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399章 难为情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我脑子一个激灵,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赶忙停下来,看着老李,看他有什么动静。岂料我一停下,老李神色竟变得平静起来,也静静的看着我,什么也不说,之前那种绝望求助的神色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其中……蹊跷,确实蹊跷。我想了想,又去想卓玛央金,不知道她是生是死,脑子刚一掠过她在升泰墓室里给我说话的样子,眼前的老李身影马上渐渐有些远了,而且居然真的出现了卓玛央金的的形象,她满脸全是青青紫紫的於痕,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早已没了神采,衣服也破烂得不成样子,湿漉漉的乱七八糟的贴在身上,绝望的躺在一条湍急的河流旁,不时有湍急的河水飞溅到她衣服上,脸上……。

    我心下着急,这么冷的天,她这样肯定会死,马上大叫:“央金!我是罗练!”

    卓玛央金听到我的喊声,眼睛里似乎有了一点光彩,她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又手脚才动了动,脸色立即出现痛苦的神色,想必是身上有伤口被牵动得痛。如此一来,她脸色更痛苦了,几乎要哭出来的哀哀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恸,不想卓玛央金一个女孩子竟受这样大的苦,连忙伸手欲拉她起来。可是手一伸出去,丝丝的凉风吹过来,混乱的脑子立刻又清醒了过来,不对,不是这样。我极力稳住心神,不去想老李,也不管卓玛央金。闭上眼,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仔细清理思路。

    开始明明有一点头绪,可惜一想到卓玛央金居然乱了心神……算了,先不起追究这个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我想到谁,眼前就会出现谁,难道是幻像?或者是有个神奇的东西能心灵感应,感应到我想的事情,然后就把当事人的状况显现出来给我看?好像两者都有可能,可是……要是幻象还好,要是是真的呢!那岂不是我眼睁睁的看着卓玛央金和老李出事,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老李还好,毕竟有些底子在,但是卓玛央金,她——她一个女孩子,那样的情况,周围荒无人烟,不死也得死……

    完了完了,脑子完全混乱……我不停的敲自己的闹地,希望能清醒点分析眼前的景象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不行,不行,混沌得很……完全理不出头绪,一边又在担心老李和卓玛央金的事。

    这里是古格遗址的地下,一切神奇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有什么神秘的力量要告诉我他们俩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我知道又怎么样,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生死难料,怎么去帮他们,怎么去就奄奄一息的卓玛央金。

    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无力的睁开眼,老李和卓玛央金依旧停留在一两米远的地方,和刚才不同的是,老李几乎挨着卓玛央金的,两人的影像有些交织的,不过又能清楚的感应,对,是感应,感应到到他们的绝望和痛苦,都能感受到他们期望我能去帮忙的绝望而又强烈希望的心情。

    脑袋开始像针扎一样的痛,我抓着头发茬使劲扯,试图能让自己清醒点,但是不行,老李和卓玛央金的影像在面前越来越明晰的出现,他们的呼吸我都能感受到。

    “呀~~~~~”我再也忍受不住,大叫一声,站起来就想找东西撞脑袋,这玩意地方不管怎样都应该有乱石洞壁一类的东西。心里才这么一想,结果居然真的看到了光滑的洞壁,十分细致光滑,脑袋真的痛得很,管不了那么多,我直接埋头就撞过去。

    不敢十分使劲,我只需要一点疼痛让自己清醒就可以了。果然,一撞过去,力道把握得十分之好,既没有把自己撞得怎样,脑袋也恰到好处的受疼痛的刺.激,不那么混乱。

    “还好,没有撞出什么毛病来。”我摸摸头,暗自道。

    脑袋清醒了些,再去看老李和桌卓玛央金,他们好像又没有那么绝望了一样,也不全指望着我去救他们。

    我轻手轻脚的朝他们走去,试图能真切的摸到他们其中任何一人。这次走得非常慢,非常轻,因为刚才跑过去,不管怎样,他们都离我那么远。慢慢走去,应该不会惊扰到他们。

    没有出乎我的意料,过去首先摸到了老李,真切的抓着了他,然后我伸手拉他起来,他满脸感激的看着我,抓着我的手站起来。还是不多说话,朝我一笑。兄弟之间不必多说,我理解他感激的心情,略略点头。又朝旁边的卓玛央金指了指,老李也领会,转身去拉卓玛央金。

    卓玛央金先看到老李,她又惊又喜,其他什么都没说,张嘴就问老李我怎么样,是否安好。

    老李指了指他身后的我,卓玛央金不能动,眼珠一转,看到我,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她哽咽着说。

    我大为感动,连忙走过去扶她起来,藏族女子本来身形高大,体重自然相对而言比较重,不过卓玛央金好像比一般人都轻很多,我只用一只手就扶起了她,她很自然的靠在我的肩头,闭着眼睛,无声的掉眼泪。

    “现在好了。”我对老李和卓玛央金说,“有我在,你们只管好好休息,等身体好了,咱们再回去。”

    老李点点头,卓玛央金只一味的掉眼泪,然后也不管老李在没在场,双手捧着我的脸,仔仔细细的看,又拉起我的手,掀开袖子,检查是否有伤痕。最后见我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道:“你真的没事,没事就好。”

    她这么一说,我立刻又想起自己之前好像是吐血了,也在嘴角抹到血迹,不知是不是内伤……想到这里,心口又隐约有些疼,不是很明显,好像有,好像又没有……不确定。

    算了,目前只有我一个人看起来最没事,有事也要撑过去,照顾他们俩才是最重要的。于是我扶着卓玛央金,带着老李往撞头的洞壁那里走去,让他们靠着石壁坐下休息。

    一坐下,老李精神就好多了,“罗技师,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死了都没人知道。”他道。

    我连说自家兄弟不用客气。

    卓玛央金话不多,静静的靠在我左肩头,深情的看着我。她是受伤最严重的,应该。西藏不比其他地方,再热的天都禁不住河水那么冲,何况现在根本就不热。“冷不冷,要不要把衣服换了?”我嘴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哪里去给她找干净的衣服呢,我和老李两个男人,只能一人脱两件下来给她,不知她又愿意不愿意穿,但是问题又在于我们其实也没穿多厚……最好能有个火堆烤烤火,顺便把卓玛央金的衣服也烤干,这样大家都不会着凉。

    心里想是这么想,但是很明白的,我们不可能有条件生火。眼前也没有出现什么异想天开的火堆——这让我更明确的知道老李和卓玛央金不是幻象,也不是其他什么。而是这里有股神奇的力量,能穿越时间和空间,让我直接救老李和卓玛央金。

    我也累了,糊里糊涂的摔下来,内伤与否都不知,虽然救老李和卓玛央金没费什么力气,但是依然觉得很累很累,尤其是头,昏昏沉沉的,一点都太不起来。

    “我想睡会……”我对靠在我肩头的卓玛央金说,她立即体贴的挪开身子,坐直,然后拍拍自己的肩膀,柔声道:“靠着我肩膀睡吧。”

    这怎么行!何况还有老李在,多难为情。我偷眼看看老李,他似乎没听到卓玛央金的话,面无表情,在思考什么。

    我其实很想尝试下靠在女人的肩膀上睡觉是怎么个滋味,不过卓玛央金还是算了,她毕竟还是病号,身上不知有多少伤——哎,我也不方便给她检查,做个简单的包扎。

    “靠我肩膀上睡吧。”卓玛央金毫不在乎的拍拍自己肩膀,微笑着,柔声对我道。

    我摇摇头,笑道:“算了,我也不是很困,眯一会就好。”说罢当真闭上眼睛,端坐着一动不动。

    卓玛央金也不再勉强,微微一笑,也靠在洞壁上休息自己的。老李仍旧发呆在想什么——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是能很明确的感受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先自己休息好,不然的话,这里黑漆漆的,万一出现什么怪物就麻烦了。三个人都只能束手待毙。”脑子还是有些混沌,我强迫自己放松的休息,不停的给自己做心里暗示。

    慢慢的,脑子也放松了下来,可是一放松,一想到卓玛央金身受重伤,老李又不顶事,而且自己身在这个不知名的空间里,能不能带着老李和卓玛央金回到正常的时间和空间的现实中去等事,就又烦躁起来。

    尤其是卓玛央金,衣服破烂成那个样子,还被河水打湿,没有火给她烤干衣服,她能撑多久?烦躁,烦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