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98章 形势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后来我每次想起那么轻信了德国人马亚提斯的话,就觉得自己简直是天下第一白痴。没有比我更笨的人了。

    尤其是在我们问完话以后,马亚提斯主动又说继续前进,马上就可以找到答案,找到金眼银珠的真相。我脑子一热,什么都没想,就稀里糊涂的跟着他去了。老李一向老成稳重,但也没有多问多说,直接也跟着走。

    马亚提斯所知甚多,由他当带路人再合适不过,他对自己带路人的身份也颇为得意。言语中又不自觉的带上傲慢的口吻:“罗练,李增。我们现在正在一条隧道的入口处。”他说着就在自己身上四处翻口袋找什么东西来,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出个名堂。他仍然傲慢的道,“可惜,地图不见了……”

    地图?我暗自纳闷,敢情他们还能绘制这里的地图?不会吧,这么秘密的地方。

    “算了,就算没有地图我也应该能记得大致形势。”马亚提斯傲然道,“李增,就在你背后右手边,应该有一道门,我们先去看看。”说完带头往老李身后走去。

    过去一看,果然隐约有一道门的样子的岩石,开始我还以为这里就到此为止了,也没去多看。看到马亚提斯指着那门的时候,心下忍不住怪自己太粗心大意——什么事都不知道用心去看,非得有人说出来才知道。

    马亚提斯当然不会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他带着炫耀的口气道:“这个门,其实开起来一点都不麻烦,你们看……”他一边说,一边伸手轻轻一推,那门居然轻而易举无声无息的的打开了,里面黑乎乎的,没有任何动静。

    “看见了吧……”马亚提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和老李,道。他的态度终于激怒我了。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装**,“看见了,那又怎么样?你那么能耐,你倒是先走进去给我看看。”我没好气的道。而且,据我几次的经验来说,一般这样的洞里,没有妖魔也有鬼怪的。激将使使是不会错。

    马亚提斯回过头鄙夷的道:“为什么我要先进去,你们为什么不进去?说到底你们中国人还不是胆小鬼……”

    这下他真的触怒我了,我怒目圆睁,“你再说一遍中国人怎样怎样!”一边说一边攥紧了拳头,脚上前一步,就等着他说第二遍,立马动手揍他!

    “算了,算了。”老李居然做和事佬,他一边拉住我,防备我动手,一边又对马亚提斯道,“马亚提斯,你说话何必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在中国,你这样的人就该挨揍。”

    马亚提斯看也看不看,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道:“根据我们精准的地图,这里面应该就是一个普通的隧道,根本没有什么人脸怪物一类的东西。”

    “那你倒是先进去。”我气哼哼的道。

    “当然,这有什么问题。虽然我不是军人,但也不至于胆小到那种地步。怕就怕……有些人不敢紧跟着来。”说罢,马亚提斯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我和老李一眼,负手往里走去。

    我和老李岂会是胆小之人,立马二话不说,跟着他进去。

    探照灯依旧是老李打着的,不过好像灯光在洞里有些受阻,传散不开。每次只能照出一米左右的样子,再往前,就什么也看不见,仿佛空气很浓稠,将所有的东西都包裹住了。我们三人都没说话,小心翼翼的不自觉的紧挨着,趟着脚慢慢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确实没有什么怪物出现,也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现象。我一颗心算是放下来了,而且打算要是这洞里没什么东西的话,肯定要把马亚提斯大大嘲讽个够,他不是牛叉哄哄的高傲得很,处处都要显摆下吗?

    脑子里想事,就没注意到脚下。正走着,忽然一脚踏空,我大惊,连忙伸手想抓住老李,哪知往下掉的速度非常快,一把抓空,还没回过神来,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

    “救命!救命!”我大叫。

    没人回答我,眼前一片黑暗,冷风不住的从耳边掠过,不知道会掉到什么地方去……难道是马亚提斯故意设的陷阱来害我们?或者还是其他人故意作怪?一时间无数个年头从脑海里闪过,我连挣扎都忘记了挣扎,任自己断线风筝一样的直往下坠……

    ……砰!我是先听到了自己着地的声音,然后才感觉到身上好像有些痛——是很痛。晕头转向的还没来得及检查自己零件是否缺少了,就发现眼前一两米远处的情景非常非常熟悉:马亚提斯和他那个被大嘴巴怪物咬死的同伴齐格佛里德,正在埋头挖一个大坑,他们不时还说笑两句,虽然是德语,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他们交谈的内容是说要摔死我和老李两人……

    可是,齐格佛里德不是死了吗?或者我记错他的样子,眼前和马亚提斯一起挖坑的这个人不是他?还有马亚提斯,他身上被我们搜过,根本没有任何东西,怎么会有挖洞的铲子,他不是明明和我走一起的吗?怎么会这么快?

    ……仍然有些头晕眼花,不过管不了那么多,顾不得身上的剧痛,我挣扎着站起来,往他们身边走去,我要看个究竟。可是,往那边走的时候,情况又发生了变化,明明是齐格佛里德的脸的那个人,面目居然模糊起来,仔细一看,好像是齐格佛里德,又好像不是,而马亚提斯,他手里的铲子也模糊起来,似是而非的。

    “马亚提斯?”我试着叫了一声,一开口,发现自己嘴巴里有些甜腥味,不会是摔成内伤吐血了吧……用手一抹,果然在嘴角抹到些血迹,血迹有些飘忽的样子,是飘忽,就像蒙了一层塑料纸在手指上一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同时心口也跟着隐隐痛起来。

    这下我哪里还能去管马亚提斯,连忙就地坐下休息。不知道是摔坏了五脏六腑的哪一块,胡乱走随时都能要了我的小命。

    我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胸口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厉害。“坐一会,放松……没事的……”我不住的给自己心里暗示,我比谁都清楚潜意识对人的激发支撑作用,只要能撑住不晕过去,休息下,应该有力气大叫救命的。

    过来一会,再睁开眼,马亚提斯和齐格佛里德居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我自己,还是在面前一两米远的地方,我看见自己坐在那里,一脸的惊慌,但又不得不强自镇定的不住自我安慰:“没事没事……撑住!放松!”

    我连惊骇都忘记了惊骇,难道是灵魂出窍?这么一想,跟着前面的我脸色也变了变,又是恐惧又是惊奇的样子。

    这下我完全忘记了内伤疼痛之事,摇晃着站起来,朝我自己走去。尽管只有一两米远,可是我走得十分吃力——一个人看到自己的时候,会有勇气赶紧跑过去看吗?

    至少我没有,我每走一步就变换无数个念头,前面的我,究竟是过去的我,还是即将到来要发生的我,或者还是我的魂魄?一边想,一边瞪着那个“我”看,明明知道那是自己,但又好像面目模糊的样子。

    忽然间,我不知哪根神经不对,朝着那个“我”道:“喂!你是不是罗练?我是!”一喊之下,发现自己嘴里那种血的甜腥味没有了,而且心口也不疼了……但那个“我”却始终离我一两米远的样子,怎么走都走不近,而且看起来他的脸色好多了。

    这一来,我心立刻放松了下来,原来不是内伤,只是吐了点血而已,没事没事。自己一没事,立马又想到老李,不知他怎么样,多半是可能跟着掉下来了,刚才看到马亚提斯和齐格佛里德挖坑说要摔死我们的。

    不对!我脑子猛地一下子清醒了!马亚提斯他们的所作所为,怎么会出现在我面前!我怎么会看到这些!就算他们挖坑,那也是过去发生的事情!想到这里,我知道自己肯定又陷入什么奇怪的东西里去了,老李也不见,这可如何是好,如此一来顿时六神无主,方寸大乱。

    “老李……老李……”我绝望得声音都发不出来,一边希望老李跟着我掉下来了,可是又不知道他究竟生死怎样,几乎是绝望的希望着他没有事,一会就来和我汇合,而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就在我想着这些事的时候,眼前又有怪事发生了,我当真见到了老李,眼睁睁的看着他也跟着我往下掉,他慌乱的挣扎着,脸部因惊恐变了型,身子坠铅一样的直挺挺的摔倒在一个黑暗的看不清的地下,然后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嘴巴一张一合,在喊我:“罗技师……”虽然他没有发出声音来,可是我是就很清楚的知道他是在叫我!

    “老李!老李!我的在这里!”我飞奔过去,同时大声叫他的名字!

    老李似乎听到了我的叫喊,他稍稍睁开眼睛,带着欣慰的看着我朝他跑去。“罗技师,我们是好兄弟。”他嘴巴张.合着,依旧没有声音,但我知道他想说这话。

    可是……这次我几乎是用尽全力奔跑过去,两米的距离,奔跑不过是一瞬的事情,速度快,又控制不住的话,我完全应该撞着老李,可是……我感觉自己跑了好远出去,但老李依旧在前面一两米远的地方,期待的看着我,等我飞奔过去帮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