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79章 奇怪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原来那几个欧洲人是德国的,看来许之午还颇有些才学,竟能用德语同他们交谈。说起来倒也是,那个德国小伙子临走前,十分犀利的扫视了老李和我一眼。我当时还没往心里去,许之午一说,我就记起来了。

    “是是,我也这么觉得,不过要具体说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我道,“不过几个游客嘛,能怎么样,管他呢。”

    许之午叹了口气道:“但愿是我多想了,事情应该没得这么复杂。”他话中有话。

    我听他的意思是那些德国人还有蹊跷,看了一眼老李,他缓缓的摇摇头,示意我先不要乱说乱问。反正许之午要想和我们亲密无间的合作,他知道的事情肯定都得告诉我们,不然,只怕等到出事了,大家全都会乱套。

    果然,许之午是聪明人,他想了想道:“小罗,李增。有些事我必须给你们说清楚……这些事太复杂了,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我仔细想了下,总觉得那德国人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因为二战的时候,我祖父再次进藏,就在西藏碰到过几个被当时还是英属印度抓住又逃脱的德国人,他们自称是德国推销员,我祖父也他们打过不少交道。”

    这未免有些太牵强,我道:“你的意思是那群德国人有可能也知道金眼银珠?”

    许之午点点头:“不但他们知道金眼银珠,恐怕他们突然挡在路中间都事先有预谋,而且我还怀疑他们认识我们几个人。”此时的许之午,沉着冷静,聪明而有城府。全然不似在尼琼家的那般白痴。

    老李接过话去道:“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拉萨街上随便都能碰到好多外国游客,白皮肤黑皮肤都有。”

    “……”许之午犹疑了下,又断然道,“不会,他的眼神太奇怪了。名义上是来搭话问我布达拉宫怎么走,其实眼珠子上下左右乱转,眼神飘忽不定,摆明了心里有鬼,在说谎。”说罢,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宁愿自己是想多了……可是……算了算了,谅他几个人生地不熟的洋鬼子也不能在拉萨干出个什么坏事来。”

    我没有吭声,心里总有些不以为意,认为许之午多想了。就算他祖父当年和德国人一起见过金眼银珠,那又怎么样,总不能就此说凡是来西藏旅游的德国人都心怀叵测吧。

    许之午说完,问我:“小罗,你怎么看?”

    我摇摇头,道:“没那么巧吧?”

    许之午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大概许之午的胆子也被吓细了,疑神疑鬼的草木皆兵。

    拉巴睡得极为香甜,鼾声一阵高过一阵。在这样的环境里商量事情,总有些搞笑的感觉。许之午之前把拉巴家里说得如何如何的凶险,我本来多紧张的,结果被拉巴的鼾声一扰,反而轻松了起来。更何况,大白天的,屋子统共四个大男人,再厉害的小偷也不敢贸然前来吧。

    这么一想,于是对许之午道:“你也休息下吧,估计你也没睡好。屋里有我和老李在,尽可以放心大胆的睡觉。”

    许之午苦笑一声:“我如何睡得着。拉巴的金眼银珠已经惹出不少事情来了,你不要以为现在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其实说不定我们房顶墙角都潜藏着小偷。”他边说边抬起头有意无意的瞟向屋顶和墙角,似乎真的有小偷一般。

    我觉得许之午真是小心得有些过分了,金眼银珠才从尼琼家转到拉巴手里几天时间,怎么可能那么快连德国人都知道了。

    不过……许之午一口咬定德国人也在打金眼银珠的注意,莫非德国人也对古格大祭师感兴趣?想到这里,于是就问许之午是否如此。

    “差不多可以这么说。”许之午道,“因为我祖父,包括后来我父亲都告诉我说当年那几个和我祖父打交道的德国人不简单。他们应该是希.特.勒.派到西藏来,寻找长生不死秘密的特别行动小组成员。”

    真是越说越离谱了,我有些不能不接受许之午说的话,于是问道:“证据呢?什么证据可以证明?”

    许之午一脸惊诧,道:“小罗,难道你不知希.特.勒.曾经派人来过西藏吗?这个计划是希.特.勒.手下一个心腹头目希姆莱提出来的……我以为你们都知道……”

    我哪里知道希.特.勒.还做过这样的勾当,连忙问许之午究竟是怎么回事。

    许之午道:“如果没有希.特.勒.的这个举动,我又没发神经,一见到德国人就紧张得很。”说完这话,他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水,然后给我们讲述希.特.勒.当年的派人进藏的原委。

    原来希.特.勒.手下有个非常顽固的邪教主义者希姆莱,他坚持认为西藏人是日耳曼民族的祖先———亚特兰蒂斯神族的后代,于是派出特别行动队进藏,期望能找到亚特兰蒂斯神族在西藏存在的证据,并进一步根据亚特兰蒂斯神族的传说来打造一个能改变时间,拥有不死军团的强盛帝国。

    当许之午说到“不死”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干尸洞里的岩画——头戴金冠的古格国王,带领着他的子民走向光芒四射的不可知的物体里。**体会不会是长生不死的所在呢?假如真能长生不死的话。而且,尼琼不是也坚信古格王朝的臣民都长生不死了吗?这些连在一起一想,似乎不是纯粹的巧合。

    许之午也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他说:“尼琼好像也说过长生不死的话,不知他究竟知道多少,要是他真如我想象的那样,知道所有秘密的话,那我今天碰到的德国人就肯定大有来头了。”

    “算了算了,希.特.勒.都死了多少年了,不会他手下的后代还试图继承他的遗址,要来打造什么不死军团吧?现在什么年代了,随便一枚导弹之类的东西,再不死的东西都得变成灰。”我见许之午还在纠缠德国人的问题,有些受.不.了他了。

    许之午也知趣,见我不耐烦,立即不再说这事,转而去说尼琼:“尼琼也真是,好好的金眼银珠自己不放着,偏偏就要卖给拉巴。真是……好歹也是祖传之物,这么轻易就卖了……”

    结果他话才落音,说曹操曹操就到——他手机非常及时的响了起来,是尼琼打的。问许之午在拉萨没,他打算就这两天到拉萨,看望下拉巴兄弟和他,顺便请他去仙足岛吃最正宗的藏餐。

    许之午一接尼琼的电话,立刻又变得有些笨拙,从刚才他分析德国人的样子来看,这笨拙多半是装的。尼琼很坦白的把他能说的都告诉了我们,许之午何以还有存有扮猪吃老虎的意思?这点我真的不明白了。

    接完尼琼的电话,许之午立即又恢复正常,和我们说了些不相干的闲话。我和老李也有一搭没一搭的附和他。

    闲话扯来扯去,不知怎地又扯到古格遗址上去了。许之午道:“尼琼说古格王朝还有个大祭师流落在人世。这话我很相信。”

    我和他刚刚相反,完全不相信尼琼这话。古格王朝消失那么多年,就算当时有个大祭师没跟着其他人一起消失,但这么几百年过去了,他就算有后人在世,也是面目全非了,说不定甚至他的后人根本连自己是古格后裔都不知道。因此有些不以为然的道:“谁知道那大祭师还知不知道自己是古格人。”

    老李也点头附和道:“罗技师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许之午道:“我相信有的东西,肯定就有了。”见我们一脸迷茫,他又道,“这是一向的直觉。虽然我的研究需要严谨,但直觉必不可少。”他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好追根究底的问,于是又另外扯了话题,夸拉巴家里的摆设保留了最传统的味道,富贵奢华热闹和气。这也足可见我们多无聊了。

    拉巴一觉睡到天黑,期间醒了一次,结果睁眼看了我们三人一眼,又放心的睡了过去。可是醒来以后,他一见天黑了,立刻变得愁眉苦脸起来。“小罗和李增必须回去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明白他的意思,怕我和老李走了,屋里又有梁上君子来访。可是,我们规定不准夜不归宿,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随意违纪,何况一下午许之午竟是说些疑神疑鬼的东西,全然没有一点证据。我心里也有些烦了,就打算打着这借口赶紧回去。

    哪知许之午竟然神通广大之极,我和老李都已经向拉巴说告辞的话了,结果连长一个电话打过来:“罗练,你和李增最近几晚上不用回来报道点名。就在拉巴家里住下……你怎么这么罗嗦,问我是谁的意思?谁的意思,上面老大的意思,明白了不?这是命令!”

    既然命令都出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只得万分不情愿的留下来。反观老李,他倒是一脸坦然,隐约带着点窃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