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96章 听到声音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虽然老李这么说,可我还是非常非常的高兴。比起之前的完全无路可逃的绝境。现在个几个发现实在是太让人振奋了,虽然也许会一时半会想不到办法。但是,总是有希望的。

    “没事,慢慢来想办法。”我道。

    他这话把我问住了。我还真没想到办法。

    老李看着我,道:“什么办法。”

    倒是马亚提斯开口了,他说:“你们中国人不是讲究有《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吗?为什么我们不用计呢?那些怪物我已经琢磨出来了,它们每次只要一见到我倒地,就扑过来。就像刚才一样,全部扑在我身上。但是,问题在于它们根本没有咬我,也就是它们的杀伤力根本不大……你们明白不?”

    这点我早就明白,还用他说?!“说点重点吧……”我看不惯马亚提斯装高深掉书袋。

    “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先试试看……”马亚提斯有些犹豫的提议道。

    虽然马亚提斯的提议有些离谱,他一说出口的时候,我差点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老人家感情把人脸怪物当成了什么高级有心计的人物一样,还要用点计谋。不过老李也犹犹豫豫的赞同了马亚提斯的说法,我没办法,也只好随着他们。

    于是我们三人再次返回到血泉水旁边。不过临行动之前,我想起卓玛央金的话,她一再叮嘱我是身上没有伤口的话才去找班钦大师的传人,因为血泉水这玩意一旦沾上身,而同时身上有伤口的话,那就能要人小命的——或者变成无面也说不定。这是我后来琢磨很久才琢磨出卓玛央金当初为什么说不要有伤口的原因。

    “老李,我们还是看下身上有没有伤口,哪怕是再细微的伤口都不能有!”我神色严肃的叮嘱他们。

    老李一愣,不过很快明白过来,仔细检查自己身上。马亚提斯不是笨人,他是个精明的地质学家和汉学家。因此学着我们的样子,也把自己身上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有些淤青地方,不过没有破皮。”老李检查完毕,道。

    “那不碍事。”我也发现自己的情况和老李一样,于是道。

    马亚提斯很会察言观色,见我有些不大待见他。他就犹豫着把自己的脸凑近老李面前,道:“李增,你帮我看下我脸上有伤口没。我是脸朝下摔下来的。”

    老李耐心的看了看他的脸,表示没问题。于是马亚提斯欢天喜地的把血泉水往脸上手上衣服上各抹了一些,又叫我们帮忙把他背上又抹上一些。然后吩咐我们照做,他自己先跑过去往地上一倒,一动不动的。

    那群一直人脸怪物立即呼啸一声,俯冲下来,密密麻麻的将马亚提斯团团围住。他忍耐力极好,那么恐怖的状态下仍旧能够一动不动的。

    我和老李不敢怠慢,马上全身武装着血泉水,走过去挨着马亚提斯倒下。

    一时间血泉水的腥味大作,我闭着眼睛躺倒在地,心咚咚直跳,不知道马亚提斯这计能不能管用,万一不能管用的话,就算那些人脸怪物不咬我,可是要是被它们那么密密麻麻的围着,我也会做一辈子的噩梦。

    我屏住呼吸,仔细探听人脸怪的动静,奇怪的是这次它们并没有马上向我老李围过来,反而我们过去一躺倒,它们开始“呀呀”的烦躁不安的低声怪叫。我不敢睁开眼看,也不知是什么情况。

    然而,出乎马亚提斯预料的是,人脸怪物并没有像想象中预期的那样叮在我们三人身上,反而它们“呀呀”怪叫一阵以后,感觉到有几只人脸怪在我脸上盘旋,嗅了一阵,我手心紧张得冒出汗来,等着马亚提斯那边叫动手……哪知它们嗅了一阵,竟然二话不说,一窝蜂的飞窜逃走了,并且是一口气逃回老巢,不再在洞穴上空盘旋。

    马亚提斯非常遗憾的道:“原本是想它们全部叮在身上的话,有点血泉水刚好迷晕它们,然后一个个的都扔进泉水里去……哪知它们竟然这么胆小,被我们三人身上的血泉水就吓跑了……真是可惜……”说罢他还叹着气摇了摇头,仿佛真的遗憾得不得了一样。

    我装出鄙夷的样子看着他,心里其实还是对他稍微有些敬佩的,他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想到办法弄走人脸怪,确实不是笨人。不过我嘴巴上什么也没说。

    好了,下来轮到解决石壁上不知名水藻的问题了。试了下,先用血泉水浇在石壁上,它上面的水藻和地上的一类,因此血泉水一浇上去,那湿.滑.湿.滑的水一样的水藻居然比地上它的同类蔫得还快,就像家里煮萝卜苗一样。把萝卜苗扔进开水锅里翻滚,不到一分钟就蔫不拉几了。还真没想到血泉水的效力如此之强。

    我忍不住喜上眉梢,抽出匕首来,照着没有水藻的地方一.插,匕首极为锋利,没入其中一半深的样子,我用手掉在上面试了试,能上承受住我的重量。

    这样一来,其他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们各自脱下一件衣服,将其浸透血泉水,然后往石壁上擦,然后靠着匕首一步步往上挪,虽然麻烦费事,但到底是爬上去了。

    老李和我先上去,然后找到一根大约是许之午他们或者谁留下来的绳子,垂下去将马亚提斯弄了上来。

    我之前吃过日本人的亏,德国人不会比日本鬼子好到哪里去,因为我预先就告诉老李,要堤防着他,而且,他身上还有许多东西,我必须问清楚才行。不然的话,自己怎么死的,也许都不知道。

    所以马亚提斯一上来,我二话不说,立即将他放到在地双手反剪背后,然后叫老李搜他身上。马亚提斯不防我们来这一招,不住的挣扎,大叫:“罗练,李增!你们干什么!干什么!”

    我和老李各行其是,任他喊叫挣扎,也不理他。老李将马亚提斯身上搜了底朝天,还好,什么也没搜到,没有具有威胁性的东西。要是有的话,或者,马亚提斯敢打点什么歪主意,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会毫不手软的直接把他打晕,再次扔下深渊里去。

    搜完身,老李闪身让开,我仍然死死反剪着马亚提斯的手,让他站起来,比较好受些。然后开始问他是何来历,为什么知道我和老李的名字,他们的头头儿那个被咬掉背部的德国小伙子又是怎么死的等等问题。

    马亚提斯十分识相,知道拧不过我和老李,配合得非常好,主动交代我们问的所有问题。

    原来马亚提斯和他们的头头一样,也是当初希姆莱派到西藏来寻找地球之眼的队员的后人之一。他们一直在关注着西藏这边和骨骼王朝的风吹草动。尼琼他们那些守护在古格遗址的人自是不必说,他们暗中有人监视,早摸透了的。而许之午,他行事不是十分低调,到西藏来寻找古格秘密前,私下对不少人说起此事,就差开个新闻发布会了。马亚提斯他们身份复杂,耳目众多,这事早就被传到欧洲去了。在拉萨的问路等事宜,也是他们早有预谋的,目的在于看清楚我和老李是不是已经跟许之午合伙走到了一起。

    听马亚提斯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个事情,于是问他:“你们之中有人会写满文吗?”尼琼说他在拉萨的时候有人写了满文的字条给他,说的是关于我的事情。

    “满文?”马亚提斯迷茫的看着我,“是什么东西?”

    看他迷茫的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想必写字条的应该另有其人了。于是我不再问这事,转而让他说到离开拉萨到古格来的事情。

    马亚提斯犹豫了下,脸上带着深深的恐惧,道:“我们遇到怪物了。”

    废话,人脸怪物以及那个能一口咬掉人大半个背部的难道不是怪物么?说起怪物,我也应该见得不少了。于是道:“我知道你们遇到怪物了。你说清楚其中详细情况。”

    我们面前是黑咕隆咚的深渊,深渊上空还横亘着粗.大的铁链,昏暗中我失去了方向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哪一边。而尼琼许之午之流早已不见了人影,想必是抛下我们肚子逃命去了……

    马亚提斯盯着对岸,脸上的恐惧之色不减反增。他费力的吞了口口水,道:“我们到古格遗址来,其实是尾随你们来的。只是因为你们在尼琼家休息了一夜,而我们没有休息,连夜打通通道,进到这里面来的。可是……可是……”

    说到这里,我还没问他打什么通道来着,马亚提斯脸上忽然变得又是迷茫又是恐惧,似乎陷入了不好的回忆中,他惊恐的道:“可是我们一进去,就发现事情不对劲,才进去没多久,就好像有人跟在我们后面,但是好多次回头,又没发现跟踪的人。我以主的名的义起誓……我甚至真切的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我和老李对视了一眼,均是满脸的迷茫,这种恐怖的地方,怎么可能还会有女人?

    “你听错了吧?”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