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万道升灵:绝世佣仙 乌族秘辛

时间:2018-09-14作者:十三南

    北幽秘境。

    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外,不少穿着打扮奇异的人举着火把来回巡视着,仿佛里面关押着什么重要人物。

    “二长老为什么不把少族长关进地牢非要关在这里,地牢不是更牢固些吗?”

    一个守卫模样的人坐在屋外的凳子上,中间的四方桌前摆了两碗酒和一碟子的炒花生,坐在他对面的人谨慎的瞧了瞧四周,见没人北幽秘境。

    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外,不少穿着打扮奇异的人举着火把来回巡视着,仿佛里面关押着什么重要人物。

    “二长老为什么不把少族长关进地牢非要关在这里,地牢不是更牢固些吗?”

    一个守卫模样的人坐在屋外的凳子上,中间的四方桌前摆了两碗酒和一碟子的炒花生,坐在他对面的人谨慎的瞧了瞧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里,这才压低了声音朝他斥责道:“嘘,你不要命了!乱说什么话,里面关着的可不是少族长,现在的少族长是乌昊少爷!要是让二……族长听见了,可要仔细你的皮!”

    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个稍稍年轻些的守卫害怕地缩了缩脖子,连连点头:“是,阳哥说的是,只是……”

    看到他一脸求知的样子,被称为阳哥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朝他招招手:“你过来些!”

    年轻守卫立刻将耳朵凑了过去,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外传!我听说啊,前任族长和少族长的拥护者,正想方设法的想救前少族长出去呢。族长现在已经放对外边放话,说要将前少族长关在地牢里,就是怕给那些人找到这里,把前少族长给救走呢!”

    年轻守卫一个机灵,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的法杖,肌肉绷紧,神经高度紧张,他的表现看起来仿佛是个随时准备厮杀的战士。然而,在两人交谈之际,谁也没有发觉,在年轻守卫的身后的木屋墙洞处,一双黝黑的眼睛正悄然的注视着一切。

    可恶!

    乌邪瘫靠在墙边,心中的怒火灼烧着,将她整个人都染上不正常的潮红。

    乌义乌昊这两个无耻之徒,枉父亲如此深信他们,他们居然敢勾结外族,夺权篡位!

    像是想到了什么,乌邪怒极,可身体的虚弱让她连话都说不出,最终只能痛苦的咳出声来。那模样,仿佛是要将肺一起咳出来才肯罢休。

    她双颊泛红,嘴唇惨白,不一会儿就喘不上气来,再次陷入昏厥。

    “邪儿,邪儿,快醒醒!”

    模糊的意识中,乌邪感到有一双苍老干枯的手在不停的拍打着她的脸颊,那人声音嘶哑,透露出难以掩饰的焦急。

    是娘?

    可是娘的手怎么会如此粗糙,娘的声音又怎么会如此沙哑?

    “邪儿,邪儿!”那人还在唤她,声音压得低低的,如同轻声呢喃。

    “……娘?”

    她缓缓睁开双眼,周围黑暗的环境让她无法适应,她努力的眨着眼睛,想要看清自己身在何处,一时间思绪竟是混乱起来。

    乌邪挣扎着坐起身来,却突然感到心口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楚,仿佛有无数的小虫子在啃噬着她的心脏,那密密麻麻,不断接踵而至的窒息感让她浑身颤抖。

    “啊!”她痛苦的叫出声来,但发出的声音却有如困兽一般沙哑低沉,连续几日滴水未进,她的喉咙火辣辣的,仿佛有一滴滚烫的岩浆在她喉口燃烧,呼出的气息热度高的惊人。

    “邪儿,邪儿你怎么样,还好吗?”女人双手哆嗦着拍着她的背,赶忙将她扶起。

    “娘,我没事。”乌邪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从她脸上滚落,乌黑秀丽的发被汗水净湿,软软的搭在额头。

    “娘,你怎么来了?”乌邪哑着嗓子倒在女人怀里,面色发白。女人身上冰凉的感觉让人很舒服,她一时间有些贪恋她的怀抱。

    “邪儿,娘来带你走。我们母女两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回来,你说可好?”

    “可是,会被发现的。”乌邪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光亮,但又立即暗了下去。

    地牢门前有卫兵层层把守,这四周又布满了机关,只要她们稍有动静便会被人察觉。

    女人也沉默了,来的时候她从族长那里盗取了两张转移符箓,进来时已经浪费掉了一张,她们出去之后就只能靠自己了。即使她们逃出了屋子,也迟早会被族长发现,若是那时再被捉回去……女人不敢再往下想。

    她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没事,娘自有办法,娘这就带你出去!”女人说着,从手中的破布包袱里取出一张符箓,轻念咒语,手中的符箓即刻燃烧起来,冒出一股诡异的蓝烟,只是瞬间,两人便已经消失不见。

    寂静而妖娆的夜里,群星像是被巨兽吞噬殆尽,依稀可见的微光,照亮了远处断崖上旺盛的火焰,以及荒草丛中,一大一小两个踌躇不前的人影。

    “娘,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族长会不会已经发现了?”女孩紧紧抓着女人的衣裳,身体瑟瑟发抖,她舔了舔苍白干裂的嘴唇,瞳孔忽大忽小,流露着害怕与惊恐。她无法想象要是被族长发现她们逃跑会是什么后果。族长的手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若是被抓回去,恐怕她们会死的更惨。

    “呸!邪儿你说什么傻话,你怎么能叫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族长!”女人满脸怒容,夜色浓稠如墨,乌邪看不清母亲脸上的表情,但她却明显感觉到了母亲的怒火。

    是啊,她怎么能……叫那样的人渣族长?

    “我错了……”她低下头去,双拳紧握,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望着女孩的发顶,女人深吸了一口气,眼泪突然涌上眼眶。若是没有发生那场变故,她们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她的丈夫乌泽本是乌足部落族长,两个月前一场阴谋,他的左右手乌义背叛了他,在一个夜晚带着外族部落进攻乌足领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