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83章 原委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尼琼肯定给拉巴解释了那欧洲人的事情原委了,这么一来,拉巴不但自己被人利用,连带着我们也是被利用的对象,他自然有愧于我们。不过,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不管怎么样,金眼银珠我已经决定插手——我是个怪人,别人越是叫我不要做的事情,我越是偏偏要去做。昨天那个藏族小姑娘的举动实在太神秘了,神秘得让我不插手这件事的话,简直就是对不起我自己。

    所以拉巴看我的时候,我非常灿烂的没事人一样的冲他笑笑。他极不自然的给没话找话说:“今天天气不错。”

    许之午觉察到拉巴的窘怕,立即接话替他解围:“是啊,不然大家出去转转?”

    尼琼微笑道:“你们出去吧。我顺便再去拜访几个在拉萨的朋友。很久不见了……要是被他们知道我只知道看望拉巴大哥,而不去找他们的话,我可要挨说了。”我当他是说着玩的,没想到他说完就当着我们的面,给他在拉萨的朋友打电话,说马上就去找他们。电话一打完,尼琼理所当然的就去拜会他另外的朋友。临走时,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拉巴。

    尼琼一出去,接着许之午也跟热闹,他笑嘻嘻地给我们说他也要出去找一个朋友。然后把拉巴叫到一旁,叽叽咕咕说了两句,拉巴回到卧室拿出一个方形小布包交给许之午。许之午接过布包,又和我们闲扯了两句,然后才出去。

    至于拉巴交给许之午的是什么东西,我自然是不便问了。

    尼琼和许之午一走,老李和我又都是不善言辞之人,加上拉巴,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尴尬别扭之极。我其实很想问拉巴尼琼怎么给他解释那欧洲人的事情的,但是好几次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

    还好,谢天谢地。许之午出去没多长时间久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满脸兴奋,仍将那方形小布包还给拉巴。然后对我和老李说:“这两天一定得辛苦你们两位了。”

    我和老李连忙道:“哪里哪里。”“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许之午道,“拉巴不是外人,你们两位更不是外人。但这话我只能在尼琼不在这里的时候说。拉巴的金眼银珠藏有天大的秘密,尼琼走的是引蛇出洞的棋,把金眼银珠卖给拉巴,试图引出第二尊金眼银珠来。但是,第一尊金眼银珠才到拉巴手里,就引来了两起德国人,大家都想在想办法打它的主意。拉巴家里前几次来的小偷,就和这事有关。我刚才出去不是闲逛去了。而是趁着尼琼不在,把金眼银珠拿去交给我一个朋友测验。”

    测验?许之午这招是什么棋?金眼银珠有什么可测验的?心里这么想,随口也就问了。

    许之午道:“我不认为德国人会相信,金眼银珠纯粹是因为什么虚无的法力就能找到通往长生不死之路的秘密。他们做事一向严谨缜密,必定有大量的科学依据才会行动……所以我就想,把金眼银珠拿去测验一下,看看有没有反常之处。要是有的话,那事情好办多了。”

    他这个想法倒也有些可取之处,不过,金眼银珠承袭的是古格银眼的技艺,本身就非同寻常,不知他那朋友要怎样个测验法才能找出其与众不同之处来。

    拉巴自许之午回来以后,脸色稍微正常了些,不像尼琼在的时候那么不自在,也不像同我和老李呆着的时候那么拘束尴尬。“能测出来吗?”他问许之午。

    许之午摇摇头,道:“不清楚……我也只是碰运气。”

    拉巴忽然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哎,个个都是……尼琼当着我一套说辞,当着别人又是一套说辞。之午,你也是,这些事你早些也没有告诉我。什么长生不死,亏得你还是研究藏文化的专家,还是读过书的高级知识分子,你怎么会去相信有这样荒谬的东西呢!人活到一百岁一千岁,说到底最后还是得死,怎么可能不死!”

    许之午讷讷的看了看拉巴,吞吞吐吐的道:“长生不死,其实从理论上来说,也不是不可能的……还有不是尼琼举止古怪,我哪里会想那么多……拉巴,我们两家是世交,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人品吗?”

    拉巴又叹了口气,道:“我要是不相信你的话,怎么会把金眼银珠拿给你去测验……要知道,尼琼昨天晚上开口说想买回金眼银珠,而且是五倍我当初买它的价钱。我都没同意。”言下足可见他对金眼银珠的珍视。

    许之午颇有些惭愧,道:“拉巴,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隐瞒你……而是我自己确实没有把握。”

    拉巴摇摇头,叹道:“算了,我知道你有苦衷,也相信你不会害我。”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说,“昨天我们在次松的藏餐馆吃饭的时候,不是来了个外国人和尼琼说藏语吗?他们谈论的都是和金眼银珠有关的事,尼琼好像并不想你们知道。”世交果然是世交,不等许之午问,拉巴主动就说了,“他昨晚上也给我解释,说金眼银珠的一些东西,最好不要让你们知道,不然会给你们带来大祸。可是你们已经插手进来了,那肯定会遇到大祸事……哎,都怪我,就不应该买回来这东西,更不应该给之午你看……还连累了小罗和李增……”难怪一大早起来的时候,他看我们的神色那么复杂,敢情是因为这原因了。

    许之午诡秘的一笑:“没关系,有大祸事我也认了。现在收手,也来不及了……你们说是吧,小罗,李增。”

    我正有些发呆走神,见他和我说话,还没反应过来,只反射性的问:“什么?”

    许之午道:“尼琼说插手金眼银珠会遇到大祸事,你怕不怕?”

    我笑着道:“怕……怎么不怕,简直怕死了。”说完又问老李,“老李,你怕不怕?”

    老李同样笑道:“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反正我是铁了心要看看这金眼银珠究竟有什么奇异之处,能让人永生永世的活着了。”

    “那好那好!”许之午抚掌大笑,“有你们一起,我不用担心那群德国强盗直接硬抢了。”

    “说真的……”拉巴正色道,“我搞不懂你们为什么都在打这个金眼银珠的主意。按道理,它是从我们家流出去的,我们家的人对它有什么作用最有发言权。可是,我一直都只听说它的技艺如何珍贵,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它还和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扯上边。据说做这个金眼银珠的农奴对我家也十分中心。要真能怎样的话,他难道不会告诉主人吗?”

    许之午道:“这个难说了……那农奴不还去升泰府里偷金眼银珠吗?他不是一样事先没给你祖父报告。”

    拉巴想了想,道:“也是。”

    说到拉巴家里之前那个古格裔农奴,我又想起古格遗址里的种种事情来,尤其是那副岩画,实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你真的认为那个国王带着他的臣民去了另外一个长生不死的世界?”我问许之午。

    他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只要能找到第二尊金眼银珠,这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说到这里,许之午有些发愁的道,“可是第二尊哪里去找呢。现在各路人马都是等着第二尊金眼银珠出现,可是第二尊一点音讯都没有。”

    老李一直没吭声,这时候接过话去,道:“尼琼不就是利用第一尊引蛇出洞,来引第二尊出现吗?只要拉巴大哥的金眼银珠一直在他手里,就不怕有另外那尊的人不来找他了。”

    许之午:“话是这么说……可是现在几路人马都在等着第二尊金眼银珠的出现。而且都认为拉巴手里的金眼银珠是他们各自的囊中之物……目前还才只是序曲,拉巴家里就几乎天天顾。你说,要真是出了第二尊的话,为了过来抢第一尊,拉巴家不被弄得人仰马翻才怪。”

    正说话间,许之午的手机响了,他连忙起身到一旁接电话:“老刘……怎么样,出来了?!这么快。赶紧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什么?磁场……哦哦……明白明白……”虽然不是故意偷听他说话,但由于大家都沉默着,说话的只有他一人,所以这些字句不自觉的就钻进耳朵里了。

    没说几句,许之午就匆匆挂了电话,依然过来挨着我们坐下,但却不说话,只顾想他自己的事。他一沉默,我们其他三人又不知说什么好了,只好跟着集体沉默起来。

    听口气,许之午是接到那边给金眼银珠做测验的人的电话,不明白他说的“磁场”是什么意思。现在好像事情都有答案了一样,可是我却有些糊涂,始终还是有些东西没想明白。尼琼、接连碰到的两拨欧洲人,还有许之午和拉巴……纷繁复杂而纠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