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南山道士诡谈 第400章 棉花

时间:2018-05-02作者:忘却的优

    坐在那里,脑子乱糟糟的,想停也停不下来。老李和卓玛央金都静静的不说话。我本以为至少卓玛央金会有很多话要和我说的,可是回过头去,她靠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去看她,她才扭过脸来对我微微一笑,仍然有些凄惶的样子。

    我看得心里忽然莫名其妙的难受起来,于是赶紧别过脸去,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过了一会,感觉自己休息够了,也暂时找不到什么好方法解决卓玛央金衣服的问题,我只得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不料她摇摇头,说自己没事,不冷,坚持不肯穿,我没法,只好说起来走吧,好歹先回到地面再说。

    老李和卓玛央金随即爽快的站起来。我走在前面,他们两个走在后面,估计是受伤或是受到了惊吓的缘故,他们两人一直没有出声,只是我隐隐有种感觉,他们两人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只是此刻在阴森恐怖的地下慢慢前行,感觉这东西,却是最不靠谱的东西。

    我原本以为这隧道应该不会多长的,但是走了一会,出乎我预料的是,感觉这条隧道似乎越走越长,仿佛永远没有终点一样,不论我走了多久,始终没有一点走出去的意思,要是这样下去,我非累死在这个隧道里不可,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如果伤得最轻的我都累得不行,那他们两个岂不是快要累趴在这里了。

    念及此,我赶紧回过头去,却不料这一回头,我的身后一个人都没有,可是感觉上,他们两个应该还在我的身后才对啊!

    不对,怎么还是感觉在我身后有人?

    回过头去,仍然是一片黑暗。

    “老李,央金!”

    我大声地喊着他们的名字,没有回应,我心里一阵恐怖的酥麻感觉翻涌,他们两个怎么会突然不见,难道又出了什么意外?

    可是,什么事情能让两个大活人突然就这样消失了呢?

    手里探照灯的灯光越来越暗,这个灯可不是我们在强巴克山上用的那种普通手电,这可是许之午那个家伙从国外买来的好东西,就算掉进水里,也断然不至于如此不济,按照许之午的说法,这东西至少可以连续用上一百个小时。

    我掉进洞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就算加上老李在血泉水洞里的耗电,也不过百分之几的耗电,它怎么可能就不亮了呢?

    灯光越来越昏暗,我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要是不能再灯光消失之前找到他们两个,我岂不是就会被困死在这个鬼地方,要知道我可没有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探路的本事。

    越是着急,我越发现不对劲,因为空气中慢慢的居然有了一种我十分熟悉的味道,曾经在强巴恪山里闻到过的‘无面’身上的那种**油脂味!

    对这种味道,我的印象不可不谓深刻,几次差点折在那些怪物的手里,我对那个玩意儿已经形成了深入骨髓的恐惧。

    既然有无面的味道,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老李和央金……

    猛地一转头,在几乎马上就要熄灭的灯光下,我看到了自己最害怕的场面,身后面有一个无面正张着嘴看着我,虽然没有了脸部特征,可是我能感觉到,那个无面,就是老李,老李居然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无面!

    不对,他变成了无面,那央金呢?

    央金是不是也变成了无面,我脑海里飞速地闪过了这个念头,可也仅仅只是闪过一瞬而已,就在我迟疑的瞬间,老李,不,现在的无面已经长大了正滴落着油脂的大嘴向我靠了过来!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什么都不再去想,对无面的恐惧瞬间占据了我的所有思维,我只能疯狂地向后退去,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千万不能被它抓到!

    奇怪的是,老李变化而成的无面居然没有追我,难道,老李他还能保持一丝人类的意识?还能念及战友兄弟情分而不伤害我?

    我停了下来,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心里总有一种感觉,老李他,应该还认得我。

    “老李,是我,罗练。”我小声地说道,“你认识我的,是不是?”

    那个无面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一点点靠了过来,我看见他的眼睛的位置似乎动了动,但是又似乎没有看见,总之,我放任他靠近了我,抱着侥幸的心里想他真的还记着我。

    老李终于靠到了我的鼻子跟前,那股浓烈的**油脂味冲进我的鼻子里,让我一阵恶心,几乎马上就要呕吐出来,可是我仍然坚持着不敢乱动,直到他突然扑到了我的身上,抓住我的胳膊张口要咬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现在的他,脑袋里一定也有一条那种水晶黑蝎子,同当日的王伟澄一样,早已丧失心智,怎么可能还记得我这个人!

    在他看来,我也不过是一个食物而已。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我的右手突然一紧,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扯,紧接着连我这个人也跟着翻滚着被扯了过去。

    在翻滚的灯光照耀下,我抬头一看,整颗心直接凉掉了大半,正拉扯着我的,力大无比的,居然会是也变成了无面的央金!

    她也变成了无面,这样一来,我这次恐怕真的是死定了!

    脑袋里混乱一团,四周的**油脂气息越来越浓,我的脑袋似乎也凝结在了这浓郁的恶心味道里,就连思考也变得迟钝起来,其实更准确地说,我现在的脑袋里,似乎只剩下了我要死了,我这次真的要死了这一个念头。

    万念俱灰,居然连反抗的念头都很难升起来。

    两个无面拉扯着我的身体,几乎要把我拉成两半,就连呼吸都越来越困难,我的意识也渐渐地模糊了下去。

    在感觉自己要失去意识之前,脑子里忽然无端的闪过一个大嘴怪的形象,它们能一口咬掉人的大半个背,会不会突然它发现自己的地盘上来两个侵略者——无面,然后大动肝火,咬掉这两人呢?

    “不可能的。”迷迷糊糊间,我对自己说。

    确实不可能,那种情况下,要是我所见的都活生生的真实的发生了,就算有一百个罗练都死光了,更别说还只有一个。

    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事实的真相,只记得自己昏倒了,昏倒前是被老李和卓玛央金变成的无面撕咬。然后整个人陷入一片黑暗中,虽然是黑暗,可又清晰的能看到自己昏倒在地,周围并没有老李和卓玛央金的半分踪迹。

    然后大片大片的黑暗蜂拥向我,将我包围得严严实实,无处可逃。

    那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孤独感随着黑暗的涌来,变得十分的强烈。我甚至能看到昏倒在地的我自己,就像一个被抛弃在荒野的小孩子一样柔弱无助。世界那么大,可是,只有我一个人……

    前所未有的悲哀铺天盖地的向我袭来,仿佛心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又一下,又不砸断根,留着一点气息,苟延残喘。

    “罗练,原来你这么孤独。”我苦笑一声,拨开重重的黑暗跪倒在地上的昏倒的我自己身边。黑暗不重,两手一分,它就像云一样自动散开。

    “大嘴巴怪物来了的话,你怎么跑得掉?”我担心的道,“你看那个德国人死得那么惨……要是能一口断气还好,不能断气的话,那怎么办?”

    我就像同一个亲密无间的朋友说话一样,和昏迷不醒的我自己说话。当时并没有觉得这是灵魂出窍或者还是其他什么,就是觉得看着地上那个昏迷的无助的罗练,很心疼,很担心,但是不是对自己的关心那种感觉。

    说着大嘴巴怪物,说到就到了。我话才落音,忽然把地上的“我”团团围住的黑暗,像见到克星一样,均战栗起来,真的,是围住我的黑暗在战栗,恐怖的气氛随即充斥了到每一个空气分子里。然后,所有的黑暗忽的一声,四散逃开,我就像一个毫无防范的婴儿一样昏倒在地。

    我大骇,赶忙去拖,去摇地上的“我”,可是不管怎么用力,“我”纹丝不动,没有丝毫感觉。

    不等我再去想办法,大嘴巴怪物已然走了过来。他直接无视在“我”身边的我,伸出留着涎水的大嘴,先在我身上嗅了嗅,然后又在脸上嗅嗅,我能感觉到自己脸上被其腥无比的气味包围。

    不能让它咬到自己!我立马回过神来,忘记了害怕,一跃而起,直冲大嘴怪奔过去,手里不知何时握着的匕首,用尽全力,直直的朝它脖子插过去。

    可是,匕首好像插在棉花上,一点感觉都没有,大嘴怪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仿佛连感觉都没感觉到,眉头都没皱一下,依然不停的在我身的上嗅来嗅去,大约是我蜷缩着,不好下口咬背部,它显得有些为难。

    一刀不行,再来第二刀,千万不能让它咬到地上昏倒的自己,千万不能,我冷汗涔涔直下,顾不得那么多,一刀又一刀的不住往它脖子上招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