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84章 遗址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半晌,许之午抬起头来,道:“我们必须再回一趟古格遗址……说不定马上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又要去古格遗址?”拉巴皱着眉说,“去了一次惹来那么多麻烦,现在还要去……”

    许之午隐隐露出得色,道:“说不定这一次去了,就不用再去。”

    他话中有话。“之午大哥,你的意思是……”我问他。

    “我还只是猜测……猜测……不能确定,先去了再看,到时候再说。”许之午含含糊糊的道,并不想把话说明。我心想自己反正好歹不管怎么样都要插手这件事了,他含糊不含糊都一样,反正最后我会知道答案的。因此也不再问。

    许之午问老李:“李增,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他这商量的口气和逼我们来拉巴家守护金眼银珠的时候完全一样,老李不是傻瓜,自然知道他这样说话,看似商量,其实完全是不容置疑。因此老李没多想,也立即答应了。

    拉巴忧心忡忡的望着我们三个人,道:“你们走了,我手里这金眼银珠——总觉得不踏实,家里几次来了强盗小偷,你们都知道……”

    许之午一听,皱着眉道:“这也是个问题……嗯……这样吧……把它放银行保险柜里去。”他一语惊醒梦中人,拉巴恍然大悟道:“对!我怎么早没想到这个主意。早这样的话,就完全不用劳驾小罗和李增了。”说罢,有半带点埋怨的看着许之午,“之午你怎么不早说。”

    许之午“嘿嘿”,道:“我也才想起来。”不过,看样子好像他并不是“才”想起来。

    我和老李都没作声。拉巴道:“你早想起多好呢!算了算了,我们现在赶紧去把这个祸害放到银行里去,它一秒钟在我身边,我一秒钟都不能踏实。”

    于是我们四个大男人,浩浩荡荡将金银银珠护送去银行。办理手续事宜,自有拉巴自己去处理。在银行外许之午车上,等拉巴出来的时候,我坐在后排座位上,没有关车窗,有个瘦小的、十岁模样的、擦鞋的小男孩,肩上挎着工具箱,非常老练的走过来,敲敲车窗,道:“擦鞋吗?”半生的普通话,眼睛一个劲的盯着我看。(在大昭寺广场周围的饭馆里吃饭时,经常可以碰到这样的小孩子。)

    我给他看得十分不自在,有些不耐烦的道:“不擦。”

    那小男孩微微一笑,道:“你不擦,那你旁边那位先生说不定要擦呢!”说完又冲老李道,“擦鞋不,先生?”

    老李一愣,错愕的道:“擦鞋?”继而明白过来,连连摆手,“不,不用。”

    小男孩又盯着老李看了看,然后我以为他应该识趣的马上就走了。结果他先生居然施施然的转过身,跑到许之午旁边,还是礼貌的敲敲车窗,又把擦鞋的话给许之午说了一遍。刚才他的举动,许之午已经一清二楚了。因此他话一落音,许之午便道:“不用不用。”

    这小男孩将我们每个人都问遍了,又被每个人都拒绝了以后,并没露出半点失望的样子,一脸无所谓的转身守在离我们车子不远的地方,见人就问是否擦鞋。连停下来听他把话说完的人都很少。这种擦鞋的小孩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世故味、江湖味,令人反感,完全没有半点孩子该有的天真。不知他的父母怎么让他们小小年纪就在鱼龙混杂的社会上混。

    过了一会,拉巴出来了。那个破小孩居然又直接迎上去拦住拉巴的路,问他要不要擦鞋。拉巴不耐烦的道:“不擦不擦。”他闻言让开半步,示意拉巴走,眼睛却死死的盯住拉巴。拉巴没理他,大踏步朝车边走来,边走边道:“好了。”

    拉巴上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许之午刚想启动车子走,那小孩子居然又黏了上来,先脸贴着玻璃看了看我和老李,然后又迅速的跑去前面贴着玻璃看了看拉巴和许之午,然后退开一步,掰着手指,数一二三四。数完又看了我们几眼,然后飞也似的跑开了。

    真是莫名其妙的!

    拉巴把金眼银珠一存,大家的心情都轻松了起来,再也不用担心各路英雄的各种行径了。大家立即有说有笑起来。半路上,拉巴接到尼琼的电话,说访友归来,问他怎么没在家。“马上就回来,你在门边稍等我们一会。”拉巴道。

    很快到了拉巴家门口,尼琼站在一旁等着我们。待许之午停好车,众人一起上楼分宾主坐下。

    许之午开门见山的告诉尼琼,说金眼银珠有些秘密他找到了,但是现在不能说出来,只有先回古格遗址去才能确定正确与否。

    说完他也不说要尼琼协助不协助的话,只别有深意的看着尼琼。尼琼想也没想,便说他同我们一起回扎不让村,古格遗址的任何事宜,他完全负责帮我们。

    许之午满意的点了点头,别有深意的道:“大家互帮互助。”

    尼琼礼貌的笑笑,道:“不敢不敢。”

    拉巴家里有店面生意要做,自然不能跟我们一起去扎不让村,因此就是我、老李以及许之午三人同尼琼一起回去。

    许之午早已对尼琼起了堤防之心,不过一路上他半点也没表现出来,仍旧亲亲热热没有半点隔阂似地和尼琼天南海北的乱侃。尼琼也神色自若的应对如流。想比之下,我和老李拘束别扭得多。

    一到尼琼家,吃饱喝足,睡觉。我与老李许之午三人仍旧挤一处睡。这些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半夜的时候,我睡得正香,突然被一条短信吵醒(我睡觉没有关机的习惯),打开来一看内容,只有简短的一句话:“收手,金眼银珠是祸害!”

    我睡得迷迷糊糊,看罢随手迷迷糊糊的将短信删了,又继续睡。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忽然想起半夜似乎看到过一条叫我不要插手的短信,可是翻半天短信箱也没翻出来,想找出电话号码来查一下归宿地也不行。我甚至怀疑自己半夜究竟有没有看过这么个短信了。

    把这事给许之午和老李一说。许之午道:“那次不是在藏餐馆也有人叫你别插手吗?估计是同一伙人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偏偏只叫你一个人不要插手——对你倒蛮关心的!”

    我心下却有些骇然,又忍不住恼怒起来,似乎我的一举一动时时刻刻都在被人监视一般。虽然没做什么亏心事,但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非常不好!

    “不知是谁,装神弄鬼的!”我愤愤的道,“越不让我插手,我就越要去管。看你怎么样!”

    “管他是谁。”许之午和稀泥,道,“我们做我们的事去就好。”老李也跟着附和说就是。说起老李,我总觉得他似乎自从答应来古格遗址以后,总在有意无意和许之午走近。不过,大概是我想多了。

    尽管也是得像许之午说的那样,我们做自己的事,但我还是有些郁闷,闷声道:“嗯。”

    老李宽慰我道:“罗技师,这人也是一片好心……”我知道是好心,但是那种隐私全无的、被窥视的感觉真的不好受,非常讨厌!不是好心就能做好事!

    吃早饭的时候,尼琼也看出我闷闷不乐,问我怎么了。我还没开口,许之午抢先替我答道:“有人不想他插手金眼银珠的事情。”

    尼琼有些吃惊的道:“难道还有人知道金眼银珠?”

    我知,老李知,许之午知,拉巴知,还有不知道是不是一路的欧洲人也知,差不多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金眼银珠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道:“知道的人应该不少吧?”

    尼琼“哦”了一声,没再说话,只顾埋头吃饭。

    许之午有意无意的,又似自言自语的道:“这次应该是找对了的。”

    尼琼立马接过话去,问他:“什么东西找对了?”

    许之午道:“金眼银珠——它的功能我是知道了。不过,就是入口我还没找到,要是找到入口,完全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尼琼面色一喜,菜刚夹起来,停在半空,问道:“真的吗?”

    许之午点点头,又十分发愁的样子:“可是通往长生不死世界的入口,我还不知道在哪里,要是知道的话,事情好办得多。”

    尼琼神色随即又恢复了正常:“那到也是。”

    许之午恳切的看着他:“尼琼,你对古格遗址肯定比我们谁都熟悉,就帮帮我们——其实也不是帮吧……”他顿了顿,道,“也不是帮吧,大家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也是在等第二尊金眼银珠的出现吗?”

    尼琼听到这话,也没任何觉得意外的表情,淡然道:“是。”

    许之午:“那我们合作……一个钥匙开一把锁。现在钥匙我们已经有一把了,而且怎么开怎么用,我都已经知道了。只要你带我们去找到锁……”

    他没说完,尼琼就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这么肯定我就知道所谓的锁?”

    许之午狡黠的一笑,道:“如果你们不知道的话?会漫无目的的在这里守上一百多年?”

    尼琼非常谦虚的笑笑,没有说话,看来算是默认了。

    “怎么样?”许之午循循善诱,“我们合作?”

    尼琼回答得十分干脆:“我没有说过不合作啊!要是不合作,我会和你们一起回来么?”

    许之午连忙说了好几声“那是那是。”

    尼琼又道:“不过……我早就说了,金眼银珠得要两尊,还得找到古格大祭师……才能安全的通过各种机关,进到真正的永生不死的核心关键里去。”说完,他又补充道,“不然你们上次来,我说让你们去找古格大祭师做什么!”

    看来尼琼早已经步步为营算计好了的。没想到他心机如此深厚,看来是我太简单了。

    听到这话,许之午发愁了,道:“两尊……一尊已经乱糟糟的各路人马都出来了,两尊一出,那岂不是大家得拼得血肉模糊?再说,第二尊还不知道在那个神仙手里呢。”

    尼琼道:“要知道第二尊在哪里的话,我用得着把自己的金眼银珠还卖给拉巴么?”言语之间颇有些说轻视许之午智商的意思。

    许之午哪里听不出来,不过也不介意,道:“你走的棋,果然是比我高明。那就更不用我说什么话了,总之你得你想要的,我和小罗李增,我们三人也不是没有一点用处——至少帮你抵挡在拉萨碰到的德国人还行吧。”

    尼琼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环视了我们一眼,才缓缓的道:“要说实话的话,那就是其实我已经用不着你们了……”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我想要达到的目的都达到了。但是呢,我们研究了那么久都没研究出来的东西,被你们三人随便一合计,就弄出了眉目。所以,我想,我们合作还是很必要的。”

    “哈哈……”许之午听罢尼琼的话,顾不得还在吃饭,大笑起来,“尼琼大哥,果然还是你厉害,有什么好说的呢,我们合作就是。”然后又问我老李,“小罗,李增,你们俩的意思呢?”

    李增忙不迭的道:“我没意见。”

    我看他们算来算去的,虽然不相信有什么长生不死的世界,不过也非常想增长下见识,满足下自己该死的好奇心。于是也点头答应。

    如此一来,情势立即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本来许之午一直占上风的,结果尼琼后发制人,占足了风头。

    合作事宜算是初步达成共识,大家也没再就这个问题多说废话。许之午又提起藏餐馆里事情来,问尼琼那个用藏语和他说话的欧洲小伙子究竟是什么来路,并且把自己遇到德国人的事也坦白的告诉了尼琼。

    尼琼微微吃了一惊,道:“你们还碰到了其它德国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