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94章 化验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老李,我去看看能不能想到办法。”老李脸色死灰,我已经不能指望他能做什么,只是告诉他一声我做事去了,然后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不断用普通话叫着喝水的德国人,也不管头上密密麻麻的人脸怪。径自从老李手里拿过探照灯往一边走去。

    探照灯一到我手里,上空的人脸怪又一阵骚动,然后两三只人脸怪忽地冲到我面前来抬头睁着大眼微笑着看了我一眼,又扑腾扑腾的飞了回去,仿佛只是来打探下我的情况而已,并不想有什么动作。我心下恼怒,舞者探照灯朝它们一阵乱晃,它们这次竟然没有理我,一个个的轻轻扑闪着翅膀,没有任何动作,静静的微笑的看着我。

    我一肚子气没处发,胡乱踢了地上的水藻几脚,拿着探照灯沿着石壁慢慢找,看是否能找到洁净的水源。只要有水,不管怎样我们都有生路。

    这处洞穴极为宽敞,沿着石壁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到一半的样子。而且不知怎地,我头居然没那么晕了,身体仿佛也找到了重心,不似刚才那般轻飘飘的没力气。我顿时来了精神,难道是走路多一些那种水藻的麻醉效力就能消失?如此一想,我赶紧加快脚步沿着石壁走。真的,越走脑子越清醒,我心头狂喜,几乎马上就要开口叫老李也来跟着活动活动了。但是,就在张口的那一刹那,一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气味扑鼻而来,于此同时脑子完全没有那种眩晕感,变得清明无比。

    我才刚刚狂喜的心立即完全沉到了谷底。血腥味!多熟悉的血腥味!快步走过去,一看,甚至不用探照灯,我都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它完全就是在强巴恪山上几次遇到的,我甚至还喝进肚子里了几口的血泉水!

    “老李……”轮到我的声音完全变了腔调,惊恐得什么也多说不出来,“老李……”

    “什……么……”老李根本无视我的惊恐,有气有力的慢腾腾的的回答。

    “快来快来!”我语无伦次的道,“泉水,血泉水!”

    “什么!”老李声音立即有了些力气,然后一阵沉重而缓慢的脚步声慢慢朝我过来,一会,老李到了我身边。

    “咦?”老李惊奇的道,“我脑袋怎么不那么晕了?”然后用力甩了甩脑袋,确定的道,“真的不晕了,身上也有力气了!”

    我无奈的看着他,“我也一样,但是……你看看,眼前这是什么……”我一边说一边将探照灯照在一汪暗红色的水上面,晃了晃,道,“记得吗?无面?”

    老李脸色瞬间变了几变,最后强自镇定的道:“是,是血泉水……”

    说罢我们两人面面相觑,手足无措。有血泉水就意味着有什么东西,我和他都再明白不过。

    一时间两人呆立当场,不知作何办法。

    过了半晌,我才慢慢的调节过来,脑子恢复到正常的一半,终于想起还有个半死不活的德国人,既然我们一到血泉水的旁边,身上的麻醉状态很快就消除了,那把他弄过来也应该能有些效果。

    于是把想法给老李说了,他也点头同意,毕竟眼下这个当儿,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力量。

    身上有了力气,再往回走,速度快得多。几步就到了德国人身边,他本来很安静的,一见到我们过去,立即又喃喃的道:“水……水……”还是纯正的普通话。看来这厮脑袋还能想事,并没有完全糊涂。

    我和老李默契的一人抬头一人抬脚,准备把他往血泉水那边抬。但才刚刚搬起他身体,头上忽地一阵疾风刮下来——那黑压压的人脸怪竟全部冲我们扑来!

    “快跑!”我和老李丢下德国人拔腿就逃。一口气跑出好远,回头一看,那些人脸怪竟然又没有追过来,围着德国人飞了一圈,复又飞回半空去。

    有猫腻,原来是怕我们弄走德国人,敢情德国人是它们的食物,在专侯着他死了,好饱餐一顿。

    人脸怪物一直以来对我们的恐吓居多,实质上的攻击行动倒没见到几个,如此一来,我胆子大了许多,叫上老李,又去抬那德国人。

    果然不出所料,我们刚一再去搬那德国人,人脸怪物们立即又俯冲下来。我和老李一咬牙,抬着人就朝血泉水边奔去,然而怪事发生了,开始几步人脸怪物们还铺天盖地的追来,等到了血泉水边,它们竟像见到克星一样,吱吱呀呀的嚎叫着逃了回去,离血泉水远能有多远就有多远,但又非常不甘心的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三人,尤其是大部分人脸怪物都直愣愣的盯着德国人。

    暂时也没有心情去管它们为什么逃窜,我和老李手脚麻利的将德国人扔到血泉水旁边,扔毕,我又觉得不好,蹲下身将他的脑袋直接对着血泉水。

    不到半支烟的工夫,德国人居然真的醒了过来,他醒来第一句话是:“罗练?李增?”非常纯正的中文。

    我看着这个躺在地上的蓝眼睛白皮肤的德国人,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了,他会

    说中文,这不奇怪,可是他怎么会准确无误的叫出我和老李的名字!

    “你……怎么……”老李疑惑的道,“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名字?”

    德国人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全然没有刚才昏迷不醒时的半点萎靡,“马亚提斯,我叫。”说毕,伸出手来准备跟我们握手。

    我和老李互相看了一眼。勉强伸出手去和他握手。

    我又问他和老李同样的话:“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马亚提斯微微一笑,颇有些自得的道:“你们从强巴恪山上被人救回拉萨的时候,我们都已经注意到你们两个了。”

    我有些反感他这种态度,想是他们那伙人早就盯上我们了,而且在拉萨拉着许之午问话也都是有预谋的。于是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老李不善言辞,只拉下脸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大家都不笨,都明白他的意思。

    “我是一个汉学家,另外还是地址学家。”马亚提斯又颇为骄傲的道,言下对我们的轻视之意再明显不过。

    我见不惯他这种卖弄,十分和气的问他:“你的同伴呢?”说完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看他怎么回答!

    果然马亚提斯神色迅速黯然了下来:“我们的领队不幸……不幸……”他连说两个不幸,神色立即变得恐惧起来,犹豫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挤出几个字,“不幸牺牲了。”

    这点我如何不知,只不过问出来杀杀他威风罢了。

    老李等他说完,非常配合的又问他:“红色的泉水,见过没有?”

    马亚提斯茫然的摇摇头,蹲下身掬了一捧血泉水在手里,仔细看了看,非常专业的道:“泉水被污染了,也许是微生物污染,也许是矿物质污染。”言语间已经忘记了刚才我们提及的他惨死的同伴的事情。

    “微生物和矿物完全两个不同的路数。你说了等于没说……难道不能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答复?”我不满的道。

    马亚提斯一脸奇怪的看着我:“罗练,这有什么重要的呢?带点样品出去化验下就可以了。现在我身上没带设备,怎么能给你明确答案?”

    我冷笑着看了看马亚提斯:“没什么重要的,有本事你喝几口这个泉水下去,或者把你身上弄个口子,抹点血泉水在上面。”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卓玛央金来,她面色惨白,仍强自微笑着吩咐我,要是身上没有伤口,就去找班钦大师的传人。现在班钦大师的传人就在我身边,而她,却杳无音讯生死未知……

    走神了。想到哪里去了……我迅速的反应过来,带着挑衅的神色看着马亚提斯,问他:“你敢试试么?”

    老李也同样神色的看着他。

    马亚提斯当然不会是笨蛋,他从我们俩的神色神色上已经看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嗫嚅着,问:“这有什么神奇的吗?”

    “没什么神奇的,只不过会让人变成没脸的魔鬼罢了。”我故意轻描淡写的说。

    马亚提斯一听到“没脸的魔鬼”这几个字,神色大变,似乎知道它的厉害,立刻规矩老实了下来,之前的傲慢消失得无影无踪。

    既然已经打击掉了他的嚣张气焰,我也就懒得再废话去吓唬他了。不远处黑压压的人脸怪物对我们虎视眈眈,脚下踩着的是能麻痹人的水藻……说到水藻,我这才发现血泉水旁边居然没有那层厚厚的水藻,一点都没!

    “老李,你看这里怎么没有水藻?”我扭头问老李。

    老李跟着低头一看,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

    马亚提斯不甘心的的插话,道:“一样带个样品回去化验下就知道了。”

    完全是废话,我不由冷笑道:“你倒是先从这岩壁上爬出去给我看看。”

    马亚提斯无辜的看了看我,不再说话。

    老李忽然猛地一拍自己脑袋,道:“万物相生相克……难道这血泉水是水藻和人脸怪物的克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