这金眼银珠凭着已经完全失传的“银珠”的技艺也足以独步天下了。

    许之午又恭维了拉巴两句,无非是说他了不起一类的云云。拉巴受用之极,又陆续扯了些当年农奴里那些能工巧匠的事情,说那古格匠人只会做银眼珠,其他还全靠他自己的其他农奴做好的。

    闲聊了一会,拉巴这才想起我,再也不扯金眼银珠的事,转而问道:“小罗兄弟,听说之午说你见过没脸的魔鬼,是吗?”

    我点点头:“是。”

    他面色一下子凝重起来,不无担忧的道:“看来我们藏族人民逃不出这个劫难了。”

    我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严重的话来,呆了呆,安慰他道:“也许没那么严重吧,而且……”我本想说而且无面已经死了,可是话到嘴边,想起那个清朝官员也是无面,硬是给的把话打住。而且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许之午接过去道:“拉巴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找到一些线索了。这个金眼银珠也有些眉目,慢慢来,我们总有办法的。”

    拉巴掏出烟猛吸了几口,叹道:“如果是上天惩罚我们,没脸的魔鬼出现预示着地狱之门打开,单凭你我之力,怎么可能逆天而行,消除灾难。”

    许之午又道:“拉巴,你不能这么消极。我是这么想的……我怀疑金眼银珠根本就没出过拉萨,所以它辗转流落这么多年,都还能安然无恙的回到你手里。这和没脸的魔鬼有很大的关系。”

    我听得糊涂了,许之午突然将金眼银珠和无面扯上关系,这是什么意思?

    拉巴接过许之午的话,道:“我只知道没脸的的魔鬼一出世,我们高原上的人民便要遭受灾难。至于你说的金眼银珠和没脸的魔鬼有关系,这个我没听说过。”

    许之午:“拉巴,你要相信我。我家三代人都在研究这件事,现在已经很有些眉目了。没脸的魔鬼也许没你们想象的那么恐怖,而且……而且,总之你相信我就是,我们总有办法的。”说到这里,他转脸同我道,“对吧,小罗?”

    我茫然的点点头,其实根本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

    拉巴自听到“没脸的魔鬼”这几个字以后,一直郁郁寡欢,我们聊了几句,他也有些心不在焉的。许之午安慰了他几句,也不管用,他只管猛吸烟,又唉声叹气的。

    没办法,许之午便把话题扯开,拉他闲聊。拉巴勉强附和几句,心情依旧低落。

    瞎扯几句之后,许之午只得和我向拉巴告辞。拉巴不住的挽留我们,又是道歉说自己只管想不好的事情去了,怠慢了我们,客气不行。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起来。如此半天,我们总算还是走了。

    许之午问我是先回医院呢,还是开车转转,顺便找个清静的地方,两人聊聊。自然是聊了,我现在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呢。

    的

    许之午对拉萨好像十分熟悉,轻车熟路的离开拉巴的店面,驾车往前直走到宇拓路一家藏族茶餐厅里,叫了一个清静的小包间坐下。

    “小罗,其实我带你去见拉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一直不相信没脸的魔鬼真的出现了,我告诉过他关于你的事,他说要是真的能见到你,那么就告诉我一个关于没脸的魔鬼的秘密——这个,你不会怪我吧?”许之午一坐下就连忙说出这番话。

    我倒觉得没什么怪不怪的,笑笑,道:“没事。”

    许之午看了看我,见我真的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又道:“当然拉巴还没告诉我。我现在对他的秘密暂时没有兴趣。要你见拉巴,也是有原因的。那个金眼银珠,和古格银眼是一个路数。想必你也知道那是十分贵重的东西。但它竟能在拉萨出现,我总有个预感,这东西其实根本就没离开拉萨一步……你认为呢?”

    “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讶异的道,“我怎么认为?”

    许之午点点头,“是啊,你怎么看?”

    我直接摇头,道:“说实话,我现在还是稀里糊涂的,没弄明白。”

    许之午苦笑道:“也是,都怪我,太着急了,什么都没给你讲清楚。我这么来给你说吧。我目前有两个怀疑。一是替拉巴家族带金眼银珠的升泰根本就没有回到北京,还有就是,没脸的魔鬼和升泰有关系。因为我爷爷年轻的时候,误打误撞的跟随了一个德国考察队进藏。那伙德国人和升泰打过交道,还一度想利用升泰去找没脸的魔鬼,结果碰了升泰的一顿软钉子。但是那伙德国人很明确的告诉的过我爷爷,升泰有自己的小算盘,也同样在找没脸的魔鬼。”

    我还是有些糊涂,道:“这些和金眼银珠有什么关系?”

    许之午故作高深的笑了笑,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吧……当然没有直接关系。不过,朝廷里连老佛爷都怕洋人,他升泰区区一个驻藏大臣,再怎么样也不敢直接得罪德国人吧。所以呢德国人就三五.不时的带上我爷爷去软磨硬泡的,想让升泰帮忙。时间一久,我爷爷就和升泰也熟络起来。恰好那个时候,拉萨的葛伦政府集团之间出现了矛盾,拉巴的爷爷,就是布达拉宫的那个大管家也被卷入其中,他想得到清廷的支持,于是就辗转的找到我爷爷,请我爷爷想法让升泰同意帮忙把这金眼银珠进献给皇帝……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和拉巴那么熟了吧。我们是世交。”

    我依旧是糊涂的,他说了半天仍然没得要领,于是问道:“你不是说金眼银珠和没脸的魔鬼有关系吗?”

    许之午不疾不徐的抽了口烟,又喝了口茶,才道:“我怀疑没脸的魔鬼和金眼银珠是有关系的,只是十分怀疑……不确定。因为当年我爷爷在和升泰来往的过程隐约得知,升泰表面上是驻藏大臣,其实他另外还有个身份,那就是寻找转世秘密的钦差大臣。清政府当时内忧外患,西藏也纷乱动荡,清政府无力控制局面,就想利用这事来扭转整个西藏局势。而升泰到了藏之后根本没有去控制那些所谓的转通,姑且不论他有没有那个实力去控制……他一到西藏,首先打听的就是没脸的魔鬼,四的下派人出去打听此事……”

    我有些着急了,这人说起话来怎么跑题这么严重,不是问他金眼银珠的事和无面的关系吗?怎么又扯这么远。“说了这么多,这和金眼银珠有什么关系?”我强忍住想掐死他的冲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