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萌妻盘一盘 8大变活人

时间:2018-09-14作者:鱼三品

    “要不是因为你告状,我也不会被房东赶出来,”这女孩理直气壮的拍了拍手,“现在我没地方住,你不觉得理亏吗?”

    赵骏虽然没摔疼,但却彻底被她搞出了脾气,本来悄悄升起的一丝异样情绪,也因此荡然无踪。

    他不再跟她废话,像是揪小猫一样揪住了她脖子后边的衣领,在她挣扎之前,将她拎出了屋子。

    打开门,赵骏看也不看,就将悠悠丢了出去。

    “喂——”

    咣当,门在少女的抗议中大力关上,任凭她怎么按门铃也不开了。

    赵骏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心软,像这样的中二孩子就得给她个教训,否则她不会有半点收敛。

    回到卧室,他找到耳塞堵住耳朵,好将持续不断的门铃声阻挡在外,就在他坐上床沿,从拖鞋中拔脚,准备休息之时,他眼尖的发现——

    床下有东西。

    一道黑影速度飞快的一闪而过。

    这床是他亲手设计的,进口的北欧松木,床帮和床底之间有二十多公分的距离,床下因为空间不小,所以他特意放了扫地机器人,就为的是时时打扫。

    那么,问题来了,那这道黑影是神马东东?

    赵骏抓起手机趴到床边,打开电筒往里面一瞧,鼻子都要气歪了——那只神出鬼没的小黑猫就藏在他床下靠近床脚的位置,刚才那道黑影,显而易见是它的小尾巴。

    他试图伸出胳膊去抓它,却被小猫轻巧的躲开了。

    他往前进一步,小猫往后退一步,他往里扫一下,小猫淘气的闪一下。

    如是弄了大半个小时之后,严重睡眠不足的赵骏怒了。

    “好,你就在下边呆着!”他恨恨的捶了捶地板,重新冲洗干净自己,带着一种反抗式的态度,“用力”的睡着了。

    因为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事似的,第二天早上天刚亮赵骏就醒了。

    他躺在枕头上愣了一会,然后才坐起身来,双眼的焦距渐渐对准卧室的门,而身体已经自动自发的下床准备洗漱去。

    就在这时,他的脚尖似乎触到了光滑、柔软、富有弹力、感觉很像什么肉的东西。

    “啊——”赵骏吓得汗毛倒竖,急忙跳到了地板上。

    橡木地板之上、他的松木大床之下,正躺着一个还在酣睡的大活人。

    刚才那一脚,他就是踩在人家身上的!

    等看清对方的脸,赵骏就觉得额角一跳一跳的疼,胸口憋闷,很有些心脏神经官能症的疑似症状——简称“胸闷”。

    “喂,”他忍耐的用脚尖碰了碰对方的胳膊,“悠悠,悠悠——”

    叫了几声之后,赵骏突然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昨夜,是他亲手把这个女孩赶出门的(这话听着怎么有点伤感?),而睡觉前,他是亲眼看到床下有了一只小黑猫的。

    现在,猫不见了。

    而人出现了。

    试问猫是怎么走的?而这人……又是怎么来的?!

    起初,赵骏想到了“密室逃脱”。

    据不完全统计,北上广等一线主流城市的密室逃脱总从业人员达万人之多,创造年销售业绩达亿元之多;开创了80后、90后族群新时代的娱乐产品。其凭借细致的目光,缜密的推理,强健的体魄和齐心的协作,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获取奖励为目标……

    他想,悠悠这样的女孩子,这样匪夷所思的举动,很有可能是脱胎于这类游戏——只不过,别人是从“密室”脱身,她则是想方设法进入“密室”啊!

    悠悠身上还穿着那身黑色紧身衣,不过猫耳发卡不见了,她躺在地板上的样子就像是躺在最松软的草坪上,任赵骏的脚尖“嬉戏”也不醒。

    发现自己在做无用功之后,赵骏也不急了,他冷着脸先去刷牙洗脸,然后给自己弄了培根煎蛋吃,还热了牛奶,配着麦片不紧不慢吃光了,这才回到卧室去处理“大型垃圾”。

    悠悠还在那儿睡,一点也不设防的样子。

    赵骏先到处找了找昨夜的那只黑猫,可惜无论他还是扫地机器人,都没能从犄角旮旯里翻出那只小动物。

    他暂时放弃小猫,直奔地板上的活人。

    为了让悠悠清醒,他不得不回到厨房切了柠檬片,然后端着一碟子散发清冽香气的柠檬,重新蹲到人家跟前。

    地上躺着的少女脸蛋潮红、发丝像黑夜一般渲染在棕色地板上,洁白的手指搭在黑色衣料覆盖的胸口上,那肌肤白到触目惊心,在幽深的紧身衣衬托下,好似能发出光来。

    赵骏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将手指搭到了她的下颌上,指尖滑腻的触感令他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等到指腹下压,陷入那异常滑软的双腮之中,将她的小口轻轻掰开之后,他心中那股不太自在的感觉又来了。

    柠檬片被他轻轻塞进了那粉润中透着一抹妖艳的双唇指尖,尽管一再小心,赵骏的指尖还是不可避免的碰触到了悠悠口内侧的肌肤。

    他眉头拧成了个疙瘩,刷的一下把手指收了回来。

    “你这个……”

    僵了半天,他再度伸出手,然而眉头不仅没松开,反而更形成了个川字型,他将手搭在悠悠额头,停留了足有三秒钟。

    “……麻蛋!居然发高烧了!”赵骏低咒一声,瞪着人事不省的少女,心里天人交战半晌,最终还是一手伸入她的脖颈下,一手托住了她的膝弯,将地板上的人给抱了起来。

    这个捣蛋鬼在自己床下藏了不知多久了,现在额头滚烫人事不知,显然生了重病。

    “我上辈子欠你的啊?!”赵骏怒吼。
小说推荐